第五卷 王牌小警司 第2092章 【【转山的诱惑】

文 / 神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看情形苏灵芸是发小脾气了,也许徐志聪哪里惹她不高兴了吧,这个时候参一脚是不明智的,不过杜龙可不能直接拒绝,他得把事情做得漂亮些,决不能让苏灵芸最后怀疑到他的身上。

    杜龙想了想,最后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他苦笑道:“徐总,这种事是不能强求的,李小姐不想转山就到圣湖玛旁雍错休息好了。”

    徐志聪正想说什么,杜龙继续道:“不过……假若李小姐并非因为体力不支而放弃转山,我个人觉得非常地可惜,因为转山绝非绕着山转一圈这样走马观花,即使你是无神论者,即使撇开从各个角度以及各个时段观看神峰都有截然不同的感觉……当你沿着千百年来无数人踏过的转山小道从神山的脚下走过时,会有一种在历史中穿梭的感觉,当你历尽艰辛,完成转山以后,那种幸福的满足感更是无法形容,不论你转山前有多苦闷,有多少难解的心结,转山之后你都会觉得豁然开朗!李小姐,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归?不去转山真的可惜了。”

    苏灵芸给杜龙说得不禁心动起来,她其实是很想去转山的,她只不过是不想跟徐志聪这个癞皮狗一起转山而已,苏灵芸向杜龙点点头,说道:“雷组长,我再考虑一下吧。”

    杜龙向徐志聪打了个眼神,徐志聪暗暗给他竖了个大拇指,杜龙转过身,又回到了王丰全身边。

    王丰全继续和杜龙聊了起来,转山也不是毫无危险的,每年被冻死在路上的人不少,还有被塌方、泥石流什么掩埋的,因此转山的时候一定要保持队形注意危险,一个人埋头猛走那是绝对不行的。

    “我们尽早出发,天黑前赶到执热寺,在半路可能会有人撑不住想退出,你们要尽量鼓励,实在撑不住的,让他们坐车到执热寺休息一晚再做决定,路上我带头雷杨殿后,决不能让任何人掉队……”

    王丰全详细叮嘱大家,做了充分的准备,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休息了一下的人看到陆陆续续有人拐入转山的小路,他们于是又心动起来,最后竟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放弃,三十个人都决定要转上一圈,消除今生的罪孽。

    “你的动员讲话效果太好了。”王丰全无奈地拍了拍杜龙的肩膀,然后又将几名导游召集到一块,将几个容易掉链子的人分别交给几名导游分别照应,两辆大巴停留在入山的道口旁预备接应,然后大家轻装上阵,带上钱和少许饮料、能量棒之类的东西,就开始上山了。

    杜龙他们按顺时针的方向转山,一般情况下只有苯教的教徒才会逆时针方向转山,从219国道向北走了没多久就开始左转,向沿着转山小路走了几公里,那有一个礼拜台和一排转经筒,体力充沛的人兴致勃勃地玩着转经筒,体力不支的人则趁机休息一下。

    王丰全见状让杜龙他们去一路随行的越野车上拿了十几根登山杖分给有需要的人,然后教他们如何正确使用才能减轻双腿的负担,若是不会使用,登山杖反而会加重体力消耗。

    徐志聪依旧赖在苏灵芸身边,他喝了口水,说道:“我上次是夏天来的,人比较多,路也没这么难走,经常可以看到虔诚的教徒在路边三叩九拜地慢慢向前挪,若是长拜,转一圈要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到现在我还很纳闷,那些人怎么就有那么坚定的信念?为了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他们的行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苏灵芸毫不犹豫地驳斥道:“契科夫说过,人没有信仰,就如行尸走肉,你不能理解人家的虔诚,正体现出了你的肤浅。”

    徐志聪撇撇嘴,说道:“谁说我没有信仰了?我信的是金钱教,我的信仰比他们要虔诚得多,我相信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则是万万不能的。”

    苏灵芸淡淡地说道:“你这话应该对徐伯伯说,或者跟你爷爷说去,根正苗红的徐家怎么出了个异端?”

    徐志聪讪讪一笑:“大家理念不同,没有必要跟他们说,其实我还是有点自信的,我至少不是个无能的二世祖,我和你一样,我花的钱都是我自己赚的。”

    苏灵芸哧地一笑,说道:“曾经有个人告诉我,若不是我有个好爸爸,我根本不可能创下现在的局面,当时我还不信,后来我信了,换个名字去打个证明都要花几个月的时间,你能想象普通人要想创业有多难吗?当然英国或许不同,你有个好点子就可以赚钱,不过你若是没有家族的支持,别说没人帮你打理生意,甚至现在你还不知道在哪蹲着呢。”

    徐志聪的脸色有点难看,他很清楚苏灵芸的意思,若没有他家里人撑着,他早把少管所坐穿,然后继续坐牢,根本没机会出国去开创什么公司。

    也只有苏灵芸和有限几人敢这么讽刺徐志聪了,徐志聪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很诚恳地说道:“我知道自己以前做了很多坏事,所以从现在开始我愿意为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赎罪,小芸,我可以对着佛祖发誓,只要你肯嫁给我,我保证痛改前非,今后再也不做坏事了!”

    苏灵芸没有说话,不过她对徐志聪的话深表怀疑,这个京城闻名的小恶霸会为了自己彻底改变?苏灵芸首先不相信自己能有这么强的魅力,其次她不相信徐志聪的誓言,那个家伙这辈子说不定已经发过无数次同样或者类似的誓言了,可信度基本为零。

    徐志聪知道她不相信自己的话,他的心中着实郁闷,事实上徐志聪很少发这样的誓言,对女人发誓还是他的第一次,没想到却被完全忽视了,徐志聪挺无语的。

    不过徐志聪并没有觉得这是他自己的错,徐志聪想了想,又有了主意,他说道:“小芸,你知道吗?冈仁波齐峰转山有两条路,分为外圈和内圈,外圈也就是我们现在走的这条,比较容易完成,内圈的话比外圈艰难得多也危险得多,但是转内圈也是获得比转外圈多得多的功德,转内圈一圈相当于转外圈十圈,为了证明我的信念,我要尽可能地多转几圈内圈,用以洗脱我的罪孽!”

    苏灵芸依然无动于衷,徐志聪抬起头来,大声对杜龙道:“雷组长,听说冈仁波齐峰转山分内外圈的,内圈是不是路程短一些呀?”

    许多人都竖起了耳朵,能转内圈省点力气那是谁都乐意的事。

    杜龙答道:“冈仁波齐峰转山是有内外圈之分,不过除非虔诚的教徒,我们不建议转内圈,因为内圈景色没有外圈好,路程虽然短点,但是其实内圈比外圈难走得多,而且还不时会发生山崩等状况,十分的危险,尤其现在是冬季,道路结冰更加危险难走,所以,大家还是不要考虑走内圈了。”

    听到杜龙的话,多数人都放弃了走内圈的想法,徐志聪却另有打算,他是故意让杜龙说那些话,说给苏灵芸听的而已,现在已经达到目的,他就不说话了。

    王丰全给大家休息了几分钟,然后继续上路,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大家来到了曲古寺,这时有人开始叫苦不迭,着实受不了了,经过鼓励动员,那几个人还是决定放弃,王丰全只好让他们上了越野车。

    冈仁波齐峰的外圈有两条路,一条是专供转山者徒步转山的路,在更外圈有一条机动车走的路,旅行团的那两辆越野车一直在那条路上走走停停,可以随时提供帮助。

    大家在曲古寺稍作停留,接着继续转山,一路上有不少小卖部,大家手里的水或者吃的吃喝光了,可以随时补充。

    下午三点半,旅行团的队伍磨磨蹭蹭来到了一个路边有几个蒙古包以及公厕的地方,王丰全感觉有点迟了,他给大家鼓劲,让大家加油前进,再向前走几公里就可以完成今天的转山任务。

    大家稍事休息之后奋起余勇继续前进,在将近五点的时候,大家终于来到了一个叫执热寺的地方。

    这里的住宿条件让人不敢恭维,至少杜龙他们带的这一个团的旅客们是没有办法适应如此简陋和卫生状况的住宿条件的,他们自备了帐篷和防潮垫、睡袋,互相帮忙把帐篷扎好,有些人倒头就睡,等别人弄好了晚饭,这才爬起来吃。

    “居然有网络!”有人大惊小怪起来,然后大家就忙着发微博、发微信去了。

    天黑得很快,杜龙正在自己的帐篷里闭目调息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向他走了过来,果然,徐志聪的声音在帐篷外响起,徐志聪道:“雷杨,雷杨,你还没睡着吧?”

    徐志聪在外人面前叫杜龙雷组长,没人的时候就叫他雷杨,这体现了他心中高人一等的心态,以及在苏灵芸面前的表现欲。

    杜龙答应一声,徐志聪就拉开帐篷钻了进来,他对杜龙道:“雷杨,你可以帮我个忙吗?”

    杜龙道:“徐总,你说吧,只要我能帮的忙,我一定帮。”

    徐志聪决然道:“我要去转内圈,等一下就去,你不要告诉任何人。”

    杜龙假装震惊地说道:“这怎么行?外面晚上能达到零下二三十度,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走会被冻死的!”

    徐志聪笑道:“你放心,我也是有计划的,不会轻易冒险,你知道小芸对我有些意见,为了挽回她的心,我要用点非常手段,过两个小时你假装巡夜的时候发现我不在,然后去问小芸,小芸那么聪明,肯定会猜到我去了哪里,若是她没猜到,你可以稍微引导,执热寺对面就是转内圈的入口,今天我跟小芸说过这个事,她肯定会想到的。”

    杜龙道:“转内圈真的很危险,尤其等下晚点很可能还会下雨,徐总,别的事我都可以答应,这个事真的太危险了,你一定要三思啊。”

    徐志聪道:“不会有危险的,雷杨,这辈子我几乎没求过人,这一次为了我小芸,我求你了,也许你已经看出来了,我的身份可不仅仅是一个网络公司的老板这么简单,只要你帮我这次,今后不管你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告诉我,哪怕你犯了杀头的罪,我都可以帮你摆平,你要做的只是帮我暂时隐瞒,然后引导小芸发现我转内圈去了,不管后边发生了什么,都与你无关,怎么样,肯帮我吗?”

    杜龙犹豫了一下,说道:“大不了王队怪我失职,我倒是没事,但是你真的会很危险,而且,李小姐肯定会通知王队的,到时候……能够进山去找你的人应该不多,王队是肯定不会允许李小姐去找你的,你又怎么有机会机会单独接触到李小姐呢?”

    徐志聪道:“你不了解她,有时候她比我还要冲动,只要你告诉她这个事,她会立刻进山去找我的。”

    杜龙摇头道:“我看不太妥当,你想拥有单独进山机会的话,你不如对她许一个她无法拒绝的诺言,让她陪你一起去转内圈,到时候你就有机会了。”

    徐志聪望着杜龙看了好一阵,杜龙摸摸头,苦笑道:“我只是提个建议,若是说错了,徐总你可别介意。”

    徐志聪笑道:“介意?我为什么要介意?你这个提议太好了,简直比我原来那个所谓的智囊能给我的所有建议都要高明得多,嗯,让我想想,我该怎么说动她呢?”

    过了几分钟,徐志聪来到苏灵芸的帐篷前,低声道:“小芸,我要走了。”

    苏灵芸轻哼一声,说道:“你爱去哪去哪。”

    徐志聪无奈地说道:“我特地来跟你说一声,我要去转内圈了,若是出了意外,请你回去告诉我家里,把婚约取消吧。”

    苏灵芸道:“你疯了吗?冒这么大的险值得吗?”

    徐志聪道:“为了你,哪怕付出生命为代价也是值得的,小芸,我是真的爱你,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可是因为以前我的事,你不肯原谅我,我现在决心彻底悔改,冒险去转内圈就是为了赎罪,假如我成功归来,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

    苏灵芸没有说话,徐志聪黯然道:“小芸,我走了,再见……”

    苏灵芸喝道:“慢着,你这样做是不负责任,你若是出了事,旅行团还不得给你害死啊,别去,否则我就告诉王队长他们去了。”

    徐志聪道:“小芸,难道你连这么个机会都不给我吗?那你要我怎么样才能相信我?”

    苏灵芸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们的婚事是无法更改的了,我对你感觉如何有那么重要吗?”

    徐志聪道:“很重要,我要的不仅仅是你的人,我还要得到你的心,我需要的是一个爱我的女人,而不是一个躯壳。”

    苏灵芸道:“假若你真的悔改了,结婚之后我自然会慢慢看出来,根本没有必要冒险,回去吧,早点休息,别胡思乱想了。”

    徐志聪道:“小芸,我知道你有个心结,假若我转山顺利归来,我就帮你完成一个心愿,把那个杀了同僚的警察救出来,你看怎么样?”

    苏灵芸道:“假若他真的杀了人,你贸然去救他,岂不是又在做违法的事?回去睡觉吧,我已经很累了。”

    徐志聪道:“既然你相信那个杜龙没有杀人,那我就要全力支持你,我可以设法调查这个案子的背景,假若真有人在幕后操作,只要我们徐家一插手,势必将大白于天下,杜龙若是真有冤屈,也只有我们徐家能救他了。”

    苏灵芸道:“既然你这么有心,那就打电话叫人去查啊,还转什么山啊,这里就有信号的,这是两回事,别扯在一块。”

    徐志聪道:“不,不如此不能证明我对你的诚意,小芸,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多天,我真希望一辈子都能有你的陪伴……为了这个心愿,我必须冒一回险,不要告诉王队他们,我走了!”

    “慢着!”苏灵芸拉开了睡袋的拉链,她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徐志聪心中暗喜,但是他却说道:“这怎么行,太危险了!”

    苏灵芸道:“不跟你一起去怎么知道这条路是不是真有那么危险?再说杜龙是我们家的恩人,为了给他祈福,我也必须走这一趟,两个人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别小看我,你的体能未必有我好。”

    徐志聪装出犹豫的样子,其实喜翻了心,然后两人悄悄换了装备,带上电筒、雨披等东西,就向执热寺对面那个岔路走去。

    杜龙躲在暗处远远看着徐志聪他们离开,他早已全副武装,再背上个包裹,杜龙也借着黑暗的掩护悄然离开,他给王丰全发了个延时的短信,等王丰全接到短信,就不会惊慌失措到处找人,也避免耽误了大家的行程。

    在西藏任何一个地方走夜路都是冒险行为,在到处冰封狂风肆虐的山野里摸黑行走更是极度的冒险。

    苏灵芸是不知利害,徐志聪则是色迷心窍,自以为有人暗中保护可保无虞,却不知有时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情是老天注定,谁也无法更改的。

    在徐志聪他们一脚高一脚浅地走了半个小时之后,下雨了,冰冷刺骨的冻雨…… ( 警路官途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6/6603/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