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千七十八章 可用之人

文 / 鸿蒙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一千七十八章  可用之人

    站在刘冰晶的墓前,王泽荣的心中充满了一种深深的悲痛,回到京里已有几天,王泽荣却无法去参加刘冰晶的葬礼,只能坐在车内远远看着这里的一切。

    刘冰晶是公众人物,她的葬礼到来的人极多,王泽荣除了打了电话给刘源涛进行了安慰之外,只能是站在一旁看着。

    刘冰晶毕竟有着太多的粉丝,媒体对于她的死亡之事很是热炒了一段时间,搞得王泽荣想亲自去参加她的葬礼都变得不可能。

    王泽荣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假如突然出现在了刘冰晶的葬礼上,那可真是一个大新闻了。

    一切都还是从项定那里得到的情况,刘冰晶的事情王泽荣心中虽然存有着较大的疑心,却根本没办法得到进一步的内情。

    心中在感叹,自己也算是在京内算是一个人物人,可是,面对着刘冰晶的事情,竟然只能从不是官场中人的项定那里量到消息,这让王泽荣对于自己的权势第一次重新进行认识。

    “王哥,一切都办得很顺利,她的父母也都回去了,你放心,应该没有什么不满意 。”项定小声对王泽荣说道。项定承担了王泽荣与刘源涛家庭的中间者,一些王泽荣不方便出面的事情都由项定去做。

    刘源涛本来希望到了京内之后见到王泽荣的想法在面对着大量媒体的情况下注定无法实现。

    自从女儿死去之后,刘源涛两口子也暗中进行了分析,知道虽然王泽荣认了自己女儿这个夫人,但却并不是公开的事情,现在女儿死了,与王泽荣之间的纽带也就维系在王泽荣的想法之上,如果他不认这亲人,自己这个家庭还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刘源涛现在也调整了心态,把自己自动降成了王泽荣的亲信之类的人物,他希望的就是王泽荣能够看在自己的女儿跟他一场的情况,对自己的家庭进行不断关照,从项定转来的话里面,刘源涛的心中多少有些安心,王泽荣是一个重亲情的人。

    得到了王泽荣的承诺,刘源涛夫妻在办完了女儿的事情之后就回到了西日省。

    点了点头,王泽荣转身就向来路走去,一付墨镜里面,王泽荣的泪水在眼眶里面涌动。

    深吸了一口气,王泽荣对项定道:“她家里的情况你帮着安抚一下。”

    知道现在王泽荣根本不可能出面去做事,项定说道:“王哥,你放心好了。”

    看到项定的车子开走,坐进了车子,王泽荣拨通了龙勇廷的电话,把龙勇廷约了出来。

    来到龙勇廷安排好的一家茶室,王泽荣看到龙勇廷已经在坐。

    “王哥,有什么事情?”龙勇廷不知道王泽荣为何把自己叫了出来。

    “问你一件事情。”王泽荣知道龙勇廷在***,应该可以知道一些刘冰晶的事情。

    “王哥,什么事情?”龙勇廷问道。

    “我想了解一下那个明星刘冰晶的死因。”

    知道王泽荣有些秘密,听到王泽荣要了解刘冰晶的死因,龙勇廷心中一动。

    其实,作为王泽荣最为铁心的人,龙勇廷早就暗中察觉到了王泽荣与刘冰晶的情况,这事王泽荣没说,他也装做不知道。

    当日听到刘冰晶死去之事,龙勇廷就有意无意中进行了了解。

    “王哥,这事外界的统一口径都是说她意外触电而亡,法医也鉴定过了,这事应该是意外,只是其中有一个内情,经过化验,刘冰晶死前已有身孕。”

    “啊!”王泽荣的心中真是波涛汹涌,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没想到竟然是一尸两命!王泽荣的心中痛极。

    龙勇廷暗中观察着王泽荣的情况,看到了王泽荣这表情,心中也为王泽荣感到心痛,一个孩子就这样不见了。

    王泽荣控制住情绪之后,坐在那里,心中想到的东西就太多了。

    刘冰晶有孩子的事情为什么警方没有公布?这种事情如果没有人从中压制,肯定得曝光出来,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面做了一些事情呢?

    一想到这里,王泽荣首先就想到了项定。

    果然,龙勇廷道:“据我了解,项少的公司提出了怕影响刘冰晶的声誉,要求把这事压下去。另外,好象上面也在尽力压下这事,可能是担心引起刘小姐的粉丝们的不瞒吧。”

    龙勇廷的话一说出来,王泽荣虽然知道这是项定好意而做的事情,不外就是维护刘冰晶的声誉,同时也是为了自己不被暴露出来。另外又听出了龙勇廷的另一个意思,还有其它的势力在压这事,这里面究竟还有什么内情?

    不过,从深层次上去看,王泽荣的心中已有了另外的想法,从刘冰晶的死亡之事上可以看出来,自己在这京里的根基还是太浅,仅一个刘冰晶的事情,自己还得从龙勇廷这里去了解情况。

    京里的水果然很深!

    看了一眼龙勇廷,王泽荣叹息一声,龙勇廷的***和层次都还是太低,根本不可能对自己有太多的帮助,是得着手在京里建自己的班底了。

    通过几天的沉思,王泽荣终于从刘冰晶的死亡之事悟到了一些以前没有重视的东西。

    靠谁都不行,只能靠自己。

    现在知道项定连刘冰晶怀孕的事情都没有告诉自己之后,王泽荣算是真正看明白了自己的最大问题,一直以来,自己对于京内的几个家族的依靠太强了一些,以为有了几个家族的支持之后,自己就能够控制许多的事情,现在看起来,家族毕竟代表的都是他们的利益,自己也只能是他们推出来的代言人而已。

    对于刘冰晶的事情,王泽荣的心中仍然有着一些疑点,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探明这些的时候。

    “勇廷,你做得很好!”王泽荣赞许地对龙勇廷说道。

    是该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了!

    一种强烈的自保意识涌上心头。

    回到办公室里面,王泽荣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官气,却发现自己的官气变得更加浓郁了一些。

    又过了两天,王泽荣下班回到了汪日辰的家里时,看到除了汪日辰之外,汪正锋父女都在那里。

    看到王泽荣到来,汪正锋微笑道:“最近工作忙吧?”

    看到汪正锋的表情,王泽荣道:“工作都已走上了正轨,到也顺利。”

    汪正锋这时暗中在观察着王泽荣的表情,看到王泽荣并没有特别之处,心中暗自点头,这王泽荣看来是一人心智坚毅之人,刘冰晶之死并没有在他的表情上表露出来。

    看到汪乔倒好了茶水,汪正锋道:“这段时间中央委员里面连续死了几个人,你在中央候补中***在前,运作一下,很快就能够顺利补上去。”

    汪日辰也说道:“这事并不是什么大事,问题到是不大,现在泽荣已在商务部长的位子上干了快两上了,是该有所布局才是。”

    听着两人的谈论,王泽荣知道他们有一些想法,还是说道:“这事我也想听听含烟她爸的意见。”

    王泽荣自从经过了刘冰晶的事情之后,再也没有那种吊死在一棵树上的想法,从内心里面,他更希望在发展中真正把自己的圈子加强一些。

    汪日辰道:“这想法是对的,项南应该也有他的想法。”

    看到汪日辰认真的样子,王泽荣的心中还是感动,这汪日辰并不同于汪正锋,他是真正在意着自己的。

    汪正锋难得地在汪日辰这里吃了饭才离开。

    看到汪正锋离去,汪日辰的心情不错,对王泽荣道:“自从小菲有了孩子之后,这汪家又有了一股团结的样子!”

    王泽荣昨天刚与汪菲通过电话,知道汪菲一切都很好,说道:“昨天通了电话,她说一切都好。”

    汪乔道:“过几天我要到加拿大去一趟,我去看看她,为了孩子,她还是第一次出远门的。”

    汪日辰道:“这到是不必担心,正锋派了一些人去进行保护,出不了事。”

    出了汪家,王泽荣坐在车内就拨通了王秀全的电话。

    王泽荣有一个大的想法,就是要把这些衙内搞回京内来,如果有了这些衙内的回归,自己在京内才算是真正有了一批可用之人。

    接到了王泽荣的电话,王秀全也是高兴,问道:“王哥,是不是有什么好事?”

    “秀全,你们几个现在在下面工作的情况怎么样了?”

    “唉,自从你走了之后,哥几个干得不得劲。”

    王泽荣道:“你们在地方也锻炼了一阵了,我的意思是该回到京里了,你们有没有这想法?”

    “当然有这想法了,在下面苦啊!关键是家里面的老爷子们没表态!”

    王泽荣一听王秀全的话,就说道:“这样好了,你们家老爷子那里我去谈。”

    “哈,我早就等这一天了。”

    打完了王秀全的电话,王泽荣又连续与另外几个衙内也打了电话。

    别看这些衙内代表的是他们的家族,他们同样也可以成为自己的亲信之人,自己在这京里还是吃亏在可用的人都是项系、汪系之人,并没有真正的自己可用之人,王泽荣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建立一批自己的班底。

    王泽荣也知道做这事不能太明显,如果一下子就拉自己的人上来,其他人肯定会看出一些什么,拉这些衙内回来正好,这不显眼,又能在不知不觉中把自己的班底建起来,还能够通过他们再扩大自己的影响力。 ( 官气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5/59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