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六章 王泽荣的感慨

文 / 鸿蒙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一千二十六章  王泽荣的感慨

    王泽荣并不知道他的一个电话引起了那么多的猜测,在京里没有呆几天就赶回了春阳市,现在得到了确切要调走的消息之后,他还得再次对全省的人员进行一些微调,有些同志的工作也得尽快安排好才行。

    回到春阳市之后,王泽荣在古维成的配合下,快速又把一些王系的干部提拨到了关键的岗位上,几个衙内的工作鉴于表现突出,也都给予了不同程度的提拨,秘书柴智文也进行了安排。

    通过一些活动,下一步李镇江将作为省委副***得到提拨,王系的人算是在京里有他来维系,春阳市里李益财将代替王泽荣升任***,王系的人在市里也有人维系。有了古维成的配合就是不同,现在的北阳省基本上已成了王系的天下。

    两边这样一安排,就算王泽荣离去,这北阳省也同样是王系势大的情况,看到这种情况,王泽荣也不再担心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出现政策不能够延续的情况,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搞出来的一些政策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出现断层,如果真的出现了那样的事情,这对于老百姓来说就是一个灾难。

    安排好这一切,曹见山的电话也打了过来,曹见山一直都重视着刘源涛的事情,现在事情办好了,他也要向王泽荣表功一下。

    “王***,听说你就要调商务部了?”

    “曹部长,这事组织上还没有文件。”现在消息早已传开,北阳省委也开始有一些人知道了情况,王泽荣也没有再隐瞒,不过,还是表示出这事需要中央最终决定的意思。

    “呵呵,王***,你能力强,我们跟着你心里踏实。”曹见山还真是没有想到王泽荣竟然又到部里去了,知道这是王泽荣的又一个***,跟随王泽荣之心也变得更加的坚决,想到自己目前的情况,也只能抱紧了王泽荣这棵大树才有希望,脸皮也就只好暂时抹下,说话非常的直接。

    听到曹见山彻底放下了脸面,表示出了一种跟着自己的话意,王泽荣也不可能把这事推掉,笑道:“我们互相支持,共同进步吧!”

    王泽荣自从与项南他们谈过一次会,开始尽可能的组建自己的关系网,这关系网也开始向各地辐射,曹见山虽说是刘系的人,现在刘系倒了,他能力还是不错,能够拉到自己一方,这同样也是一个好事。

    曹见山听到王泽荣这样一说,那悬着的心也算彻底放了下来,说道:“王***,上次你询我的那个刘源涛的情况,我了解了一下,这位同志的能力极强,工作认真踏实,最近已经被提拨成了副县长了!”

    王泽荣忙得还真是没有与刘冰晶通电话,这女人也懂事,一般情况下并不会主动打电话过来,没想到曹见山的效率那么高,已经升成了副县长了。

    回味起刘冰晶那日在床上的表现,不知怎么的,王泽荣的小腹部位就是一热,刘冰晶这女人很会服侍男人,她明白什么时候该温柔。

    “呵呵,麻烦见山了,合适的时候还请你多多关照一些。”王泽荣说道。

    “会的,这事你就交给我好了,对于各方面素质强的同志,省委组织部都会列为重点考察的对象。”曹见山马上说道。

    “见山,最近有没有时间,到京里去一趟,老爷子那里请你去坐坐。”王泽荣知道曹见山的情况,也知道吸收下这样的一个人对于项南也有好处,于是把引荐曹见山给项南的想法说了一下。

    刘系人员的事情上次王泽荣就已经与项南私下进行过研究,按项南的意思,现在刘系已经彻底失势,翻 身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值此关头,不少人都想抢夺刘系的利益,刘系的官员现在的日子并不好过,如果能够趁机拉几个过来,对于大家都有着好处。王泽荣现在看到曹见山已经表示了投靠之意,知道是到了给他一些甜头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帮他一把,就能够彻底把他拉过来。

    曹见山眼看着自己的位子一天比一天悬,早就心焦万分,听到王泽荣这样一说,那心中的喜悦之情差点把他淹没,如果能够得到项南的支持,自己不仅能够坐稳省委组织部长的位子,凭借着项家现在的强大,自己还有可能更进一步。急忙说道:“王***,我什么时候都有空,只要你的召唤,我是随叫随到。”

    “那好,我安排一下,到时通知你。”

    挂了电话,曹见山好一阵才平静了下来,心中想到的除了光明的前途之外,还有一个就是刘源涛,看来自己帮助刘源涛的事情是做对了。

    曹见山现在已不去关心王泽荣与刘源涛的女儿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问题,他只关心的就是如何把那个王泽荣交待的关照刘源涛的事情办好。

    电话再次打了出去,安排下面的人重点关注刘源涛的发展。

    德凡间市委***看到曹见山再次过问刘源涛的事情,还专门到了一趟风明县见了刘源涛一面,一时间,刘源涛又得到了进一步的重视,搞得刘源涛的心中一上一下的,对于女儿的那个男人就开始在意起来。

    在刘源涛两口子的心目中,女儿的那个男人已经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

    就要离开了,王泽荣对于春阳市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谁也没带,穿着一身便装,整个就象是一个一般一人一样,王泽荣想独自再在这春阳市内走走、看看。

    挤进公共汽车,王泽荣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一种生活,与市民们挤在这车上,王泽荣才发现现在春阳市的交通现在正在发生问题,虽说早已考虑到了堵车的事情,现在看来还做得不够,随着北阳省经济的崛起,车子的数量猛增,看来这事还得好好的跟李益财他们说一下,这方面的事情必须要重视。

    下了公共汽车,王泽荣来到了一家老企业的外面。

    看着这家与重机厂一样的老企业在经过了重组以后重新焕发了生机,王泽荣还真是感到高兴。有意观察了一下进出人员的情况,王泽荣还是能够从大家的脸上看出一种对于未来的希望。

    进入一家看上去热闹的小馆子,王泽荣要了几个小菜,独自坐在那里吃着,一个下午的时间里面,王泽荣还真是看出了一些自己没有想到的地方,心中感叹着一个领导决不能够高高在上,许多的事情还得亲自去看看才行。

    一边吃着,王泽荣也一边想着心事,就拿现在全国居高不下的房价来看吧,决策的大多都是不缺房子的人,他们又有几个人是真正的了解到无房户的痛苦。想起前天在网上看到的一则数据,王泽荣的心中感到了一种沉重。这数据不管是否真实,也还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王泽荣还记得那网上的内容:最近,国家某部公布了一项统计数据,告诉人们:你要不是三大式人物(大款,大官,大腕)而想在京内买套100平方米总价300万的房子,社会阶层所付出的代价是种三亩地,每亩纯收入400元的话,要从唐朝开始至今才能凑齐(还不能有灾年);工人的话,每月工资1500元需从鸦片战争上班至今(双休日不能休);白领的话,年薪6万,需从1960年上班就拿这么多钱至今不吃不喝(取消法定假日);抢劫犯的话,需连续作案2500次(必须事主是白领)约30年;妓女就更痛苦,需连续接客10000次,以每天都接一次客,需备战10000天,从18岁起按此频率接客到46岁(中间还不能来例假)。以上还不算装修、家具、家电等等费用。

    讽刺啊!

    王泽荣的心中有着巨大的沉重感。

    “呵呵,知道吗,今天那qq农场推出了一种菜价上涨的内容,你看看,连农场里面都搞这个,可以想象,我国的物价上涨得真快!”

    “现在的物价还真是一天一个样,吃饭都成问题了!”

    旁边两个年轻人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着,王泽荣也听了起来。

    “物价又怎么可能不涨,你想想啊,现在大家都削尖了脑袋往公务员行列拱,不外就是收入比一般老百姓高吗?听说要增加基层公务员的工资,再增加的话,物价指不定还要涨成什么样子!”

    “这个你就不了解了,大多数的公务员收入并不算高,主要是领导干部高,你想想,吃饭不用花钱,还可以报销、坐车的油钱、交通费等等,什么都可以报、就连送领导的礼品也有些是可以报销的,他们除了拿净钱之外,还有灰色的收入……”

    “扯,公务员还不高?公务员有内部房,有时还不止一套,你有没有,只要付很少的一点钱,就能够得到一套房子,转手一卖,几万,几十万的轻松到手,你有这机会?”

    “你说得也还真是有这种情况,不过麻,我们春阳到是没有这事,春阳自从王***到了之后,建成了由政府管理的公租房,解决了大量人员的无房问题,更是在抑制房价上做了不少的事情,我们春阳的房价在全国都是比较低的!”

    “哼,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外就是有一个岳父是副总理麻,换了我同样也能搞得好!”那年轻人喝了几口酒,说话时就大口马牙说着话。

    却没有想到这里来的人许多都是原来企业里面的下岗无业人员,是在王泽荣的政策下才有了重新就业的机会。

    当场就有两个长得黑壮的中年人跳了起来,眼睛瞪着那年轻人道:“你敢再说王***的坏话,我们整死你!”

    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引来了众怒,年轻人对着其他吃饭的***声道:“大家评评理,我不过就是说了王泽荣有一个岳父是副总理的话,我犯了什么大错?他如果不是有一个岳父是副总理,能当那么大的官吗?”

    没想到这话一说出来,他才发现吃饭的这些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很是不善,大有群起而攻的意思。

    心中一虚,年轻人不敢再说了,自语道:“都是一伙的人!”

    与他一起吃饭的那个年轻人一看势头不对,忙对大家道:“他喝多了,大家别理他。”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这春阳市没有王***就没有我们的现在这好日子,谁敢在春阳说王***的坏话,别人答应,我李老三可不答应!”

    远处一个中年人也大声道:“王***有一个副总理的岳父又怎么了,我从来就没有看到过象他这样一心为老百姓做事的人!小伙子,你说话可得讲良心,你看看春阳现在的情况,再看看对面那厂的情况,如果没有王***到来,这北阳省的***能够打掉?这北阳省的下岗再就业工作能够做得那么好?你再看看现在的春阳市,你上街时还象以前那样担心黑道份子?那么多的企业进入到春阳,今天的发展,照我老林来说,全都是王***搞的!”

    “不错,老林说得对,吃水不忘挖井人,谁他娘的敢说王***的坏话,先过了老子这关再说!”

    一时之间,馆子里面早已群情激愤,大有要冲上去打那年轻人的样子。

    两个年轻人一看这情况,饭也不敢吃了,其中一人一边赔着不是,一边叫老板来结账。

    “多少钱?”

    “两百!”

    “靠!你那牌子上不是写着的,算起来才五十不到麻!”

    “别人不到五十,你们吃的话就两百!”

    老板瞪着两个年轻人。

    两人一看这饭馆里的情况,谁也不敢再多说,拿出两百元付了账之后赶紧走人。

    王泽荣摇了摇头,这两个年轻人其实也并没有说错什么!

    “呸!什么东西,敢说王***的坏话,早知道的话,那菜我喂狗都不给他们吃!”老板也是气愤的样子。

    王泽荣并没有惊动任何人,付了账之后从小馆子里面走了出来,一边走着,他这心底里面还真是热呼呼的,没有想到自己在老百姓的心目中竟然还有着这样高的威望!

    王泽荣看得出来,大家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 ( 官气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5/59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