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蒯富权的官气问题

文 / 鸿蒙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二百九十三章  蒯富权的官气问题

    从钱奕材的办公室出来,王泽荣进埋头思考着下一步的改革事情,钱书记对这项工作非常重视,提出了一些意见。

    “泽荣,到钱书记那里去了?”一个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王泽荣抬头看去,却原来是市政法委书记蒯富权,两人暗中都时常通气,蒯富权认真说起来对王泽荣的帮助也很大。

    “蒯书记,你好。”王泽荣忙打着招呼。

    蒯富权笑眯眯道:“大坊县的发展不错,听说招商工作也进展很快。”他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大坊县的情况。

    王泽荣道:“刚刚开始,还差得很远。”

    蒯富权对王泽荣道:“趁今天我也没什么事,哥俩去喝一杯?”

    政法委书记相邀,王泽荣当然要同意了,笑道:“我请蒯书记。”

    在蒯富权的邀请下,王泽荣坐进了蒯富权的车子。估计今天蒯富权是到钱奕材那里去的,看到王泽荣之后,他临时改了去见钱奕材的决定。

    在蒯富权的想法中,王泽荣可就比钱奕材重要了许多。

    车子七绕八绕的,王泽荣也没有到过这里,明显是蒯富权的一个据点。这地方山清水秀的,看着四周的风景,王泽荣对这里的感觉很不错。

    看到蒯富权的车子,山庄经理急忙跑了出来。

    蒯富权下车之后就对那经理道:“小刘,把那老地方腾出来。”

    姓刘的这经理笑道:“一直都给您留着,是不是按原样上菜?”

    蒯富权道:“不要整那些乱七八糟的酒,就拿老山乡的那土酒就行了。”

    经理道:“放心吧。”

    王泽荣看到蒯富权的驾驶员已过去招呼着自己的驾驶员龙勇廷,跟着蒯富权就进了一间装饰非常不错的房间。

    “泽荣,我一直都没机会单独请你喝酒,今天大家好好喝上几杯。”

    王泽荣暗叹这酒对自己没作用,自从被打了一板砖之后,再多的酒对他也没用,根本就不会喝醉。

    闲聊当中,王泽荣无意间看了蒯富权的官气,心中顿时就是一惊,他看到蒯富权的官气正出现散乱之象。

    再看看蒯富权的样子,仿佛他并没有什么查觉。

    发现了蒯富权的官气变化之后,王泽荣可就上了心了,不管怎么说,这蒯富权也算是自己的支持者,他出了事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

    “蒯书记。”王泽荣刚喊了一声蒯书记时,蒯富权不乐意了,对王泽荣道:“我虽然比你大很多,但我们相交就是哥弟的关系,你这样喊我就显得生份了!”

    王泽荣笑道:“行,我就喊你蒯大哥了。”

    蒯富权笑道:“这才对麻,你刚才要说什么?”

    王泽荣道:“蒯大哥,你最近是不是有了什么麻烦?”

    “麻烦!有什么麻烦?你是不是听到什么了?”蒯富权不解地看向王泽荣,对于王泽荣的话他还是重视的,想到王泽荣的关系,他对这话就有些惊觉。

    没有麻烦!王泽荣再次看了看蒯富权的字气,那官气仍然在消失中。

    “蒯大哥,如果有什么样需要我帮忙的就尽管说。”

    蒯富权现在也没心思吃饭了,王泽荣的话对他来说就是一枚炸弹,他是政法委书记,搞的就是查言观色的工作,看到王泽荣那种有些担心的表情,这可搞得他的心里乱麻麻的,难道自己真的有什么事了?

    “泽荣,有什么你就说吧,你这样不明不白的说话,搞得我七上八下的,到底你听到了什么对我不利的事情?”

    这话真不好回答,王泽荣当然不可能说是自己看到了他的官气变化,只好说道:“是有些对你不利的消息,仿佛是有什么人在针对你了,具体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你也想一下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会影响到官职吧。”

    王泽荣的这句话吓得蒯富权不轻,都谈到会影响官职了,这就不是小事了!

    看到实在从王泽荣那里问不出什么,蒯富权感到这事必须尽早去解决才行,吃饭的心思更淡了,当然了,对于王泽荣能够及时提醒之事,他的心中还是很感激的,想到王泽荣的路子在省里时,他也多少有了一些目标,估计这事是从上面下来的,假如真是从上面下来的,自己的官位会受到影响也就成了必然。

    “泽荣,本来还想陪你晚上玩玩,听了你说的话,我还是要回去认真想想,就不陪你了。”蒯富权看到王泽荣吃完了饭,立即对王泽荣表示了散席之意。

    王泽荣道:“蒯大哥,这事你一定要重视,影响很大的。”

    “多谢了!”蒯富权感到火烧屁股了。

    送走了王泽荣,蒯富权立即打通了省公安厅阮勇的电话。

    电话刚一通,蒯富权就问道:“老阮,最近省里面有没有什么有关贯河的情况?”

    这话问得阮勇就是一怔,这老蒯没事怎么打个电话问这事了。

    想了一下,阮勇就说道:“我到是听到了一个事,听说你的二儿子在大坊县开了一家很大的玩乐城?”

    蒯富权道:“是有这回事,听说生意还不错。”

    “老蒯啊!生意要做正当的,可千万不能做那些违法的。”阮勇点了一句。

    违法的?这话吓了蒯富权一跳,自己的二儿子到大坊县去搞饮食娱乐城之事自己是知道的,可没听就有什么违法之事啊!

    “老阮,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就直说吧!”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你还是自己查一下吧,万一影响到了你就不好说了。”

    挂了电话,蒯富权的头上都冒汗了,看来省里面对于自己儿子之事很重视,难道那小子真的搞了一些违法的,如果真的有那事,自己的官位都难保!

    飞快的赶回家中,蒯富权对着自己的老婆大吼一声道:“老二呢?快把他叫来。”

    “听说他到大坊去了,你看看,这是他刚买回来的大屏幕电视,看上去真是不错!”老婆笑着说道。

    看着那大大的电视机,蒯富权的心中更慌,有了王泽荣的提示,再听到阮勇的说话,他基本上可以肯定事情出在了二儿子的身上。

    拿出电话打通了二儿子的电话,听着电话中传来的一些女人的笑闹声,心情很是不安。

    “立即给我回来!”蒯富权大吼一声。

    蒯富权的二儿子叫蒯刚,他现在可是大坊县的名人,仗着自己的父亲是市政法委书记,在这大坊县做这生意真是顺利之极,为了吸引人们,更是逐渐引入了一些色情之事,暗中的赌场也开起来了,从各地到来的人都知道他有一个政法委书记的父亲,在他这里赌钱很是放心。

    看着每天赚到的大量金钱,他感到自己越来越像个人物。

    搂着两个女人正在那里笑闹中,突然听到自己的父亲大发脾气,只好扔开两个女人,驾车往贯河就开了回去。

    蒯富权坐在那里一支接一支的吸着香烟,对于事情的发展有着一种恐惧感,他真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到底做了什么,盯着自己这位子的人多了去了,如果真的做出了什么事情,他想都不敢想,好在正在自己知道得较早,也许还有解决问题的可能。

    看到蒯富权这个样子,他的老婆也有些急了,忙问道:“老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蒯富权道:“我还想知道呢!”

    大坊到贯河的距离并不远,蒯刚很快就回到了家中。

    看着坐在沙发上抽烟的父亲,蒯刚道:“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么火急的催我回来。”

    “说,你到底在大坊做了什么,搞得上面的人都来查了。”

    听到这话,蒯刚的心中就是一惊,他做的事情自己是知道的,黄、赌之事都是违法的,忙说道:“没有做什么的,都是正当经营。”

    看到儿子还不想认错,蒯富权把桌子一拍道:“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老子的位子都要不保了,你还不说出来!”

    蒯刚知道自己最大的依仗就是父亲,如果父亲真的出了问题,他可真的就全完了,知道这事可能做出格了,忙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搞了一些女人陪陪顾客,有人想赌钱,为他们提供方便而已。”

    话说得轻描淡写的,蒯富权越听越吃惊,虽然说得仿佛一般,他知道这事做得肯定很出格,心中都有些凉了,这事说小也小,如果是有心人想用这事来整自己的话,这事肯定能够做成大事。

    “你给我立即去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搞掉,该花钱的要花,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看到你那地方再有违法的东西存在。”蒯富权知道了儿子所做的事情之后,立即想着应对之法。

    这事由下面的人是整不出什么事的,关键的是不要让想整自己的人拿到了把柄。

    想了一阵,蒯富权还是打通了王泽荣的电话道:“泽荣,我儿子的那饮食娱乐城就由你们县里去整顿一下怎么样?”

    王泽荣知道蒯富权的作意,看来问题真是出在了他的二儿子身上了,没想到还是出在大坊县,他也想整顿一下那地方,答应道:“放心吧,这事我让人去办。”

    在别人到来之前既整顿了那地方,又不让蒯富权的对手有把柄可拿,王泽荣叹了一口气,希望问题还不是太大! ( 官气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5/59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