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百三十章 隔墙有人

文 / 鸿蒙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一百三十章  隔墙有人

    王泽荣真还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回到开河县就已经有人在做着针对他的事情,接到了许素梅的电话,王泽荣赶到了一处离省委很近的休闲会所。

    这个地方王泽荣早就听人说过,据说是省委的领导休闲娱乐的地方,里面主要是以身子的锻炼为主,当然也含有一些娱乐设施,关键的是这里的保安非常的严格,带有极强的政府色彩。

    许素梅是亲自出来把王泽荣接进去的。没有人的迎接王泽荣是不可能进得去的。

    “小王,含烟喜欢我送的东西吗?”一见到王泽荣,许素梅就问了起来。

    想起当日自己当着吕庆芬拿出衣服,并说出是许素梅送的时候,特别是含烟讲述了在省城遇到一个同她长得很像的女人时,吕庆芬明显有一种神情的变化,王泽荣感到许素梅跟吕含烟之间应该有一些什么样的联系,有时他也会想许素梅与吕含烟那么的相像,两人会不会有什么亲戚的关系。

    “阿姨,含烟很喜欢,让我谢谢你,哦,对了,她让我送你一件礼物表示感谢。”王泽荣从皮包中拿出了一付手镯递给了许素梅,这是他根据衣服的价值比照着专门买的,凭白无故的收别人的贵重礼物,吕含烟的临走时还交待一定要买一件同等价值的礼物还了这礼。

    拿着那手镯,许素梅的神情变得有些暗然。

    来到一个两进的房间,许素英果然也坐在那里,看到王泽荣进来,许素英站起来笑道:“小王来了?”

    “许阿姨好。”王泽荣礼貌地打了一个招呼,到了现在他还不明白许素梅是官场中人就白活了,这次一见到许素梅时他就在暗中观察许素梅的官气,他发现许素梅现在的官气情况又有了变化,许素梅的官气是全部粉红色的官气,这种官气比起张毕祥等部级是弱了许多,但比起市级的也不弱,现在再看许素英的官气,许素英的身上并没有官气,但是,他的气息中又仿佛带有很强的官气,这是一种非常玄妙的情况,看似无官气,而又似有官气,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呢?

    许素英亲自帮王泽荣的茶倒上,对王泽荣道:“先喝点茶吧。”

    王泽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放了下去道:“好茶。”

    “小王,含烟春节是到你们家过的?”许素梅微笑道,她一直都是话题围绕着含烟而谈,仿佛除了含烟的事情就再没有她感兴趣的话题。

    “嗯,他和母亲都是在我们家过的。”王泽荣故意把吕庆芬也带上。

    “她的母亲?”许素英偷眼看了一眼许素梅停住了话头。

    “你与含烟的感情挺好吧,听说你们要结婚了,打算在什么时候?”许素梅问道。说起结婚这事,她把王泽荣认真的看了又看,仿佛是丈母娘看女婿一般。

    “这事双方的家长都订好了,等我回去之后就办。”王泽荣微笑道。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一阵。

    许素梅说道:“小王,我想帮你的含烟都调到省城来,你有没有意见?”

    “调到省城来?”这话搞得王泽荣就是一楞,说不想到省城是瞎话,他相信凭许素梅能够在省领导休闲的地方接待自己,就应该有能力把自己调到省城的,但是,王泽荣想到自己的官场奋斗目标,他现在正是上升时期,万一真的到了省城,可就只能是一般之人,就算有一个小官职也很难再有什么发展。想到这里,王泽荣微笑道:“我还是喜欢从基层一步步的发展。”

    许素英急着道:“难道要让含烟也跟着你受苦?”

    王泽荣笑了笑没再言语。也许调动省城能有更好的发展空间,但是,王泽荣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发展起来,最近以来他很享受那种成长的快乐。

    “要不,先把含烟调来省城?”许素英说道。

    王泽荣微笑道:“这个你们得去问含烟,如果她想来,我是没意见的。”

    许家两姐妹我了看王泽荣那无所谓的样子,暗叹了一口气,对吕含烟的情况她们早就已经了解过了,这王泽荣如果真的不到省城,想必吕含烟也不会动窝子的。

    “听说你已被任命为开河县的常务副县长了?”许素梅微笑着说道。

    自己那点事看来也满不了这两个女人,估计她们一直都在观察着自己的情况。王泽荣道:“听说是这样,但还没有下发文件。”

    许素英撇嘴道:“不就是一个常务副县长吗?我看最好还是任命为县委书记快些。”

    这话听得王泽荣直摇头,就算许素英再厉害也没可能说把谁任命为县委书记就任命为县委书记吧!

    “算了,含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许素梅叹了一口气。

    王泽芝问道:“阿姨,你们这样的关心含烟,能告诉我原因吗?”他还是决定问一下这样,这两个女人一直都神神秘秘的,搞得他一直都在猜想这事。

    许素梅神情变得哀伤起来,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估计你也在怀疑我们为何那么关心含烟吧?”

    王泽荣点了点头,许素梅道:“二十年前,我带着三岁多的孩子到花溪市出差,当时正碰上花溪市节日舞龙、彩车游行活动,人非常的多又很挤,孩子要吃冰棍,当我去买冰棍的时候,人们一下挤了起来,一不注意,孩子就再也没有找到了。”说到这里,许素梅哭泣起来。

    许素英接着说道:“后来我姐请了很多人去寻找也没能够找到,为了这事,我姐大病了一场。那天突然看到含烟时,我们感到那吕含烟太像姐年轻时候的样子。”

    “你们只是看到样子像就认为含烟是那孩子?”王泽荣感到有些可笑。

    许素梅一把抓住王泽荣的手道:“我有证据的,你是他的男友,我告诉你,含烟的脚底有一颗红痣,就在左脚底。”

    这事真有些复杂了,王泽荣虽然与吕含烟早就睡在了一起,还真没注意她的脚底情况。

    许素梅又从一个小包中拿出了一张相片,对王泽荣道:“就是当时到了花溪时,正好碰上游行活动时照的,小孩离开时穿的就是这种衣服。”

    王泽荣接过相片,看到上面的是一个长相非常可爱的女孩,跟含烟还是有些像的。

    小女孩的身上穿的是一件小花格的衣服,脚下穿的是一双黑色小皮鞋。

    递回了相片,王泽荣道:“虽然我很同情你的经历,但是,含烟的母亲很疼她。”

    点了点头,许素梅道:“我知道的,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含烟是不是我的女儿。”

    王泽荣道:“这事我会留意的。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要离开了。”说完站起来就向外走去。了解了应该了解的内容,事情一明朗化之后就不再神秘。

    对于许素梅仅凭长得像就认为含烟是她的女儿之事,王泽荣真的不太认同。

    当王泽荣离开房间之后,从里面那间房间中走出了一个男人,如果王泽荣看到的话肯定会吓一跳,这是一个他时常在电视上能够看到的人。

    “含烟会是我们的女儿吗?”看到男人出现,许素梅扑到他的怀里就哭了起来。

    轻轼拍了拍许素梅的肩膀,男人道:“这事不好说,我派人查了一下,吕庆芬的确是离过婚的人,但是,她与她的那丈夫是否生有孩子之事一时也难查,因为时间太久,那些资料上到是显示是吕庆芬的孩子,她的丈夫是离婚后出了车祸死的,她又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没亲没戚的,事情有些复杂。”

    坐在了椅子上,男人对许素梅道:“吕庆芬也不容易,从小把孩子拉扯大,如果这孩子真是我们的,我担心她会受不了!”

    “你就替别人着想,我怎么办?”许素梅哭得更凶。

    男人轻轻拍了拍许素梅的背说道:“小王这小伙子很不错,我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这小伙子能力很强,特别是对含烟也很好,这次在省委青干班的培训中组织部对他的评价也很高,是一个好苗子,先观察一下,到时好好的培养一下吧,要给含烟有一个好的环境。”

    “我就担心地方上的那些人。”许素梅说道。

    “哈哈,暂时我也不想帮他,一个人的能力就是要在复杂的环境中进行磨练才行,如果他是一个人才,肯定就会脱颖而出。”

    “我才不管那么多,如果含烟真是我们的女儿,我就要全力的帮他,我们亏欠女儿太多!”许素梅说道。

    叹了一口气,男人道:“我当然也希望能够找回女儿!”

    王泽荣离开这里之后就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了起来,对于含烟有可能是许素梅的女儿之事他其实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在内心深处,他还是有些相信的,从吕庆芬与含烟长得不太像这一点上,王泽荣在见到许素梅的时候就在怀疑这事,现在亲耳听到许素梅的讲述,他就更加感到有这样的可能性了。

    也不知道含烟知道自己并不是吕庆芬亲生的时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王泽荣想了一阵之后感到还是先不要把这事说出来,自己找机会暗中先看看吕含烟的那左脚底再说。

    还有一点是王泽荣疑惑的,刚才在那房间之间,他发现自己的官气竟然改变了方向,官气直朝那隔间的方向指去,仿佛那里有一股强大的官气在吸引一般,这事非常的奇怪了,难道那里面还有一个大官的存在? ( 官气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5/596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