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武侠 第一百六十九章 一发/入魂

文 / 萧风落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茫然过后,往往是更多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师妃暄波平如镜的心湖突然泛起一阵微波,暗呼不妙,但表面却不出半点神色,只轻叹道:“邪帝为何要如此逼迫妃暄?”

    她并不是因为被击败而震惊,令她骇然的是风萧萧竟能放出某一超乎常人理解的的心灵讯息,使她的心境中产生了一种十分奇怪的感应,而更使人惊心的是,这种感应竟能引起她最深层也最真实的反应,一种她的理智认为并不真实的反应。

    由此可见风萧萧的道心种魔*,实是深不可测,秘异难明,超乎了一般常规,根本不止是武功招式那么简单,根本使人无从应付。

    风萧萧略感愕然,种入魔种是一种极难被人察觉到的隐秘行为,要么全盘挡在外面,一旦击碎外壳得以深入,就几乎无法察觉,可他明显感觉到师妃暄十分清楚有外力侵入她的心中,虽然抵抗微不足道,但的确做出了抗拒的反应。

    仅凭这一点,就知师妃暄起码在境界上比婠婠强得不是一点半点,只是不知是不是经过和氏璧异力洗礼的缘故,但起码也可以说明,慈航静斋的功法中,一定也有修炼精神的异法,因为只有懂,才会防!

    不过风萧萧同样不动声色,淡淡道:“我属魔门邪帝,你是慈航静斋的传人,我逼迫你不是很正常么?如今十剑已过,我自然不会食言,师小姐大可带着和氏璧安然离去。”

    师妃暄默思半晌,扬起清丽逼人的俏脸,娓娓轻音道:“今次妃暄下山踏足人世,当然是为奉师门使命。但亦隐有入世修行之意。静斋的最高心法,必须入世始能修得,非是闭门造车可成。儒家有独善其身和兼善天下之分。佛家也有小乘大乘之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正是舍身的行为。”

    风萧萧“呃”了一声,道:“看来我便是师小姐口中的地狱了。”

    师妃平静地暄:“敝斋“慈航剑典”上便有‘破而后立,颓而后振’的口诀,可知经不起考验磨砺的,均难成大器。敝斋最高的心法名为\'剑心通明\',历代先贤,从没有人能在闭关自守中修得,甚至仅次的‘心有灵犀’。亦罕有人练成。邪帝今次为妃暄设下心障,妃暄自会当成入世途中的磨砺。”

    风萧萧神情渐渐肃穆起来,缓缓道:“师小姐见解独到,视险途为磨砺,的确值得钦佩。但你我分属两方,立场各不相同,自然无所不用其极,我如此,师小姐亦可如此,倒时看看谁的手段更高罢!”

    他说着。往林边瞧了一眼,微微颌首,转瞬不见。

    原来是了空与道信大师、帝心尊者三人一齐现身。宁道奇也在远处隐隐现身。

    四大圣僧现身其二,加上宁道奇和了空,连风萧萧都不愿正面对上reads;。

    毕竟现在不比当初,道信大师和帝心尊者未必会为了个李渊而全力出手,但佛门一定会为了师妃暄而不惜一切。

    无论在甚么情况下,师妃暄仍是那不食人间烟火,恬静自然的动人模样,刚才没有败而气馁的模样,现在也未因逼退风萧萧而得意。淡淡的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此次妃暄的遭遇虽是祸福难料,但至少令我们能对他的实力作出更正确的估计。”

    风萧萧快速飞奔。身上却不禁冒出冷汗。

    道信等人的适时现身,说明师妃暄为保证和氏璧的安全,已做了完全的准备,唯一的料错,便是没想到他的出手这般之快,直接抢了和氏璧,掳走了师妃暄,让他们不及反应。

    其实也不算料错,因为风萧萧之所以突然出手,真是一个巧合,若是他还抱着想要暗中支持寇仲盗取和氏璧的主意,一定会在净念禅院被道信等人教训得哭都哭不出来。

    不过现在倒算得上大有斩获,不但以和氏璧的异力扩充了经脉与精神,还成功对师妃暄种下了魔种,接下来他的主要任务,便是隔岸观火,让师妃暄和婠婠拼个痛快了。

    她俩越是斗得激烈,两人身负的魔种就会成长越快,风萧萧的获益也就越大,为了防止一方先一步胜出,他还需要尽力平衡两女的实力,务必让她们正好不分胜负。

    如今得了和氏璧好处的师妃暄应该在实力上略高出婠婠一头,所以风萧萧打算向祝玉妍交出邪帝舍利的用法,让婠婠得之精元,功力更增一步,才能与师妃暄对抗。

    但风萧萧刚回洛阳城,还不及去找阴癸派,半途上便发现城中已乱了套。

    兵马频繁调动,封锁各处道路桥梁,若是他晚回来一步,怕是连城门都进不了了。

    一辆马车忽然停在眼前,帘幕掀起,露出沈落雁如花的玉容。

    这位以智计闻名的俏军师甜甜一笑道:“邪帝啊!到车内来和人家聊两句好吗?”

    风萧萧微感愕然,但并未拒绝,掀帘上车。

    车内窄小,但沈落雁却毫不在意的将香躯挤在他的臂膀上,嫣然道:“看邪帝的模样,显是有所不知。现今东都谣言满天飞,都说和氏璧已落入你的手上。不明白你身份的人,各个摩拳擦掌,誓要从你手中夺取宝物。知道邪帝的人,却大为紧张,都在等着邪帝入城呢!却让小女子抢先一步,只怕他们现在正恨得人家牙根痒痒呢!嘻嘻!”

    风萧萧心中顿时懔然。

    净念禅院失宝之事只是昨夜发生,他离开师妃暄也不算久,因迷失了路途,所以才耽搁了不少时间,午时才得以返回城,短短时间内,若非是师妃暄着人故意泄出消息,怎会传得街知巷闻。

    要知他已将和氏璧脱手,师妃暄乃是亲眼所见,现在这一出又是为何?

    风萧萧不动声色的道:“和氏璧并不在我的手上。”

    沈落雁如花的笑言微僵,凝视了他半晌,似在分辨他说话的真伪。但自然瞧不出什么,幽幽一叹道:“若你说的是真话,那你已惹上天大的麻烦了。现在谁都知道你孤身闯入净念禅院,打伤主持了空大师以下近百人reads;。强行夺走和氏璧,证据确凿,人家不找你找谁呢?”

    风萧萧道:“怎么,传言中没说宁道奇和四大圣僧中的两位现身,逼得我又将和氏璧交还了吗?”

    沈落雁淡淡道:“提倒是提了,但他们好像并不是从你手上接过的……事后他们并没有找到和氏璧呢!”

    这下吃惊不小,风萧萧差点合不拢嘴来。

    他为了和师妃暄交手,的确将和氏璧扔得远远的。好不受其异力影响,难道有人能瞒过他的感知,潜到左近,捡走了和氏璧么?或是慈航静斋贼喊捉贼,故意将这屎盆子扣在他的脑袋上呢?

    不过一瞬之后,风萧萧就排除了慈航静斋动手脚的可能。

    因为和氏璧本身虽是古往今来最有名气的宝玉,但它的真正价值却在其历史意义和象征。只有当师妃暄正式把和氏璧交给一个人,和氏璧才能发挥它的真正作用,使那人立时成了众人口中的天命所归。

    这是极重要的一步棋,慈航静斋绝不会笨到自断棋路。

    那么只有被人捡走这一种可能了。能瞒过他和师妃暄感知的人屈指可数,寇仲和徐子陵恰好正在其中,而他俩又偏偏也在净念禅院现过身……他们虽然虽戴着出自鲁妙子之手的精巧面具。但却不难被人认出身形。

    风萧萧忽然明白了慈航静斋又或是师妃暄想表达的意思,她们还不能肯定是否是寇徐和跋锋寒取走了和氏璧,也不能肯定这三人的行动,是否出自他的授意,如今只是一种试探兼施压。

    如果风萧萧表示与他无关,慈航静斋就会直接去找寇仲等三人,如果他非要出头支持这三小子,那么和氏璧的失踪的责任,等若还是落到了他的头上。

    风萧萧一阵头疼。暗忖这样高明的主意,八成是师妃暄所出。

    只看师妃暄今次处理失宝的雷霆手段。便知她行事的方式深合剑道之旨,倒似与昨夜风萧萧突露锋芒。逼迫于她一样,一下子就把风萧萧迫上死角,学得还真是快。

    见到风萧萧露出震惊的模样,沈落雁讶道:“邪帝果真不知情?”

    风萧萧收敛面容,淡淡道:“就算和氏璧丢失与我有关,沈大军师此来又是为何呢?”

    沈落雁秀目闪过隐光,吹弹可破的脸颊贴近了一些,低声道:“假若那东西真在你手上,我们可以来个交易。亦是密公亲自指示的,只要邪帝承认和氏璧确在你们手上,我们会把前嫌一笔勾消,并动用一切人力物力助邪帝成任何想成之事,如何?”

    风萧萧凑近沈落雁的颈畔,鼻中尽是她清香怡人的淡香,微笑道:“一切人力物力,包括沈大军师你么?”

    沈落雁似受惊般的缩回身子,略带惊恐的目光一闪而逝,旋及娇笑道:“如果邪帝肯用和氏璧换落雁,落雁一定千肯万肯呢!只可惜人家还知道自己斤两,当不起此等重宝呢!”

    风萧萧哈哈笑道:“这你可就说错了,在我心里,你的地位可比那方宝璧高多了,如果和氏璧真在我手上,我一定毫不犹豫用它换你呢!可惜了……告辞!”

    他一句话说完,闪身不见,只留下一脸表情莫名的沈落雁,不知是羞是恼还是喜reads;。

    风萧萧其实说的一点都没错,沈落雁的智慧心机,让风萧萧在不寒而栗且惊惧之余,又对她的忠心事主大为赞叹,有这样一个女人鼎力相助,毫无保留的献出才智,对谁而言都是一种大幸运。

    但他这番话说出的时机有些不对,非但有些调笑之嫌,更增加了不少暧昧的感觉,难怪连一向智珠在握的沈落雁都会手足无措的闹了个大红脸,直到风萧萧走了好久,都没能回过神来。

    风萧萧刚一出车厢,立刻发现沈落雁起码这次没有骗自己,他果然被很多人盯上了,刚才没有注意所以没有察觉,现在环目扫视,才发觉如今街上除了他之外,就是看他的人。

    短短时间内,周围明显已被人清场,现在还能留下的人,就代表着有留下的实力和势力。

    风萧萧没有理会其他人,从街边的转角微微点头,随即掠身纵去。

    他之所以这么毫不犹豫,因为那人是婠婠。

    白衣赤足的婠婠明明美艳的惹眼,但偏偏又如一缕青烟般的幽灵,来时渺渺,去亦渺渺,除了风萧萧,几乎没人察觉到她的到来或离去。

    白衣黑发配上她那对赤足和绝世容颜,更是极尽女性的娇妍温柔,任谁也想不到她是个出手便夺人命的女魔头。

    风萧萧越她并肩跃行于暗巷,笑道:“看来祝玉妍这回还真重视呢?竟遣你来接我。”

    婠婠把纤细的玉颈别转过来,好似含情脉脉的瞧着他道:“不光是祝师呢!方才邪帝在沈落雁车里的时候,周围已死了不下十个人。大家都抢着想见邪帝你一面呢!”

    风萧萧失笑道:“我怎么一下子变成人见人爱,谁都想一亲香泽的绝世美人了?”

    他说的十分有趣,惹得婠婠“噗哧”娇笑,道:“邪帝这次可是大涨了咱们圣门的面子呢!祝师亦高兴极了,当众说不管慈航静斋和净念禅院如何针对邪帝,圣门这次都会一力抗下,绝不会让邪帝势单力孤,被他们以多欺少呢!”

    “呃?祝后这次怎么又能代圣门做主了?”

    风萧萧刚才一脑门子想着全是烦人的麻烦,实没料到竟还有这等好事。

    婠婠轻叹道:“往日里圣门一盘散沙,尤其洛阳城里明明圣门势大,却偏偏被人压得抬不起头来。这次邪帝孤身重创佛门,宁道奇和四大圣僧中人都现身的情况下,依旧安然而退,使各派领袖重拾信心,想要与慈航静斋在洛阳城好好的斗上一斗呢!”

    两人很快到了一座僻静的院落,想必是阴癸派的另一处秘密据点,风萧萧刚想推门,却被婠婠轻轻拉住了衣摆。

    她螓首微垂,神态奇异诡艳、邪柔腻美,玉脸含春的嫣然道:“听说邪帝这次还掳走了师妃暄呢!可否曾帮婠婠破了她的身子,玷/污了她的纯洁呢?”

    风萧萧回首愕然,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破是破了,但是乃魔种破的,而且破得很深,简直一发入魂,这算是另一程度的玷污吗?(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梦g帝”的打赏,感谢书友“冰封剑客”的月票,感谢书友“无聊的小虾米”的月票!(逆行武侠..)--

    () ( 逆行武侠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4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