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武侠 第六十二章 谁走狗屎运?

文 / 萧风落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骨骼自然不会轻易的粉碎,粉碎的是独孤霸的灵魂!

    独孤霸的躯体其实完好无损,甚至连一丝伤痕都没有,这一剑只彻底冲散了他的神识……在他意识到自己身体粉碎的时候,他就真的死了。

    风萧萧嘴角带着诡异的狞笑,回剑入鞘。

    他头一次发现,原来杀人的滋味这般美妙,尤其是亲手摧毁掉一个人的灵魂,竟让他产生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他享受似得闭目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正吸入独孤霸散荡开的灵魂。

    雪夜中的风很凉,冷冽的空气让他有了一丝清醒,终于睁眼瞧向背靠树干的沈落雁。

    沈落雁自一开始就一言不发,她的衣服仍是半敞半闭,可隐见峰峦之处,玉颜红晕未褪,诱人之极。

    但她的神色却出奇的平静,明亮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风萧萧。

    方才借着似电的剑光,她分明已看清了徐世绩的头颅,却依然冷静如昔。

    风萧萧瞧着她毫无波澜的美眸,心道:“这个女人实在太不简单,不论心下是多么的狂潮涌动,面上竟都能保持若无其事▼。”

    念头转动间,一股杀意又抑制不住的从心头冒了起来。

    沈落雁岂能瞧不出他双眼中闪现的杀意,这股杀意凝重的令人胆寒,她终于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娇容泛白,微露的酥胸软弱的晃动。

    风萧萧缓缓拔剑,虽然心里有个声音在不住的反对,只是终究压不过他对夺取灵魂的渴望。

    他冷飕飕的道:“被我杀死。好过被他凌辱至死,你该谢谢我才是。”

    沈落雁咬着银牙道:“我谢谢你祖宗十八代。”

    风萧萧竟然没有动气。道:“还有什么话,趁现在赶紧说。”

    他拔剑的速度既没有快也没有慢。转眼就要出鞘。

    沈落雁吐了口气,忽然娇笑道:“我就是喜欢被人凌>

    风萧萧拔剑的手顿了顿。

    沈落雁甜甜一笑,站直娇躯,道:“现在荒林无人,你难道对人家就没有兴趣?”

    风萧萧眼中闪过一丝幽幽的邪火。气息不禁变粗了些。

    沈落雁巧笑嫣然,理着耳畔散乱的秀发,扭摆纤细优美的腰肢贴近了些。

    风萧萧的注意力,一时全被她动人的**所吸引。

    沈落雁美目流盼,毫不在意自己松散的衣裙根本遮不住外露的片片雪白,媚笑道:“人家给他弄得很想男人呢!这是人家临死前的最后一个愿望,难道你都不肯满足吗?”

    风萧萧冷笑道:“你难道不是想色诱我,而后行刺?”

    他口中虽这么说,手中的剑却停止了拔动。

    唯一能压过杀人的渴望。是男人天性中对女人的渴望。

    沈落雁什么话都没说,一双玉手轻轻扯下了本就松散开的长裙和里衣,直落到脚边。

    如云的秀发瀑布泻下,又好似柔顺的绸缎。借雪光的反映,暗黑里她玲珑有致的**泛着象牙般的白,浑身上下的赤/裸。非但没有丝毫**的感觉,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迷人味道。

    风萧萧终于伸出双手。缓缓往她摸去,不论是手中的头颅还是长剑。俱都跌入脚边的雪中,。

    他心中隐隐有种不妥的感觉,觉得这么做大违自己的本性,但这个念头实在太过渺小,就像是巨浪中沉浮的一根稻草,不过转瞬即逝。

    沈落雁两颊浮起诱人的晕红,忽然捉住了风萧萧的双手,往自己不住起伏的胸脯按去。

    风萧萧的心头忽然掠过一丝不安,随即背心剧痛。

    他无论如何没有想到,袭击竟然不是来自沈落雁,而是来自身后。

    沈落雁显然早就看到了风萧萧身后来人,所以才不惜以身色诱,只为有机会吸引住风萧萧的注意力,并钳制他的双手。

    背心要穴受创,换作别人不死也昏,风萧萧却硬生生的挺住了,不过依然疼的双眼发黑。

    他剧痛之中,第一个念头是:“杨虚彦?”

    第二个念头是:“李密!”

    除非一个人能把自己所有生命的现象,例如呼吸、体温、心跳等都敛藏起来,变成某一程度的“隐形”,而且偷袭那一下施劲绝不能过大,否则以风萧萧的功力、灵觉必有感应,就连靠近他都不可能。

    在这荥阳附近,如果真有这种高手,八成是李密或者杨虚彦,但能让沈落雁如此配合的人,应该是李密无疑。

    不过无论来人是谁,现在都有机会要了风萧萧的命!

    正在这时,沈落雁刚刚褪下的那堆衣裙忽然“嘭”的一响,一道火光冲天而起,夜空中多大的飘雪都掩不住这朵烟花的灿烂。

    原来她借脱衣服之际,引燃了暗藏的烟花,手法实在巧妙,竟然瞒过了风萧萧的眼睛。

    耳中响起疾风,明显身后那人再次攻来,风萧萧只能就地一滚,顺势摆脱了沈落雁的钳制。

    沈落雁一双纤手已从柔弱无骨变得坚如精钢,却仍被强行甩开,她闷哼一声,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

    风萧萧无暇顾及她,忙瞧向后方来人。

    不是杨虚彦,更不是李密,竟是徐子陵!

    徐子陵手上正持着一根沾血的发簪,见第二击落空,二话不说,扭头就逃。

    他自知武功差风萧萧实在太远,只求救人而后快跑,根本没敢动别的心思。

    他与沈落雁本属敌对,能冒风险做到如此地步,已算仁至义尽。

    风萧萧单手撑地。半伏在冰冷的雪地上,冲着徐子陵飞奔的背影看了一眼又一眼。很有些发呆,兀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以徐子陵那点浅薄的武功。怎能完全无声无息的发起袭击?

    不过这一连串的变故,也让风萧萧本有些迷糊的神智变得清晰起来。

    他不禁流出了一身的冷汗,忍不住想道:“我刚才是怎么了?”

    徐子陵跑了,沈落雁可没跑。

    烟花一燃,跟在附近的瓦岗军高手们转瞬便可至,沈落雁已是有恃无恐。

    更何况风萧萧到现在还没爬起来,显然受伤不轻,她自信以自己的武功,足够撑到手下来援。到时近百高手围攻,就算风萧萧真是个神仙,也只剩死路一条。

    后心命脉受创,自然伤得不轻,但风萧萧绝不至于连站都站不起来,他只是在震惊于自己方才的诡异状态,直到现在还没完全清醒。

    沈落雁飞快把衣衫穿戴妥当,深深的向徐世绩的头颅看了一眼,顺手拾起风萧萧掉落的长剑。杏眼含怒,纵身刺来。

    锐利的寒意迫在眉睫,风萧萧终于回神,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暴退数丈,半空激起一片雪瀑,霎时消失在林。

    沈落雁自然追之不及。

    衣袂破风声不断。瓦岗军的高手终于赶至,将她一层层的围护到当中。

    那个成叔瞧了眼独孤峰伏在雪地上的尸体。转目又凑见了徐世绩的头颅,不禁神色大变。忙凑近道:“小姐,你没事吧!我们要不要追上去?”

    沈落雁默然半晌,回身将徐世绩的头颅抱入怀中,缓缓起身,道:“世绩已死,荥阳又骤逢大变,若无人主持,只怕会大乱上一场,我需要立刻回城主持大局,否则后方不稳,前方军心必乱,密公危矣!你让郑踪跟上,既不能跟丢,也不得采取任何行动,一切待密公决断!”

    成叔道:“是!”

    很快,一只飞禽冲破雪幕,往天空翱翔。

    暗夜大雪,密林无光,目光再锐利的飞禽也不可能找出一个人,但不多久一道人影忽然冲出密林边缘,到了一望无际的平原上。

    这飞禽翅膀一摆,便落到低空,按着一定的轨迹,盘旋了一阵。

    郑踪一直仰着头,见状一喜,道:“他果然往东去了,我就知道,密公正在攻打西边的洛口,道路断绝,他受了重伤,绝不敢轻闯战场,看来我们没走冤枉路……加快速度,绝不能让他逃出搜寻范围。”

    一行十几人齐声应是,脚步更快了些。

    风萧萧终日打雁,今日竟被雁啄了眼,伤到了徐子陵这个小鬼头手里,自然心情不好。

    尤其这小子的内力性质极其古怪,竟似有意识一般,会逃会躲,在风萧萧体内东窜西窜,他一时竟然围堵不住,驱除不去。

    而且这股内力还烫得渗人,沿途经脉像是被烈火寸寸灼烧,实在苦不堪言。

    不过风萧萧偏偏还不敢停下来运功,他认为以沈落雁的精明,该不会不管大局,前来追杀,不过女人一般都很感情用事,焉知会不会为了情人之死而不顾一切?

    所以他只能强忍着巨大的痛楚,往东疾奔。

    世上之事,大都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风萧萧这埋头一跑,还真是因祸得福,而且是大福气!

    本来他对于自己刚才奇怪的状态不甚了了,没想到徐子陵这股乱窜的内力实在玄奥非常,来回流窜间,竟如照妖镜般,将其中的诡秘全照的清清楚楚。

    他立刻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他再次入魔了。

    徐子陵修炼的是“长生诀”,风萧萧之前就觉得这门心法隐隐克制“静心诀”,所以才对寇徐二人充满杀意,实没料到今日竟被这性质独特的“长生诀”给救了。

    风萧萧虽然没能堵截住,却也发现这竟是股真气,并不是内力,而且是一股无比精纯的先天真气,说明徐子陵的确已入先天之境。

    这股先天真气至阳至热,流转之处,虽然灼烧的极为痛楚,却也因为如此,令风萧萧再不会陷入那种诡异的境况而无法自拔,脑袋一直能保持清明的思考。

    既然是真气,那就好办了,“静心诀”虽被“长生诀”克制,完全无法化解这股真气,“北冥神功”却正好手到擒来。

    风萧萧狂奔的脚步忽然顿了顿,长长出了口气,四周飘落的大雪蓦地化成一大片浓重的雾气。

    风萧萧整个人顿时被这片蒸腾的云雾所笼罩,宛如腾云驾雾的神仙。

    他哈哈一笑,竟忍不住在奔跑中翻了个跟头,可见心中是多么的兴奋。

    “静心诀”或者说“道心种魔**”,是个视万物为波动的心法,一草一木,都是一种‘波动’。一般练武者的真气也是波动,先天真气则是更高层次和精微的波动,因能与人的精神结合。

    本来在“长生诀”真气的影响下,“道心种魔**”好似阳光下的雪,别说同化波动,就想不被消融都难,但风萧萧偏偏还会“北冥神功”,能够转化一切真气、内力为己用,经此一转换,两门心法不再相克,而能共存。

    他随便试了试,用自身的内力,模拟出这种性质的真气波动,便发现“长生诀”果然神秘莫测,妙用无穷。

    比如敛息,当真能做到内外呼吸完全断绝,气息、心跳等一切人类的存活特征尽皆消泯,除非肉眼看到,亲手摸到,否则就算站在你背后,你都发现不了。

    难怪徐子陵能用不算深厚的功力偷袭成功,全依仗“长生诀”这种奇妙的心法。

    而且回气速度意想不到的快,风萧萧本以为自己的回气速度无人能及,没想到“长生诀”真气的独特性质,竟还能使回气速度暴增不少,出招收招之间的间隔几乎没有。

    哪怕再遇见石之轩这个完全不需要回气的变态,他也有信心硬拼上一阵,绝不像当初那般狼狈受制。

    更关键的事,以长生诀的真气推动,就算风萧萧再保持杀独孤策时,那一种内力幻实的状态,也不会因为因此入魔。

    他现在也想明白了,这种状态是以牺牲道心为代价,强行迫使精神异力与内力相融,威力大则大已,却定会入魔!

    道心就像是堤坝上的水闸,当它坚固时,水流自然缓慢,却胜在稳定、安全,当它不坚固时,水流便一泻而注,汹涌而出,甚至连水闸本身都一起摧毁。

    “长生诀”好似天然就能稳固道心,不受任何外魔内魔的侵袭,直接加固于水闸,任闸门开得再大,水流再疾,也能说合就合,说闭就闭。

    没过一会儿,风萧萧又发现了“长生诀”真气的另一桩好处……强大的恢复力。

    背心深达半寸的伤口,几乎要了风萧萧半条命的伤口,竟然逐渐愈合了!

    风萧萧身怀心法良多,对内伤的恢复力已是惊人,但对外伤便无如此疗效,这个短板,也在此刻彻底弥补。

    还有一个短板是轻功。

    前几世,风萧萧的轻功一直处于顶尖,但到了这一世,除了借助“凌波微步”在方寸间腾挪还能笑傲一时,直线掠移却只差强人意。

    别说比不上石之轩那种诡异之极的身法,这一路碰上的高手,就没哪个的轻功比他差的。

    “长生诀”竟对轻功也有很大的加成!

    风萧萧现在心中满是嫉妒,真不知道寇徐两个臭小子踩了哪坨狗屎,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糊里糊涂的练成了这般玄奥玄妙的心法。

    他却没想到,若论踩狗屎,还有人比他踩得多么?(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神仙8眷侣”的打赏,感谢书友“梦帝”的打赏。

    最近俺的精神越来越不好了,有心请假休养一段时间,又担心搁笔之后,再也捡不起来~~

    ...  (..)(逆行武侠..)--

    () ( 逆行武侠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4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