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横剑雪迎风 第一百三十五章 妖女婠婠 (三千字章)

文 / 萧风落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闻采婷领着风萧萧自城墙上下来,又坐上了一架早就备好的马车。¥f,

    此车帘幕重垂,分隔内外,明显是不欲暴露车内人的身份,由一直随侍在旁的两名男子赶着马,沿着大街朝城心的独霸山庄驰去。

    一路驱车,直至山庄门口。

    那两名男子同声低呼,一人回身道:“出事了。”

    闻采婷撩开帘幕,望大门处张望。

    只见门后前院像是经过一番激斗一般,十七八名卫士伏到在地,大都兵器掉落,有人捂着手腕闷哼,有人抚着胸腹呻/吟,还有人一动不动,不知是死了,或是昏迷。

    闻采婷面色微变,从车内跃出,衣袂飘飘,直往里冲去,那两名男子按着道紧随其后。

    风萧萧不紧不慢的从车里钻了出来,还饶有兴致的上下左右张望一番,见不似有暗伏在侧,方才身形一闪,转瞬消失于原处。

    经过了数重屋宇,发现府中有不少正自惊慌失措的仆人和婢女,都不等风萧萧开口,径直伸指往一处点点,像是被数波人问过同样的问题。

    风萧萧继续穿过一条竹林间的小径,跟前豁然开朗,来到了一个幽美的大花园中。

    园内已不见婢仆府卫,惟只园心的一座小亭。

    亭外草坪上一人仰倒,胸前衣襟已被鲜血浸透,可怖之极,无论什么人流出这么多血,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他服饰极其华贵,应该就是独霸山庄的庄主方泽滔。

    小亭另一边,二十四人正围攻一凌空飘飞的绝色女子。

    她虽是以寡敌众,却丝毫没有狼狈之像,更未曾影响到她的美。

    乌亮的秀发如风中丝绸般四散飘舞,身法亦如丝绸般顺滑,于兵器的间隙间腾转掠跃,鬼魅至飘忽难测。

    正是婠婠!

    围攻她的人也大都是风萧萧的熟人。商秀珣、尚鹏商鹤等一众飞马牧场的高手,以及寇仲和徐子陵两小子,另外还有十五六人根本插不上手,看其兵器盔甲。显然是独霸山庄的人。

    面对众多的高手围攻,婠婠竟还是占尽上风,先后杀了一位牧场执事、几名牧场战士,几名独霸山庄的武士,以及一名竟陵将领。就连寇仲也被击得吐血而退。

    只片刻间,围攻婠婠的由二十几人骤减到十几人,可是仍未有人能伤婠婠半根毫毛。

    还好商鹏、商鹤两个老头子武功弥高,抵住了大发神威的婠婠,不过因为商秀珣在旁的关系,婠婠又岂会放过这处难得的破绽,所以他二人不得不分心照顾场主,陷于极端的被动。

    更糟糕的是婠婠衣袖忽地长了半丈,原来是自她衣袖里飞出一条白丝带,先穿行于两老四掌之间。

    突如其来的诡异丝带。飘着更诡异的路线,再收紧时,已将商鹏、商鹤两大元老高手的两对手缚在一起,二人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随丝带甩脱,拋往两旁,又撞得另两个想攻上来的竟陵将领和牧场战士伤跌地上。

    丝带绕空转了一圈,朝受伤而退开的寇仲颈项缠去。

    正在这时,寇仲劈出了他妙至毫巅的三刀,连风萧萧都微微动容的三刀!

    迅如鬼魅般变幻。带着种尤为独特的意境,竟似隔绝出了一方独立存在的空间,将婠婠完全困于其中。

    徐子陵仿佛与寇仲心灵相通一般,蓦地出现在婠婠的身侧。恰如其份的击出双掌。

    商秀珣也提剑纵掠至婠婠面前,使出了商家传下来最凌厉的独门剑法,每刺一剑,都绽出一个剑花,飘忽无定,但剑气激起的劲浪。发出嗤嗤的激响,显然剑上的力道根本不似看上去那么轻柔。

    三方面来的压力,换了别的人,保证要立即身首分家。

    可惜却是遇上了精通魔门无上奇技“天魔功”的婠婠。

    天魔功在剎那间提升至极限,以婠婠为中心的方圆一丈之内,像忽然凹陷下去成了一个无底深潭。

    这变化在表面上一点都看不出来,纯粹是一种气劲的形成。

    商秀珣与寇旭二人,瞬间便产生一种击错目标的难受感,就好像从水面上去刺水中的游鱼,不论瞄得多么准,都会因光线入水偏折的关系而刺歪,更别提游鱼本身就足够的灵动了。

    婠婠秀眸射出前所未见的异芒,两把短刃从袖内滑到掌心处,幻起两道激芒,分别迎向商秀珣、徐子陵和寇仲。

    她终于使出了压箱底的本领。

    这对长一尺二的短刃,名为“天魔双斩”,乃阴癸派镇派三宝之一,专破内家真气,能令天魔功更是如虎添翼,威势难挡。

    见婠婠使出“天魔双斩”,隐于竹林中的闻采婷变得更加紧张,跃跃欲出。

    阴癸派能这般隐秘于世,自有其一套规矩……若非必要,极少现身于人前,但婠婠已使出“天魔双斩”,便说明她已快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婠婠赢定了!”

    风萧萧不知何时到了闻采婷的身后,将她吓了一跳,而风萧萧的话却使她稍微轻松了一些。

    经过襄阳一战,她已毫不怀疑风萧萧的武功绝不在祝玉妍之下,他既都这么说,一定有其道理。

    “她武功精进很快,比我预想的还要快,上次见她时,她顶多与我交手一番,如今说不定都能从我手上逃命了……”

    风萧萧目光亮得深邃且幽幽,道:“她持着这一对宝刃,比之你们几名长老任意一人,都差得不算太远。”

    闻采婷陡然警惕起来,道:“你打算怎么办?”

    风萧萧既视飞马牧场为禁脔,见牧场一方死伤惨重,会不会突然横插一手?

    她往常自诩能轻易看透男人的心思,却实在琢磨不透风萧萧会怎么想,又会怎么做。

    四人的交锋已越发激烈!

    商秀珣凌厉的剑芒,寇仲闪着黄光的井中月,徐子陵像鲜花般盛开的双掌……

    以及婠婠那一对能勾魂摄魄的艳眸亮起蓝澄澄的奇异光芒,映照着她双手中同样异芒闪闪的双刃!

    “叮叮叮叮!”,碰撞几乎连成一线,疾速作响。气爆震荡,似虚空割裂,横扫周遭一切!

    旁边其他人只能眼睁睁的旁观着情况的发展,谁都没有能力插手其中。

    风萧萧瞧着那边。慢悠悠的道:“婠婠若真是足够聪明,就会佯装不敌而退,我们也就不必出面了。”

    闻采婷俏脸微僵,再次生出一种被他彻底看透的感觉。

    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成功诱得杜伏威兵临竟陵城下,婠婠的使命便已算完成。

    阴癸派根本不在乎竟陵城如今一时的得失。甚至还巴不得竟陵能与杜伏威僵持的越久越好,两败俱伤更好!

    所以婠婠若是足够聪明,就不会真的在此大杀特杀,留住竟陵城的抵抗力量,也就等若拖住了杜伏威回退的步伐,并削弱了他的实力。

    事实证明,风萧萧所料果然不错。

    婠婠忽然玉臂一抬,雪白的长袍像被充了气劲般离体扩张,迎上三人凌厉的攻势,她身上只剩下白色的**。玉臂粉腿,全暴露在众人眼下,曼妙的线条,美得教人屏息。

    商秀珣的宝剑,徐子陵的拳掌,寇仲的井中月,只能击在她金蝉脱壳般卸出来的白袍上。

    婠婠故意喷出一口鲜血,脸色转青,却霎时掠远,完美无瑕的半裸娇躯俏立墙头。回眸微笑道:“七天后当妾身复原时,就是寇兄和徐兄命丧之日了。”

    倏地消失不见。

    但下一刻,婠婠就停住了步子。

    因为风萧萧蓦地现身于她身前不远的小径上,露出一个看着十分温柔。却能让人心中寒气直冒的笑容,闻采婷站在他的身边,向婠婠使了个小心说话的眼色。

    婠婠显然是得了通知,所以并未因风萧萧和闻采婷的突然出现而感到吃惊。

    她也露出一个笑容,看着十分甜蜜娇柔,还带着点撒娇的动人神态。施礼道:“圣帝你好,我们又见面了呢!”

    她低沉的声音温婉动人,不管听过多少遍,都会如第一次耳闻那般的惊艳。

    风萧萧仔细凝视着她,就像看着一尊世间最奢华的珠宝,忽然道:“跟我来!”

    说话间,他的外袍如同挣脱束缚的风筝般飘了起来,恰好落在婠婠的身前。

    婠婠竟十分听话,身形几乎同时闪动,面上浅笑盈盈,毫不避嫌的用这件略显宽大的青袍,裹住了她美玉般无暇的半裸身子。

    三人先后的跃过最外围的一堵高墙,闻采婷那两个男子已将马车停在这儿……

    狭窄车厢,两美相伴,暗香浮动,艳色无边,颇有些令人意乱情迷的味道。

    风萧萧对另一名绝色视若无睹,偏着脑袋,定定的盯着婠婠近在咫尺的香颊,目光之灼热,就像是看着一件最爱不释手的珍玩。

    他没想到自己种下的魔种,竟与婠婠相谐到这种地步,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有种怦然心动的火热!

    并不是被美色诱惑,而是因为这么近的距离,风萧萧能清晰的感觉到婠婠体内的魔种正蠢蠢欲动,好似春雨过后,树发新芽!

    那种勃勃的生机,简直透体而出,与他的道心竟有了丝丝勾连,双方明明只是无形的波动,却宛如有了实质般的接触,连波动的频率都渐渐归一。

    自上车后,婠婠便一直微微低头,秀发垂落,秀清丽如仙的玉容平静如水。

    但她也抵不过风萧萧肆无忌惮的目光,晶莹胜玉的脸颊泛起难以形容的奇异光泽,慢慢地浮起两朵红云,神态迷人至极,美艳不可方物。

    这样一位柔弱似水般的可人,完全想不到她方才眼睛都不眨的连杀十数人,纵横于于二十多名高手的围攻之中。

    不过通过道心与魔种间的那种神秘联系,风萧萧却能清晰的觉察到,婠婠内心根本冷如冰晶,完全不似面上表现出来的娇羞。(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闲看微云”打赏~sf0916手机用户请访问m.. ( 逆行武侠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4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