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横剑雪迎风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大风起兮,只等云

文 / 萧风落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玄慈方丈绝非常人,虽然现下受困于网,脑中却还清明无比,目光缓缓转动,略过一切诧异、惊骇、鄙视、愤怒、恐惧、怜悯的眼光、神情,只找一人,风萧萧!

    他已经想的很明白了,自今日率众下山的那一刻起,就彻底落入了算计之中。

    如此精巧,环环相扣的陷阱,已经将他和少林寺牢牢锁住,最后必有一处死门,才是真正的致命一击。

    他相信,这处死门,风萧萧不会假手于人,定会亲自发动,而最后的一线生机,往往就隐在死门之中。

    如果能击杀,甚至只是迫退风萧萧,境遇就还有转机的可能。

    毕竟风萧萧才和佛门四大高手激战不久,玄慈绝不信他能毫无损失,如今汇合少林各堂各院的高手,未必不能战而胜之。

    当即朗声说道:“风萧萧风施主,当日你假扮贫僧,在信阳城外古树林中杀害丐帮大智分舵百多条性命,以致今日诺大的杀戒将起,你可也曾有丝毫内疚于心吗?”

    众人突然听到他提起“风萧萧”,都是一惊。

    这才记起,他们此来的原本目的,岂不是为了解决丐帮与少林因此产生的纷争?

    刚才听说少林秘传的“大金刚拳法”不止玄慈方丈一人会使,还有一个女人拥有此拳法的秘籍,怎么玄慈会突然叫出这个名字来?难道那个女人和风萧萧有关?

    各人顺着玄慈的眼光瞧去,但见他眼光慢慢扫视周遭,并无定处。大都心道:“原来你也不知道他在哪!”

    玄慈提高声音,又道:“风施主。难道你敢做不敢当?又或是不在此地?”

    各方豪杰没一个是笨蛋,都听出他语气中的讽刺意味甚浓。明显有激将之意。

    其中不少人与风萧萧结有大仇,自是按捺不住,纷纷叫嚣而起。

    类似没胆、没种、敢做不敢当之类的恶言不绝于耳,一个比一个尖酸刻薄,极尽挖苦之能事。

    大凡武功到了一定境界的高手,自有一股气度,就算心性恶毒似丁春秋那等人物,有什么隐事至多不主动说,但其所作所为若是被人挑明。就算勃然大怒下,动手杀人,却也不屑于狡辩隐瞒,是正就是生,是邪便是邪。

    敷衍取巧、推诿抵赖,不但有份,也是心性软弱的象征,换句话说,没有这等心志。也练不到如此程度,

    风萧萧听到玄慈引得众人直接向自己叫阵,心道他果真是个人物,虽然陷入死地。但头脑依旧清明,终究醒悟过来了,知道一切的源头全在于他。

    朝少林寺的方向轻轻一瞥。嘴角微微翘起,身形一闪。陡然穿过了挤得密密麻麻的各方豪杰,一下子到了谷口正当中。道:“风萧萧当然在此,谁来受死?”

    满场豪杰之中,竟无一人看清楚风萧萧是如何出现,当听见他说话之时,他便已经立到玄慈身前。

    玄慈身后十余名老僧神情震动,佛号同宣,道道目光尽皆聚于风萧萧身上,只要察觉他有丝毫威胁的动作,便会立即雷霆反击。

    玄慈问道:“风施主,你可会我少林‘大金刚拳法’?”

    风萧萧侧身一拳,一股拳劲飞击而去,霎时印到了谷口旁的一块巨石上。

    周遭群豪还没反应过来,只听得“砰”的巨响,齐齐转头,循声望去,只见巨石既不见碎、也不见散,却猛地向上弹起。

    少林众僧倒有大半认得此招,有僧人惊呼道:“洛钟东应,确是大金刚拳。”

    这一拳明明是向前击出,巨石却向上跳,可见拳力之巧,实已深得“大金刚拳”的秘要,而劈空拳力不比接触发力,劲力易放难收、易散难聚。

    此石受此大力,竟然还能不粉不碎,光秃秃的石面上,好似连点灰尘都没被激起,功力之深厚,简直匪夷所思。

    玄慈面色肃然,心道:“难不成风萧萧和佛门四大高僧激战三日之后,功力真的全然无损?”

    风萧萧身形一动,行云流水般到了正在下落的巨石之侧。

    半空忽然现出了几道纵横的闪华,剔透晶莹,好似数道冰刃交错,刃影淡淡划过,几不可见,却在阳光的照射下,现出点点钻石般璀璨之光。

    众人的眼睛全被这些光耀所吸引,待到回神,巨石已经轰然落地,喀拉喀拉声中,碎成了七八块,断口光滑如镜面,仿佛能映出人影一般。

    风萧萧速度太快,剑气一放即收,无人看清他是如何出手,只以为是一柄锐利无比的奇特薄刃。

    死寂,现场除了死寂之外,各人心中再无旁物。

    如此剑法,根本闻所未闻,几人粗的大石遇上,都仿佛被刀切豆腐一般,更是连看都看不见,如何能挡?

    风萧萧一使出大金刚拳,等若昭示丐帮大智分舵就是毁于他之手。

    众丐帮弟子面色愤然,全都紧握兵器,只待副帮主一声令下,就将此人碎尸万段,却被随即那几道难以置信的剑光恫吓,一时间竟未敢上前。

    唯有玄慈反而稍微心定,他深知风萧萧绝非哗众取宠之人,如今却这般做作,分明是在示威,而越是示威,岂非越是说明色厉内荏,其实并无底气?

    玄慈毕竟老成持重,还有些不太放心,心念一转,试探道:“风施主,当日大理陆凉州身戒寺,本寺玄悲师弟遭歹人所害,死于自己最拿手的韦陀杵下,像极了慕容氏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以老衲一直以为是姑苏南慕容慕容公子所为,直到从大理段氏镇南王段正淳段居士口中得知,玄悲师弟身死那一夜,风施主就在身戒寺中挂单,是也不是?”

    “不错!”,风萧萧应声道。

    “阿弥陀佛!”,玄慈神色一变,合十道:“玄悲师弟死时风施主可在旁边?”

    风萧萧道:“我不但在旁边,还亲眼看着玄悲大师被何人所杀。”

    玄慈逼问道:“那人是谁?”,口中虽这么说,神态眼色却全是在问:“是不是你?”

    不光他是这么想,在场的少林僧人、丐帮上下、天南地北的各方豪杰全是这般认为。

    风萧萧道:“死者已矣,就算我将那人说出来,也是死无对证,何必多此一举?”

    这回答出乎玄慈预料,微微一愣,问道:“风施主是不承认玄悲师弟死于你手了?”

    风萧萧道:“事到如今,你们就算将账全算到我头上也无妨。”

    早先他左支右拦,生怕被少林寺找到头上,如今却轻描淡写,大有“是我又如何,你又能怎样”之意。

    此话若出于风萧萧显威之前,众人只会笑他大言不惭,竟然视天下第一大派如无物一般,可现在众位豪杰的心中,却无丝毫别的心思,只想道:“就凭刚才那恐怖的几剑,少林寺只怕还真拿他无法。”

    玄慈却心中大定,以风萧萧的个性,竟然耐得住性子,和他慢条斯理的一问一答,岂不可疑?

    一宣佛号,道:“当日施主赴约少林,老衲问及本寺玄寂、玄苦两位师弟,以及跟随他们的众位少林弟子下落何方。施主好似也是这般作答。天下间哪有这般巧合之事?但在风施主口中说来,却像是理所当然一般!”

    风萧萧道:“本就理所当然,只是你们不信而已。”

    玄慈的心思,他自是一清二楚,不过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他所等的东风,就是那阵由少林飘来,夹烟带雾的风……(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今天突然有个约会,不过紧赶慢赶,这章总算码出来了,虽然晚了些~~

    ... ( 逆行武侠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4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