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横剑雪迎风 第七十章 狼狈为奸

文 / 萧风落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风萧萧环视周遭。

    但见鸠摩智和丁春秋皆是成竹在胸,一副吃定你的模样。

    慕容复目光轻闪,不知在盘算什么。

    玄悲略一思索,摇头道:“事关重大,贫僧不能做主,必须回寺禀明方丈师兄,再定行止。”

    风萧萧鼓掌笑道:“堂堂少林寺,正道砥柱,当然不能和一众邪魔外道合力,这是等着咱们两败俱伤,再来收拾残局呢!明王,你可没借口搅乱了。”

    鸠摩智温声道:“少林众位高僧向来慈悲为怀,小僧也并非无礼之人,风施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是么?”,风萧萧见玄悲不欲插手,心中顿舒,语气强硬道:“明王的为人,我还算清楚。我的为人嘛,明王也该明白。可别将事做绝,免得风大闪了腰,雨大滑了脚。”

    只要少林玄悲、玄寂两人不掺和,有萧峰与苏星河相助,以三对三,他稳赢不输。

    鸠摩智毫不恼怒,微笑道:“小僧身子骨还算硬朗,就算风疾雨骤,也能勉强蹚上一蹚。”

    风萧萧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向丁春秋斜视道:“丁老怪,今天有我在,你什么戏都没得唱了,还不快滚!”

    薛慕华等人登时喜形于色,提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知道他毕竟站到了自己这一边,可不像之前的不冷不热、爱搭不理。

    众星宿门自是人破口大骂,污言秽语此起彼伏。

    丁春秋气得浑身直颤。白须乱飘、羽扇急抖,好一会儿才嘿嘿笑道:“好,好。好,小子,你真有种,竟敢和老仙我这般说话。”

    苏星河站起身,到了风萧萧身侧,缓缓道:“‘巫神’一脉,自先师起。就和本门亲密无间,算不得外人。丁春秋你这叛徒,师门败类。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此处就是你的死地!”

    这一下,丁春秋就算再有顾忌,面子上也拉不下了。身形一闪。口中“滋”的一叫,挥扇旋出一阵疾风。

    苏星河双掌一扬,气势陡起,双袖充斥气劲,圆直成筒,蓦地掌风前卷,犹如浊浪排空。

    丁春秋哂然一笑,道:“雕虫小技。不值一提。”,右手羽扇轻挥。

    两股劲力遥遥相击。“啵”的轻响,空气肉眼可见的微微震颤。

    苏星河双掌平举前撑,突然好似被一堵无形的墙壁顶了一下,脚下“嚓”的一声长响,双脚在地面上犁出了两道深痕,整个人滑退半丈有余,才复停住。

    星宿门下弟子颂扬之声早已响成一片:“星宿老仙举重若轻,神功盖世,今日教你们大开眼界。”

    “我师父意在教训旁人,这才慢慢催运神功,否则早已一举将这姓苏的老儿诛灭了。”

    “有谁不服,待会不妨一个个来尝尝星宿老仙神功的滋味。”

    “你们胆怯,就算联手而上,那也不妨!”

    这些人马屁太过,让鸠摩智、慕容复、段延庆等皆是心生不满,心中均想,倘若我们几人这时联手而上,向丁春秋围攻,星宿老怪虽然厉害,也抵不住几位高手的合力。

    风萧萧暗暗摇头,心道:“苏星河明知自己内力颇有不如,为何还非用硬碰硬的劈空掌力,逍遥派的绝技可是不少,像什么‘天山六阳掌’,‘逍遥折梅手’什么的,应该足以弥补功力的不足,难道他是不会么?”

    转念又恍然的想道:“是了,丁老怪浑身是毒,又会‘化功**’,苏星河只怕连近身都不敢,除了遥向而击之外,也别无他法。”

    苏星河与丁春秋隔空相斗,两人中间仿佛推着一堵气墙,相拒丈余。

    只不过苏星河的衣袍中鼓满了气劲,干瘦的身子都变大了几分,直如涨满风力的船帆。

    丁春秋却谈笑自若,衣袖轻挥,似乎漫不经心。

    劲力凌空互抵,消耗最是巨大不过。

    苏星河渐渐支撑不住,双脚一错,往旁避开,不欲再硬抗,准备游斗。

    薛慕华等人见得师傅落入下风,自是焦心不已,围到了风萧萧身侧,连连恳求。

    风萧萧摆手道:“苏师兄暂时无妨,稍安勿躁。”

    他方才听到了“冰蚕”一事,心中就有些狐疑,记忆中这玩意无比寒毒,被游坦之吸收炼化后威力巨大,掌力阴毒到了极点。

    这世没了游坦之,不知会不会被丁春秋给炼化了,可不能一不小心就被这老怪阴了。

    薛慕华等“函谷八贤”,见风萧萧改口称苏星河为师兄,心中稍定,皆目不转睛的望向激斗中的两人。

    风萧萧观看了半晌,没见丁春秋的掌力有何出奇之处,眼见苏星河额上汗起,知道不能再久拖了,忽地横剑一旋,身形飞跃,拉出一长串的残影,不声不响的疾冲而去。

    慕容复面现不屑,显然瞧不上他出手偷袭。

    鸠摩智哑然失笑,双目精光时敛时放,显然在考虑该不该出手掺和。

    毕竟方才苏星河已经讲明,此乃他门内之事,外人确实无借口插手其中。

    反倒是萧峰不甚在意,既然为敌,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义气、道义只是和兄弟、朋友才讲的。

    丁春秋虽然早有准备,眼角余光一直注意着风萧萧,但也没想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右手羽扇急忙横向一划拉。

    “咔嚓”,侧方的一颗松树应声半截而断,“噗”的一响,左手跟着拍上树干。

    松干的掌印上腾地冒出了一股黑烟,眨眼间一道黄澄澄的火蛇,沿干盘旋而上,霎时变成了一条仰头向天怒吼的火龙,周身“噼啪”着火星四方乱溅。威势十足蹿腾而来。

    星宿派门人兴奋的大呼小叫,直道老仙当真是星宿下凡,操龙控凤也不过是在反手之间。

    风萧萧眼见火龙来袭。笑道:“故弄玄虚!”,玄铁剑扫向身前,蛮力一击。

    火龙顿时被“嘭”地震成了粉碎,短短一瞬,半空漫布的星火浮动,反向撒去。

    丁春秋本来颇为得意这一手的声势惊人,此时面上的微笑凝固。冷哼一声,羽扇卷起了一阵狂风,将星火四方卷散。

    黝黑透红的巨剑。轻灵的半空划动,寸寸而来,分明还未至,却已然沉重的压到了心头。冲破了星火之幕。带来了令人窒息的死寂。

    丁春秋如遭重负,仿佛身处稠密的蛛网之中,难以移动分毫,自是惊骇欲绝。

    他太过轻敌,还以为风萧萧和之前一般的水准,现在再想提起全力已是来之不及,羽扇在前,左掌在后。奋力推出,指望着能稍微阻上一阻。拼着受伤,也好过被一剑两截。

    萧峰暗暗点头,心中叹道:“我这兄弟的天赋何止是惊人,每次比斗,他都大有精进,实在令人惊叹不已,这一剑的威力,比之几天前都是进步不小,只怕再过旬日,我就远非他的对手了。”

    鸠摩智更是诧异,往先风萧萧还要靠着“凌波微步”才能自保,不久之后,就能追得他仓惶而逃,功力增长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他之前从“还施水阁”里得到了“小无相功”全本,一练之下,自是大喜过望。

    此功威力巨大不说,而且不着形相,无迹可寻,无论是何种武功,都能手到擒来,毫无滞碍的使出,甚至更胜原版。

    他本还想仗着此功,向风萧萧找回之前的场子,可如今一见,不由心惊道:“‘北冥神功’果然堪称绝世,我一定要想法子弄到手里。只是以我如今的实力,顶多和他不相上下,哪里能奈何得了?”

    顿了顿,又想道:“不行,定要想出个法子……就算得不到‘北冥神功’,也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此地,否则他功力增加这般迅速,要是再过些时日,我岂不是只能束手就擒了?”

    鸠摩智杀心大起,慕容复却在患得患失。

    他既想拉拢这等高手,又不愿开罪少林寺,更不想站到中原武林的对立面上去。

    鸠摩智微微侧头,冲他一阵耳语。

    慕容复双目精光一闪,不能置信的低声问道:“国师此言当真,确实?”

    鸠摩智合十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断然无虚。”

    慕容复略一思索,右手突地紧握成拳,身侧虚虚一锤,道:“好,一切全听国师吩咐。”

    鸠摩智微微一笑,目光转回场中。

    丁春秋右手的羽扇,只剩下了一个光秃秃的扇柄,左手焦黑,像是被火烧过一般,及胸的白须只剩下半截,头发也变的散乱不堪,不过面色依然红润,突然瞅准时机,哈哈一笑,扇柄前点,一掌疾拍。

    风萧萧却面色愁苦,好似右腿受了重伤,根本避让不开,只能横剑拦挡。

    剑掌“嘭”的交击,霍然弹开。

    玄铁剑剑面凝出一层泛蓝的白霜,宛如一条狰狞的蜈蚣一般,直溯向剑柄。

    风萧萧拖着右腿,踉跄着退后了几步。

    星宿派门人精神一震,高声喧哗不止,大拍丁春秋的马屁。

    丁春秋微笑道:“小子,你就算用内力护住内腑又能如何,老夫这冰霜之毒,早晚会渗入你的骨髓,让你生不如死……还不快跪地求饶,老夫定会放你一条生路。”

    苏星河惶急急的冲来救援,却被他轻易的挥掌推开了。

    木婉清早已大急,连连让萧峰上前相助。

    萧峰小声道:“兄弟他向我使了眼色,想必自有打算,再等等,再等等……”

    木婉清毕竟信他,只得按捺住性子,沉心望去。(未完待续。。) ( 逆行武侠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4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