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横剑雪迎风 第四十八章 八拜之交

文 / 萧风落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聚贤庄门口,突然冒出了一个黑衣蒙面人,将呆在骡车中的阿朱捉到手里,他身前便是少林玄难、玄寂,谭公、谭婆等人。

    乔峰远远望见,自然认定是他们的安排,心下怒道:“你们自诩侠义,却挟持一名重伤在身的女子,简直卑鄙到了极点。”

    他大怒之下,不再留手,挥掌凌空数拍,掌力犹如无形的兵刃,将三四人打得内腑俱裂,当场横死。

    风萧萧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必定全力搏杀,方才那么狼狈却未下杀手,自是看在乔峰的面上,如今见他都放开了手脚,哈哈一笑,一面疾挥玄铁剑,左劈右砸,一面顶出拇指,荡扫无形剑气。

    旁边的众豪杰立时遭了殃,被割麦般砍倒一大片,血花四处飞溅。

    乔峰更是出手如风,或拳或掌,劲力凌空,时远时近,中者无不七窍流血,立毙当场,简直威不可当,虽是空手,杀人的速度,还要胜于风萧萧的双剑乱舞。

    两人皆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是以极有默契的忽分忽合,或交替,或齐攻。

    有十数名高手好不容易将他们拦截围堵,却照样被霎时攻破。

    片刻之间,墙面地上皆是血迹斑斑,有的人身首异处,有的人烂瘫成泥,残肢断臂几乎堆叠,惨叫哀嚎声起伏不绝。

    丐帮诸人缩在厅中一角,见到如此惨烈的景象,个个瞠目结舌。

    他们常与鞑子相斗,往先也参与过不少大规模的搏杀,此刻这般惊心动魄的恶战,仍是生平从所未见。

    白世镜面如死灰,失魂落魄的呆坐于群丐中间,暗自羞愧,又忐忑不安,跟本无心观看。

    他身边的马夫人却连眼睛都不稍眨。望着场中纵横睥睨的两人,目中一时异彩涟涟,一时怨毒满满,只是其他人全都目不转睛的望向场中,无人瞧见。

    单正看得最是入神,心道:“乔峰本就无比厉害,加上这个风萧萧。更是如虎添翼,根本无人能够制得住他们,要是让乔峰知道雁门关惨案的真相,咱们这些当年参与之人,只怕连一个都活不了,至于玄慈方丈……少林寺高手众多。或许还有些可能……”

    他重伤难行,并没有前去围攻,而且还将他的五个儿子也叫了回来,不许他们参与其中。

    再是侠义的人,毕竟也会心疼自己的儿子,绝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前去送死。

    在场群豪均非贪生怕死之辈,然而看见大厅中血肉横飞、人头乱滚。耳中只有人在临死前的惨嚎,大半心中已怯,升起了尽快逃离之心。

    原本挤得密密麻麻的大厅中,不知不觉变得松散,不少人的目中显出惶惶之色,踌躇着不敢继续围攻,手中铮亮的兵刃,也黯淡了许多。不再挥动着高举。

    聚贤庄门口那个黑衣人蒙面人哈哈一笑,忽地转身一跃,掳着阿朱跳上了一匹马,眨眼间便奔得远了,背影只剩下一个小小的黑点。

    乔峰这时才刚刚杀到厅口,见状大吼一声,仿佛化身成了一头暴怒的猛虎。凶猛的连扑直扑。

    风萧萧却在满目的血红中冷静了下来,一面护住乔峰的后背,一面想道:“那黑衣人定是乔峰的父亲萧远山,他突然出手抓走阿朱。就是想让乔峰怒极之下,大开杀戒,和中原武林彻底决裂……时机抓得很准……也当真够狠!”

    玄难玄寂两僧待要上前拦阻,却被谭公等三人死命的拖开了去,庄中的旁人早就被厅内的惨烈情况骇得双腿发软,口中虽是仍在呼喝不休,却当真没人敢拦上去直掠其锋。

    乔峰顺利的冲出了包围,头也不回的紧追那黑衣人而去。

    风萧萧抽空回望,看了眼后方的惨状,以及群豪目中惊慌、却带着深切仇恨的眼神,心道:“我这下可又成了武林公敌了。”

    两人快奔了一阵,乔峰突地停步,伸手一指,道:“风兄弟,他们果然是有所准备,当真卑鄙。”

    两道马蹄印成“人”字形分向左右,摆明了是想让两人分开。

    风萧萧默默的往前一看,沉吟道:“左边的蹄印深些,你去……我去右边,不论结果如何……”,回手一指,道:“咱们在聚贤庄南面的山脚下汇合。”

    乔峰干净利落的一抱拳,道:“好,风兄弟要小心些,莫要恋战!”,然后大步往左奔去。

    他以为此乃众群豪所设下的陷阱,两道马蹄印的尽头,定是分别埋伏了许多高手,想将二人各个击破。

    风萧萧虽然也运起了轻功,却顺着马蹄印不紧不慢,并没有慌着急追。

    不多时,蹄印转向西北,在一座山石嶙峋的小山前彻底没了痕迹。

    风萧萧四方打量了一阵,朗声道:“阁下想引我来此,我这就来了,不知究竟有何赐教?”

    那黑衣蒙面人忽地从一堆乱石后转出,目中晶光灿然,在他脸上转来转去,好一阵打量,然后将手上的阿朱放到了地上,空出了双手,缓步向前,道:“你当真精明过人。”,声音苍老,却中气十足。

    阿朱目紧闭,不过面上微有红晕,显然并无大碍,不知是昏迷过去了,还是被点了睡穴。

    风萧萧瞟了她一眼,目光转回,淡淡道:“这有什么难猜的,乔峰只是一时气冲上脑,只要等会儿稍一平静,他也能想得到。”

    黑衣蒙面人脚步不停,点头道:“不错,事前有谁能料到,会突然冒出你这么个人来搅局,哪有可能特意准备两匹马,将你们分开。”

    风萧萧笑了笑,道:“阁下好像对我很是不满呐!”,心道:“之前还不敢确认,现在却能肯定,你就是萧远山了。”

    萧远山目中精光猛亮,喝道:“你究竟安了什么心,非要和乔峰这个契丹人搅在一起。”,说话间,他已经到了三四丈外。脚步立停。

    风萧萧心道:“你算得倒挺准,只要再往前走一点,就处在剑气的范围之内了。”,冷冷道:“我看他顺眼,想交就交,你管得着么?”

    萧远山道:“嘿嘿,原来是瞧着顺眼。”。顿了顿,说道:“乔峰可没你阴险,更不如你那般心狠……观你的所作所为,倒是颇合我的胃口。”

    风萧萧想道:“是了,凡是和少林、丐帮,以及中原武林过不去。自然合你的胃口,”,颇为不耐的道:“阁下废话说完没有,想要如何,直接划个道道吧!”

    萧远山从怀中掏出了一本小册子,往两人中间一扔,道:“这是少林七十二项绝技之一的‘大金刚拳经’。普天之下,只有少林方丈玄慈一人会使。”

    风萧萧往地上瞟了一眼,寻思道:“好家伙,你还真够阴险的,为了报仇,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既然当世之中,只有玄慈一人会使这门拳法,那么只要有人被这种拳法打死。自然会算到玄慈的头上,和只要死于自家的武功,便全算在慕容氏的头上,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风萧萧前行几步,弯身将拳经拾起,在手中抖了一抖,道:“我为什么要帮你对付少林?”

    萧远山不答。仰头向天,纵声长笑,笑声苍劲荒凉,暮然的拔身而起。跃出丈余,身形一晃,隐没于一块大石之后。

    风萧萧自言自语道:“是了,如今我不对付少林,少林也不会放过我了。”,将拳经收起,然后走到阿朱身侧,探手把了把脉,解开了她的穴道。

    阿朱睁眼看见他,登时骇了一跳,缩着身子问道:“乔大爷……他……他人呢?”

    风萧萧笑道:“他没事,我们这就去找他……你干嘛这么怕我,就算瞧在乔兄弟的面上,我也不会将你怎样呐,嘿嘿!”

    阿朱听他说得**,俏脸一红,小啐了一口,却果真不怕了,起身整了整衣衫,低骂道:“好没个正经。”

    两人一同回走,阿朱重伤刚愈,不耐行走,很快就"jiao chuan"吁吁,再也走不动了。

    幸好没过多久,乔峰便飒沓如流星般的大步奔来。

    阿朱欢喜的招手。

    乔峰自也欣喜,迎了上来,笑道:“阿朱,你没受伤吧。”

    阿朱摇摇头,道:“乔大爷,你好!”,朝他凝视片刻,又轻轻道:“你没事就好。”,这句话说得娇柔无限,面上浮起了两朵红云。

    风萧萧撇了撇嘴,心道:“可是我救得你,你连句谢谢都没有,反倒关心起乔峰来了。”

    乔峰呵呵一笑,然后转头道:“风兄弟,我追到了一处矮崖,看见崖下那具驮着重物的马尸,就知道上了当,赶紧过来找你……你们都没事,真是太好了。”

    风萧萧略一犹豫,道:“那个黑衣蒙面人行为很是古怪,听他的话语,我琢磨着,好像他近来一直都在跟在你身侧,对你的行踪了如指掌。”

    乔峰神色一凝,沉吟道:“依兄弟所见,这人是否是当日杏林中的那个黑衣人?”

    风萧萧摇头道:“应该不是,身形体态声音,全都不像。”

    乔峰皱眉想了一阵,自然想不出一个结果,摇了摇头,展颜笑道:“先不管了!风兄弟,得蒙你数次相助、相救,乔峰当真是无以为报,不如咱俩结为金兰兄弟如何?”

    风萧萧笑道:“自是求之不得。”

    两人一叙年岁,让一旁的阿朱满目诧异,难以置信。

    她见风萧萧除了两鬓白发外,模样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虽然谈不上俊逸,气质却颇为出尘,哪里想到乔峰竟然只比他大了五岁而已。

    两人撮土为香,向天摆了八拜,一个口称“贤弟”,一个连叫“大哥”,均是不胜欢喜。

    乔峰道:“兄弟,我要去雁门关一趟,事关我的身世之谜,迫切非常,路上又不知会遇见什么险阻,带着阿朱姑娘实在不便,可她重伤初愈,我也实在不放心让她孤身而行……”

    阿朱俏目一红,急切道:“我不要他送,你若不肯带我,我自己走就是了。”

    风萧萧自是撇了撇嘴,想了想说道:“阿朱姑娘好像精通易容之术,不如让她帮你乔装改扮,如此上路,说不定能够瞒过那黑衣人的耳目。”

    乔峰就是在担心这个,闻言一喜,想起阿朱之前曾经装扮成少林僧人,在少林众多高手之间周旋许久,竟然无人察觉,当真是扮得惟妙惟肖,不由笑道:“兄弟心思敏捷,让我这个做大哥的好生惭愧。”

    阿朱顿时看风萧萧顺眼多了,笑嘻嘻的道:“乔大爷,我们最好两三日就改一次装扮,任那大坏蛋如何耳目众多,都是发现不了的。”

    乔峰微笑这点了点头。

    风萧萧又道:“木姑娘突然不知所踪,我嘛……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担心,大哥若是有暇,就顺路打听一下。”

    乔峰对木婉清很有好感,应了一声,问道:“你知不知道她或许会去哪?”

    风萧萧抽了抽鼻子,道:“可能是去大理找那段誉吧,谁知道呀,我才懒得去找她!”

    乔峰笑了笑,暗道:“你呀!口是心非,心里指不定多惦记呢!不过,风兄弟学了‘六脉神剑’,也确实不方便进到大理境内!”

    风萧萧轻咳一声,道:“我确实有件要紧的事情待办,大哥若是想找我,可以直接去找薛神医。”

    乔峰一听,登时恍然,叹道:“兄弟为了我,当真是煞费苦心……”,想到多年相交的白世镜,却是那般的卑鄙无耻,一时颇为感慨,但很快回神,拍了拍风萧萧的肩膀,道:“兄弟,你多保重,他日有暇,咱们定要一醉方休,喝个痛快!”

    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来走,乔峰带着阿朱往北,风萧萧一人向南。

    风萧萧还惦记着风雪儿之事,是以返回聚贤庄去找薛慕华。

    只不过他已成了武林公敌,未免麻烦,当然不好大摇大摆直接进去,于是准备寻个小镇改扮一番,待到入夜,再潜入聚贤庄中。

    风萧萧往回走了不过数里,却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骑在一匹皮毛黝黑发亮的毛驴身上。

    那人和他的穿着几乎是一模一样,都是一身锦缎青衣,宽袍缓带,一副书生打扮,只是容貌却比他俊美许多,神情儒雅,风度翩翩,一双明眸极美。

    风萧萧又惊又喜的应将上去,叫道:“木姑娘!”

    哪知木婉清的美目望来,冷哼一声,拨转驴头,反向而行。

    PS:感谢书友“地狱※狂犬”的月票。 ( 逆行武侠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4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