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横剑雪迎风 第三十八章 岳父大人

文 / 萧风落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风萧萧吃了醋,又不能对着黄药师发,正憋着一股气,向厅中张望,看看能冲谁发泄发泄。

    那个精壮的汉子低头一阵细语。

    儒雅的中年人眼中闪过诧异,目光从梅超风脸色转开,朝风萧萧道:“你是这个金狗的随从?是要来救他么?”

    风萧萧眨了眨眼睛,道:“我叫风萧萧,你是谁?”

    那中年人冷冷道:“陆乘风。”

    风萧萧笑道:“陆庄主,风某欠了人家大恩,不得不听命行事,还望庄主高抬贵手,莫叫人难做呀。”

    陆乘风听他语中隐带威胁,怒道:“你休要以为武功高便能为所欲为,无人可制了。”,往旁拱手道:“这位是威震武林数十载,人称‘铁掌水上漂’裘千仞裘老前辈,难道还拿不住你这个小辈不成?”

    风萧萧长长“哦”了一声,嘻嘻笑道:“你这人倒是有趣,掳人是自己,出头靠别人,是觉得功夫太差劲么?”

    陆乘风抬起双掌,道:“恩师文武全才,震烁古今,又是悉心教导,只是我资质愚钝,只学到了些微末的皮毛,就来试试阁下的高招。”

    他方才听起儿子诉说起昨日水战的经过,晓得这人种种的厉害之处,自知万万不是对手,但此时言语中涉及师傅的威名,他无论如何都不能退让了。

    风萧萧却不理他,笑眯眯的往旁一拱手,道:“裘老前辈既然在此,晚辈本该二话不说,立时退走,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只好斗胆在老前辈面前现眼了。”

    裘千仞神情凝重,肃然道:“少侠太过谦了,只看你周身弥漫着一层无形的罡气,显然内功已到了水满自溢的境地。老夫也不过稍稍胜你些许,少侠如此年纪,就有这等修为,实是千年难见的武学奇才,想来中神通像你这般大时,只怕都远远不及啊!”

    风萧萧现下是没有喝茶。否则定然喷他满脸,肚子里已经笑的搅疼阵阵,心道:“牛那啥吹大发了吧,既然罡气无形,你又能用啥眼看见了?还大言不馋说胜我少许?俺让你双手、双脚、外加一头,都能在转瞬之间弄死你……不过其他说得倒也不错。王重阳像我这般大时,可不是不如我么!”

    在他记忆里,真正的裘千仞人称“铁掌水上漂”,武功当真不低,一双铁掌纵横江湖几十年,从未遇见敌手,是世间数得上的高手。仅是稍稍次于五绝而已,就算如今的自己,都不是其对手。

    只是眼前这位裘千仞,就是个冒牌货,真名裘千丈,专门冒充他那武功高绝的弟弟,本身实力根本不入流,仗着和胞弟十分相似的容貌,以及一手纯熟的障眼法,满天下的坑蒙拐骗。

    他此时来到归云庄。只怕是奉了完颜洪烈的命令,营救完颜康,所以才在自己表明身份之后,胡吹乱捧,九成九是想让自己和他一起唱双簧。

    风萧萧笑得肚子疼。旁人可全都当真了,个个满脸骇然,面面相觑。

    原来,裘千尺为了冒充弟弟前来救人,之前可是作足了功夫。

    又是手托装满水的大铜缸,凭空在湖面上飞奔;又是双手一搓,将坚硬的青石砖捏成粉灰;又是一掌抹出,将瓷杯削成了光滑的两半;更是表演了一出神功,内力成烟,离体显形。

    陆乘风父子俩亲眼得见,对他乃是绝世大宗师再无半分怀疑,是以奉为上宾,毕恭毕敬。

    此时听他语气凝重的道来,自是深信不疑,望向风萧萧的眼中,满是惊骇。

    江南七怪几人同时想起燕京城那次雪夜鏖战,风萧萧空手凭立,全真三子竟无一人敢妄动。

    就连他们最为熟知,脾气暴躁、性格刚烈、武功极高的丘处机,都是满脸无奈,说此人难敌。

    此时一听威震武林几十载的老前辈都是如此评价,想不信都难了。

    郭靖傻傻的抓了抓脑袋,怎么都想不清楚,这个曾和他对了几十上百招,被他一拳打晕之人,怎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黄药师听到前面“罡气”什么的,顿时满心不屑,暗道:“妄你裘千仞与我等五绝齐名多年,竟是满口荒谬之语。”

    可听到后面,又是一阵狐疑,暗道:“说得倒也有理,莫说是王真人,任谁像这小子如此年纪,都没有这份功力,裘千仞确实眼光超群,竟然不用交手,便能看出深浅,莫非是我孤陋寡闻,世间当真有望气一法,能够洞察他人的内功修为?”

    黄蓉听裘千仞夸心上人,登时喜笑颜开,探出小脑袋,甜甜道:“老爷子可是好人呢!”

    这让抱着她的黄药师忍不住“哼”了一声。

    风萧萧闻声笑道:“裘老前辈武功高绝、威名远播不假,但和我岳父相比,还是差了一筹半筹呢。”

    黄药师在后面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却半途而断,显然是被女儿扯住了。

    梅超风身子微颤,恨不得自己的双耳也聋掉才好。

    她最知师傅喜怒无常,邪气逼人,一怒之下,可是什么事可都做得出来。

    焉知会不会因为这一声“岳父”,出手干掉在场所有的人。

    裘千仞“哦”了一声,捋了捋长须,笑着问道:“不知大侠的岳父是哪位好朋友?”

    风萧萧颇为得意的笑道:“我那岳父大人可是了不得,武林中人个个尊敬,人人敬仰,容貌羞死潘安,才气吓死子健……”,顿了顿,扫视着厅中众人各异的表情,继续笑道:“东方有岛称桃花,其中有仙名东邪。”

    黄蓉听他说的滑稽,忍不住格格直笑。

    黄药师却被一口气生生堵到了胸口,上下不行。

    陆乘风“啊”了一声,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想要站起身。只是他双腿俱残,哪里站得稳。

    要不是身后他的儿子扶住,定会往前载倒。

    急声问道:“阁下的岳父,莫非……莫非是桃花岛的黄……黄师傅?你……少侠果真是黄师傅的女婿?”

    风萧萧一拍胸脯,大声道:“岳父大人威震天下。世人莫不惧之,难道还有人敢胡言乱语,冒犯他老人家不成?”

    黄药师一口气怎么都咽不下去,一个“你”字差点脱口而出,转念住口,暗道:“我要是应了声。不就承认是他的岳父了么?这小子真是坏透了,坏透了!”

    风萧萧没听见黄药师开口,颇有些失望,他本想回上一句:“岳父大人教训的是,小婿谨遵教诲”呢,暗道:“不愧是小蓉儿的父亲。脑子转得就是快!”,反正他的武功足矣自保,根本不担心黄药师会不会发飙。

    黄蓉一面使劲扯住父亲,一面歪着小脑袋想道:“萧大哥可真坏,句句调侃爹爹,话语间却恭敬的很呢。”

    陆乘风连连点头,口中说了数遍“不错”。行了一礼,恭敬的问道:“不知黄……黄师傅可安好么?”

    风萧萧心道:“他就站在你的前面,正被我气得不上不下、哭笑不得呢!”,口中斥道:“你是什么身份,焉敢打听我岳父大人的情况?”

    梅超风身形微晃,差点瘫坐到地上,心下哀怨道:“求你莫要再一口一个岳父的叫了,你是不惧他老人家,我可怎么办?贼汉子的大仇我定要亲手报之,绝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陆乘风却是满脸惶恐。连连拱手称是。

    裘千仞冲他哈哈笑道:“不错,咱们这一辈人脾气都古怪的很,你一个小辈,问那么多做什么?东邪之所以称为邪,脾气可不像老夫这般好。”

    他见风萧萧三言两语就将厅中众人全都给唬住了。自以为也是和自已一样的胡吹大气,乃是同道中人,当下便出言配合。

    风萧萧轻笑一声,指着完颜康道:“陆庄主,我如今带走这小子可好?”

    完颜康喜难自禁,大声道:“还有我的一些物品,都一并还来。”,顿了顿又道:“段指挥使也被擒住了,风先生让他们一并放了吧。”

    那些物品,便是能够代表他钦使身份的金印文牒等等,没有这些东西,就算到了临安也不能代表金国皇帝。

    陆乘风此生最大的心愿,便是想要重回师门,自然不敢得罪恩师的女婿,当下吩咐儿子照做无误。

    而江南七怪知道完颜康是杨铁心的亲生子,略一犹豫,也没有出言拦阻。

    不过,他们和梅超风确有深仇,绝难容忍。

    柯镇恶大步上前,铁杖往地上一落,当的一声,悠悠不绝,嘶哑着嗓子道:“梅超风,当年荒山夜战,你丈夫死于非命,我们的张五弟也被你们害死了,你知道么?”

    梅超风立时稳住了心神,身体绷紧,“哦”了一声,道:“只剩下六怪了。”

    柯镇恶道:“我们答应了马钰道长,不再和你为难,但天高路窄,咱们又碰面了,是老天爷不让六怪和你并生于世,进招吧!”

    梅超风惧怕师傅,畏惧风萧萧,可不会怕了他们,冷笑道:“你们六人一起上吧。”

    朱聪等人一同亮出兵刃,围着梅超风缓缓散开。

    陆乘风暗自心焦,只恨自己威不足以服众、艺不足以惊人,有心想化解两方仇怨,却清楚没人会理会他。

    心念转动,想道:“风少侠是师傅的女婿,他说话梅师姐不能不听,武功又高,足以慑服江南六怪。”,赶忙道:“风少侠还请你劝劝他们两方,点到为止,莫要伤人。”

    风萧萧摆手道:“我和他们又不熟,就算全死光了,又关我何事?”,心下道:“黄药师这个当师傅的都没发话,我吃饱了撑的,跑去管闲事?”

    陆乘风登时呆愣,他和梅超风早已被赶出师门,所以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敢说出其中的关系。

    郭靖这小子虽然傻气,但确实是个有担当的汉子,眼见师傅们和梅超风将要打起,匆匆上前,嚷道:“你丈夫是我杀的,与师傅们何干?”

    梅超风闻言一愣,颤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这么说?”

    郭靖大声道:“我便是当夜那个小孩,那日被你丈夫掐住,我好害怕,就……就拔出匕首捅下去了。”

    梅超风凄厉狂笑,喝道:“先杀你这个小贼。”,声辨位,左爪疾探而出。

    江南七怪齐喝一声,合力围攻,与她斗到了一起。

    一时间,厅中连响不绝,劲风阵阵。

    郭靖急得直跳脚,可他武功不高,根本插不进手,大声喊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杀了你丈夫,你杀我就行了,我绝不逃走,你为何要和师傅们拼个你死我活。”

    风萧萧肚皮都快笑破了,笑道:“傻小子,你当梅超风不想杀你么?是你师傅们拼命拦着呢!”

    口中虽然嘲笑,心下却有些明白了,记忆中,郭靖为何能讨得洪七公的喜欢。

    这人嘛……虽然傻傻呆呆,为人却丝毫不含糊。

    黄蓉扶着小脑袋瓜,一阵无语,心道:“郭哥哥也实在太笨了。”

    PS:感谢书友“li_san”打赏! ( 逆行武侠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48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