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2 帝王治国

文 / 心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帝党两个字一出口,整个兵变的性质完全发生了逆转,特普欣眼睛一翻好悬就要混过去。

    事情太严重了,如果说今天珲春打着皇帝的旗号兵变,说什么为陛下夺取黑龙江,这问题还不算太严重。

    但是皇帝的概念一旦变成了帝党,一个党字出现这性质可就彻底变了。这说明载淳已经初步的建立的属于自己的势力,他已经拥有了一批嫡系手下。

    别看特普欣打仗不行,骨头也很软,看见罗刹鬼就尿炕。但是这家伙玩政治阴谋却有一套,当贪官绝对是个天才。

    其实贪官能当到一品大员,这就已经证明此人的厉害了,贪污、溜须拍马、阿谀奉承、钻营门路……这也是一项专业,一般人还未必能玩的了。

    不是对政治极其敏感的人是当不了贪官的,一个能非法得到大量的金钱而且还能逃避国法的处罚,你说这种人是不是人才?

    特普欣很清楚,自古以来的皇帝治国大部分分为以下几种。

    一种是开创圣君型的,比如说历朝历代的开国帝王或者说中兴帝王,都属于开创型的帝王,整个王朝从他手中而起,所有文武官员都是他一手提拔出来的,没有任何一个臣子敢在他面前摆老资格。

    这种开创中兴之主,完全可以做到一言堂,朝堂上所谓的党派在他面前完全是空的,因为都是他所提拔的,那么也就可以说朝廷只有一个派系那就是皇帝一系。

    就好比肖乐天现在的声望,他只要存在于华族体系之中,哪怕他退休了当一个闲职,甚至卧床不起临死倒气,只要他还活着那么华族下面就没有党派。

    因为所有人都是肖乐天一手提拔出来的,都是他一手教育出来的,没有任何人能够在他的体系中和他分庭抗礼。

    道理说的再粗糙一点,所有臣子都是他的儿子,压根就没有其他外姓在里面掺和,那么肖乐天的执政自然就是一言堂。

    第二种皇帝治理朝政,属于天子权威型的,这种一般多出在开国皇帝后的二三代帝王,比如说朱棣,比如说康熙,比如说李治、李隆基等等。

    这一类帝王登基的时候,朝中老臣还有不少,辈分都比他高,也许老臣们对皇帝都很忠诚,可是毕竟执掌权力时间太长了,老臣手下出现了大量的门生故吏,而这些人就是党派的雏形。

    对于皇帝他们敬畏,但是达不到从内心的感情共鸣,有时候皇帝的命令和本门师长老臣之间的利益有冲突了,这些臣子甚至会倒向那些老臣而不是皇上。

    面对这样的朝局,有的皇帝选择了对抗,也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尤其是那些牢牢控制军队的强势帝王多选择这种办法,铁拳砸碎党派。

    而另一种性格比较文弱的皇帝,则喜欢用党派来制约党派,相互平衡用张三对付李四,用王五对付赵六,巧手善调党派之间的平衡,不让任何一个人做大,从而保证皇权的最高权威,这也是一种非常不错的选择。

    第三种皇帝控制朝政的手段,就比较极端了,就比如说载淳现在玩的这种,皇帝亲自下场组建自己的党派,亲自和老臣争夺权力。

    能逼的皇帝亲自下场,这就说明王朝已经进入末期,靠君主自身的声望已经压制不住臣子的野心。想靠平衡制约之道调节朝政也是妄想,因为这时候朝中派系已经做大生根,完全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生存子生态。

    最明显的一个标准就是,朝中党派拥有了兵权!这就很可怕了,当臣子能够控制军队,而皇帝却只能一边看着,那么摆在皇帝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了。

    一个是安心当傀儡,另一个就是亲自下场双方杀个你死我活。

    自古对军权的争夺都是极其血腥的,清朝虽然是中国封建集权最顶峰的时代,但是军权依然是生命线。

    比如说湘军,从这支军队诞生到最后消亡,满清压根就没动过吃掉他的心思,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根本就吃不掉湘军,就算名义上吃掉了你也消化不掉。

    还有李鸿章的北洋,其实慈禧他们非常明白,老李活着一天这北洋就不会听朝廷的,军队只会追随他们的创始人。

    以前载淳不明白这个道理,傻傻的他坐在太和殿前还真以为天下都是他的呢,可是当肖乐天带他出来之后,他才明白了自己并不是万能的。

    尤其是在军营中摸爬滚打半年多,让他对军队这个体系更有了非常直观的感悟,军队是有灵魂的,谁注入的灵魂,那么谁就是这支军队的父亲,这些孩子也就会追随一生一世。

    指望几句大义名分和口号就能抢走指挥权?那真是做梦!

    想明白了这一切,载淳就从一个幻想主义者变成了一个功利主义者,他放弃一切幻想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练禁卫新军,跟湘军密会,收拢珲春这种不得志的边缘臣子。

    载淳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要组建自己的帝党,用完全忠于自己的一群嫡系来下场和其他派系斗争。

    你们不都说我是孤家寡人吗?那么我就改一改风格,皇帝亲自结党,抱团跟你们斗,看看最后究竟是鹿死谁手!

    珲春今天喊出帝党这两个字出来,在场的气氛顿时变的诡异了起来,刚刚还挣扎着拼命反抗的黑龙江众将们,却突然一个个表情丰富多彩了起来。

    特普欣心中一激灵,他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坏了,这群王八蛋动小心思了!有赌徒要孤注一掷!”

    “你们这群王八蛋!都给我想明白了!朝廷究竟是怎么对付叛徒的,你们心知肚明!把你们那些鬼心思都给我丢一边去!”

    “别信珲春的屁话!齐齐哈尔不可能陷落!别忘了哪里可有三万多守军啊!齐齐哈尔不可能陷落……”

    雾姐和珲春对视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点了点头,他们意识到特普欣是绝对不可能回头了,对付这种人根本就不用废话。

    旁边的猪山筹心领神会,掏出一根系着粗大麻核桃的麻绳直接就塞特普欣嘴里去了。

    “八嘎!闭嘴吧!你这只待宰的猪猡!”

    ... ( 大清隐龙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396/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