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 兵发柳城

文 / 贼眉鼠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人一辈子最怕活得不纯粹。

    纯粹的好,纯粹的坏,纯粹的善良,纯粹的自私,活得怎样都好,至少遇到任何事都不会犹豫,按自己的处世原则去解决便是,生死无悔。

    怕的就是活得像墙头草一般,自私里带着那么一点点善良,暴戾里带着那么一点点柔情,这种人往往活得最痛苦,因为他们要面临的两难抉择实在太多了,而且做出的任何抉择都会觉得后悔。

    李素差不多就是这种人。

    原本性格里自私大于善良,所以李世民向他垂问东征战略时,他往往能躲则躲,在他看来,这次随军出征不过是走个过场,安心地待在李世民身边吃吃喝喝,遇到大小战事自有李世民和那些老杀才决定,而他只需要远远地摇旗呐喊便够了,多么轻松的差事,唯一的不便就是行军苦了一点。

    至于这一仗怎么打,伤亡多少人,成功或是失败,说实话,李素之前并不关心,死多少人都没关系,只要自己保住命就行,这是他性格里自私的一面。

    然而当李素被李世民所逼,不得不说出自己的想法时,李素很痛快地说了,说完以后,李素发觉李世民并不会采纳自己的意见,而且不采纳的原因是那么的可笑可悲,这就令李素有些愤怒不甘了。

    黑夜里的大营仍然灯火通明,一队队将士举着火把,在大营内四处巡弋,李素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边走边想,不知走了多远,每遇到一队将士查问便将腰牌拿出来给他们看,就这样一次次被打断思绪后,李素有些烦了,决定回营房。

    营房旁边的小帐篷里亮着灯,李素站在帐篷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进去。

    掀开门帘,独自坐在油灯下发呆的高素慧吓了一跳,见进来的是李素,神情不由愈发惊恐,下意识的第一反应便是双手紧紧攥住自己的衣襟,一副遇到流氓的惊惶模样。

    李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我这么英俊的美男子,放眼整个大营几十万人里都是排名第一,多少良家貌美女子哭着求着被我糟蹋,你这副样子是啥意思?太侮辱人了。

    “行了,别遮遮掩掩的,我对你没兴趣,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李素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然后喧宾夺主地盘腿坐在铺满了干草的地铺上。

    高素慧咬了咬下唇,垂头不语。

    “过来,咱们聊聊,别忘了咱们是好朋友,对吧?”李素又提起了“好朋友”的烂梗,令高素慧很无语。

    见高素慧仍是一副戒意深深的模样,李素不满地道:“放轻松点不行吗?我打过你还是骂过你?为何如此怕我?”

    高素慧咬着下唇不说话。

    “你放心,我真不会糟蹋你,真的,大营里没镜子,否则你照照镜子就有安全感了,你看看你的样子,头发又枯又乱,衣裳破破烂烂,而且还长得那么黑,你们棒子喜欢晒太阳吗?至于长相嘛,顶多算是五官端正,扔在人群里绝对不可能有‘惊鸿一瞥’的美艳,就你这条件,求我糟蹋我都不乐意,所以你千万不要太自恋,以为你这模样能够让我产生糟蹋你的兴趣……”李素连贬带损,将高素慧的外貌打击得体无完肤。

    高素慧:“…………”

    好伤人啊,别的俘虏只是受到上的折磨,而她,受到的却是心理上的直接摧残……

    李素坐在干草上,抬头看着她:“你的同党还被关着,不得不赞一句,他们都很有骨气,一天被打八顿还是一个字都不招,都是响当当的汉子。”

    高素慧神情微动,仍垂头一言不发。

    李素注视着她的脸,道:“你不心疼吗?都是你的袍泽呢。”

    高素慧脸色渐冷,道:“我们做之前便有了准备,大不了一死而已。”

    李素冷笑:“有时候活着比死还难受,最难受的是,生与死都由不得自己,犹如身坠无间地狱一般,活着受罪,死了也受罪,万念俱灰欲身死魂消亦不可得,唯有无止境地受苦。”

    李素的语气有些阴森,高素慧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她不明白李素为何突然跟她说起这个,而且她也不太懂李素话里的意思,于是抬起精致美丽的面庞,一双秋水般清澈明亮的眼睛茫然地看着他。

    李素呼出一口气,今晚心情有些恶劣,又不方便对身边的方老五郑小楼他们撒气,唯有眼前这位女俘虏比较适合倾泻负能量,俘虏嘛,一没打她二没骂她三没饿着她冻着她,待遇已经很高了,给她增加一点心理阴影完全合情合理。

    “知道你和你的那些同党们的待遇为何有区别吗?”李素俯下身盯着她。

    高素慧心中一阵慌乱,将目光扭向别处,不敢看他的眼睛。

    “知道,我招供了,他们没有。”高素慧老老实实地道。

    李素笑了:“这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你是女的,他们是男的,恰好你这个女的五官勉强算得上端正,大营里糙汉子太多,唯一一个女子放在我身边,看起来比较赏心悦目,所以我不介意让你这个俘虏的生活待遇变得舒适一点。”

    高素慧闻言美眸闪过一丝惊色,然后……再次攥住了自己的衣襟,顺手将自己的腰带打了个死结。

    李素额头青筋跳了几下。

    自己在这个女人心里究竟是什么形象?难道我长着一张随时会糟蹋妇女的脸吗?

    “有没有想过逃出这个大营,回到杨万春那里去?”李素含笑问道。

    高素慧连连摇头:“没有。”

    “没想过?”李素脸上的笑意愈深。

    高素慧低声道:“不是,是逃不掉。”

    李素大笑起来,这个女人来历有问题,被擒后的目的有问题,处处透着疑点,不过至少很坦率。

    “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贴身丫鬟了。”李素语气平静地宣布。

    “啊?”高素慧呆住,然后表情抗拒地摇头:“不!”

    “不是征求你的同意,而是通知你,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既然成了俘虏,就要有生不如死的准备,你以为你眼下的处境和身份还能由得你反对?”

    高素慧仍激烈地摇头:“不!”

    “再敢反对我就叫一百个精壮大汉在你帐篷外排队糟蹋你,我负责卖门票。”李素露出恶狠狠的样子。

    高素慧浑身一颤,惊惧地看着李素,或许是李素审问她的过程太令人震惊,高素慧的心里留下了阴影,此时见李素恶狠狠的样子,高素慧成功地被吓到了。

    “两条路,一条是当我的贴身丫鬟,还有一条就是被一百个精壮大汉……”

    “我答应!”

    李素话没说完,高素慧马上改变了主意,答应得非常痛快。

    李素笑了:“说好了,不准反悔噢,反悔就找一百个精壮大汉……”

    高素慧表情有些无奈,神情瑟缩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低声道:“这位……贵人,我实在不知道为何你……”

    李素笑眯眯地接道:“为何给自己找个贴身丫鬟是吗?”

    “……是。”

    李素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看出来了吗?我是大唐皇帝陛下钦封的县公,很厉害很有权势的那种,你们棒子国里有权势的人身边难道没有奴婢丫鬟服侍吗?”

    “……有。”高素慧表情愈发无奈了。

    “这就对了,一看我的模样就知道是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身边怎能无人服侍呢?本来打算叫手下去乡野村庄随便抢两个良家女子,不过既然你送上门来当俘虏,我就不必再抢了,勉强就你吧,快,谢谢我赐予你美好的生活。”

    高素慧忍不住道:“你……为何叫我们‘棒子’?”

    李素一本正经道:“‘棒’在我们汉话里是‘很厉害’的意思,叫你们棒子是夸你们呢,嗯,尊称。”

    解释很完美,可高素慧总觉得哪里不对,又不敢质疑,只好无奈地承认自己是棒子。

    “贵人难道不怕我……逃跑?”

    李素笑道:“不怕,你我两国在交战,跑了我再多抓几个高丽女子便是,而且,这里是我大唐王师的中军大营,你的周围驻扎着几十万人,你能跑到哪里去?”

    端坐起身子,李素露出了黄世仁的嘴脸,指着门外道:“去,给我打水来,我要洗脸。”

    “…………”

    “……不服从我就叫一百个精壮的大汉……”

    “……是。”

    高素慧委委屈屈地离开。

    李素坐在帐篷内,笑得很开心。

    难得遇到这种抖m属性的女子,以后可以实现自己的霸道总裁梦想了。

    那些经典的总裁台词怎么说来着?

    “女人,你在玩火……”

    “坐上来,自己动……”

    语气低沉且霸道地练习着台词,帐篷内忽然传出李素大笑的声音,门外的方老五和郑小楼面面相觑,大家认识这么多年了,但对这位年轻公爷偶尔的神经质表现还是看不懂啊看不懂……

    *****************************************************************************

    李世民终究还是否决了李素的建议,蓟州城外驻扎的第六天,李世民下令全军启行,朝营州柳城进发,同时行军长史也向李素通报了李世民的决定,大军至柳城后便准备渡辽河,入高句丽国境内,第一个攻打的目标是辽东城,其次是白岩城。

    从头到尾没有分兵的意思,兵权牢牢掌握在李世民一个人手里,三十万大军必须彻底贯彻他的意志。

    大军启行,李素和麾下部曲也默默收拾好行李,等待出发。

    李素神情阴郁地坐在马上,抬目眺望远方连绵数十里的唐军队伍。

    李世民刚愎自用的一面,李素这次了解得更深刻了。自从他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像只蝴蝶般扇着翅膀,或许改变了某些东西,但这一次的东征之战,却终究仍然一丝不苟地按照它原来的轨迹滚滚向前,李素想扳都扳不过来,像一辆走下坡路的大车,无论使多大的力气都无法阻止它即将撞上的冰山。

    坐在马鞍上,随着马儿的步伐上下颠簸,李素心中充斥着一团邪火,一股深深的不甘。

    “不纯粹的人活在这世上,或许真的是受罪吧……”李素自嘲般想着。

    好得不彻底,坏也坏得不彻底,想把自己变得自私一点,人性里仅存的那一丝善念却不依不饶。

    李素和部曲们在骑马,刚刚从俘虏升级为丫鬟的高素慧却在走路。

    没办法,无论是俘虏还是丫鬟,都没有骑马的待遇,能留条命走路已然算是上天垂怜了。

    高素慧今日换了装扮,不似昨日那般衣衫褴褛的模样,一身清爽干净的奴婢女装,湖绿色的宽裙和重新梳洗过后编成的丫鬟双髻,看起来娇俏可爱,颇有几分金大师笔下的双儿的韵味。

    高素慧的打扮也是出自李素之手,来自于这个邪恶霸道总裁的恶趣味。当然,刚开始时高素慧抵死不从,李素只好祭出“一百个精壮大汉”的法宝,便轻易使她就范。

    丫鬟就应该如此装扮嘛,模样俏,打扮也俏,行军路上有这么一个娇俏女子相伴,真真是极好的。

    路并不平坦,泥泞坎坷,寒风一吹冷得让人直哆嗦。

    高素慧高一脚低一脚地快步走着,她的身子委实娇弱,虽说练过一点功夫,但她的功夫委实不够瞧,从蓟州城外大营开拔到现在,不过才走了小半天的功夫,她便开始喘着粗气,脚步也越来越慢,几乎快跟不上了。

    李素幸灾乐祸地看着她,在马背上俯下身,盯着她笑道:“累不累?”

    高素慧咬着牙没理他,仍一步一步走着,步履颇见虚浮,偶尔一个踉跄,却迅速稳住身形,然后继续前行。

    李素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深,嗯,看来是个性格挺好强的女子。

    李素板起脸道:“立个规矩,主人问你话,必须毕恭毕敬回答,否则,一百个精壮……”

    话没说完,高素慧马上道:“累。”

    李素满意地点头:“好,表现不错,来,给你一块鹿肉干吃。”

    一块二两左右的鹿肉干递到她面前,高素慧表情有点复杂。

    怎么看都像在驯狗啊。

    咬着牙接过鹿肉干,高素慧嘴唇嗫嚅了几下,可能想骂人,终究慑于面前这个男人的淫威而忍气吞声。

    鼻孔里轻不可闻地哼了一声,高素慧将鹿肉干塞进怀里,然后硬撑着虚浮的身躯前行。

    脚下忽然一个趔趄,高素慧不知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地朝地上倒去,眼前的景物在飞快地变幻,李素那张邪恶的笑脸,方老五和郑小楼木然的冷脸,一一从她眼前闪过。

    窃自期待的英雄救美的桥段没有出现,李素这个邪恶的主人果然是反套路反鸡汤的先行者,他和方老五郑小楼一同眼睁睁看着高素慧摔倒在地,任由这个美貌的女人像一支标枪般狠狠地摔下去,脸着地。

    “厉害!”李素惊愕地朝她竖了竖大拇指:“摔倒时膝盖都不弯,怎么做到的?你是僵尸吗?”

    高素慧悲愤地趴在地上,欲哭无泪。

    唐国太邪恶了,军队邪恶,面前这个唐国大官也是。

    高素慧摔的这一下有点严重,脚崴了,足踝肿了起来,勉强站起来走了两步,最终还是痛苦不堪地倒下。

    李素瞥了她一眼,终于发了善心。

    “五叔,给她一匹马。”

    高素慧被方老五搀上了马,黛眉紧蹙,表情痛苦,却莫名地朝李素投去感激的一瞥。

    这一记感激的眼神或许连她自己都吓到,急忙收回目光,垂头看地。

    李素捕捉到了她刚才的那记眼神,嘴角忽然一勾。

    嗯,霸道总裁越来越像样子了,对如何驯服这个目的不明的女人,李素也有了一些心得,大抵就是平均抽她十记鞭子后,再给她塞颗甜枣,捋捋顺毛,然后继续抽,长此以往,这个女人会越来越抖m……

    ******************************************************************

    从蓟州出发到柳城,这一路的行军李素却觉得没那么艰苦了。

    可能是因为路上多了高素慧这个新收的丫鬟吧,尤其在高素慧摔肿了脚之后,她的人生大抵便再也没有见过阳光了。

    骑在马上,与李素并肩而行,李素旅途怕寂寞,与方老五和郑小楼认识太久,该聊的天都聊完了,好不容易遇到高素慧,于是她的倒霉日子便开始了。

    每天李素都有说不完的话,嘲讽,毒舌,贬低,火力全开,从她的打扮到她的长相,接着非常有高瞻性地跳出个人的桎梏,放眼整个棒子国,把棒子国从里到外嘲讽个够。

    好几次高素慧都有崩溃发疯的迹象,李素是个非常有眼力的货,见她快发疯了,马上识趣地住嘴,非常有绅士风度地让她自我修复一下心理承受能力,等到她修复得差不多了,李素继续火力全开。

    高素慧这一路就是这么过来的,直到现在她才突然明白李素那天晚上说“生不如死如坠无间地狱”是什么意思了。

    没错,肯定是针对她的!

    充满乐趣的行军走了足足半个月,前军有斥候飞马来报,大军离营州柳城已不足三十里。

    李素轻松的心情徒然一沉。

    他知道,真正的战争即将要从这里开始了。

    然后,李素的第一反应是扭头望向高素慧,见高素慧一脸平静地看着远方,目光清澈有神,却看不出任何端倪。

    这个女人……嗯,有点深度。 ( 贞观大闲人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36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