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46章 崩心 下

文 / 火星引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三幅投影的影像都并不长,绝非那些经历者记忆中的全部,【显然是抹去了很多不必要的画面】。

    但已是将魔帝携恨归世到她决意离开的真相足够完整的展现在了世人面前。

    东神域的无数星界、无数玄者,仿佛经历了一场虚幻的大梦。

    他们没有想到,绯红之劫的背后,竟然隐藏着如此可怕的真相……远古传说中的劫天魔帝竟还存活,竟然还出现在了当世。

    她只需一指,只需一念,便可毁天葬世。什么神主神帝,在她手下,宛若沙尘蝼蚁。

    但,她归世的那几个月,神界并未发生什么灾祸,连她的到来都不知晓。

    一切,都是因为云澈。

    她又因为云澈,而选择离开……

    原来那短短几个月,整个东神域,整个神界,都处在炼狱深渊的边缘。

    是云澈,将他们,将整个神界,将世间万灵从炼狱边缘拯救……否则,若魔帝弥恨,若魔神归来,以他们对神族后裔的怨恨,现在的东神域或许早已不存在,他们就算不死,也将永恒活在恐惧和奴役的地狱之中。

    投影之中,他们看到了东神域、西神域、南神域的诸多神帝,看到了一个个声威震世的王界强者和上位界王……但这些人,竟无一人将真相告知予世。

    魔帝离去前,还可以是因为魔帝之令,可以理解是为了不引起诸界恐慌。

    但魔帝离去,劫难完全摒除之后呢……

    为什么他们知道的“真相”,是这些在魔帝面前瑟瑟发抖跪地哀求,死死抓着云澈这根救命稻草的神帝神主们合力封堵了绯红裂痕!?

    还将邪婴趁机打出了混沌之外?

    可笑的是……在第一幅投影中,众神主合力攻击绯红裂痕的过程与结果展现的清清楚楚。他们强大的神主之力加如此夸张的联合,在绯红裂痕面前就如蚍蜉撼树,根本毫无作用!

    怎么可能是他们最终封堵了绯红裂痕!

    却没有半个字关于云澈的救世之名!更没有谁听过“救世神子”这四个字。

    他们所有人都无比清楚的记得,绯红裂痕消失的当日,随之而来的分明是所有王界对云澈下的追杀令!

    尤其是投影中一次次对云澈下拜,一次次尊称云澈为“救世神子”的宙天神帝,更是公开了让人无法抗拒的悬赏,鼓动全界在东神域、乃至下界范围围剿云澈。

    之后的事,更是所有人都知道……为逼出云澈,无数王界、上位星界的玄舟冲入下界,临近了云澈出生的下界星球……随之那个星球灰飞烟灭,云澈在吟雪界王的拼死相救下逃离,遁入了北神域。

    无论形容心中的是怎样的一种激荡,他们感觉自己的心魂和认知被一种冰冷的东西搅动翻覆,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群无知又愚蠢卑怜的爬虫,被一群他们仰望的人肆意欺骗、摆布、玩弄……

    投影依然没有结束,第四幅投影很快铺开。

    而这一次,是所有人都未曾见过的画面。

    画面中,是劫天魔帝傲然而立的身影,周围一片昏暗。隐约可见不断浮荡的黑暗雾气。

    无论是东神域的玄者,还是北神域的魔人,都一眼可见,这明显是北神域的黑暗空间。

    劫天魔帝的目光看着黑暗的远方,脸上写满了苍凉,她缓缓说道:“当年,我诚心与那神族的末厄相见,却遭到了他的暗算,明明是那般卑劣的手段,当世的记载,对他竟只有赞颂……呵,太可笑了。”

    “若非因为云澈……若非不想让逆玄的邪神之名因我而受污,我真的很想……将末厄、夕柯……将所有神族力量和意志的继承者全部从世上永远抹去!”

    她缓缓抬手,指向无尽的黑暗:“看看这些黑暗的后裔,他们像牲畜一样被永世封锁于黑暗的牢笼中,只要敢踏出一步,便会遭所有神族意志继承者的追杀。”

    “若残暴为罪,杀戮为罪,压迫为罪……那么罪的,究竟是谁?而这些施罪、施恶、施暴之人,却还秉承着所谓的正道和天道之名!”

    “那些被愚昧的愚蠢生灵,他们似乎从未真正想过魔究竟恶在哪里。魔给予他们的恶,有没有他们对魔人之恶的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若‘魔’意味着恶,那么谁……才是真正的‘魔’!”

    她在自语,在质问,落在东域玄者耳中,字字震心,字字穿魂。

    魔恶在何处?究竟为他们造成过怎样的灾难?

    这个“质问”之下,他们忽然懵住……

    这些时日,东神域正在遭遇无比可怕的魔劫。

    但神界历史,这种魔劫,从未有过,亦未有过任何的记载。

    但,他们从一出生,被灌输的认知便是魔为不容于世的异端,是极端负面、罪恶、残暴的黑暗生灵,诛杀魔人便是诛杀罪恶,见魔必杀是玄者必行的职责。

    这是最最基本,就如人有男女、水火不容一样的认知。

    没有人会去质疑……因为质疑,是一种可笑的无知,甚至是一种罪。

    魔人究竟恶在哪里?留下过怎样不可饶恕的罪恶?造成过多么罄竹难书的灾难……他们竟根本想不起来。

    因为那是王界、是无数上位星界普世的认知与信念,不需要理由。

    而反观北神域,整整百万年,一代又一代,在三方神域的极力压迫和剿杀下,只能永世缩于囚笼。

    而随着黑暗阴气的减少,“囚笼”的逐渐收缩,为了争夺越来越少的界域和资源,他们不得不上演着无尽的争夺与自相残杀。每一年,都会有无数的魔人因之葬生。

    面对这样的北域,世皆冷眼嘲讽、幸灾乐祸,认为他们当该如此,认为这是各域王界,是他们所有人努力的功勋。

    细想之下,这百万年间,因这种压迫而葬身的魔人,是一个根本无法想象的庞大数字。

    如果杀人是恶,压迫是恶,那么,三方神域施于北神域的恶,将是万代难赎。

    “而我,身为魔族之帝,却要为了一群如此对待后世之魔的卑贱世人,而选择牺牲自己和最后的族人,呵……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她冰冷而笑,格外的悲凉与讽刺。

    联想着他们先前所被告知的“真相”,和他们今日所看到的真相……是的,太可笑了。

    劫天魔帝缓缓转眸,她的目光与所有的视线正面相对,仿佛要刺穿每一个人的瞳孔和心灵。

    这个视线,证明她知道自己的一切正在被玄影石刻印,但她没有阻止。

    “三日后,便是我离开之期。我刚刚去太初神境见过邪婴,告知她三日后隐于云澈之侧。”

    “如今,那些人都称云澈为救世神子,并向我发誓会永世铭记云澈的救世之恩。哼,但我太了解人性的肮脏,尤其对这些上位者而言,他们又岂会愿意有人拥有比自己更高的威名,以及必然超越自己的未来。”

    “我担心,在我离开后,他们会忽然翻脸,非但向世人隐他的救世之功,反而会迫害于他……什么恩情,什么正道,什么善念!对他们而言,地位、利益、威名才是一切!为此,多么卑劣肮脏的事,他们都有可能做得出来。”

    “希望,这一切都是悲观妄念。”

    “希望,邪婴的存在,会让他们不敢暴露出最肮脏的那一面。这也是我离开时,至少可以心安的原因。”

    “但是……”劫天魔帝视线变得异样,声音也缓了下来:“若一切当真走向了最坏的结果,甚至……比我所想的还要悲观恶劣的结果,你也一定会守护和拯救他的,对吗?”

    没有声音回应她,投影亦在这时完全的关闭。

    东神域陷入了一片可怕的无声。

    所有人,都像是从一场大梦中忽然醒来……醒来之后,整个世界都仿佛发生了异变,全身,都不断涌出的冷汗。

    绯红之劫,是因云澈而消失,亦是他,将整个神界,从原本无解……连一丝丝抵抗之力都没有的灭亡劫难中拯救。

    而根本不是那些神帝神主!

    劫天魔帝,他们认知中象征着纯粹罪恶,天地不可容的魔……的帝王,为了当世凡灵,甘愿与族人永离混沌。

    世间,没有传播任何云澈的救世功名,他被那些知道真相的人追杀,被毁掉自己的出身星球,被绝望逼入北神域……最后,他们将所有的功名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而他们这些东神域的玄者,就像一群被圈养的小丑,依然用最炽热的目光仰望着他们,为他们欢呼赞颂,响应他们的号令诛杀、唾弃拯救神界万灵的云澈……

    讽刺?

    愤怒?

    悲哀?

    迷茫?

    不……

    当心灵遭受的冲击太过剧烈,当认知被彻彻底底的颠覆,他们的意识唯有空白……空白之中,是信念的崩溃与倾塌。

    当年封神之战的云澈,投影中独面劫天魔帝的云澈,他是多么的耀眼,他目中的神光当真如星辰一般。

    而归来后的云澈,他是多么的可怕……没有任何怜悯的血屠宙天,没有任何余地的降厄东域万界。

    他们在这一刻忽然无比悲哀的懂了。

    他完成了世上最伟大的圣举,毫不夸张的说,当世所有人,尤其是继承神族力量的神界中人,每一个,都欠他一条命。

    却马上遭受了世上最卑劣、最残忍的“回报”。

    而他们,都是为他所救,却又都成了将他逼入深渊的帮凶。

    东域玄者的面孔、目光都呈现着深深的呆滞,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一场荒谬到不能再荒谬的梦……他们的信念在崩溃,认知在崩塌,那些所崇敬、信仰之人的形象更是天翻地覆。

    而北神域的黑暗玄者,他们身上的杀气、戾气在消散,情绪同样处在崩溃之中,上一刻还是无尽凶煞的面孔,在此刻已是泪如泉涌,无法休止。

    魔帝牺牲自己成全了苍生。

    魔主以一己之力拯救了世人。

    如今神界的安静,都是因为魔!

    而劫天魔帝的那些话语,更是让他们心中囤积了无数年、无数代的悲戚痛痛快快的决堤…… ( 逆天邪神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4/4295/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