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后记 (大结局)

文 / 午后方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场征伐,宋军前后共计派出近百万大军。www.SYZWW.NET五路人马,动用了无数的物资,加上几十万民夫,几乎以雷霆之势,从阿尔金山到东边的高丽,在长达近万里的关外,先后取得大捷。

    然而战斗并没有立即结束。无论是漠北的游牧民族,还是东边的高丽人,还有零星的叛乱发生。石坚一直呆到第二年的秋天,才回去。就在那个时间,依稀还有战斗的消息时不时地传来。

    不过,本来因为北方各部各族相互厮杀,势力都已经严重地削弱下去。加上宋朝这一次派出了大量的经济支持。各种物资经过各种途径向北方运送,绝大多数老百姓终于安稳下来。

    石坚回到了东京城,开始正式淡出朝廷。但北方还在执行着他的战略计划表。先是大量高丽人被强行掳向南方。实际上,到了第五年时,因为掳获,高丽人口为之一空,那个棒子的故事,已经没有办法上演了。然后是各部被先后打乱,加上各种粮食作物开始在北方普及。从高丽到若别温、到满都拉,先后开始出现宋人的身影。

    这个过程更加漫长,大迁移一直延续到几百年后。

    让后来的历史学家也颇为奇怪的是石坚的两面政策,在南方,对大理与交趾的截然不同态度,以及在北方,同样对生死仇敌契丹以及草原上一些部族与对高丽人,也是截然不同的态度。

    这是一个谜团。

    如果因为耶律焘蓉的出走,而对契丹人优柔,事实上他们部落更多的精锐,在宋朝这场史诗般而又残忍的征伐中存活下来。虽然他们被先后宋化,可不能否认确实,包括契丹人、蒙古人、阻卜人以及女真人,他们的血脉却得以大部份的保存,源远流长。可为什么对高丽人如此凶狠?

    再说南方,石坚与大理同样也没有任何一点关系。

    石坚这种想法让宋朝严格执行了,可对于石坚的想法,历史学者却无从解释。无论怎么解释,好象道理都站不住脚。

    石坚回到朝中,淡出政治,这一点历史学者都好解释。现在的石坚声望达到了巅峰。虽然在这场史诗级的战争中,石坚实际上很少亲自指挥,可不能否认,之所以大获全胜,石坚从他派出蛾子就开始对契丹经营,然后引起群狼的厮杀,一步步将契丹推向深渊。

    最后征讨时。他更是首划,因此前后五路大军,复杂的行军路线,以及相互之间的配合,没有出半点差错,全是他的功劳。更是漂亮的几次战役,将契丹人最后一丝妄想扼杀。

    现在的石坚可以说,他的影响真正超过了小皇上赵祯。如果石坚不淡出朝政,那么以后两个人之间牢不可破的友谊,必然将会产生破裂。况且世界上最阴暗的一个群体,就是政治家们。必然会有大臣对石坚忌恨,在赵祯后面扇小扇子。而石坚果断一退,这种裂痕自然而然也就消失了。

    石坚这时候已经将《春秋》《周礼》《诗经》批注完毕。比石坚所想象的要好一点。也因为他巨大的名声,儒者们没有敢对他进行激烈的反驳,只是用温和的态度,表达了自己不同的见解。

    但石坚跟后再次放了下来。

    博文馆的博士还在一本本的书籍修巽,可石坚主要精力进入大学,与学生们对格物学进行研发。在他的主持下,一场场物理化学试验成功地完成,验证了他所书写的各种定律公式。然后根据这些定律,再次将它往实践上推广。

    在这几年中。宋朝终于进入原始的工业化进程当中。但宋朝将精力放在经营所占领的土地上,在这几年再也没有进行任何的扩张。只有在玉素甫死后,朝廷派了军队,加上玉素奴香进入喀拉汗。

    宋朝这一次果断地进入正是时候。现在喀拉汗本来疆域就很大,加上借助宋朝的帮助,已经强大到让人发指的地步。玉素甫死后,在选定汗位时,也因为这个问题发生争执。

    还有更西边大食伽色略王朝与塞尔柱王朝,乘机派出使者与喀拉汗一些反宋的人士暗中联系,造成了继承人的问题,变成了对宋朝态度的问题。这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伽色略王朝,在国王马默德统治时期(998—1030年),王朝四处扩张,称雄一时。马默德曾多次远征印度,并联合喀喇汗王朝灭亡萨曼王朝,向北也打败了崛起的塞尔柱人。但宋朝平灭天竺时,将北印度伽色略王朝的一些属地也占领过去。因此,伽色略王朝本来历史同宋朝很友好的,可现在关系开始恶化。同样,塞尔柱人也因为宋朝疆域到达阿尔金山,开始对塞尔柱人威逼,让塞尔柱人感到紧张。因此,不约而同地开始分化喀拉汗。

    使者带来了朝廷希望他们安定的圣旨,还带来了石坚的一句话,如果有谁敢违反玉素甫的遗愿,灭族!别看我似乎退隐了,可我还活着。一群蠢蠢欲动的人终于害怕,安宁下来。

    但这件事,也让宋朝意识到喀拉汗的不确定性。开始以将要征讨塞尔柱与伽色略王朝为借口。二十万大军进驻喀拉汗。其实征讨也是真的,可那要再过几年。用石坚的话来说,未到时候,一是现在宋朝人口开始剧烈增长,但地方太大了,必须还要等人口再多一点,否则就是占下来,也如同两湾大陆一样,还只是一个名义的领地。第二就是火车的进程,只有火车研究成功,等于用时间拉短距离,宋朝才可以到达更远的地方,而不被后勤拖累。

    但这时大量的军队进驻,一是为以后的计划作准备,第二大量的军队进驻,使得喀拉汗少数独立分子感到忌惮,玉素甫的与宋朝主动融合的政策继续延续下去。

    第五年的春天,在京城外一条特地修建的马路上,终于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四个铁轮子组成的一个特大“马车”。然后走过来宋朝君臣,以及脸上还沾着机油的石坚。

    一声响声传来,这个没有马拉的“马车”,在蒸汽机的带动下,开始自动往前跑了起来。而且比马车的速度更快。

    石坚的眼里有些雾水。终于研究成功了,这是历史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辆“汽车”。这个事物的出现,历史将翻开暂新的一页,尽管现在人大多还不明白它的重要性。

    到了第五年的秋天,京城外面开始铺建铁轨,这些年朝廷用了许多金钱,收购了铁矿石,也导致铁矿石供不应求。这第一条铁轨,是从宋朝东京城,一直修到契丹的东京城。当然,一旦看到好处。更多的铁路也会随之修建。

    到了第六年的春天,一辆简易的蒸汽火车再次出现在宋朝东京城外铁路上。一阵黑烟闪过,火车终于转动了它巨大的车轮,最后越转越快,消失在众人的眼际。

    这终于意味着宋朝投资了几千万贯,花费了前后十几年时间,几万名技术人员的参预的巨大研发,终于获得了成功。

    可就在这一个月里,石坚全家突然消失了。

    赵祯疯狂地派人寻找,可连一个踪影都没有找到。

    契丹上京。

    城外的冰雪开始融化,大片大片的青山黑水露出俏丽的身影。

    耶律焘蓉的府门外,来了一个戴着帽子的中年人,只是帽沿压得很低。

    当年耶律焘蓉就是从这个府邸消失的。最后痛心之下,石坚将办公地点,也就设在了这个府邸。

    这些年过去了,上京因为没有遭到多大的破坏,加上宋朝的经营,这个古老的城市重新焕发了勃勃生机。现在大街上到处都是南来北往的商人。

    这个城市,现在大多数还是契丹的原住民,只是他们现在都被迫换上了右衽服饰。还有一个变化,因为战争减少,先进文明的冲击,生活开始富裕起来,而不象原来那样,每天都提心吊胆地生活。

    只是偶尔想起故国时,许多契丹人眼里还是露出了一丝迷惘。

    这个人站在耶律焘蓉的府前,看着这个府邸。因为没有人居住,里面出了一丝荒凉的景象。他低低感叹了一声。

    突然一只小手伸了过来,他耳边一个声音传来:“你是我父亲?”

    这个人就象被雷击的一样,他站在哪里,好久没有动,只是眼睛盯着这只手。过了半天,他缓缓转过头来,看向身后。他的身后站着一个穿着粉红绸裙的小姑娘。

    他仔细地辨认了一会儿,终于颤着声音说道:“红梅。”

    这个人正是石坚。当他看到火车开出时,就回到家中。原来早就准备好了,乘着大家观看火车时。他迅速离开京城,一家人乔装打扮,离开了京城。对于赵祯派人找他,石坚也早在预料之中,如果按一般人想法,他离开宋朝后,必然前往海外,那么必须乘船。

    可是石坚反其道而行,他一路向北,加上他早有准备,伪造了大量的文书。一路顺利地到达了原来契丹地界。然后再向东北,在海参崴港口处,他秘密派人打造了一艘大型海船。但在经过上京时,鬼使神差地冒着有可能被人发现的风险,进了上京城,来到耶律焘蓉府上驻了一会足。

    他握住小红梅的手,紧张地问道:“你母亲呢?”

    小红梅眼泪汪汪地说道:“我母亲也在上京,只是身体不太好。”

    “我知道。”石坚点头,他又说道:“带我去见她。”

    在路上石坚询问才知道耶律焘蓉的下落。当年契丹衰落时,加上萧达丽儿指着耶律焘蓉鼻子骂她叛国,耶律焘蓉内心很痛苦。她与石坚一样,早就准备了一条船,在石坚军队进入上京时,迅速地撤到海边,这些年虽然身体不好。可因为她的智慧,暗中使用了一个假名字,做了一个商人,前后捣卖,竟然让她积累了大量的财富。

    但身体也渐渐不行了,于是在上京买了一栋房屋,居住下来。但她做得小心,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底细。石坚也消失的消息传来后,耶律焘蓉曾经躺在病床上说过一句话,说石坚一定会向北而行,来躲开宋朝皇帝的搜寻。

    小红梅还记得小时候她去石府,那个父亲对她的溺爱,于是问道:“那么他会来上京嘛?”

    耶律焘蓉在病床上沉默好久,最后说:“会来的。”

    于是小红梅暗中将耶律焘蓉原来府邸前面一个店铺买了下来,察看从耶律焘蓉府邸过往的行人。小家伙不笨,加上耶律焘蓉刻意地教导,小家伙有些智慧。既然母亲说了这句话,那么石坚到了上京后,一定会来这些驻一会儿足吧。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也枉费了母亲对他的一番深情了。

    两个人来到耶律焘蓉新居前。

    此时房间里弥散着一种浓烈的药味,床上躺着一个妇人,只是一头白发,眼角也露出几道深深的皱纹。

    两个人相视,久久地没有说话,过了半天,两个不约而同地问道:“你还好吧。”

    然后放声大笑。

    石坚的离开,在宋朝引起轩然大波。

    可接着又有一件事传了出来。刚刚被赵祯,因为帮助宋朝研发了大量器械,以及在火车研发上的巨大贡献,任命为工部员外郎的大宋第一女官邢流凤,在石坚离开后,第一次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思考起来。

    最后她留下一封信,说自己终生非石坚不嫁。然后带着一笔钱,去寻找石坚去了,邢老爷子接到这封信时,气得差点晕了过去。赵祯只是哭笑不得,过了半天后,才说道:“各位爱卿,邢员外郎也只是石不移才能般配啊。”

    各位官员先是愕然,最后明白赵祯心意。当年她将种谔都吓跑了,也只有石坚才能管住这个邢大小姐。不过这位邢大小姐终于开窍,知道自己是一个女人了,有进步啊。

    各位官员先是微笑,然后大笑。

    十五年后,元宵节,东京城。

    先是无数烟花从城里升起来。

    现在的宋朝开创了一个历史从来都没有过的强大王朝。

    因为火车的研发成功,终于宋朝在停息了数年后,开始第二次扩张,先后将疆域拉到大食、阿拉伯半岛、北非以及越过了寒冷的西伯利亚,到达基辅王国。哪里还有一个特大铁矿,现在宋朝最需要的就是钢铁,赵祯还记得此事。

    他还记得石坚一句话,冒顿宁可送出自己的妻子,自己的财产,都不愿意送出土地。无论再贫瘠的地方,也许现在贫瘠,但有一天,技术发展到一定地步,才知道哪里地下有着无数的宝藏。

    只是为了宋朝奇迹般地崛起,许多外国百姓遭到池鱼之殃。先是因为修建铁路,交趾等国奴隶几乎全部死亡。然后是日本,终于饲养了这么多年,到了收割的时候,宋朝派出大量军队,兵分三路,将上千万的日本人从日本各各岛掳掠过来,分散到各个铁路修建工程当中。在现在的技术下,这些铁路经过崇山峻岭、大漠戈壁、雪域丛林,而宋朝现在正需要更多的子民,这也符合赵祯的爱民心理,同样也是因为只有更多的百姓才能占有更多的地方,不能说爱民如金,至少现在朝廷对待百姓远比历史上一般的王朝好得多。那么只有让这些奴隶做这些危险的工作。结果可想而知。

    可这些人的牺牲,使得宋朝这些年来修建设了这么多大工程,百姓并没有被压迫而造成隋末与秦末矛盾激化。也铺就了宋朝的繁荣昌盛。

    烟花在天空时交相挥映,无数的烟花在夜空里编织着一个梦幻的场景。

    赵祯也开始老了,他环顾着诸臣,范仲淹因为劳碌,开始佝偻着腰。而王曾李迪等老臣都去世了。至于富弼包拯等人,虽然现在成为大宋的栋梁,可也开始老了。

    他感概地说道:“朕老了,众位爱卿也老了。”

    不知道他突然为什么说起这句话,立即有大臣走过来说道:“皇上,现在你正是春秋鼎盛的时间,还是大有作为的时候。”

    赵祯望着夜空说道:“朕说这句话,是想起了一个人。”

    群臣默然,自从石坚离开宋朝后,象失踪一样。赵祯多次派人寻找石坚,还因为内疚,下了一道诏书,让石坚担任一字并肩王。就象是演义小说里所说,意思与他并起并坐,但是还没有石坚消息传来。

    最后赵祯又下了一道诏书说,凡是找到石坚下落者,赏黄金万两,同时赐爵候伯,可还是没有听到任何消息。这让赵祯十分失望。

    大臣们不说话,赵祯遥望着夜空说道:“石爱卿,你在哪里啊,可知道朕真的很思念你。”

    大臣们更是不敢说话。

    过了半天,范仲淹走了过来,说道:“皇上,开始了。”

    赵祯手挥了挥,说道:“开始吧。”

    随着他手一挥,御街两边无数的灯泡亮起明亮的光芒来。

    这代表着工业又进入了一个划时代的领域——电气时代,即将到来。

    看着大街上无数的人开始欢呼雀跃,可赵祯突然觉得索然无味。

    在远处看着站在皇城宫墙上的赵祯与众臣,石坚坐在一家酒楼的雅间,脸上露出温暖的微笑。

    赵堇说道:“相公啊,我很想见哥哥。”

    石坚反问道:“如果你见到,他还会放你走,放我们走?其实这样也好,他毕竟是皇上,记住了,世界上总有一个平衡,得于更多,必然失去更多。即使是皇上,也不能例外。”

    赵蓉在一旁叹道:“是啊。如果你回去见他,我们必然会被他留下。不要说以后不要想过我们这样逍遥的生活,就是以后对我们的子孙也未必有利。”

    功高震主。这也是石坚唯一的选择。如果现在石坚回归,同样也不能保证以后不发生什么事情。别看赵祯现在思念石坚,可一旦石坚真正回来,还是会有许多不测的事情发生。其实这样的结果,对大家都有好处。就象石坚所说,有得必有失。

    赵堇也明白这个道理,听了后低下头去,黯然无语。

    赵蓉又说道:“相公,我问你,那个女王萝莉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石坚望着夜空,打了一个哈哈,没有回答。

    凤奴在一旁皱着脸,说道:“老爷越老心越花,还说以后绝不纳妾,只是去了一趟欧洲,就留下一个孩子了。”

    石坚看着这个丫环,问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我的孩子?”

    凤奴哑口无言,虽然萝莉终生未婚,突然养了一个孩子,还是黑眼睛黑头发,与欧洲人相貌截然不同,但也不证明就是石坚子女,这些年,同样也有许多宋朝人前往欧洲经商。

    赵蓉却笑眯眯地问道:“那么相公,那个萝莉眼高绝顶?她会看上什么人,与他媾合?或者相公,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个孩子就不是你的?”

    她将媾合咬得极重。

    如果萝莉算是石坚的女人的话,那么在石坚所有女人当中,萝莉的功利心极重。他们一行,在她的国度里呆了几个月时间,可她只言片语都没有说过要跟石坚离开。

    但是石坚却能理解萝莉,与宋朝不同,她的国度了离不开她。同样为了她的子民,萝莉就是想跟随石坚离开,也放不下。这是一道选择题,最后萝莉选择了她的国家与百姓,也合乎情理。毕竟从小看着百姓遭受阿拉伯人欺压的。但石坚并没有向赵蓉解释。

    这时候红鸢突然说道:“相公啊,这也是好事,当年老夫人不是说过嘛,希望石家枝繁叶茂。老夫人要是活到今天,该是多高兴啊。”

    石坚嘴一张,这叫什么话,敢情我还是一匹种马啊。

    红鸢话音刚一了,从皇宫里再次升起无数的烟花,将夜空变得无比的璀璨。 ( 大宋之风流才子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418/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