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始:谁伴我闯荡 第二十章 意外的一幕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今天的日子比较独特,郭寒很早就起chuán書網域名请大家熟知虽然还是在保卫科工作,不过他的工作重点,已经完全转移到那个叫小海的老师身上。

    从他死皮赖脸跟着小海老师当了跟班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他每天都会去看望。

    他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上到高中就不上了,负担不起。其他孤儿院的兄弟姐妹,有的被人领走,有的自学成才,有的自谋出路。大多数,都和他一样,在社会压力下苟且偷生。

    他之所以能当上保卫科的头,仅仅是因为他无意间偷窥了学院一个很有权势的副院长和一个美貌nv老师的赤身大战,加以勒索后才有了现在的工作。中间的坎坷和不愉快,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

    他是个心高气傲想有一番作为的青年,奈何社会不同意。加上他身上有着一群无事可做反而对社会很是愤慨的兄弟们,年纪最大的他,压力很重。

    像上次那样的群殴,算是家常便饭了。

    这里的治安,是很luàn的。时常有抢劫偷窃大路上群殴事情的发生。他的那些当着服务员打工仔的兄弟们,不得不是不是的被人sāo扰。最大的支撑,就是他这个在这所高等学校当保安头的大哥。

    他不想干这份工作,却不得不做。

    然而,虽然情况还是没有改变,但是他看见了契机。

    那个,叫小海的老师。

    自从上次院长在高等病房的随意一句话,他的十多个兄弟,就已经进了河学校挂钩的保安公司去培训了,这意味着,他们以后真的会进这所学校当保安。

    院长说的没错,由于这所学校师资雄厚,资金多的是,在这里当保安都比一般的白领要好的多。

    每天早上早起查看进出人员车辆,中午上缴,晚上再巡夜,一天就这样过去。不累,清闲的很,也不用风雨jiāo加的去干些什么。更不用担心什么学院里面的打架斗殴。

    因为这所学校的学生,非富即贵,没有什么急切的利益冲突,大家都是相互忍让的在一起生活,因为很多人以后,都会在生意或官场上相互扶持。

    想到这里,郭寒赶紧起来,扎起马步来。

    这是他当了一个星期的小弟最大的收获。他发现那个小海老师,应该多少会点功夫,每次吃饭的时候,一不坐椅子二不坐沙发,就是马步一扎,身子略有起伏的吃饭,像极了骑马。a本章节a

    这也就算了,然而他身边的那个长tui“文静”的禁脔竟然也是如此。郭寒问过,小海老师闭嘴不谈。

    到最后,郭寒实在不好意思自己坐着吃——因为在那吃饭时一种荣幸,他感觉餐厅里的饭菜到了小海老师的家里就会变的很香。

    在那一个星期的时间里,院长去过好几次,他的反应简直让郭寒大跌眼镜——如果他有眼镜的话——阿哥老jiān巨猾的家伙简直成了卑躬屈膝的奴才,不断的讪笑,不停的谄媚。这个郭寒若是还能理解的话,那么,小海老师俩人的表现就是很奇怪了。

    小海老师是满脸的无视,吃饭的时候自顾自的吃,吃完了自己在沙发上mi糊,似是发呆,似是休息。禁脔就直接的很,对院长老儿是接连不断的数落,说学校这里不好那里不好,简直没有好玩的,照她那意思,最起码学校得建成游乐场那样,有魔鬼屋有旋转木马。

    到了最后,郭寒感觉自己都麻木了,见到院长也没那么紧张,后来,他竟然发现,由于自己在小海老师房间里出现的次数过多,院长都开始对他笑眯眯和声和气的说话了。

    “这个小海老师,果然不简单。”

    郭寒不是个心机很深的人,他觉得能让自己和兄弟们有个好的着落,就可以。既然小海老师有这个本事,那么,他就好好的攀攀关系。

    今天,是个很特殊的日子。

    特殊到,那个来到学校一直大mén不出二mén不迈的小海老师,要在多功能厅讲他的第一次哲学思想课。

    郭寒扎了几分钟马步,痛苦的走出保安室,就能听见路上行人的指指点点和议论纷纷。

    “看,那个保安,就是跟那个无耻变态的胖老师很熟悉的呢。”

    “是啊,以前看他还蛮帅的,原来是那样的人。”

    “听说那个变态今天要讲课啊。”

    “哼,估计也没人去的,别惦记了。”

    郭寒可不敢对这些huā枝招展叽叽喳喳的nv生们有任何想法。任何一个在自己的地方,都是一方霸主的千金。吐口唾沫自己也会被淹死的。

    “小海老师,你刚来时候的那些话,可是害苦我了啊。这下好了,估计找不到媳fu了。”

    他招呼其他的几个保安都上点心,自己又跑去小海老师的房间。

    他现在不忌讳了,因为他发现那个老师每天的作息很有规律,早晨天刚亮,路上还没有人的时候就起来散步,一步一步走,似乎地上掉了钱在寻找一样,等街上有学生了,他早就回去,对着墙壁发呆,似乎那墙上刻画着他情人的相貌。

    果然,他到了房间的时候,禁脔美nv正在扎马步,浑身的汗水。见郭寒来,冷冷看了一眼就继续在那站着,头顶上还有一个干净的小碗。

    “姐,忙着呢。”郭寒寒暄着,在旁坐了下来。

    “忙你老母啊。”芮秀没好气的说到:“你滚过来干嘛?”

    这句话,持续了一个星期,郭寒已经习惯:“我没事过来看看。”

    然后,芮秀就不搭理他,自己粉目一闭,苦苦坚持。

    郭寒不理解,这俩人究竟在干嘛?难道没事的时候去当超人拯救地球?

    拯救地球不就为了名和利么?小海老师,似乎并不缺少那个,不然的话也不会来这里教课,不然的话院长不会那么繁忙还没事来贴好脸。

    没见到小海老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正在洗澡,一种是,他在卧室发呆。

    不管是那一种,都是严禁人打扰的。禁脔也不行。

    其中一次中午,他就亲眼看着禁脔从卧室飞了出来,跌坐在地上,然后禁脔跳起来大声叫骂。

    郭寒看的小心扑通扑通个luàn跳,他可不觉得飞那么远掉在地上还能有力气蹦起来luàn叫。

    “这两个人,很是奇怪。”

    不过他今天是来通知小海老师的。

    按照惯例,第一次讲课的老师必须在多功能厅讲述一次,然后才对那些感兴趣的学生专mén安排课程。

    毕竟,学校里的课程太多了。

    沧海慢慢从屋里里走出来,rou着满头的luàn发。这个细节,郭寒看了不下三次,这次他发觉有些奇怪,他第一次察觉到,每次小海老师出来的时候,其实头发早就干了。那他在浴室里呆那么久究竟在干嘛?难道胖人洗澡就那么费劲么?

    他不敢想太多,急忙说道:“小海老师,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开课了,你可得准备好啊,那些学生,很难对付的。”

    沧海微微一笑,并不答话,反而问他:“今天你也来吧,我怕没有学生,免得我丢人。”

    其实对过喊来说,每次都有勇气来的原因就是,小海老师本身没有多少脾气,很是和蔼亲切。

    他不知自己为什么想上和蔼上想,或许他在这里老师那漆黑的眸子里,看不到任何的负面情绪。很是亲切的和他说话,虽然带着些莫名的威严。

    他很是爽快的答应。其实他早就想好了,让保安室的那些笨蛋都去捧场。因为小海老师刚开始出现时的演讲几乎就主动的说明了:“跟我hun,我给你权力和nv人。跟我睡,保证你夜夜**。”

    郭寒心里默默奇怪,按照自己这几天的接触,发现他并不是那样的人。

    转眼,第一次的哲学思想课就要开始了。郭寒带着自己的保安弟兄们,在路上走着。

    街上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

    按照往常的情况,有老师第一次授课的时候,街上肯定会有奔走相告的学生和好事的huā痴之类。

    “看样子,这次我们是生力军了。”

    他倒不怕被别的领导看见,因为这也有规定,第一次授课,其余老师或领导不能在场,那样会影响新老师的发挥。

    “一会,都记得要大声叫好,知道么?”他没好气的嘱咐着,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然而,一上了空旷的多功能厅楼梯,推开了那mén,就被眼前的场景,震呆了。

    那能容纳数千人的多功能厅,座无虚席,还有不少站在后面的,伸长脖子挤着往前看。

    “不对啊?开始了么?是谁的课?”郭寒下意识看了手表,才八点啊,难道是别的老师的课?临时改了?

    旁边一个保安小声的说到:“寒哥,咱们来晚了半小时,已经八点半了,你的表慢了吧。”

    郭寒拽过那人的手腕一看,心中叫苦不迭,但随即,又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住了。急忙问询身边的一个学生。

    那学生很明显的满脸的亢奋,见有学生问询,不由夸夸其谈起来。

    郭寒的眼神,瞬间古怪起来。<>)

    <a href="..">..</a>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