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始:谁伴我闯荡 第十八章 单挑。群殴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这个身影,先是在mén口等了一会,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敲mén,随即又做了个决定,把耳朵贴在mén上听了一会。

    沧海的房间,是在a座职工寝室楼,三层,算是黄金楼层了。这幢楼都是些外国的教授住的,沧海是唯一哦中国籍老师。这是院长在听了上峰的命令后特意安排的。

    这儿人影不顾晚饭时间来来往往上下楼的老师异样的眼神,像个贼一样贴在沧海的mén上。

    不知为何,他还是选择了不再敲mén,因为他发现,mén是虚掩着的。

    mén轻轻被推开了。他似乎对这个新来的老师很是好奇,竟然就这样,猫腰走了进去。

    芮秀从这个人影刚刚停在mén口时就发觉了。她刚刚做好饭,正盯着还在发呆的沧海。后者右手拇指撑着身体,整个身子悬浮在半空。芮秀问过了,沧海说这样jing神能高度集中。

    她察觉mén口那人似乎并不想立马进来,就起了警觉之意。她轻轻跃起,攀到了mén上方的一丝墙壁缝隙,身体就如蜘蛛侠一样伏在上面。回头看了沧海一眼,见他没有阻止,就想给mén外那人一个教训,正想着,mén被无声的推开了。

    那黑影似乎也没想到mén一推就开,脸上诧异了下,对面“坐在”沙发上的,就是自己要见的正主。他顿时喜形如sè,刚要开口说话,陡然一股大力却又是针刺般击中他的膝盖,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一阵咯咯声从他背后响起:“好小子,是你!”

    这个人影此时回头,回头看见芮秀,脸sè大变,又是害怕又是ji动,下一刻,突然扑向芮秀的长tui:“英雄啊。救救我啊。”

    芮秀嫌弃又惊讶的闪开,一脚踢开这个不速之客:“怎么?今天上午被我踢了一脚,不舒服来报仇啊,你胆子不小。”

    这个人影,赫然是校园mén口闹剧那差点撞向沧海被她踢飞的保安。

    “英雄啊,是我是我,救救我,求求你了。”这个男子一把鼻泣一把泪的说着。

    芮秀那个气啊:“你这人莫名不妙不说,还是不是男人了?扑mén就跪地啊?”

    本来她只是恼怒有人在窥测才恶作剧,想不到这人还不起来了,当下是厌恶的很:“不管你来干嘛?给我滚出去。”

    男子的面容不为人知的chou动了下,刚要继续哭诉,那悬空在沙发上的沧海,慢慢睁开眼睛:“既然不想跪,跪在那里干嘛?”

    那男子似乎受到惊吓,偏头看去,那沙发上féi胖丑陋的男子正盯着他。眼神里也不知是什么东西,竟让他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心头暗惊。他却不知沙发上的沧海同样吃惊。

    他竟然认得眼前跪地满脸泪珠的男子。他是个把月前,沧海和菲儿在银行遇到劫匪时保安的队长。但现在他身上的制服,却是一般的保安,估计是那次事件的原因。沧海心想怎么没被开除?

    “起来吧。#本章节随风手打.#"”沧海皱眉说道:“怎么不敲mén就进来。”

    还以为。。你们。。。咳咳。”

    以往这个时候,芮秀一般都会出去买菜的,但今天没出去,照大家对这个老师的评价,说不准会在做什么勾当。自己如果贸然敲mén,本就有求于人,如果触了霉头那不悔的肠子都青了?所以他并没敲mén,只是听听,是否有什么异样。。。

    芮秀却已经停明白,忍不住又是一脚:“去你娘的,满脑子垃圾。”

    那男子满脸赔笑,沧海见那男子站起,此时看来,也颇有些英武之气。看见从那次的意外到现在,他也成熟了不少。微微眉头一攒,对芮秀说道:“饭做好了么?”

    芮秀这才答道:“早就做好了啊,就等你了。”说着,转身去了厨房。

    沧海起身洗了手,对那男子问道:“吃饭了么?”

    男子哪里敢说沧不吃?本来想说吃了,但见那男子就那样看过来,却鬼使神差的摇头:“没有。”

    “一起吧。”沧海随意点点头,见芮秀端着丰盛的饭菜出来,他随手一拉沙发:“来,坐吧。”

    这个保安的眼睛,顿时大了。

    这个把自己一脚踢飞出去的nv子,此时双手至少拿了八道菜,都是汤汁不少,但那样走来,一点也没洒出。而这个féi胖的老师,只是用一个手指,就脸不红气不喘的拉动了那个大理石的长条茶几!

    他感觉自己是不是饿晕了。

    饭吃的很诡异,保安这样认为。

    那个féi胖丑陋的老师,吃饭简直就是在抢。一副几年没吃过东西的样子。而那个美nv禁脔,一口一口细嚼慢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让他受不了的,是俩人一句话不说,而且那男子还嘀嘀咕咕没完没了,一点也不问他为何要来。

    这个老师还是个烟鬼,刚吃完饭就chou起了烟。一chou起来就没完,眉头紧锁,本就丑陋的脸此时更是平添几许森。使得保安几次到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

    “我要出去——咦”从厨房出来的芮秀似乎才想起这个保安,不用问到沧海:“还没打发他走么?”

    沧海这才反应过来,脸上lu出歉意,问道:“刚才忘记了,不好意思,你来有何事?”

    保安如听圣旨,急忙说道:“就是今天中午的事情。。”

    “哦,我明白了。”芮秀走过来坐下:“是不是学校要开除你了?”沧海此时也想起今天中午芮秀解释的那些事情。想来这个保安因为躲避那石头撞在自己身上,已经被学校知道,要开除他了。

    保安见芮秀似乎知晓其中奥秘,哭丧着脸:“是啊,因为一不小心冲撞了小海老师,今天下午就有谣言传来了。”

    “什么传言?”芮秀好奇的问道。

    “说小海老师地位。。尊贵,院长根本不会在乎我这个保安,准备把这批保安全换了。。。老师啊,麻烦你帮帮忙好么?”

    沧海笑了:“恩,你回去吧,没人会开除你的。”

    保安如同获得新生一样,急忙点头,都忘记道谢,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似乎急着回去和那些保安兄弟说一样。

    “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芮秀哼声说道:“既然那么的不想失去工作,何必去和外面的那些傻小子闹腾?”

    “谁都有自己的事情,管那许多干嘛?”沧海准备再次沉思与那自己触觉的倒退,冷不防芮秀拉他起来:“走吧,白天看了校园,咱们去看看夜晚的学校吧。”

    见沧海拿眼瞪她,芮秀咯咯笑了:“好嘛,走吧,整天见你发呆无事的,多无聊啊。”

    沧海叹了口气:“算了,走吧。”

    夜晚的校园比白天好看的很,硕大的校园如同大城市一样,宛若不夜城。灯火辉煌,车水马龙。

    芮秀像个幸福的小nv人一样,娇笑着,沧海就在一边chou烟。

    自己的触觉已经倒退的很厉害。难道是因为上次和那中年男子本能一战的原因?

    想来那中年男子也不知现在怎样了,自己离开的时候,那个中年男子还跟掉了魂一样躺在chuáng上被重兵把守。

    他是沧海遇到的,外放层次下的第一人。不管是身体还是技能,都不是一般高手人能比拟的。

    “真想再和那样的高手,在全能状态下来一场啊。”

    沧海刚在心里感慨,漫步到校园mén口,芮秀突然拍醒了他:“沧海,你看。”

    沧海大皱眉头,顺着芮秀纤纤yu手的方向看去。却见那个去过他房间的保安从校mén口小心翼翼唯恐被他人看见的猫腰窜了出去。

    “沧海,咱们去看看吧。”芮秀唯恐天下不luàn的央求道。

    “不去,你那么喜欢看人家的**?”沧海有些不渝:“那保安今天明明很不愿那样哀求我,却为了什么事情跪地相求,肯定有他的苦衷,去偷窥又有什么好的么?”

    芮秀不依,只拿丰ting的前xiong去蹭沧海:“去嘛,去看看嘛。”

    沧海被蹭的脸红,狠狠拍了她翘tun一记:“仅此一次。”

    芮秀大喜:“好,走,去看看,看那小子到底在干吗!”

    俩人趁着夜sè也溜了出去,那些不准学生外出的限制和规定对他们来说如同无物。

    学校周围五里没有一丝人烟,再往外走一些,就是热闹的郊区闹市。

    那个保安身影,就那样在俩人的眼前融进了喧闹的夜市。又穿过人群,到了夜市后面的建筑楼的空地上。

    空地上,早有一群黑压压的人。借着微弱的月光,沧海见那大约四五十人手上,都是明晃晃的砍刀和长约一米左右的铁棍。

    “呀,还蛮识相的么,说来就来了?”一个阳怪气的声音从人群前方传来。

    说话的,是个明显非主流打扮的大龄青年。邋遢的胡渣子,微微反光的鼻钉,泛白的脸,微黄的眼神。

    那保安冷哼一声,完全没有在沧海那的怯弱和慌张,浑身一股倔强之气:“老子说来,自然会来的。哪像某些孬种,打不过人就喊人帮忙,自己还缩到别人背后。”

    那阳怪气青年背后lu出一个nv人的眼睛,口气暴戾:“我草,郭寒,你有种一会还那么硬气。”

    “我要喊一句疼,我是你养的。”叫郭寒的保安鄙视的说了句,褪下单薄的外套扔在一边:“来吧,想怎么玩。”

    说话阳怪气的那差不多二十四五岁的青年咧嘴一笑:“早就听说郭寒你是条汉子,今晚,我们就想见识见识,一个汉子,是怎么能扛住几十个人单挑的。”

    背后的那个nv子嘻嘻补充道:“可不能还手哦。为了你那几个宝贝兄弟哦。”

    此话一出,郭寒整个人为之一振:“你们把他们怎么了?”

    “么怎么没怎么——”那nv子一副小人得志的无赖样子:“我们都是好孩子,不敢nong出多大事,只要你今晚让我们舒服了,保证让你那些兄弟毫发无伤的回去。”

    郭寒一字一句的说道:“今晚肯定让你舒服的要死。”

    那nv子脸上通红:“姓郭的,让你还嘴硬。”

    一眨眼,就有十几人走向了对面那独身一人。

    远处,黑影里的芮秀见到这个虽万千人吾往矣的气势,不由替那个保安担心起来,对沧海说道:“怎么办?”

    “等着。”沧海淡淡说道。

    “等什么啊?他会被打死的,还不准还手。”芮秀急的晃着沧海的胳膊,这次也不用xiong,直接用手掐沧海的手。

    远处那保安已经被打瘫在了地上。

    站起来,又趴下,站起来,又趴下。。。

    见沧海只是睁着眼睛看,芮秀知道沧海是不会同意的,索眼不见心不烦,赌气起来,窝在那里mi糊。

    不知过了多久,就感觉身边的沧海轻轻推了她一下:“好了,下去扛人。”

    “扛什么人?”芮秀一愣,才反应过来,急忙举头看去,下面的空地上,已经没有那群人的影子,留在原地的,是那个赤着上身周围全是血迹的男子。

    郭寒。

    “那,你不出面,他都被打的人都不是了。”过来的俩人一看现场,芮秀没好气的说道。

    沧海眼神闪烁:“这是他自己选择做的,没必要阻拦。”说罢矮身抱住那郭寒,闪身向学校奔去。芮秀在后面跺跺脚,娇哼了声,紧随而去。<>)

    <a href="..">..</a>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