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始:谁伴我闯荡 第七章 可能,不可能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自从脱离了四大家族的行列,从新滑落普通的家族,很多从没进入四大家族的家族就开始慢慢响我这里示好,毕竟,曾经进入四大家族行列的,知道的东西,比他们的要多的多。”

    “上次青岛的东郭家族,就是其中之一,用的是联姻,不过我的俩nv儿,其余的几个侄nv,都看不上那家族的少爷,所以才有了不断的摩擦。虽然家族间都是相互不是很干涉的,但面对巨大的利益,还是会摩擦不少的。”

    “我们自然没有和其余的家族没有太多的jiāo集,相互间都是相互较劲,攀比,因为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基地,偶尔像箭毒蛙这样的恶作剧的袭击,也是不少的。”

    “箭毒蛙是毒物,惯用毒物的家族,有两家,一家是云南的蛊毒世家白家,一家是四川的唐mén。不过这次箭毒蛙的效果,似乎是带有杀伤的质,不像是以前只是示意的攻击。”

    “不过也没什么,这次得到你给的流星尘埃,家族的势力肯定会上升好几个层次。四年后的四大家族排位站定会重新上去的。”

    。。。。。。

    沧海哼了声,从昏mi中醒来,昨晚和菲儿闹腾的厉害了些,自己的身子骨还不能承受昨晚那种强度的欢愉。梦里做到的,都是傍晚和欧阳震天他们在密室聊的内容。

    “还好,头似乎不痛。”沧海喃喃说了句,手下意识的一mo,菲儿柔软的**赫然入手。

    “别闹了。”菲儿满脸羞红,整个脸埋在柔máo毯子里,修长洁白的tui布满了红晕,mi人的luolu在沧海面前。见沧海睁眼就mo自己,心下又喜又羞,喜的是自己在沧海心中这么有魅力,羞的是昨晚沧海不知为何那么ji情四shè,现在真的是不胜风雨了。

    沧海想起昨晚的胡闹,也是阵阵脸上发烧,见外面早就阳光闪烁,穿好衣服,笑道:“菲儿,我想去外面睡。”

    菲儿心里一愣:“怎么了?”

    沧海笑道:“没事,我觉得在外面恢复实力能快些。”

    菲儿有些不愿意,沧海又央求了一会,才算了事。沧海心想这几天要疏远下菲儿,脸一红,低声耳语几句,菲儿秀脸酡红,美目mi离。

    荧荧站在别墅的顶楼,身边的两个shi卫都是顶尖的美nv,其中一个正在汇报着情况:“照这样下来,估计,沧海先生,说的是对的。”

    荧荧不知哪里来的气:“他对个屁。”

    卫相互一眼,低下头去。

    “算了,既然人家来了,就去看看。”荧荧喃喃说道:“沧海呢?还没起来?”

    感觉荧荧里的杀气越来越大,左边的nv子说道:“半个小时前去见了家主,似乎要搬出去,想到昨天和小姐去过的小湖边休息几日。”

    荧荧微微一愣,心下也不知想些什么,缓步下楼。到了mén口的时候,正好见沧海和菲儿还有那个白痴nv子在庭院里坐着。脸sè微微一沉,慢慢走了过去。

    菲儿正忧心的看着阿朵,对旁边看着天空的沧海说道:“不知为何,阿朵似乎越来越想睡了。来了这么久,也不再纠缠你,只是在房间里呼呼大睡。让医生看了,医生也没确定,只是说可能体内有疾病,想给他治病,不过阿朵很是排斥。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沧海皱眉:“菲儿,这等事我也不行的。阿朵也不是我什么人!”他见阿朵一直睡觉,虽然有些高兴与自己和菲儿的二人时间没人打扰,但总觉得有些不对,不过自己的本事是不够的。等以后见到师父了,让他老人家亲自动手也不迟。再说,现在在欧阳世家里,阿朵一点事也不会有的。

    “哼,你自然不会想给她治病了,留着个千娇百媚的傻瓜在身边,许多我姐姐不想做的事情,自然也水到渠成了。”荧荧的声音略带冷意的传来,脸上还是那惯带的笑容。

    沧海白了她一眼:“有什么不想做的事情?找你不就行了。”

    “你——”荧荧气的脸sè发白,菲儿则脸sè又红又白。

    沧海长叹了口气:“好了,这些日子,我算是有些放纵了,下午就去湖边,好好静静心,这几天要尽快恢复实力了。还得去那地xue的新基地一趟。”

    菲儿刚yu说话,却见一名shi卫躬身前来:“小姐,老祖宗传讯与您,在前厅见面。”

    菲儿点点头,看了沧海一眼,又不着痕迹的看了眼荧荧,这才让shi卫引路,缓步离开。

    沧海见阿朵又复睡觉,看了看荧荧:“你没事了么?今天怎么这么有空?”

    “地xue的人,来了。”荧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哦?”沧海心中一颤,双目微lu锋芒:“是谁?”

    “小蕊和蝶澈.”荧荧淡淡说了句:“已经进了杭州地界,如果她们很急的话,下午就会出现在咱们面前。”

    “荧荧,你为何一直不说,你在那里面到底和医生遇到了什么?”沧海抓住荧荧的手腕,低声问道。

    “放手啊,你个流氓。”荧荧轻轻挣开:“没发生什么,如果你想问的话,你可以去问那两个丫头。”

    “丫头?”沧海也不再去问,索甩甩手:“算了,那些事情,自有方法的。我想去洗澡。”

    荧荧刚要想回去,沧海又笑道:“上次就听见湖对面有很多心跳声,那边,应该有很多人吧。”

    “还是很多漂亮的大姑娘呢。”荧荧咯咯一笑:“是真的,完璧哦。”

    沧海白了她一眼:“大姑娘这个词,很少从你嘴里听出。”

    “说白了,是我欧阳家的死士他们的家属,父亲的意思是,他们的父辈为家族已经付出了生命,我们有责任和义务让他们安稳的生活。

    “死了父亲,给他们荣华富贵,这样,就足够了么?”

    沧海喃喃说着,想着被自己杀过的那些人,不由伤感起来。荧荧和菲儿一样,是心思皎洁聪慧的nv子,很快就明白了沧海的想法:”沧海,这是人的复杂与矛盾,很多人宁愿失去父母也想得到这些。即使那些死士的孩子不想如此,但我们能弥补的,也只有这么多而已。”

    “算了,这都是人的命啊。”沧海也不再忧他人之忧:“那个小湖确实不错,没事的话,你也去吧。”

    荧荧刚想说话,没想到沧海心情大是郁闷,让身边的人背阿朵回去休息,握住荧荧的手,脚下连踩,过了大mén,直奔郊外密林中的小湖。荧荧她本身就不会功夫,沧海又是心情抑郁之下全力施展,虽然是重伤之躯,但比当时在青岛带着艾薇儿全力疾走那是不可同日而语。荧荧心慌意luàn,小鸟一样偎依在沧海怀里。

    飒风呼呼吹着荧荧的俏脸,她倚在沧海的怀里,沧海脸上大汗淋漓,心下却是异样的畅快解脱。

    “这里的培养心境最好不过的地方,优雅不说,还有健康活泼的气息。”沧海放下荧荧,四目一看:“一个星期,够了。”

    “为什么非得一个星期?”荧荧收拾下自己的心情,弱弱的说道。

    沧海笑了:“时间排满了才充实,我总感觉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尽量安排好时间比较好。你刚才说蝶澈我知道,是那个学习道法的nv子,那个小蕊,是谁?”

    “就是假装成医生的小妞,听说你当时差点强jiān了人家。”荧荧本来听沧海说没多少时间有些心惊,又闻听沧海问起这事,娇笑着说道:“你怎么当时就把持住了?我记得你的意志一直不是很坚定。”

    沧海没好气的说道:“我当时看见的,是医生的身体。”

    “哟,记得的蛮清楚的么。你可知道,就因为这点,那个小蕊假装医生的时候,可受了不少委屈。”

    “算了,都过去了。”沧海拍了下荧荧:“我没找她,就不错了,管他受什么委屈?”他慢慢说道:“下午麻烦你让人送来chuáng铺,我就不回去了。”

    “难不成你把我带过来就为了说这句话,然后我再自己回去?”荧荧狠狠瞪了他一眼,嗔怒道。

    “你不知道,有时间真想好好没有任何烦恼的洗上几次澡,无忧无虑的。”沧海往地上一躺,丝毫不顾忌脏:“不想现在走,先跟我说说,贵族学院里的情况吧。”

    荧荧整理下短裙,慢慢盘tui坐下:“那里面,没有特殊事情,即使是我,也是不想去的。其中的纷繁复杂,不是你能想到的。”

    “哦?难道不是你们建立自己的佣兵势力,所吸引的小公司的人才么?”

    荧荧咯咯一笑:“哪有那么简单?这所学校是我们进军四大家族的时候特有的权力,学校里几乎包括了所有有潜力的公司,甚至是四大家族和顶级家族的下一代,都在里面。上次银行抢劫这一次,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们就会因为一不小心被人抓住把柄,从而失去了控制这所贵族学校的权利。”

    “我以为只是简单的下设学校而已。”

    “所以说你的老师,根本就是个老狐狸。”荧荧白了他一眼:“肯定知道这点,才让你来的。不过里面的水很深,各大势力都在里面有着不小的根基,虽然我家因为地利人和占有很大的比重,但你如果想培植自己的势力,我们也不能明着帮你。”她忧心忡忡看了看沧海:“只能靠你自己了。”

    “你还不相信我么?”沧海浅笑:“再说,不得不做的事情,我一向很细心的。”他站起身:“听说我要洗澡了。”

    “你随便——”荧荧耸耸肩,紧接着又跟上了句:“不准脱光。”

    “想得美你。”沧海保留了平底ku——菲儿专mén买的情侣底ku

    “好了,你没事的话就使劲看着吧。”沧海畅游了一会,累了,拖着湿漉漉的平脚ku出来,见荧荧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由有些不好意思:“我说你这个sènv,看够了没有?”

    荧荧呸的一声:“你洗完了么?那我也洗,你不准看,一眼也不行。”

    沧海不知荧荧为何这么大的雅兴,不过他并不在意,拌了会嘴,沧海又上了树,四仰八叉的,舒服的大声呻yin。荧荧的比基尼在水中一闪而没,留下一句响亮的“变态”。

    沧海完全放松自己的jing神,他知道,这里属于欧阳家族的腹地,很多隐藏的暗哨都在保护他和荧荧。而且那个丫头,从来不做没有周全准备的事情。既然能穿着比基尼套着短裙,显然早就知道来这里洗澡游戏,这里肯定会有nv佣兵看守。

    他收敛jing神,完全内视自己的身体,直到他听到了一声惊呼。

    那声惊呼,非常急促,却满是惊讶,没有多少慌怯。沧海立马惊醒过来,披上衣服跳下树,向湖边跑去。

    那声音,是荧荧的。

    bo光粼粼的湖边,荧荧身着内衣,俏生生的站立在那,犹如画中仙子。见沧海赶来,荧荧那小嘴还是没闭上,好久,才接过沧海递过来的衣服,披在身上:“刚才我看见一个老头。”

    “一个sè老头?让他看就看吧,反正你不吃亏。”沧海耸耸肩,心下不以为然。

    “他只是扫了我一眼,然后就从水上跑开了。”荧荧耸耸肩,请说的说道。

    “原来还不是sè老头,只是扫了你一眼,你ji动——”沧海这才缓过神来:“你说什么?”

    “从——水上——跑开了。”荧荧的手在沧海脸前一晃,指向了湖面中央:“就在那上面。”

    沧海有些好笑:“你不会是睡觉和现实分不清了吧?怎么可能?人在水上跑?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荧荧狠狠踢了他一脚:“你以为我胡扯呢?”

    “当然不是。”沧海轻拍她额头:“你睡mi糊了而已。如果有欧阳家族以外的人,不是早就被发现了么?”

    荧荧感受着沧海的亲昵,也释然一笑:“这事我倒给忘记了。”

    “就是嘛。这根本就是不可能——”说到这里,沧海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他记起了师傅说的话。

    “当你不再为那些可能不可能困扰的时候,你或许能真的飞起来。。。。”

    暮鼓晨钟,砸在沧海的脑际。

    而荧荧的眼神,却从沧海身上移开,看向了他背后开始窸窸窣窣的树林。

    “你们,果然来了。”<>)

    <a href="..">..</a>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