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始:谁伴我闯荡 第二章 箭毒蛙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早晨的阳光带着微微冷意飘洒在沧海的身上。些许蝉鸣。

    昨晚,他就在这里睡着了。

    已经有很多人早早的起来,或早训,或忙碌自己的事情,却没有人来打扰。此时的沧海,在这里,不仅仅是上宾和未来的接班人,而是件不容人干甚的国宝。

    “你睡相,还蛮难看的么!”

    沧海的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就听耳边传来菲儿的声音,再以转眼,就看见菲儿娇嗔的俏脸,还有她身上那价值十万欧元的连衣裙。

    “巴伐利亚传统风格的连衣裙镶嵌着施华洛世奇水晶,这是顶级服装大师为我和妹妹量身打造的,我的是淡红色,妹妹的是浅黄绿色。”这是在青岛的时候,一次晚上睡觉的时候,菲儿说的。

    “我睡相就没有好看的时候。”沧海微微笑了笑:“怎么也没人叫醒我?看样子也不早了。”他站起身,伸伸懒腰,吐出体内浊气的时候,眼神精光一闪,顾盼生威。

    菲儿看着心爱男子那谜一样的气质,心底的爱慕一直是日益剧增。

    其实沧海也知道,就他现在的身份,就是躺在路中间睡觉,也没人敢打扰的。这是因为欧阳震天早就类似的吩咐过,下面的人都以为这个未来的大少爷是个有着怪癖的人。

    “好了,回去吧,洗个澡,去看看舞霏。”沧海想了一会,感觉自己这样确实有些不顾形象,但感觉自己的心里空灵了许多,似乎略有收获。不过这种感觉不是说得出言的明的,索性微微一笑,轻轻拉起菲儿柔滑的小手,往别墅走去。

    而此时,欧阳震天在地下室里,震惊的看着手里的报告。

    “家主,沧海先生的身体就像是被剧烈的药剂给洗刷了一样。不仅是作为杀手两年的旧疾突然消失,身体强度也由上次的坚韧度直直上升了好几个层次。我相信,就算是子弹,如果沧海先生乐意的话,也会直接无视的。”

    说话的,是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他身材修长,双目有神,脸上的线条显得整个人非常的坚毅。但就是如此,也掩盖不住他脸上浓浓的震撼。

    上次沧海来此,也是他主治的,短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成长到了这样的程度,这还是人么?

    旁边的医生也是满脸的不置信,欧阳震天喃喃说道:“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手笔?”

    杀手佣兵,作为催生出来的特殊群体,之所以稀罕,就是因为那身体的损耗度,而沧海为了不杀人,所领取的任务,都是极高难度,对于身体的要求是异样的高,上次那几乎可以随时带走他生命的旧疾暗伤,竟然就那么没有了。

    “不可能是他自己做到的,到底是谁,这么大的手笔?沧海身上,到底承担了些什么命运?”

    欧阳震天,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

    现在的整个环境,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即使是最浮躁的佣兵界,也只是为了各自利益,在整体稳固形势下,小打小闹而已。而且国家如果乐意,随时可以撤销佣兵界的。而,一个人的功夫就是再强悍,也不会有太大的用处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沧海的身上,到底背负了什么?

    沧海匆匆洗了澡,那稀少的汗渍很快就清除,替而代之的,是那清爽自然的感觉。菲儿给沧海弄着衣领,眸子里满是喜欢。

    “走,去找舞霏。”沧海微微一笑。

    “我不去了,没时间陪你,和奶奶去灵隐寺去。”菲儿竟然很干脆的拒绝了。沧海略微诧异:“你不会是故意回避的吧?”

    “想得美,我让荧荧看着你。”菲儿白眼一放,魅力异常。

    沧海心神微微一动,耸耸肩:“好吧,反正都一样,我和舞霏可是清清白白的。”

    不一会,荧荧敲门进来,还是那咯咯的笑声:“听说要我当护草使者?我可是受宠若惊呢。”

    沧海也觉得菲儿似乎有些小题大做,毕竟荧荧还有很多家族的事情需要去躬亲,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心想,自己和荧荧的尴尬,也该到了解决的时候了。

    菲儿很快就告别,沧海对荧荧一笑:“走吧。”

    荧荧的俏脸不为人知的一红,瞬间恢复,点头跟了出去。

    他们居住的别墅,是在别墅的最东边。而盘龙居,却是在整体建筑群的西北边。俩人慢慢步行出来,却是用了半个小时。一路上沧海一直想说上次在公海小岛时的尴尬,荧荧却似乎察觉到什么,就是避而不答,似乎不想说这个话题。沧海心里暗叹,只能先作罢。

    “咦?”

    荧荧的嘴里突然传出了惊疑声,停下了脚步。沧海刚才还在懊恼,听荧荧的声音,不由把目光顺着荧荧看着的地方看去。下一刻,他的嘴角一滞,眼神猛的收缩,心下微微觉得有些熟悉,紧接着脱口说道:“是毒箭蛙。”

    “你说什么?”荧荧微微一愣,随即脸色大变,美目中满是惊恐。沧海下意识搂住旁边佳人:“没事,只要不碰触就不会有事的。”

    虽是如此说,沧海的却又紧接着说道:“联系下你父亲吧,这事透着蹊跷。”

    自从上次在地穴里遇见了箭毒木和曼陀罗花血浆后,加上晴天说的“这就是师傅在面对的”那些话,他在凤凰家族休养的时候,就让凤眸注意下这方面的资料。凤凰家族当时就有着毒物方面的研究。凤眸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找了些剧毒动植物的资料,其中,就有这产自热带雨林的毒箭蛙。

    沧海和荧荧,走的是连绵合欢树的中间小径,那赤黄的毒箭蛙,正从合欢树的后面,慢慢爬上小径。或许是因为气候不一样的原因,箭毒蛙的样子并不是很好,虽然小的很,那摇摇欲坠的样子,却一览无余。

    荧荧很利索的告知了父亲,并让其派人查看别墅全部后才稍微舒了口气。却并没察觉,自己此时完全依附在沧海身上。她没见过箭毒蛙,却也知道这种怪物的厉害。刚才一瞬间的反应,是女子看见陌生难看事物的直接反应。

    “不过不直接接触的话似乎没什么害处。”她眉头弯成弯月,在沧海看来,异样的好看。

    见沧海微笑看着她,她才发现自己倚在沧海身上,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刹那间,红霞满布。

    沧海却早就挪开了目光,没有发现异样:“这种生活在热带雨林的东西,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你们家族里,有研究这个的么?”

    荧荧鬼使神差的,并没有离开沧海,闻听沧海问起,微微摇头:“没有。刚入四大家族的时候,对毒物的研究就到了一个阶段,似乎也研究过,不过当时的我还没接触家族内部。”

    “算了,不去理会,自然会有结果的。”沧海叹了口气,牵着她的手,缓步前行。

    欧阳震天接了女儿的电话后,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是谁在故意捉弄?”家族以上的住址,相互间都是知晓的。到了他们这个级别,根本不会说为了些许利益,干出彻底触怒彼此逆鳞的事情。他们深深知道国家的力量,不是他们能够耍小动作的。他们家族间,能竞争的,就是比对方多一些雇佣任务,多一些上面的奖励而已。

    他自然也知道,这种毒物,不去碰触,是不会有什么危害的。所以他认为,只是有人在故弄玄虚,扰人耳目而已。

    “这些南美洲的东西,黎老,还是麻烦你一下吧。”

    “是,家主。”旁边的老人在第一时间到了欧阳震天身边,老脸上两道深深的刀疤,整个人本来方正的脸,显得狰狞无比。但认识他的人却知道,这个老人,是个脾气很好的人。

    “看样子,流星尘埃进驻我家,已经不少有心人想探探虚实了。”

    等老人离开后,欧阳震天的脸上满是思考的神色,眼神里,满是冷笑。

    沧海和荧荧到盘龙居门口时,早就侍卫问候,他们简单的示意后,众人才消失在四周。沧海略微一笑,就在电梯小姐的引导下,进了电梯,看着那小酒按住熟悉的数字,直奔舞霏所在的楼层。

    随即很快就到了舞霏的门口,沧海清清嗓子刚要开口,门却在瞬间开了。

    刹那间,劲风扑面,沧海虽然感觉的很清楚,但身体确实是不堪重负,毫无意外的被那飞来一脚踢飞几米开外,附带着背后的荧荧,都差点被沧海压在身下。

    “你还有脸来见我?!”

    一声清脆的怒吼从门内传出,一道倩影飘然而出。

    <a href="..">..</a>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