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始:谁伴我闯荡 第三十三章 家族顶峰:流觞暗涌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从另外两艘游轮出来的老人,其中一个沧海确实一点也不认识,估计是和自己游轮上的老人一样是太上长老,但这第二个长老,沧海却异常的熟悉,是管辖星宿十二宫的宫主,地位仅次于他师傅的大长老。复姓灵狐,单名一个兴字。

    “令狐老哥,好久不见了。”殷少华也是上下打量着眼前的两个气势凌然的老人,突然对灵狐兴说道。

    沧海一愣,心想这个“阴曹地府”的殷少华竟然认识杀手组织的大长老,这里面的玄乎似乎更深了些。

    灵狐兴目光在沧海脸上打量哦好久。这点沧海并不惊讶,自己现在还不熟悉隐藏自己的气质,一般人或许只被他的平庸长相所迷惑,在长老级别人的眼里那自然是鹤立鸡群,一眼就看的出。就在沧海考虑着灵狐兴会不会一口叫出来自己的名字打破这诡异而安静的气氛的时候,灵狐兴仿似第一次发现殷少华一样,惊讶的说道:“殷老弟,你怎么在这里?难不成和三哥做生意的人是你?”

    看着灵狐兴惊讶万分的表情,殷少华暗暗冷笑与他装傻的同时,也知道,今天或许还能活也不一定,这个灵狐兴,还欠他个人情。表面上却满是和老友重逢的热情和激动:“哈哈,老哥哥,真是让我好想啊,这次一定要好好聚聚啊。”

    沧海游轮上的太上长老轻哼一声,淡淡说道:“老五,先别急着聊天,和老七都过来吧。”

    灵狐兴哈哈大笑,和另外油轮上的老七都对自己的下属各自吩咐了下,上了沧海所在的游轮,此时三艘油轮的水手都抛锚下海,聚在了一起。

    春末的外海,多是波澜壮阔,隐隐有海风吹,也是带着醉人的嬉笑。

    但对于沧海,似乎就稍微困难了些。那隐隐的波动比在车上剧烈颠簸还要难受。他已经开始觉得眩晕了。他甚至有种错觉,这些家伙就是因为自己的弱点才选择在公海。而自己也确实像他们所想,就这么直接来了。

    进入内厅的时候,殷少华让其他保镖都呆在了甲板,只带着沧海进去。他也发现沧海似乎拿下了帽子,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

    “呵呵,殷老弟,你怎么认识我三个的?”灵狐兴刚坐下,就开始和殷少华攀起了关系。

    殷少华自然很乐意说些联络感情的话,这关系到他的命:“其实我也是很碰巧而已,只是因为我和三哥有些生意来往。”

    听殷少华都喊三哥了,太上长老呵呵笑道:“本座霍天琪,是刺心的太上长老。这些或许殷先生早就查出来了吧。”

    虽然他只是因为殷少华得到了流沙化蝶,说自己想买,其他什么都没说,但以殷少华的精明自然会探查他的底子。别人或许不行,但以 殷少华的本事,想知道很简单。

    殷少华也不隐瞒,当然他知道隐瞒也没用,这些人,都是脑子整天勾心斗角磨得油滑的人:“呵呵,是啊,就是因为知道您是太上长老,我才因为您的身份放心前来。”

    “老五你认识了,老七端木灵长,也是太上长老。”霍天琪淡淡一说,话题再转:“好了,闲话少说,我们要处理些组织内务,殷先生应该不介意吧。”

    殷少华一愣,心想这不是要对付沧海了么,连忙笑了:“呵呵,那我就先不打扰了?”

    “不,这事我们就 想先和你说说。”霍天琪止住了站起来的殷少华:“坐下吧,殷先生。有件事情,想和你聊聊。”

    殷少华陡然一惊,下意识回头看了看沧海,却见沧海什么时候找了个椅子,也舒舒服服的坐在了身后,此时正喝着不知哪里来的茶,似乎他们的对话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殷先生?”

    “哦,当然,没问题。”殷少华面对霍天琪的再次询问,笑容满面的回答道,坐了下去,却微微后退了些。

    “好,那就好。”霍天琪哈哈大笑:“老五,让人把流沙化蝶抬进来。”又轻声说道:“殷先生,有个问题,我不知道流沙化蝶是怎么到了您手的,能说说么?”

    殷少华微微一愣:“是从南方一个朋友那得到的,怎么?”他隐隐觉得,事情似乎不对了。

    霍天琪呵呵笑了:“听说那个朋友的家业,似乎都是在你的名下,也就是说,你才是真正的流沙化蝶的主人,是不是?”

    殷少华彻底呆滞了。知道这个秘密的似乎根本没有,却不知眼前这个老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别人都认为他只是和那曹老头是“阴曹地府”的头,其余的,都是“阴曹地府”的附加连锁产业,谁也不知道,在南方的许多地方,还有着和怒、多杂乱的产业公司在他的名下。

    而得到流沙化蝶的老头其实是他一个远方亲戚。不过这个古董似乎是那老头祖传的。他把这点说出来后,霍天琪淡淡说道:“这点,我们知道,而且,最清楚的,是你身后的沧海先生,天蝎大队的队长。”

    殷少华此时才知道在场的这么多人里只有自己还以为一切都还没开始,想不到沧海和三个长老早就互相知晓了。而霍天琪的这句话倒是让殷少华很是纳闷,但沧海淡漠的声音解开了他的疑惑:“我也想知道,我从那偷来的古董怎么从组织里出来再次出来,而且物归原主了。”

    殷少华不可思议的回头看向沧海:“沧海先生,你说你上次失踪是你偷走的?”

    “除了沧海大队长还有谁?他有着独特的能避开所有人耳目的天赋,还有能瞬间致人昏迷的手法,盗取东西这样的事情,在他眼中只是简单的过家家而已。”灵狐兴插口道。

    “谢谢你的夸奖,宫主。”沧海平静的说道。

    “当然,你如果认为是夸奖的话。”灵狐兴嘿嘿笑了:“沧海,想不到你真的就这么直接的来了。也不知道是谁让你有着这么大的自信。”

    沧海淡淡看了他一眼,却对殷少华说道:“殷先生,你能解答我的疑惑么?”

    殷少华也是经历大场面的人,很快就镇定下来,言语间似乎又有了些气势:“霍三哥,不知道你在知道为何古董失踪后再次回到我们手里后会怎么处置我呢?”

    “殷老弟说的哪里话?”霍天琪面色奇怪,老脸抽动着:“我们只是想知道而已,您当然可以带着鬼玉玺回去了,还有那三千万!”

    听霍天琪这么一说,殷少华的脸立马阴暗了许多。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也不用到现在才说了。而且霍天琪说这话的时候语气过度的惊讶,加上端木灵长和灵狐兴那淡然冷漠的老脸,殷少华自然知道结果了。他反而更加镇定了下来。其实人最恐惧的不是面对什么,而是不知道要面对什么。

    “霍老哥,记得上次和我视频的长老不是你,虽然长的很像。”

    霍天琪,看向大厅里的鬼玉玺,淡然说道:“那是我弟弟。他有事不在。”

    殷少华皱眉说道:“我和霍老哥的弟弟有过约定——”

    “约定?不会是你俩做戏杀了沧海队长吧?”霍天琪看向惊讶的殷少华:“殷先生,或许你不了解沧海,你这些计谋对沧海先生来说,只是稍微休息一会就能猜测的差不多的事情。简直就是小孩过家家啊。”

    殷少华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想知道什么?”

    “沧海先生,你想知道什么呢?”霍天琪把话头抛给了正在那喝着茶的沧海。

    沧海淡淡说道:“我想知道,组织里的东西为何就这么流通了出来而已。”

    殷少华哈哈大笑:“沧海啊沧海,看样子你根本不了解你的组织啊。其实并不奇怪,我都可以告诉你。”

    另外三个长老也都好奇的看着他。特别是灵狐兴,他和殷少华在生意上有过不少接触,但交往从不涉及黑暗界,也不过问彼此的身份,所以他一点也不知道殷少华似乎对刺心很熟悉这个事实。

    “哦,那倒是想请殷先生说说,我们组织内部是怎么弄的。”霍天琪淡淡说道。

    “哼。”殷少华看向沧海:“其实很简单,你们下面的人呢,只是在完成任务,却不知道自己其实是任人玩弄的工具而已。就像说这个古董吧,你们之所以得到偷取这个任务的指示,是因为有人和你们组织接头,想要这个东西而已。你们弄回去后,自然由长老和客户鉴定,然后按照价钱卖给他们。如果是要某人的命也是一样。外人想某人死就会买你们的命。”

    “呵呵”,沧海突然笑了:“其实也不难懂的,本来组织宣扬的是为国家做贡献,古董什么的都是回归祖国,杀人也只是为了平定某地的障碍,现在想来,也只是好大的笑话而已。”

    “那你自然也知道了为何古董会出现在外世了吧,那些得到宝贝的买家虽然大多数是珍藏起来了,一是自己喜欢,二呢,就是怕在外会让原来的主人知道了。流沙化蝶之所以会来,是因为这件事本来的买家只是和那个老头打了个赌,赌他能偷出来而已,后来又回来了。”

    沧海知道他没有说谎,但这点还不能解释为何组织内那么多事情会泄露出来。眉头一皱,沉默不语。

    霍天琪倒没有意外,这些推论在组织里自然没人相信,因为已经被洗脑成功,而组织外的人抱着质疑的态度,自然能轻易的找到突破口。

    “这倒是挺有意思,烈风——”

    霍天琪的声音刚落,门外就出现一个浑身漆黑的男子:“长老。”

    “查下流沙化蝶当时的客户,除掉。”

    “是。”男子似乎只是知道是个命令,而不是感觉有人就这样不知不觉死去。转身消失。

    殷少华冷笑,他早就预料到了:“你们杀手组织还是这么冷酷。”

    “的确,他破坏了我们打成协议时候的约定。”霍天琪淡淡说着,他此时俨然是三个长老的代表:“殷先生,其实这次本来并不想麻烦你的,不过问了刚才的事情,或许,你也知道——”

    “是的,或许因为知道你们要杀流沙化蝶的老头,而知道情况的我正好还带着古董来,想必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吧。”殷少华冷冷地说道。

    “三哥——”灵狐兴呵呵笑了:“殷先生——”

    “好了,你不用说什么。”霍天琪冷冷说道:“小兴,我知道殷少华以前对你有恩,不过,你还给他就是。”

    灵狐兴微微一怔,脸色阴沉的点点头,左手一伸,枯瘦的手指不经意的抖了下,突然脸上肌肉剧烈颤动,左手闪电前伸,扣在右手上,再次收回时,右手已经被硬硬的拽了下来。鲜血直流。

    殷少华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沧海也是略微诧异了下。这样一来,殷少华是死定了。

    “殷老弟——”灵狐兴老脸冷汗直流,嘴唇发白,眼神里却坚定的很:“以前承蒙你帮忙,救了我一家老小,不过今日之事,我两处作难,不能替你出头了。我一身功夫都在右手,右手一废,我也就几乎成了废人,就当还老弟的恩情了。”

    殷少华长叹一声:“灵狐老哥,你的情意我领了。不过——”他慢慢站起身,浑身肌肉紧绷,肩膀却松弛下来,双目盯着霍天琪:“霍先生,你可如果真想杀我的话,可知道你能不能杀的起我?”说完后,浑身气势一凝,倒显出了枭雄本色。

    端木灵长一直沉默在霍天琪的后面,此时听殷少华略带强硬的语调,闷哼一声:“哼,殷少华,如果不是知道你有那么厚的背景,你以为五哥会废掉自己的右手?”

    他和灵狐兴关系一向很好,见因为这件事自己的老友少了右手,在杀手行业就算是废人一个,心下难受,对殷少华自然脾气好不到哪里去:“你是佣兵行业的龙头老大顶级至尊家族——流觞暗涌家族的长老,执掌外堂。是也不是?”

    殷少华登时脸色大变,心想自己的身份原来早已经被识破,而知道自己如此身份,还能这么对待自己,看样子是准备杀自己了。当下也不再惺惺作态,淡淡说道:“不错,我确实是流觞暗涌家族的外堂长老。流觞暗涌家族是矗立在四大家族之上的顶尖家族。全国乃至全球都有我们的势力,我堂堂外堂堂主,身份尊崇,广目无双。你们虽然是最顶尖的杀手组织,但论势力,还不止我们家族的十分之一,要杀的话,恐怕你们还得好好掂量掂量。”

    “哼,即使是你来之前早就和家族内部透了风,说来和我们交易,你死了他们也会知道”,霍天琪稳稳的坐在那里,仍旧是淡漠的语气:“不过我们杀手,向来是不杵报复,你们家族确实是权盖佣兵界和黑暗界的存在,但要灭我组织,想必还是没那么如愿。不过你放心,你死了以后,你要的古董,还有我欠你的三千万,都会如数还给你的老婆。另外还有,会把你的死伪装成意外,到时候你们组织即使怀疑,也不见得会为了莫须有的可能得罪我们。”

    这点说的确实是事实,即使流觞暗涌家族真的认定是伪刺心杀手组织所杀,也不会因为一个死去的人和神出鬼没的杀手组织作对。这在黑暗界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利益,永远比什么恩怨情仇更能打动人心。

    “看样子,我今天,是栽在这里了。”殷少华知道已没任何可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又听外面呼喝声连连,惨叫不已,知道自己的保镖已经全都死去,心底的戾气反而暴涨,浑身气息流转,衣服微微暴涨,显现出极其精纯的内劲:“那我就领教下杀手世界巅峰的本事。”

    一时间,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a href="..">..</a>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