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始:谁伴我闯荡 第十九章 骇人听闻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切都在眨眼间,就在大家都准备倾听沧海这些日子离开青岛佣兵界视线去了哪里的时候,门口突兀的出现一个淑静的贵妇,眉脚带笑,说不

    出的淡雅脱俗。

    背对着门口的乞丐听身后女子说话,二话没说,身体机械的一动,浑身上下除了两手猛然后撤,抓向女子的香肩外,身体其他部位都是纹丝

    不动。黑凤凰等人,又是感觉此人动作的别扭异常,似乎看一眼都会头晕眼花。而沧海却暗暗佩服,这才是功夫练到家才成出现的现象。没有

    哪怕一点点的多余动作。

    其实此时心情最忐忑不安的,却是出手就是杀招的乞丐。他从来没有想到,除了少数的那些人外,竟然有人能贴近自己这么近海梅被他发现。

    如果不是背后女子开口说话,他竟然还发现不到!他虽然没有沧海晴天独特的功法,但他功夫比他俩深厚强盛的多,经验也不是前者能比拟的

    ,对于身边情况的控制和监视,尚在沧海之上。

    “这人若不能出奇制胜,恐怖会是大麻烦。”乞丐想着,毕竟在这种情况出现的,估计都不是沧海这边的人。沧海身边有什么人他不知道,但这

    种程度功夫的,在他记忆力,一个也没有,当然不包括他的变态师傅。

    身后的女子,显然不是他的师傅那老家伙。

    脑筋抖转,他使出了这招出其不意的“抢滩登陆”,意欲先发制人,不然在场的众人都要遭殃。

    沧海的脸一下子就变了,眼见乞丐的双爪就要抓住女子的双肩,而那女子在他的印象中鸡都杀不了一只,更别提躲开乞丐的这招偷袭了。

    就在大家刚要缓过神还没缓过神的刹那,一只宽大的手从斜里闯进乞丐的进攻路线,,手精妙的在乞丐右手上一划,乞丐的右手就撞击在自己

    的左手。

    “哼,好轻巧的借力打力。”乞丐冷哼一声,猛的转身,双脚离奇的同时踢出,这才看见,挡住自己“抢滩登陆”的,是女子旁边多出来的男子。

    那男子个子不高,身材却很魁梧,整个人显得很臃肿。但就是这个臃肿的胖子,又双手连动,破了自己的“连环寸腿”。

    “想不到竟然还有如此高手”。乞丐看了眼面前男子,大约四十多点的样子,双目慈祥,浑身没有一丝杀气。臃肿的身子却是灵活的很。乞丐连

    施快招,都被男子以快打快的截下来。十几招下来,乞丐竟然发现自己的手腕和虎口微微发烫。

    “别打了。误会。”

    沧海有些变调的声音嘶哑的响了起来。乞丐心思一动,一掌封掉对面男子的反击,脚步连踩,迅速后退了回去。

    “好一个倒踩七星步。先生好功夫。”

    对面男子见乞丐退回去,也不紧跟,淡淡束手站在那,看着乞丐笑了。

    “您是。。。。御天先生。”

    黑凤凰从那男子出现的时候脑子轰的就炸了。这个男子,太像自己印象中的一个人了。她愣是想不起来。其实也不怪她,因为面前的这个男子

    ,以前的脾气可不是这样。她和他也不是很熟,只是见过几面,印象深刻些而已。

    “沧海先生,我看看,你都瘦了。”那女子见前面没人打架了。这才施施然走到床边,捧起沧海呆滞的脸:“怎么了,是不是看我越来越漂亮,你

    都不敢认了?”说着,女子朱唇轻凑沧海额头,美目里满是柔情。

    “你是谁啊?”

    欧阳菲儿刚见这个贵妇优雅而俏丽,稳重而脱俗,心下也是好生赞叹,这时见她对沧海动手动脚,就受不了了。

    刚才李薇薇和沧海在一起为沧海紧张的样子落入欧阳菲儿的眼眸中的时,她就隐隐感到了醋意,不过李薇薇挺着肚子,她也听护士说了,隔壁

    房间的大肚子美女是沧海的嫂子,才知道听是晴天的老婆。而面前这个女子,看起来也就三十岁撑死,沧海说他是独生子,肯定不是他的姐妹

    ,更不可能是他母亲,又不像沧海说过的其他“有染”的女子。欧阳菲儿这才生气起来。

    沧海这才晃过神,对菲儿苦笑道:“这是我妈妈。”

    众人尽皆石化。欧阳菲儿也呆住,俊脸马上粉红,娇艳欲滴,抬不起头来。钱小莫笑眯眯的看着她。

    本来,刚才李薇薇说的“御天”,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毕竟是二十多年前的一个人了,影响力早就消散,而沧海说这个贵妇是他母亲,大家都

    都瞪起眼睛。

    沧海的母亲!

    这就是一直困扰着青岛各大佣兵头目最头等问题——沧海的老家在哪,父母是谁——的答案。不仅知道了,而且父母都送上门了。

    就在这时,乞丐直愣愣的走到沧海身边:“小子,你对我做了什么?我的功夫怎么就还剩下一半了?”

    此话一出,其他人还不怎样,他带来的那些人却浑身一震,御天也是浑身一震,惊讶的看着中年人,心想:刚才我竭尽全力应付下来,你竟然

    只是一半功夫?

    沧海淡笑说道:“我的‘莲华’就是这个后续功效,你休息一小时就差不多了。”乞丐脸色这才好看了些。转身看向还站在门口的御天:“御天?这

    个名字我感觉好熟悉。”

    御天看了看黑凤凰,微微一笑,却对乞丐说道:“我和你的父亲倒是有过几面之缘。”

    众人大汗!这个貌似中年人的老年人,他的父亲得多大啊。

    乞丐满脸的黑线,却淡淡说道:“我父亲我都不知道是谁,你怎么会知道——御天,御天!”他想起什么似地,满脸不可思议的梦看向御天:“是

    你这个臭小子!”

    御天奇怪得看了看:“我和你父亲相交,你得叫我叔叔。和我儿子同辈。”

    乞丐无语,众人都无语。。。。。

    沧海憋不住的笑:“爸,他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朋友,他只是没变样子而已。”

    御天大滞,看怪物一样看向乞丐,后者嘿嘿冷笑,突然脸又僵住,对沧海说道:“你刚才喊他什么?”

    “爸啊。”

    乞丐惊讶的说道:“你是御天的儿子?英雄家族的人?”

    沧海诧异道:“我是啊。英雄家族?什么东西?”

    “哈哈哈。”御天哈哈大笑。

    乞丐狐疑的看了看父子俩,一阵无语。

    黑凤凰这才反应过来。忙吩咐手下准备,大家进了凤凰集团的顶楼密室。

    太突然了,真的太突然了。先是获得了那么多资料,后又是地下基地的主人来看沧海,紧接着,消失了二十多年的御天突然出现,并证明了沧

    海的身份。饶是黑凤凰,也是坐在那好一阵子无语。倒是李薇薇,惊讶过后,亲切的叫御天夫妇叔叔阿姨。钱小莫坐在欧阳菲儿身边:“你该叫

    我小姨了。”

    李薇薇面色微红,改叫“小姨,姨夫”。她早和晴天结婚了。

    黑凤凰又吩咐手下,今天的任何事情都不得经由谁的嘴里透露出去,这才安稳的坐在那,整理下思绪,对御天说道:“御叔叔,真想不到,再

    见你,都是二十多年以后的今天了。”

    御天也是呵呵笑:“是啊,想不到就知道和无常在我身后捣蛋的小丫头,不仅长的这么漂亮,而且已经是大集团的董事长了。真是过的好快啊

    。”

    沧海好不容易憋出了句:“你们不当农民了么?”

    钱小莫咯咯笑了:“怎么了,沧海先生,看不起农民么?”

    沧海气的说道:“你们骗了我那么久!”

    “哪里是骗,当年你跟着你师父走的时候,我已经告诉你师父了,让他看准机会告诉你,他没告诉你而已,再说了,以前你也没问我什么啊。”

    御天眨眨眼,有些俏皮的说道。

    乞丐长叹了口气:“想不到当年的御天已经洗尽铅华呈素姿,傲气完全没有了。”

    御天淡笑不语,沧海竟也没问,只是坐在那生闷气,跟个孩子是的。欧阳菲儿更是抱着“丑媳妇见公婆”的心态,羞涩的和个鹌鹑一样,静坐在

    钱小莫身边。

    乞丐叹气:“刚才,我还以为你是沧海母亲的保镖呢,想不到竟是他的爸爸。唉!”

    语气深沉间,众人都想起刚才他问黑凤凰的话,相互间看了看,都在想同一个问题:难不成他还想问问沧海母亲的年龄图谋不轨?心念之下,

    众人都窃喜不已。

    御天说道:“此次前来,我时间不多,还有事远行,恰好知道儿子在这里,就过来看看。想不到看见这么多故人。”

    黑凤凰忍不住说了:“御叔叔,你既然那么清楚沧海的事情,当时为何不挺身而出,让沧海一个人面对那么多敌人?”

    御天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那是他的事情,与我何干?”众人又是一阵无语。钱小莫淡淡说道:“沧海好好的就行,我们从来没想过要帮他。”

    沧海耸耸肩:“看吧,这就是我爸妈。”

    乞丐却深以为然:“这样就对了,头说大丈夫顶天立地,就要做自己最难承受的事情才算英雄,要吃别人不敢吃的亏,打别人不敢打的帐。”

    黑凤凰却在语气里听到了别的东西:这个恐怖的主人,竟然还有个头。

    “好了,既然我儿子没什么事,我们就要走了。”御天站起身,挽住自己的妻子。向众人辞行。沧海暗想果然被自己猜对了,当下也不挽留。黑

    凤凰却有些惊讶,心想这对父母还真是够对儿子放心的。

    “对了,差点忘记了正事,凤凰啊。”御天严肃的说道:“现在形势很严峻了,你联系晴天,让他撺掇慕容复,你们设法把现在青岛所有的佣兵公

    司都铲除,连根拔起。”

    御天的震撼着除了乞丐那些人以外的所有人。都认为御天是不问世事的人了,想不到说出这样血腥而淡然的话。

    黑凤凰满脸的惊讶直接掩盖不住:“那,无常那的公司——”

    “他不是已经撤掉自己的佣兵了么!”御天轻笑,又看向沧海,语重心长的说道:“磊磊啊,你妈妈和我都等着抱孙子呢。”说着,有意无意的看

    了看欧阳菲儿:“像你表哥学习学习。创业都不忘下一代的培养。”

    。。。。。。。。。。

    这是那个傲气凌云的御叔叔?

    这是那个正眼都不看人,从来都不笑的御天?

    黑凤凰和乞丐无语中。

    沧海直接板着脸,假装没听见。

    欧阳菲儿都快趴到地上的时候,被身边的钱小莫轻轻拉起,满脸笑意的看着她:“我家磊磊,从小啊就少跟女孩子来往,也不懂怎么哄女孩子

    开心。他倒是哪里做的不对了,你也别放在心上。不然人家也不会喊他木头了。”

    欧阳菲儿只点头,满脸羞红。

    钱小莫点点头,突然从肩包里拿出一张卡:“这张银行卡,你就带着吧,磊磊是个穷鬼,你和他在一起不能一直用你的钱。”

    欧阳菲儿急忙摆手:“不。。。不用,伯母,我有的。”

    钱小莫嗔怪的塞给他:“那是你的,不是他的。乖,拿着。”沧海背对着娘俩,不说话。钱小莫上下看了看未来的儿媳妇,又拿出一个粉红色小

    盒,郑重的递给欧阳菲儿。

    欧阳菲儿一见那盒子,脸轰的一下就红透了。旁边的黑凤凰等人都笑着看着她。

    然而,钱小莫说出去的话,却让现场都静了下来。

    “这个东西,你用不着,你回去交给你父亲,就当做是我御家的提亲信物吧。”

    黑凤凰一愣:“阿姨,那不是戒指么?”她诧异为何说是给欧阳菲儿的父亲的。

    钱小莫咯咯笑了:“这里面又不是贵重的戒指。只是‘流星尘埃’的一粒晶体而已。”

    黑凤凰美目圆睁:“您说什么?”

    欧阳菲儿也呆住了,连忙摆手:“这怎么可以,我不能——”她可是清楚的很,这粒东西,可是所有佣兵公司拼老命要得到的东西。而面前的贵

    妇,就这么随随便便给她了,听口气,这个,还不如一枚戒指。

    黑凤凰苦笑:“我都想嫁给沧海了。”

    御天淡淡说道:“凤凰,你的实力还不够,只有家族才能用的上这个,你们拿在手里就是鸡肋,而且,还会成为众矢之的的。”

    “御叔叔,那。。。”

    “英雄家族么?有缘的话自然也会有的。”御天嘿嘿笑了,却又对沧海说道:“等这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结束了,你就去杭州吧。”众人又都无语

    ,这里严峻的情况,在他嘴里,成了鸡毛蒜皮的小事了。

    沧海这才转过身来:“去干嘛?”

    见沧海还像小孩一样别扭着,御天不由笑了:“你不能总是孤单一个人,需要有自己的势力,培养势力么,学校是最好的地方了。”

    沧海和欧阳菲儿都惊讶的看过去:“你的意思——”

    御天慢慢说道:“这里都不是外人,说了也没事。你就去前几天去的那所学校,到了那里,自然会知道需要从哪里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

    “我不需要,我觉得一个人挺好的。”沧海淡淡说道。

    “你在这里一个人勉强是够了,但以后你要面对的战场,别说你一个人了,就是你师父带着那么多朋友啊徒弟啊什么的,都是伤痕累累。”

    这是沧海第一次听到关于他师父的情况,还猜知道,原来父亲不仅对他的行踪了若指掌,就连他师傅的事情,父亲也是清楚的很。

    “老弟,你现在说这个是不是早了些,对他们而言?”一直沉默的乞丐突然开口了。

    “不早了,他师傅估计是没时间告诉他了。我还要去南方一个地方,估计短时间回不来,只能现在先告诉他了,反正如果他不积极的话,全国

    的佣兵,上到家族,下到企业,都会被人连根拔起。如果是因为我没说,说不得我还得背上骂名,这样的话,以后一旦有什么事情了,也是我

    儿子的责任,与我无关。”

    乞丐沉默了好久,长叹道:“怪不得你功夫进境也很快。人至贱则无敌啊。”

    御天却一本正经的说道:“沧海,你记住,你在杭州如果拉拢不了自己的势力的话,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的师门,现在站在你身边的人,

    都会因为你而遍体鳞伤,甚至死无葬生之地。”

    沧海全身僵硬,全场的人都被御天的话吓到了,个个都是毛骨悚然的感觉。

    平静之下,莫非真的是激流暗涌么?

    “不要觉得我是危言耸听,从你跟着你师父那天起,我和你妈就料想到了现在的事情。你和晴天,早就被这个佣兵世界的存亡划上了‘命运’的沉

    重。”御天怜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你心里的疑惑,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在你成功后,现在,不是你询问的时候。”

    “该走了。”钱小莫平静的说道。御天点点头。乞丐却突然咳嗽了下:“那个。。老弟啊,你那里还有没有晶体了?”

    “没了,这颗是沧海的师傅送我的,说以后会遇到菲儿姑娘,如果沧海以后想要儿子的话,就送给欧阳家就可以了。”御天直接坦白说道。

    沧海脸色一红,和欧阳菲儿对眼相互看了下,后者的脸一直是熟透的番茄模样。

    乞丐这才笑眯眯的看向欧阳菲儿:“这位小美女,不然这样吧,你呢,给我一天时间,就一天,我就还给你好不好?我——”

    “不行。”御天打断了他的话:“这里面的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大好奇心?”

    “我是知道,但我只是想破解而已。又不是为了里面的东西。”乞丐理直气壮。

    俩人的对话,直接震撼了其他人!“流星尘埃”里面的东西,竟然早有人就知道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你快走吧,老子不送了。”乞丐知道要不到了,索性开始送人。御天笑了几声,就那么直接带着钱小莫走了,头也没回。

    乞丐气呼呼的也就要离开,突然对沧海说道:“忘记了,还有一件事,你看见我带的柜子了么?”

    沧海正在吸收着刚才父亲说的那些话,浑浑噩噩的点点头:“恩,怎么了?”

    乞丐一招手,一直在后面肃立的一群白大褂立马上前,把柜子往前一放。乞丐淡然说道:“进去吧。”

    沧海一愣,乞丐接着说道:“能不能活着出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干什么用的?”黑凤凰不由插嘴说道。李薇薇和欧阳菲儿也都紧张的看过去。虽然知道乞丐不会害沧海,但也都知道面前这个人不是随便说话

    的主,说的什么都是一口唾液一个坑的。他说能不能活着出来,就是很危险的意思。

    “我又没进去过,我怎么知道。”乞丐说的很光棍,对沧海说道:“你用得着,不过看你的造化了。”

    沧海这才反应过来,皱眉看了看,却大踏步往里进,竟也是连问都不问。

    “沧海!”阿俊突然喊住了他,脸上满是大汗,欲言又止,乞丐狠狠瞪了他一眼,阿俊又收回要说的话,简单说了句:“小心点。”

    沧海点点头,看了看乞丐,这才大踏步走到柜子前,身边一个白大褂打开,沧海一只脚就迈进去了。

    “等等。”乞丐又发言了:“把衣服脱了,一件别留。”

    沧海也不迟疑,对现场的女子说道:“你们都先出去。”

    “我不。”欧阳菲儿坚定的说道,狐疑的看着乞丐。李薇薇没有开口,却站着不动,她对沧海的感情不比晴天对他的浅。

    黑凤凰吩咐身边的身边的几个心腹女子出去,摆摆九天网,大不了我们转过头去,不看你的屁股。”她照样不放心。

    沧海无奈,让她们都转身,自己快速脱了衣服,二话没说,迈进柜子里。

    “关门,开闸。”

    乞丐淡淡说着,语气里却带着明显的激动,说明他心里也不平静。

    三女子转过身来,见柜子已经合上,一个白大褂把插头**墙壁的插座。拿着一个古怪的按钮,柜子上方绿灯全部亮了起来。下一刻,柜子摇晃起来。

    此时乞丐没有了刚才戏谑的表情,几个手下也是都紧张的看着柜子,阿俊更是小白脸抽搐不已,双拳紧握。

    三女都不是傻子,知道沧海肯定正在里面经受着痛苦的磨难,此时她们已经紧张的不去问原因,紧张的看着剧烈摇晃的柜子。

    那柜子摇晃的越来越厉害,简直就有要倾倒的趋势。白大褂一拥而上,稳住了柜子。

    欧阳菲儿的心扑通扑通乱跳,都快到嗓子眼了,要不是看身边李薇薇一直咬着嘴角坚持,她就要紧张的哭出来了。

    过了半个小时的折腾,绿灯完全变红,柜子也不再摇晃,乞丐才长舒了口气,喝道:“开棺。。。验尸!”

    登时受到三道强烈的白眼。

    柜子被打开了,沧海萎靡在地上,双目紧闭。肚皮却是微微颤动。

    乞丐吩咐身边人把沧海扶出来,披上衣服,才慢慢说道:“该,谁让你暗算我呢,哈哈。”

    沧海慢慢睁开眼睛,对那面色发白的三个女子笑了笑,张口吐出一堆血水,里面夹杂着白色碎末。

    是牙齿。沧海咬碎了三颗牙齿。

    乞丐大摇其头:“别告诉我,你鬼哭狼嚎之外,还咬碎了牙齿。”

    那个手握遥控器的白大褂突然开口了:“对不起头,我刚才忘记关消音系统了,沧海先生,并没有鬼哭狼嚎。”

    乞丐脸色一变,好久才慢慢说道:“能忍住没喊出来,沧海,你真令我佩服啊。”

    沧海狠狠白了他一眼,却虚弱的说不出话来。乞丐这才慢慢说道:“恭喜你,从今天起,你就不是佣兵了。”

    <a href="..">..</a>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