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异变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欧阳菲儿算是开了眼界了。---浏览器上输入-看最新更新---刚刚进来一个按摩师,沧海二话不说,一记“抓奶龙爪手”过去,直接而干脆。欧阳菲儿甚至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如

    此情景。

    而她更惊讶的是,那女按摩师似乎也会点功夫的样子,和沧海接触了几下,才被沧海制服。然后,沧海的手,伸向女子的胸口。。。。

    “沧海,你干什么?”欧阳菲儿义愤填膺的走过去,她心里抓狂,真的想立马废了眼前这个男子:“快放开她。”

    见欧阳菲儿过来,沧海的手飞速抓向女子胸口。女子面色惨白,尚未反应过来,沧海就抓住了什么东西,一把带出来。而欧阳菲儿的脚似乎“

    好了伤疤忘了痛”,直直从背后踢向沧海的屁股。

    沧海应承了这一脚,却把女子敲晕,龇牙咧嘴的回头:“哎幺,你下手那么狠。真踢啊。”

    见沧海弄晕女子,手上还拿着从胸口处拿出的东西,欧阳菲儿羞涩的没敢看,直接又是一脚:“你个不要脸的东西。死去吧你。”

    沧海这次闪身躲开,一把攥住菲儿伸出的腿,淡淡说道:“看清楚我手里拿的东西好不好。”

    欧阳菲儿一愣,这才看去,沧海手里正晃悠着个微型监控器:“看看,这个按摩师身上带的好东西。”

    欧阳菲儿这下真的愣住了。这哪是什么按摩师,明明是特工的行径,刚才和沧海应付了几招,都是精妙的擒拿格斗技巧,做不得假的。这也解

    释了沧海为何在人家姑娘一进来就突然施辣手了。

    沧海舒了口气,走到电话旁,按下重复键:“请再送上来一名按摩师,谢谢。”

    欧阳菲儿一愣:“怎么?”

    “第一名按摩师肯定是偷听了电话吧估计。我让再上来一名按摩师,是想看看,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而已。”

    沧海说的模模糊糊,却翘起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欧阳菲儿不可理喻的看着他刚要自己走开,沧海却一把拉住她让其坐在自己身边。

    “小心在我旁边呆着最安全,别乱蹦跶。”

    “你才乱蹦跶呢。” 欧阳菲儿气呼呼的坐在沧海身边,撇头去看地上的女特工。

    门,开了,刚才就是虚掩着的。

    一个和特工差不多年纪 的女子微笑着进来:“请问,是您打的电话么?”她看向沧海,又看了看欧阳菲儿,眼睛里闪出几丝羡慕的神采,又黯然

    消失。最后才看见躺在沙发边上的那名女特工,脸刷的就变了,直接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大哥,求您饶了我吧,我只是个按摩师,什么都

    不会的,我上有老人要养,还有个男朋友,我只按摩不做别的。求求您了。”

    沧海在感受着她从进来到磕头的心跳频率,似乎没有明显的过度,是一瞬间从轻快变成了极度紊乱。他不知道按摩师在害怕什么活着误会什么

    ,不过他知道,这个时候他说什么都没用,索性直接说道:“你如果再不起来,还跪在那的话,或许我会考虑,让你好她一样。”

    欧阳菲儿早就站起来,此时过去扶那按摩师起来:“不用怕,他只是个变态而已。”那按摩师刚直起膝盖又扑通跪下了,却不说话,只是磕头,

    眼看就要哭了。

    “好了,好了。”沧海从沙发上站起,脱下衣服:“来吧,给我按摩看看,是真的按摩师的话,自然方你走,不是真的话,你就和她一样,躺在那

    休息吧。”

    女按摩师哪里知道沧海的意思i,不过见那男子已经光着上身躺在那,没有“传说中的说的那样”,才缓缓站起,慢慢走过去。

    “好好按摩,一会有你的好处。”沧海淡淡说道,看样子,他要装下去了。

    说实话,他很喜欢按摩,一种很微妙的感觉,现在他已经人事,不过他比较的话,他宁愿按摩,也不做男女之事。但真正的按摩师是可遇不可

    求的。一般的按摩发廊都是些漂亮的花瓶,陪人说说话,聊聊天,再被吃点便宜就可以了。根本谈不上什么按摩手法技巧,更别说是穴道了。

    这次沧海要求按摩,还有深一点的意思,自己对穴道上还有一些朦胧的概念,这些都是自己当初跟师傅学的时候遗留下来的诟病。他本来不想

    学针灸,而师傅本来也没想交,是后来机缘巧合,在沧海身上扎针那么一次,才让沧海接触了针灸和穴道,正好当时的组织里有这方面的人才

    ,沧海也就才稍微研究下。

    而马上就要去救医生段玉旭了,沧海唯恐会用上针灸,才想在这里碰碰运气。

    结果,这个女按摩师,倒是没让沧海失望,一边小心翼翼的给沧海按摩,一方面又回答者沧海关于后背和胸前大穴的问题,后来又包括了人体

    各大穴道上偏门的问题。

    她暗暗心惊,如果不是自己跟一个老中医学过,今天还真回答不了这么多问题。

    沧海得到满意答复的同时,也暗暗赞叹这个女按摩师哦功力十足。

    以往在任务额时候,也会身体酸痛不已,组织里只有医院,没有专门的针灸部门,使得沧海不得不在外找按摩师。而按摩师是门很高超的学问

    ,一般的按摩师只知道基本的穴道然后就胡摸一通,不仅没效果,还会加重身体的负担。背后这个按摩师,不愧是四星级酒店的附庸按摩师,

    不仅手法灵活多变,时而凝重时而轻描淡写,力度也把握的相当好,时而犀利,时而轻缓,时而重锤,时而抚摸。乐得沧海直哼哼,直夸按摩

    师本事高强。

    按摩师慢慢的开始对话中恢复的正常,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拘谨和害怕,随时渐渐进入工作状态,和沧海爽朗的谈吐和谦逊的脾气,使得她再也

    没有刚才的想法。

    “管他是不是那个人呢,起码好像对我没想法。”女按摩师心里暗想,又讨好的开始按摩沧海的肾盂。

    肾盂,是很容易疲劳,也是很不能完全修复的。一般的按摩师不会按摩这里,因为它的脆弱,一不小心就会不得其所,反而更加疲倦和劳损。

    而真正的按摩师又不敢去按摩。因为,这里很刺激**,很多女按摩师也因为按摩了客人的肾盂,而稀里糊涂从少女成了少妇。这个按摩师见

    旁边坐着个虎视眈眈的美女,估计这个男子不会做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再说了,即使不利,由旁边的女子扛着。

    沧海慢慢呻吟起来:“轻点,轻点。。对,就这里。。。热了。。。热了。。”

    待沧海好不容易长舒了一口气的时候,女按摩师也长长暗自舒了口气:看样子,自己真的很安全了。

    欧阳菲儿一直在旁边用美目瞪着他俩,此时见似乎结束了,欧阳菲儿突然开口问道:“无赖,我问你。”

    沧海眼睛一闪,坐在沙发上:“问吧,什么事?”

    “我怎么见你也不淌汗?你不热么?”

    “热,一很累,不过,嘻嘻,我就是不淌汗,就不告诉你。”沧海暗自心想,这是功夫的作用,自然不能告诉于你,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成为敌人

    。毕竟,她背后,是欧阳家族。

    欧阳菲儿气的粉脸通红,女按摩师坐在旁边休息一会,突然怯生生的问道:“先生,我鞥问个问题么?”

    “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刚才问你那么多,现在你问就是。”沧海淡笑。

    “您,是不是本地人?”

    沧海眨眨眼睛:“不,我不是本地人,我是过客而已。怎么?把我误会成其他的人了?”

    女按摩师脸一红,心想:你沙发上躺着个女子,打扮就是我们按摩师的打扮,谁都会怀疑你。

    她嘴上说道:“不好意思,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刚进来的时候有些惊讶和害怕而已。”她又怯怯的说道:“我能把我的朋友叫醒么?”

    沧海一愣,知她问的是沙发上的特工,不由笑了:“你看看,是不是你的朋友!”

    女按摩师笑道:“这个服饰就是我们酒店专用按摩师的在,怎么会——”

    话音戛然而止,被她翻过身来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不对啊,刚才上来是的,明明是纯蓝啊。”她惊讶的捂住了嘴,才又看向沧海。

    沧海站起来,套上衣服,走了过去:“这就是我打晕她的原因了,我说,妹子,我们住的808房间,以前有人经常住的么?”

    女按摩师闪身闪烁,沧海诧异道:“不会就是你误会我的那个人吧?”

    女按摩师怏怏说道:“确实是的。不过我刚才听前台小姐说,你叫了两个按摩师,还以为是那位老板今天不玩游戏了,才敢上来的,想不到,

    搞错了。不过,不过纯蓝去哪了?这个人又是谁?”

    沧海不答话,淡淡说道:“好了,你回去吧。。。对了,菲儿,给钱。”

    欧阳菲儿倒也没说什么,直接问了价钱,送走了稀里糊涂的女按摩师,临走的时候沧海说道:“你们可以去看看附近的女厕所或者某个一直被

    占用的电梯,或许能找到那个按摩师也说不定。还有,如果大堂经理或者谁问起,你不要说这里的情况,就说第一个直接没来,我就直接另喊

    你上来。”

    女按摩师见沧海如此气度,知道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当下乖巧的开门出去,关门时还施礼。

    沧海刚想对欧阳菲儿说说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却见后者叉着腰站在自己身后,似乎河东狮吼。

    “你干嘛?一副吃人的样子。”

    “干嘛?你什么意思?没钱就不要叫按摩师啊,还让我付钱,凭什么?咱们不只是合作的么?”

    欧阳菲儿心里无明业火正呼呼燃烧,一点也不顾及自己的美女形象,纤纤秀指指着沧海的鼻子,大声问道。

    沧海大声说道:“你没搞明白是不是?咱俩除了合作以外,我还是你的保镖啊。你多少付点保镖费啊,是不是?”

    见沧海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欧阳菲儿直接白了他一眼,气呼呼的坐在床上:“本小姐也找按摩师。”

    “不好,你找按摩师我去哪啊?不会想对我春光大露吧?下次吧,好吧?再说了,咱不是还有个客人还没招待么!”沧海语音渐渐冷了下来,看

    了看躺在沙发上的女特工,又对欧阳菲儿说道:“菲儿,你会用电脑么?”

    欧阳菲儿鄙视的看了看他:“怎么?你不会啊?我不会教你的,除非你求我。”

    沧海嘿嘿笑了:“放心,不用教我,你会就行。”他指指九天,帮个忙。”

    “没可能,你另请高明。”欧阳菲儿长长的腿一叠,倚着身后的被子i,瞥眼看外面的风景。

    沧海慢慢走过去,趴在欧阳菲儿的旁边:“我说,这个女特工绝对不是认错了人,把咱们当成原来常住这个房间的客人。是专门冲着咱们来的

    。”

    欧阳菲儿瞪着他:“你唬谁啊,咱们刚进来没几分钟,又是突然喊的按摩师,就那么巧他们就准备好了直接替代过来?”

    沧海索性坐上床,和欧阳菲儿并排在那:“而且,刚才那个按摩女郎,和她们是一伙的。”

    欧阳菲儿一巴掌把沧海推下床:“你是不是逗我玩呢?刚才你不是还和她有说有笑的么?现在人家走了你又开始说了。”

    沧海慢慢爬起来,又坐回去,淡淡说道:“我本来也被她骗了,不过后来她翻开那女郎的一瞬间,我发现她眼神里透出一丝喜意,似乎是看到

    那个特工没死而高兴的,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还是看的很清楚,她是认得那个特工的,这点,绝对不会错。”

    “那你怎么还让她走了?故意的?”欧阳菲儿相信沧海的判断力,也不再犟嘴,淡淡问道。

    “我只是不明白而已,她们为何要对付咱们。还有你刚才说的,怎么就那么巧,咱们刚一来,她们就预备好了。第一个特工,进来的时候貌似

    很坦然的样子,见我直接出手才慌忙了些,身上没有攻击性武器,只有一个监视器。这点,就很让人费解。难道,她们一直在盯着这个房间?”

    “那这样说也有可能,不过,她们为何要监视这里?是因为那个人一直住在这里?那个人是谁啊,从她们表现出来的样子来看,应该是个很混

    蛋的人”她看向沧海,或许比你还混蛋也说不定。“

    ”或许,她们认为咱们是那个人的朋友,或者是来接头,或者,别的什么原因。算了,反正无聊的很,咱们就陪她们好好玩玩吧。”

    “你滚,谁无聊啊,只有你无聊。”欧阳菲儿又把沧海往床下踢。

    沧海也不介意,拉欧阳菲儿下床:“来么,帮帮忙,我想知道这个女特工的身份。”

    “你准备怎么办?”欧阳菲儿不情愿的被拉到电脑桌前。

    沧海看着欧阳菲儿,诡异的笑了。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a href="..">..</a>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