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前奏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荧荧有些呆滞的看着面前的情景:沧海光着上身,穿着皱巴巴的裤子,裤子上满是血,双腿之间插着欧阳菲儿修长雪白的腿。---浏览器上输入-看最新更新---欧阳菲儿身穿睡

    袍,浑身血红色(西瓜瓤),眼圈红肿,此时却闭目养神般躺在同样昏迷的沧海身边。

    旁边的俩女,芮秀一身睡衣,眼神古怪的看来看去,女教官倒是穿的还算没问题,不过眼圈也是红肿异常。

    “你们不会。。。。”荧荧惊讶的合不拢嘴:“你们。。不会三陪一吧?”

    “你胡说什么呢!”舞霏心下一羞涩,却丝毫不顾面前这个女子是半主子的颜面,反唇相讥:“是你姐姐的问题,又不是我们的。”

    芮秀怯怯的对荧荧说道:“小姐,不是你想的那样,是——”

    “嗯。。。。”一声长长的呻吟从旁边传来,却是欧阳菲儿慢悠悠的清醒过来,先是看了场上的的三女,眼色有些迷糊,又偏头看了看躺在自己

    身边的男子,口中惊呼一声,双手一撑闪到一边,随即一脚踢了过去,沧海却如死猪般,赖在那一动不动,倒是力道反震的欧阳菲儿大皱眉头

    ,痛的她差点没哭出来。

    “你这个死人,这个死人。”欧阳菲儿索性坐在地板上,双脚踢腾着沧海,小孩撒泼般。

    “姐,你怎么了?没事吧?”荧荧晃过神来,跑过去矮身边扶起菲儿边问道。

    欧阳菲儿对这个俘虏自己妹妹并代替之的女子自然一点好感没有,冷冷的说道:“你看我像没事的人么?”说完推开假荧荧,继续踢打。

    舞霏一把推开她:“好了,再踢就出事了。”

    “出什么事?你那儿关心他干嘛?”欧阳菲儿瞪大眼睛,看着阻碍自己好事的人。

    舞霏矮身摸着沧海的头发:“他应该需要休息,你那一脚都把他给踢坏了。”

    欧阳菲儿被他一说,本来心里也有些惴惴,不过后来心里又翻腾起另外一种味道,大声说道:“我乐意,你管的着么?那么心疼他干嘛?”

    “谁。。。谁心疼他了?我只是觉得你要打也不能乱打。”

    “我偏乱打,就打这里。”欧阳菲儿连踢沧海裤裆:“怎么?你管的着么?你又用不着。”

    舞霏气的浑身乱颤:“谁说我用了?你踢,我也踢。还不知是谁用的呢。”

    说罢,和欧阳菲儿争先恐后对沧海的要害进行血腥迫害。

    “踢死你。踢死你。”欧阳菲儿见舞霏真的下脚去踢,嘴上也嚷嚷着,脚下却开始装模作样。舞霏见欧阳菲儿那么卖力,脚下却也松懈下来,嘴

    上也是不怯场:“踢坏你,看以后谁用。”

    旁边的荧荧和芮秀见俩女突然这样,大半天没缓过神来,最后芮秀实在看不下去了,跑过去拉开欧阳菲儿,推开舞霏:“别打了,再打下去沧

    海先生就废了。”

    欧阳菲儿和舞霏趁机停下来,嘴上却都没停下来,俩人也不知怎么的,突然都对和沧海住在一起的芮秀说道:“你心疼了?”

    芮秀蹲下身,一把褪下沧海的裤子:“当然了,沧海先生是个好人,还对我有恩,我虽然自己不喜欢他,但很欣赏他,还是希望他有孩子的。”

    众人一愣,才发现芮秀已经褪下沧海的裤子,一双手已经开始揉捏刚才被俩女踢的地方。

    “啊,你干嘛?”另外三女惊声尖叫,挡眼的挡眼,转身的转身。

    “干嘛?都肿了。”芮秀看了看身后 的三女,起身走向自己的箱子:“幸亏搬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拿来了。”从箱子里拿出一小瓶红色药水后又折回

    来,给沧海擦拭:“好了,三位大小姐,没那么严重吧?上次在银行的时候没见过啊,来帮忙啊,还有他大腿上的伤口,被菲儿小姐咬的那个。

    现在还血流不止呢。”

    欧阳菲儿浑身热的都快晕过去了:“什么血流不止?他明明能控制自己血流的。”

    “他现在昏迷了,不像是清醒的时候了。他又不是神。”芮秀见众人都不过来,头都不回一下,暗想小姐毕竟是小姐,总比不上佣兵,即使功夫

    再厉害,也少不了大小姐脾气。本来舞霏功夫远胜于她,但毕竟刚开始是贵家大小姐,自己不敢见在这种场面,假荧荧和欧阳菲儿就更别说了

    ,顶着欧阳家族小姐的头衔,哪里敢稍有越礼,就这样,芮秀对沧海上下其手,三女背对着,脸上表情甚是精彩。

    沧海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身上似乎有些地方甚是别扭,微微体会了下,脸上蓦地一变色,掀开身上的被子,褪下自己的裤子,才见异常之处。

    “谁给我缠的绷带?这样我怎么上厕所?”沧海苦笑不已,抬头打量了下四周,发现是在以前自己刚来这里的病房。

    “小题大做,不就是被踹了一脚?以后看你还敢踹。”想到昨晚的情景,沧海就一阵郁闷。他解开绷带,脸色又变了,这哪里是踢了一脚的结果

    ?

    “你个小娘皮,那么狠。”沧海直愣愣的走到门口:“你们大小姐呢?快让她过来受死。”

    俩侍卫见沧海浑身**,忍不住俏脸各自红透,也不敢说什么,只点头应是。一女继续留在门口,另外一女急忙去找荧荧。却不知沧海口中

    的大小姐另有其人。

    荧荧正在和欧阳震天汇报昨晚的事情。大清早,芮秀就带着下身裹成粽子的沧海进了医院。当时欧阳震天一直在医院的秘密基地陪着当时和沧

    海在青岛别墅打架的双胞胎老人,听上面有人喧哗,才知道沧海的情况。当时一听沧海下身被裹脸都绿了,正在想沧海是不是把自己的女儿怎

    么样了,后来女儿受不了就趁机把沧海给骟了。他正在想着是给女儿安慰多些,还是先好好把握沧海的时候,荧荧过来说了昨晚的事情。

    欧阳震天庆幸之余,却见守着沧海的一个侍卫过来报告,说沧海已经醒了,请大小姐过去。

    荧荧脸一红,想起昨晚的画面,点点头,跟着出去。

    欧阳震天却闪身进入地下医院,对一个青年说道:“你说,我们是在沧海去青岛找出‘流星尘埃’的时候杀了他呢?还是让他回来,利用他的声望

    进军四大家族。”

    “我还不想他死。”青年淡淡说着,看向躺在病床上的老人:“师傅也被沧海打败了,我倒是想看看他能成长到什么地步。再说了,他还可能是我

    妹妹的老公,我的好妹夫呢。”

    欧阳震天叹气,长声说道:“我知道了,不过,一旦他从青岛回来,他就铁定是菲儿的老公了,在这点上,你奶奶都已经知道了。你——”

    “我知道你的意思,叔叔,我从来没想当家族的掌权人,从来没想。”青年低垂的头传来暗淡的声音:“即使沧海以后可能执掌家族,那也是家族

    的幸事,与我无关。我只是姓欧阳,没有其他的。”

    欧阳震天对这个男子似乎很是忍让,见他如此说话,倒也丝毫不生气。

    “谁知道,明天的欧阳世家,会成什么样子呢。”

    *****

    荧荧抱胸坐在沧海的面前,后者正看着满地的绷带,满脸阴沉。

    “好点了?”荧荧有些想笑,生硬的憋住了。

    “谁干的?我怎么会成这样子?刚才上个厕所差点没痛死我。”沧海好不容易压制住自己要打人的情绪。

    “谁干的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沧海哥哥,你那东西还能用么?”荧荧突然咯咯笑了。

    沧海没好气的说道:“与你没关系,去,找你姐姐来,我要好好收拾收拾她。”

    “你可别对她做什么,她是个好孩子。一场误会而已。”荧荧见沧海似乎很痛恨的样子,心里为难起来。虽然组织说各方面都要和沧海同一阵线

    而获得他的好感,她也一直这样对另外三人说,但私底下她还是认为有假医生一个人就够了,其他人不要太过靠近沧海。

    沧海,实在是太敏感了。稍微和以前对待他的态度不一样,如果沧海没有推断出来原因,那么,沧海就怀疑了。这也是她为何一直对沧海时而

    殷勤时而生疏做法的原因。

    比如现在,沧海说的明显是气话,如果自己真的答应了沧海,喊欧阳菲儿过来,沧海过段时间久会开始想,这个荧荧为何会为了他而得罪她姐

    姐,因为在复制荧荧的记忆力,她和她姐姐关系好的不得了。

    沧海肯定也能知晓,这样一来,沧海不难发现,自己自从回到杭州,对他也太好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很有可能,沧海自此知道自己对

    他另有图谋。好不容易不让他想地穴的事情,不能再额外的让他生疑了。

    “想什么呢,脸色那么难看?”

    沧海看着沉思中的荧荧,目光闪烁。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我姐姐如果知道了你窝在被子里,委屈的像个小姑娘一样,还哭着喊着要杀她的话,肯定以为你已经不行了。”

    荧荧银铃般笑声响在沧海耳边。沧海心中灵机一动,突然从床上站起来:“快去叫你姐姐过来,现在。不然,我去找她。”

    荧荧一愣,狐疑的看了看沧海的裤衩处,急忙说道:“好,你等着。”说着就跑了出去。

    “菲儿啊菲儿,希望你聪明点,知道我的意思。”沧海坐下去,淡淡说道。

    *****

    荧荧敲开菲儿的房门,喘着粗气——这可不是假的,她跑了一路。不管沧海是不是真的被废了,最起码她还不想看到沧海和欧阳家族翻脸。她

    还没有想好下一步该怎么做,暂时留在欧阳家族,对她对她的计划,都有好处——见菲儿朦胧的看着她,她也不禁对这个和她假装的身份有着

    相同容貌的女子赞叹不已。

    “真的是个完美的女子。”荧荧心里叹了口气,见菲儿似乎很反感的皱眉,急忙说道:“姐姐,沧海好像,出事了。”

    菲儿心里咯噔一下,忙问其原因。荧荧简短的说了一遍,又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也知道沧海对咱家族的作用,他现在正在气头上,你最好先

    避避,等会我就说没找到你,让他先冷静下,等他气过去了,你再出现也好。”

    欧阳菲儿默默想了一会,才决然抬头:“好吧,准备车,我出去躲躲。”

    荧荧出去了一会,欧阳菲儿正在收拾东西,欧阳震天笑眯眯的进来:“你们准备以这种方式去避开他的女友好出去玩?”

    他一直认为欧阳菲儿已经承认和沧海的关系,而沧海想回去青岛拿回藏匿好的’流星尘埃‘,自己要求带欧阳菲儿一起,却不知道沧海早就和面

    前的女儿谈好了,去地穴营救自己的亲女儿荧荧,还有沧海的真正女友段玉旭。他以为他在骗沧海,在利用女儿,却不晓得,是他俩骗了他。

    就连昨晚的事情,欧阳震天也以为那是场苦肉计而已。

    “那个,沧海,真的。。。。。”欧阳菲儿咬着嘴角,看着自己的父亲。

    欧阳震天笑了笑:“你自己动的手怎么还问我?一会荧荧如果问起,你就说和我打过招呼了。在外面等着沧海,我会让他在中午的时候出去,

    不会留他吃饭,你们可以在外面共进午餐,然后,开车出去。”他顿了顿:“我知道,自从你回国后,就一直没有离开家族过。该好好玩玩了。”

    欧阳菲儿感觉自己听到这些话后心里没有多少不好受的感觉,淡淡说道:“我知道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欧阳震天走到门口,转过头:“不要让他赚了便宜,在你们结婚前。我的漂亮女儿。”

    一听“结婚”,欧阳菲儿脸上又红又白,狠狠的说道:“谁知道经过昨晚,他还能不能赚我便宜呢。”

    本书首发。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只要输入--就能看发布的章节内容

    <a href="..">..</a>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