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再登新境界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沧海把衣服放在**前,看着外面飞速后撤的街景:“杭州,杭州,好地方啊。”

    “有时间的话想去看看西湖。记得当时在青岛城阳的时候,和医生上下楼居住,经常会聊些无聊的话题,其中一次就说到的西湖。沧海已经忘记了那次说话的内容,只记得俩人都是忘乎所以的瞎吹,嘻嘻哈哈,没有距离。现在想来,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被众组织围追堵截,虽然身边还有对他居心叵测的,但大势来说,他不用像过去那样,出门就要看看身边是否有暗哨。

    但沧海不知为何,开始怀念那段青岛的时间,那段虽是焦头烂额,但有大大咧咧的医生在身边陪着他的生活,温馨,开心。

    现在医生却在不知名的组织手里,生死不明;自己也不得不被困在欧阳家族手里,和身边的人周旋。即使现在沧海能抢下这辆车,自己跑到青岛,但无疑是打草惊蛇,荧荧肯定会和地**里联系,让他们得以提前消失。那样的话沧海什么也找不到,更有可能,让他们恼怒,而牵连了医生。

    想到这里,沧海的脸色难看了些,心头多了些烦闷。旁边的芮秀一直在提防沧海突然呕吐,此时见沧海眼睛突然闭上往后一仰,可把她吓了一跳,连忙抱住沧海:”沧海先生,沧海先生,你怎么了。“沧海无奈的睁开眼睛,推开芮秀抱着自己前**的手:”小爪子冰凉,我睡会不行啊?“芮秀一把推开沧海:”狗咬吕洞宾,我以为你有什么事了呢。“坐在一边的大小姐突然开口了:”芮秀,你和沧海的关系不错么。“芮秀脸一红,小声说道:”小姐我曾经对不起过荧荧小姐,全靠沧海先生一力撮合,小姐才饶恕我的,还让我贴身伺候沧海先生的。”

    这事沧海曾大略的说过,欧阳菲儿点点头:“你是不是觉得不公平?如果你觉得委屈的话我向我妹妹说说,让她取消对你的惩罚吧。”

    芮秀苦笑,她是个间谍,不知什么时候,组织如果联络她,她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而在沧海这个知情人身边,多少还有些放松,如果继续回到荧荧身边,她真的不知该怎么面对自己和荧荧。自己何去何从,这个问题私底下他也问过自己,总是不得要领。

    回去吧,,舍不得荧荧小姐对自己的好,还有自己对荧荧小姐的爱慕。不回去,自己又对不起组织的养育之恩。自己是个孤儿,能长大并好好的活着,组织的恩情不是随便割舍就割舍的。虽然组织一直在利用她,但她确实狠不下心来。

    “大小姐,谢谢您的一番美意——”

    “大小姐这个称呼就不要了,还是二小姐吧。”欧阳菲儿淡淡说道。

    她不介意沧海怎么喊,但对于欧阳世家的人来说,她已经是“二小姐”了。

    “是,二小姐。”芮秀严肃的应声,又低声说道:“荧荧小姐的一切决定,我都会遵守的,再说,沧海先生,是个坐怀不乱的好人。”

    欧阳菲儿和女教官都一愣

    ,看向沧海的眼神里多了些东西。但后者确实不争气,这个时候突然猛的坐起,把脱的衣服一抖,低头就吐了起来。

    三女,加上女司机,一起大皱眉头。

    “啐。真他娘难受。”沧海好不容易吐了四五次,吐的差不多了,觉得难受,说了句粗话,这才发现旁边芮秀正一脸郁闷的蹭自己的大腿。上面满是自己刚才吐的牛奶汁。

    “不好意思,早晨喝的都是牛奶。”沧海下意识给芮秀擦拭:“长这么大,现在竟然吐奶了。”

    欧阳菲儿也用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西裤,看向沧海的目光里多了些厌烦。不过见沧海给芮秀擦拭大腿,而芮秀只是气恼沧海弄脏的她**,没有委屈与沧海的动手动脚。沧海眼神里也满是愧疚,没有其他。

    “好了好了,不用你擦了,**都被你擦皱了,笨手笨脚的。”芮秀指指沧海怀里的衣服:“还不快扔了?脏了车了。”

    沧海“哦”了声,小心拿起衣服,刚想从身边的长湖扔下去,才想起自己这边是路中间,就对欧阳菲儿说道:“大小姐,麻烦开开门,扔下去。”

    欧阳菲儿惊奇的说道:“你准备这样子扔下去?那不还是扔在路上?你有没有公德心?”

    沧海生气说道:“你倒是很文雅,喏,给你,你拿着。”

    欧阳菲儿见沧海把脏衣服要扔到她身上的样子,连生气都没来得及生气,下意识往后一躲,沧海却趁机,按下按钮,开了车窗,火速把衣服扔了下去。

    “你——真是无耻。”

    欧阳菲儿见沧海光滑结实的脊背贴着自己的膝盖,心下着实有些慌了。

    沧海无暇顾及她,自己现在浑身没有一点劲头,吐的膝盖都发软,又突然发力开窗扔衣服,由于动作力度大于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一般人可能会头晕眼花,暂时失控一阵。但沧海的身体潜能被师傅强迫压制成了十层,自己刚刚破开两层,每一层都在蠢蠢欲动,而这几天都在内在精神上受到前所未有的折磨,心**很是受磨练,对功夫本身的领悟也在日积月累,这下身体一下不受重负,内在的潜质一下子喷薄而出,身体再也不受控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阳菲儿见沧海突然倒在自己腿上,尚未反应过来,就感觉膝盖住阵阵酸麻,夹杂着神经**的疼痛。

    “啊阳菲儿低低的惊呼一声,芮秀也没好到哪里去,碰触欧阳菲儿膝盖的是沧海的头,而沧海的**腹正贴在芮秀的腿上。她是佣兵,知道这是沧海下意识的肌肉反应。肌肉在有规律的蠕动和震颤,似乎是内劲的作用,在舒缓肌肉的疲劳和固有的弹**。

    不过,芮秀还是很惊讶,惊讶于这惊人的收缩之劲,暗暗惊叹沧海内劲的尖电脑访锐。

    “芮秀,快快把他搬开。”欧阳菲儿急切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芮秀的思绪。

    见沧海的头已经挪到欧阳菲儿的大腿根侧,羞的欧阳菲儿秀脸绯红,芮秀急忙答应,强自压下自己抽搐的腿,双手抖的一鼓,猛的抠住沧海的双肩,拉开沧海,刚要开口让欧阳菲儿闪开,抠住的肩膀陡然一鼓巨力传入芮秀十指中,芮秀浑身一震,惊呼后退。

    副驾驶的女教官早听后面的谈话,一直懒得管,此时却见俩女同声惊呼,沧海又死人般倒在那不动,才招呼司机靠边停车,开门下车,又开了后门的车,先是一记“焚琴煮鹤”,见沧海浑身肌肉乱颤,隐隐间的似乎有呼吸般,完全卸开了她的掌劲,才皱起眉头,轻声说道:“这个混蛋怎么也不让人消停,晕倒了也不让。。让人省心。”

    芮秀轻声笑道:“教官,好让你知道,沧海现在并没有晕倒,只是身体不受控制而已。”

    女教官一愣,芮秀笑道:“这个,我也是听一个老先生说的,武术界有个说法,功夫练到了一定的阶段,身体和精神会分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层次,到了最后,当身体已经不能再提升的时候,精神上开始尝试去独自利用对武道的认识来提升境界。而沧海的**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只能从精神上开始突破。估计刚才由于晕车的缘故,他**承受不了,失去控制,在精神上受了刺激,封闭了五官。身体是自然反应才有的反击。

    这个沧海,真不知道是怎么过日子的,小小年纪已经练到这种程度,以后还怎么样?”

    女教官听芮秀这么一说,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师傅,她仔细看了看沧海**的后背:“他身上乍一看很光滑,细看都是微不可见的伤疤,刀伤,还有枪伤。”

    她们不了解沧海在高中时候的经历,自然不知道沧海身上伤痕的来处。

    “你们在干嘛呢?还不拉开他。”欧阳菲儿见沧海的头还埋在她的双腿之间,那肌肉的颤抖,没来由的使她心里一阵阵悸动。那俩女子却在那对沧海评头论足,赞叹不已,那女司机也是手足无措的站在那,气的她是火冒三丈。

    芮秀这才发现大小姐还在尴尬中,连忙伙同女教官发猛力拖沧海下车,才解了欧阳菲儿的尴尬处境。

    “这下怎么办?这流氓跟死猪似的。咱们都没地方坐了。”女教官狠狠踹了沧海一脚。

    欧阳菲儿慢慢恢复了淡然:“他还会持续多久。”

    见大小姐看向自己,芮秀说道:“不一定,看他自己了,不过我估计差不多了。”

    疼。”几人正在讨论者,沧海却慢腾腾的爬了起来,看了看众人,,又看了看自己**前几道血丝:“谁的爪子窊的?”

    女教官一脚踢过去:“**你。流氓,变态。”

    “别,脚别踢高了,今天你可穿了超短裙的,**了可不管。”沧海似乎心情很好,笑嘻嘻的闪开,开起了玩笑。

    女教官脸一红,啐了口,钻上副驾驶:“走了。”

    几人又都上车,沧海慢慢的在座位上**着自己的后背,心底里却着实高兴。自己刚才,误打误撞的闯破了第三层禁制,浑身满是力气,而且突然增加的力气完全能控制住,内劲也是成倍增趋势增长。以往能发出几招带有内劲的招式,现在能堪堪打出十几招没问题的样子。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在“**曹地府”俱乐部的时候,自己为了立威,用内劲的一掌拍向那**花梨的桌子,虽然也是拍了个手掌印,但也是耗尽了内劲,走的时候已经浑身没有力气。还有十几天前,在红光老人那,因为在一楼着了道,被下了**,他气愤之下,憋了口气,内劲疯狂而出,一巴掌一个,由于耗费了太多内劲,才在后来因为

    中了浓酸的埋伏,才**强自破开第二层禁制,这也才因此在后来又被算计,和荧荧,和欧阳家族,才有了关联。

    而现在,自己又突破了第二层禁制,进入第三层。

    “实力,实力啊。”沧海在心底狂喊,如果自己有师傅的能耐,也不用在这里虚与委蛇,直接破开这里,再回到青岛闯进地**,直接救出医生。

    “慢慢来,慢慢来,不能急躁。”沧海暗自警戒自己,知道自己现在功力提升,心神兴奋,有了些毛躁的想法。

    “嗨,你干嘛呢?想什么呢你?一脸坏笑。”大小姐一直在那瞪着刚才“侵犯”她的沧海,见沧海突然闭目坏笑,说不出的猥亵,心头火起,开口训斥道。

    沧海看了看欧阳菲儿,眨眨眼,露出俏皮的样子:“没,我只是在想,学校里的美眉都是些什么样子的。哎呀,疼。”

    说着说着,扯动了**前的伤口,忍不住擦了几下。欧阳菲儿却想起昨晚沧海给她压低心跳的情景,脸上一红,呸的一声,撇开目光。

    “小姐,到了。”司机停下车,说道。

    欧阳菲儿点点头,沧海推开车门,呼呼的跑出去,大口喘着气:“哎呀,还是空气最好啊,什么破宝马,憋死人了。”

    几人陆续下车,都鄙视的看着沧海,沧海光着膀子,蹲在那,狠狠的喘气。医生蝶澈的车早就到了,她们几人在那等着,此时见沧海光着膀子,芮秀和欧阳菲儿短裙运动裤上都是白色斑点,眼神奇怪的互相看了看。

    胖子暗中疾呼:“幸亏幸亏,没小四门玉女的事情。”

    “走吧,进去。”欧阳菲儿淡漠的看了众人一眼:“我妹妹她们都进去了吧?”

    “听说去见学校的领导了,我们没兴趣,就在这里看看。”蝶澈看了沧海一阵,收回眼睛,慢慢说道。

    沧海笑嘻嘻的看了看众人,突然眼神一冷,看向道路的对面,一辆黑色帕萨特刚缓缓开走。

    “有杀气,看样子,这次的入学典礼,似乎会很有趣啊。”

    沧海站起来,抱着膀子,嘿嘿笑了。z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