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一章 和菲儿在一起的惊心动魄的春末之夜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见沧海突然脸色大变的抱着自己进了房间,菲儿惊魂未定的想着,自己就要真的告别少女时代了。却给了这个自己一点也不喜欢,反而很讨厌的男子。

    她自然听不见门口已经传来的细碎的脚步声和隐隐的呼吸声。别说是她,就是宗师级别的高手也不见得能听见。沧海只所以听见,却靠他的**特别,还有在女色面前强自挣扎的警觉心而已。

    菲儿心中暗暗咒骂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刚刚还说不想再床上,却已经抱着她钻入自己的闺房。

    沧海无暇解释,抱着菲儿进了房间,略微打量了下,就又闪身进了衣柜。淡棕色的衣柜很长,他单手搂住菲儿的蛮腰,另外一只手拉上了衣柜。顿时漆黑。菲儿淡淡说道:“没想到沧海还是个变态,竟然喜欢在这里做。”

    沧海低声说道:“别说话。”他听见外面的大门已经开了,虽然悄无声息,但心跳是无法掩盖的。

    “四个高手!”沧海嘀咕着,他自认能个个单挑,但如果是一起的话,他打不了那四人。

    “家族就是家族,这四人很明显都练出了暗劲,而是从脚步上来听,都是一顶一的**级别。”沧海想了下,想示意菲儿千万别说话,却感觉自己右边的衣物一直蹭着他的脸,就随手拿下来,看也不看的递给身边正瞪着他的菲儿:“换个地方挂吧。”

    “真是个变态。”菲儿一把夺过去,冷冷说道。

    沧海一愣,才想起来刚才手上的触感,是内衣。他淡淡说道:“别出声,想救荧荧的话就老实点。”

    菲儿哼声不说话,过了一会,她又看向沧海:“你到底想干嘛?不会还想我主动的吧?”

    沧海这时凝神听外面的心跳声,见菲儿说话,他一下子捂住菲儿的嘴,俩人都退向衣柜深处,浑身都被衣物盖住:“小声点。”

    沧海仔细听了会,卧室的门已经被打开,四人的心跳和常人几乎听不见的脚步声已经清晰的在沧海耳边回荡。

    “咦?怎么没人?大小姐不在房内?”

    男子突兀的声音响在菲儿的耳际,她吓了一跳,如果不是被沧海紧紧捂住小嘴,早就叫了出来。她有些惊恐,因为这个声音她从来没有听过,而且还叫她“大小姐”,很明显是家族里的人。

    “不对,我来感觉一下,你们都压低心跳。”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带着奇异的频率。

    菲儿一愣,却发现沧海的手这时伸向了她**酥软的右**。她极力挣扎了下酒放弃。她是准备献身的,却不知道沧海为何在此时才上下其手?难道,这就是他的爱好?

    幸好,沧海揉捏了一会就放开了手。她有些软化,第一次被男子如此肆意的抚**,有种想**的感觉。沧海感觉到菲儿的变化,眉头一皱,又重新抱住了菲儿已经酥软的身体,耳朵里却极力的探听着外面的动静。好久,那个女子的声音再次响起:“算了,没什么发现,回去吧。再好不要翻动大小姐的东西,大小姐会察觉出来。这里也没人了,咱们尽早回去禀报为好。”

    “大小姐能去哪里?咱们这样子回去不会被责骂吧?”另外一个陌生的男音响起。

    “迟则有变,回去。”最后说话的仿佛是头领,其余三人低声说道:人就鬼魅般离开了房间,门又全部关上了。

    “好险。”沧海等心跳完全离开了自己的探测范围才放开菲儿,长舒了口气。

    菲儿漆黑明亮的眼神里**晴不定:“到底怎么回事?”

    沧海摇摇头:“谁知道呢,你们家族里神神秘秘的。”他推开衣柜,慢慢走出来:“出来吧,没事了。”

    菲儿隐约感觉出了,沧海刚才在阳台之所以抱自己进来躲藏,估计不是他的设呢特殊爱好,而是他察觉到了那些人的到来。但是,他怎么能察觉到呢?

    沧海突然脸红了:“对不起,菲儿小姐,刚才因为紧急了些,没和人商量就对你动手了,你别介意。”

    菲儿满脸酡红:“哼,你色心不小了,还解释那么多干嘛?咱俩的约定怎么算?”

    “当然还得继续,现在又没人打扰了。”

    沧海环视了下菲儿的闺房:“咱们就在这里吧。免得一会再有人进来探视。”

    菲儿脸一红:“你说话可得算数,不然我饶不了你。”说着,她背对沧海,开始脱身上的长纱。

    沧海拦住她:“你有没有感觉自己心跳不顺畅,憋气的很?”

    菲儿白了他一眼,没说话。心想,还不是你刚才毛手毛脚才这样的?

    她没精力过此等男女之事,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紧张。却不知,刚才进来的四人中,那女子似乎会沧海那种辨别心跳频率的方法,虽然刚才四人都是压低了声音,但沧海听的一清二楚。听那女子要静心探听房屋里的动静,情急之下,自己在菲儿身上封住了她**前几处大**,延缓了心脏的跳动频率,才使得四人无功而返。人体封住的**道,一定要及时解开,不然的话会对身体有害。

    沧海解释了下,菲儿脸色

    绯红,心想:反正自己和他交易,何不显得大方些?还可以促使沧海铁心的放荧荧。

    “你不用解释了,反正今晚还要继续交易的。”

    菲儿闭上美目,长长的睫毛眨了眨:“来吧。”

    见菲儿“闭目待死”的样子,沧海笑了:“看样子你从头到尾都误会了一件事情。”

    菲儿睁开眼睛,有些崩溃的说道:“我发现你实在是太无耻了,你是不是男人?能不能利索些?在我面前不用装处男,恶心。”

    沧海吃瘪的看了看菲儿:“你到底是不是出家人?”

    “我出不出家与你无关。你不用在我面前表现你的纯真,我不是小孩子,手]机~阅}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

    菲儿甚至怀疑,这个沧海到底是不是男人?还是自己不够吸引他?还是他根本就不想放荧荧?

    “欧阳菲儿小姐,我郑重的告诉你,你的妹妹不在我手上,我今晚来,并不是为了来得到你,是想和你谈笔交易,真正的交易。”

    沧海语重心长,严肃的说道。

    见面前的男子满脸的郑重,眉宇间淡淡的愁意散发,菲儿一凛:“你到底想干什么?”

    沧海坐在床边,放松了下自己紧绷的神经:“我早就说了,我没有对荧荧做什么,但就像你所说,现在,家族里的荧荧确实不是本人,是个很神秘的组织派来的,但,与我无关。”

    “不可能,如果不是你,那会是谁?”

    菲儿心里乱了,满以为可以救出自己的妹妹的,照沧海严肃的这么一说,她此知道自己或许真的是错了。

    见菲儿的情绪定了下来,沧海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就这样,等我醒来的时候就在你们这里了,而且我发现我的女友和以前有了些许不同,但我清楚的感觉到了,就好像你对你妹妹的感觉一样。说不出道不明。中午你对我说的时候,我以为你是故意试探我的,我才没说,不过今晚间你意志这么坚定,我才说出来。”

    他没有解释自己通过心跳才知道医生是假的只是说感觉不对。而面前的美女为了自己的妹妹都甘愿向陌生的男子献身,这种气魄,使得本来就犹豫是否顺便搭救荧荧的沧海,最终决定和她说明真相。

    趁着菲儿在发呆,沧海闪电般出手,在菲儿**前揉捏了几下,又闪电般收回来:“对不起,不这样的话一会当面给你治疗,我会更不好意思。”

    沧海没有敢回想自己手里的奇妙感觉,见菲儿满脸羞红的看着他,急忙解释道。

    “我怎相信你不是在骗我?”菲儿稍微后退了下,撑住墙壁,淡淡说道。

    “很简单,我如果想骗你,肯定是先把你骗到手,再说这些,甚至假装说可以放了荧荧,你也没办法的,是不是?”

    沧海淡淡说道:“我也好久没和女子亲密了,我也很怀念那种感受,小姐你是我见过最有女人魅力的人,如果我真是你想的圈养荧荧的话,今天中午就对你动手了。”

    见菲儿一脸思考的样子,沧海慢慢转身:“你好好想想吧,我可以保证,离开这里后一定会在救我女友的同时,尽力救你的妹妹。现在我看你的家族里面,也是杀机重重,处处透着玄机,不是一般的表面上平静那么简单的。你什么时候决定了,通知我,不过我时间不多,到时候你如果还没决定,而我能出去的话,就别指望我还救你的好妹妹。”

    见沧海没有丝毫停留的就要走出去,菲儿突然开口了:“你有多少把握能救出我的妹妹?”

    “尽力而为。”沧海不想隐瞒自己心底的惊慌,他都不知道能不能完整无缺的救出医生,就更别说比医生次要的多的多的荧荧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

    “因为,我是沧海。”

    沧海淡淡的话语中满是自信。只是因为,他是沧海。

    “那,你想让我帮什么忙?”

    见菲儿有些松口,沧海心底一喜:“很简单,只要能送我出去就可以,我对你们家族的那个狗屁阵法很是头痛,不敢轻易的尝试——”

    话未说完,本来撑着墙站立的菲儿突然脸色一变,修长的腿几步走到沧海的身后,抬起玉足就是一脚。

    沧海哪里会被她打着,轻轻闪开,手却架住了晶莹的小腿,那微微有肉的感觉似的沧海心头一颤,淡淡说道:“你干嘛?”

    “你才狗屁呢,快放开我,你个流氓。”

    菲儿使劲挣扎着,轻纱下浑身般**的摇晃,曲线摇曳,加上手上拿异样的感觉,沧海感觉自己的呼吸粗重了不少。最终那一直被压抑的情绪要想释放一下。

    菲儿明显感到面前的男人的眼神变了,呼吸也急促了不少。身为绝色美女的她自然知道男人是这种反应意味着什么。如果在刚才的话,她一定是无所谓了,但现在,面前的男子不能肯定能救出荧荧,荧荧也不在他手中,她甘愿献身的心理已经转变过来,有了正常女子的羞涩和惊慌。

    “啊!”她一惊慌,腿一挣扎,由于从没锻炼过,另一只脚支撑不了身体的平衡,惊呼一声倒地了,令她羞涩万分的是,自己的另一只秀腿还握在沧海手里。自己为了在今晚见到沧海时能放开自己,特意穿了半透明的轻纱装,而此时的姿势。。。。。

    开我。。。”菲儿感觉浑身火烫,想要依靠个什么东西一样。

    沧海愣愣的看着面前的春色,好久才收回眼神,触电般扔掉了手里的秀腿。菲儿嘤咛一声,伏在那里不动,气喘吁吁。

    沧海慢慢蹲下,给她拉好了长纱,盖住了大腿的春色:“你怎么?突然那么激动?”

    凭什么说那阵法是狗屁阵法?只因为你解不了么?”菲儿好不容易鼓足勇气看向沧海质问,不过一看沧海那发呆看着自己的眼神,又撇过头去。

    此时的菲儿,满脸桃红,凤眼含情,嘴角微微蠕动,娇躯微微颤抖,沧海感觉身体里有道火在燃烧,随时要突破障碍迸发出一样。

    “好吧,我道歉。”沧海慢慢调息着自己情绪,心想这个女子真的是太漂亮了,比医生,比晓黎,甚至比双胞胎妹妹荧荧还要好看,因为她的气质,淡淡忧愁,淡淡洒脱。

    “站起来吧,我不想再发生些别的,菲儿小姐,说实话,我真的受不了了,咱们能正常的聊一会么?我时间不多,那个假荧荧还派芮秀贴身看着我,如果回去晚了,她一定会起疑的。”

    “你,和芮秀,到底是什么关系?”菲儿鬼使神差的问道。

    沧海似乎也是意外,不过还是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下:“仅此而已。”

    菲儿慢慢坐起,抬头看着沧海:“你先回去吧,今晚太晚了,明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的话尽管来就是,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没有我的帮助,你绝对离不开欧阳家就对了。”

    听出菲儿语气里的威胁意味,沧海不以为意:“好,你整天都在是吧?”

    “恩,我会等你。”菲儿不自然的脸一红,偷偷瞄了沧海一眼。沧海淡淡点头:“那我回去了,不过你小心,你的家族里有太多秘密,现在似乎也有着很多变化。你自己也小心,特别是刚才那四人,回去禀报给幕后的主人后,第二天肯定会有人无意的问你,你可要想好了。我和你的接触,一旦被假荧荧知道了,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沧海再不迟疑,开门后闪身不见。听见上锁的声音,欧阳菲儿慢慢起身,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也不知在想些什么。z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