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七章 匪夷所思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胖子见沧海开口,不由惊讶的拉沧海到一边:“怎么了你?真的相信他们?”

    沧海轻声说道:“一,从他们对你的容忍来看,应该没有恶意,二,他们手里有枪,人又多,我还受伤了,即使咱们不答应,一旦他们没了耐心,把咱俩给**,他们肯定会下地**去看的,那样的话咱们反而陷入被动。ken我的女友还有可能被牵连。咱们何不做顺水人情,是真的最好,即使不是真的,咱们带他们去了,看在这份上,到时候也不一定会立马翻脸。”

    沧海压低了声音,虽然大家在一个房间,其余的人只能模糊听见两人嘀咕,却听不到具体的东西。早先被胖子拍晕的青年男子已经被另外的三个青年给扶了起来,而且刚刚清醒过来,此时正愤怒的盯着胖子,似乎准备随时反扑般。

    胖子听沧海这么一说,本来就很郁闷,见那小子野兽般的眼神,不由勃然大怒,粗肥的手指指着那人:“你个小兔崽子,要不是佛爷闪的快,你刚才就杀了佛爷了,佛爷好你素未蒙面,竟然如此毒辣,佛爷不计前嫌,只是将你打晕,你却还这样看着佛爷,是不是想死了。”

    那青年张口就要回骂,美妇秀眉一皱:“小三,放肆,老实在旁边呆着。”

    叫小三的青年满脸的憋屈,在他看来,胖子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凶徒,自己开枪打就对了。

    “沧海先生,咱们是不是先去找大小姐?”别扭男微微一笑,对兀自喘息的沧海说道。

    沧海淡淡说道:“我还有个东西要找一下,没了它,我觉得有些不自在。”他必须得找自己的卍兵,不光是自己和卍兵的感情,更重要的,他也不是完全确定,面前的三人是绝度无害的。即使他们真是荧荧的人,荧荧估计也能从他和医生早就认识这点上想起很多事情,比如“流星尘埃”的出处。毕竟,昨晚为了报答郝嘉豪,他曾说过,“流星尘埃”就在自己的身体里,而医生给自己做过手术,自己还一改形象的“非礼”过医生。种种迹象,他沧海可不相信,荧荧会不知道其中的秘密。

    到时候,一旦,荧荧怀疑医生在手术的时候拿走了“流星尘埃”,说什么也会痛下**的。而面前的三个人,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来找他。难道是为了驯兽师?这点,比起流星尘埃来,简直是没得比。

    驯兽师可以培养,即使没他好,凑合的,一把一把都是,而流星尘埃,可不是那么说能有就能有的。一旦知道了流星尘埃可能在医生或者他身上,那么他和医生,或者还有懵懵懂懂加入的胖子,估计就都会深陷囹圄。

    想到这里,他脸上终究没控制住,开始**晴不定。

    “沧海小弟,你要找的东西,是不是这个?”

    死尸男沉寂了一会,一开口就是雷死人。沧海顺声看过去,却见死尸男手里正摆着自己的卍兵。

    那雪亮诡异,却带有佛门“卐”的凶兵。

    沧海不漏声色的轻咦了声:“我的武器怎么到了你的手里?”

    死尸男难得的笑容再次出现:“这也是刚才我们说的要解释的误会。我们家小姐的脾气大了些,或许对小兄弟你多有冒犯,你别放在心上就行。”

    说着,顺手把卍兵扔向沧海。

    胖子却眼明手快的接到,啧啧的看着卍兵,又饱含深意的看着沧海几眼:“这不是我们佛门的标记么?你用这个当武器?怎么用?”

    沧海淡漠接过,没有说话,袖子一拢,卍兵就消失不见。

    胖子惊奇不已,围着沧海转了几圈:“怎么不见了?你变戏法的呢?”

    众人都很惊讶,眼看沧海什么都没做,只是手腕一动,卍兵就不见了。死尸男更是好奇的说道:“这件武器,我研究了好久也没研究个事情出来,沧海小弟却——”

    说道一半他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胖子狠狠的瞪眼过来,身边的美妇和别扭男也都投来埋怨的眼神。死尸男心里也是不住的骂自己。

    那件卍兵的质地,他研究了好久也没看出来是什么做的。兵器不仅表面顺滑但又有摩擦感,而且手感奇佳,他不会用,都感觉到一定是一个顶尖的兵器。他本身就是个暗器高手,对于各种武器,他向来是热爱非凡,好不容易见到这样的武器被沧海运用的神乎其技,就忍不住说了出来,却没想到,此时的沧海对他们还有很大的提防,不然也不会提出要找卍兵,而自己又公然说出曾经研究过,沧海心里难免会有什么想法。

    他眼神有些的闪躲的看向沧海,沧海惨白的脸上却没有什么别的反应,只是默默的走到床边:“我和胖子下去,一会把你们的大小姐带上来,你们在上面等着,如何?”

    美妇三人相互看了看,眼神一交流,美妇笑道:“呵呵,我们还是一起下去吧,我们也想看看荧荧小姐的临时居住所,怎么会突然多了个地洞出来。。”

    沧海没反应,心里却冷笑。他慢慢掀开床铺,招呼胖子跟上。

    美妇三人也紧跟着,死尸男吩咐那俩男俩女看在这里,顺便绑好那个女子(芮秀),自己也才跟下去。

    刚一进洞,第一此下来的美妇三人不由浑身戒备,三双眼睛不停的左右摇摆,精神高度集中。

    “这个地方,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啊,**森森的。”

    死尸男在后面慨叹,边小心的跟着前面的人。

    胖子扶着沧海,冷笑道:“是么?那这里比较适合你了。”

    死尸男也不在意,权当没听见。默默在后面跟着。

    沧海的眼睛从进洞下来开始,就死死的盯着前方那暗淡的粉红色。那被子里,可是有俩不着片缕的女子。心里想着一会见到荧荧没穿衣服,那三人会有什么反应,却突然间愣住了。

    被子是还在那,被子里的人却不全文字}最快见了。而且俩人的衣服不见了。

    沧海清楚的记得,医生手里拿着荧荧零散在床上的内外衣。而医生的衣服,当时就放在旁边的。

    冷汗,猛的从沧海全身上下涌出。

    “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俩怎么?”

    美妇跟着沧海和胖子的后面,正在嘀咕这窘黑的长廊什么时候是头,前面的二人却已经停下,脸色也变的吓人。

    胖子还好说,只是纳闷的表情,而沧海,看样子就只差哭了。她立马察觉到可能出现了什么情况,惊声说道。

    后面的别扭男和死尸男听美妇声音不对,也都靠过来,三人看见了散落在地上的粉红棉被,上面还有**的气息。。。

    “沧海,你们——”美妇的脸直接成了绿豆汤,大大的眼睛像要蹦出来似的,里面寒光满布,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样子。

    胖子此时也冷冷的看着她:“怎么了,婆姨?你以为佛爷干嘛了?你以为佛爷干嘛了?这小子还有可能我有可能么?恩?”

    沧海的脸早就成了白纸一张,此时又慢慢冷静下来。死尸男控制住美妇的情绪,淡淡的对沧海说道:“沧海,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被子?”语气里,已经不掩饰那冰冷的意味。

    “不知道。”沧海也不解释,径自往那黑暗深处走去。

    在这里不见了,既然没上去,肯定是在下面了。

    美妇见沧海态度蛮横,刚要发作,却又不知为何强自压制住。又见沧海往黑暗里走,她再次说道:“沧海,我家小姐到底怎么样了?”

    胖子冷冷的看了看方寸大乱的美妇,还有后面俩强作镇定的俩变异男:“没看见前面的小子也很焦急的么?就你们的大小姐不见了?他的女友也不见了!老大不小的人了,还不如人家镇定,真是的,难不成是你私生的女儿啊?”

    最后一句却是对美妇说的。

    此话一出,三人同时变色。别扭男喝道:“和尚,别信口雌**。”

    死尸男眼睛里闪现出人**化的杀气:“和尚,有些话,即使装疯卖*也别说的好。”

    美妇直接一巴掌扇向和尚。

    胖子飘开,刚要继续撒泼,沧海的声音淡淡传来:“好了,你说人家大小姐是私生女,触了人家老爷的霉头,他们所谓的四大家臣自然美好气的。少说句,过来告诉我,这四个洞是什么情况?”

    胖子这才想起沧海已经站在那四个洞**洞**,脸色一慌,顾不得消遣那三人,惊慌的跑过去,严肃的对沧海说道:“这些洞,只许进不许出的。我劝你别进,进了我跟你急。”

    沧海沉默了一会,再看向胖子时,却见胖子白痴般看向洞**深处。似乎再次看见了佛祖。

    沧海此时状态差到极点,现在才发现,一些浅浅的脚步声和心跳声(除去身边几人外)隐晦的在耳朵里响起。

    “你发什么呆呢?看那边。”

    胖子似乎从惊骇中醒过来,见沧海更加的白痴的闭上眼睛,似乎在听什么似的,忍不住讽刺了一下,才推搡着沧海看向洞**深处。

    沧海不由看过去,却见那消失的俩女,好好的穿着衣服,相互说笑着走了出来。身后,还有一个女子,冰冷的脸,跟在二人后面。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穿上衣服了?怎么可能俩人有说有笑?另外那个女子,是谁?

    沧海有些转不过来脑子的感觉。

    “小姐!你没事吧?”

    美妇他们也看见了荧荧和一个美女谈笑风生的出来,随即跑上去接应。

    “没事的,有个属下叛变了我,幸亏他们救了我。”荧荧很自然的笑着说道:“王姨,张叔,李叔,你们来了。”

    美妇这才放下心来,歉意的看了看沧海,后者脸上没有一丝晃动。

    沧海控制住自己脸上的反应,见医生走到自己身边

    ,眼色询问了下,后者眼色示意别说话,又和美妇他们见了面,才对荧荧笑道:“妹子,咱们上去吧,这里黑漆漆哦。"

    荧荧和美妇他们说哦几句,才笑道:”好,咱们先上去好好睡一觉,睡醒了我再好好感谢你们。”

    胖子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们,此时听荧荧这么说,不由**嘴道:“胖爷呢?胖爷怎么办?”

    荧荧掩嘴笑了:“胖爷也一起呗。”

    沧海的眉头皱的更厉害了。当下什么也没说,被医生搀扶着,随着众人转身往回走。

    “轰隆。”

    “轰隆。”

    “轰隆。”

    “轰隆。”

    四声巨响,从众人身后传来,大家都大惊失色回头观望,才发现那四个洞**竟然都被突然出现的门给堵住了。浑然一体,犹如从未出现洞**般。

    沧海这才知道为何上面床铺的主人似乎不知道里面的玄机,估计平时都是关闭的,恰巧他和医生进去的时候开了。

    而胖子正好这个时候出来,沧海看了看胖子,后者脸色复杂的看着那已经消失的洞**,好久没反应,直到沧海喊他走道,他才反应过来,慢慢跟上,神色间满是留恋。

    死尸男把一切都看在眼里,表面上却仍是平静如四人。心里却想着,不管如何,以后一定要带人来破开这里,看看里面的玄机。

    到了别墅里,沧海才发现,别墅里以前的那些女子都在外候着,似乎从来没有失踪般。荧荧见芮秀昏迷在旁,身上绑着绳子,脸上一个紫色手印,也没多问,似乎非常疲倦一样,吩咐众人打理房间,安置了几人后,自己带着那个似乎凭空出来的冰冷女子走开,其余众手下就各自散去了。

    医生和沧海在一间,她确实放心不下沧海的伤势。胖子和他们在一大间,自己住了另外一小间。不到一会,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呼声。

    沧海本来有好多疑问要问,奈何见医生无事,而荧荧那边似乎还没动手的意思,此时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和医生简单说了几句,就陷入了深深的睡眠当中。

    他却不知,一个巨大的**谋,正围绕着他,慢慢展开。z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