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章 黑衣人郝先生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住手!”

    一声嘶哑而急迫的喊叫声响在众人的耳际。

    荧荧在心中感到了一丝酸楚。那是沧海的声音。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委屈的感觉。明明,沧海是她的阶下囚。如此对付她也是应该的,为了自由。而刚才自己是那样的愤慨,现在牛犊般的藏獒扑上来的刹那,那声阻止的声音,却使得荧荧有种“你才想停手,我恨死你了”的感觉。

    荧荧的心思刚转换着,就感觉自己的右脸颊一阵刺痛,似是被尖锐的爪牙蹭了一下,然后腥风与自己擦身而过。

    一丝血痕从自己脸上慢慢滑落。

    一声巨吼从旁边响起,藏獒又跑了回去。

    荧荧这才睁开眼,看着藏獒和刚才吓的蹲在旁边的野豹又跑向沧海。到了沧海身边后,又摇尾乞怜般围绕在沧海身边。似乎在诉说什么,又似乎在询问,为何不让欺负那个女的。

    沧海慢慢的呼吸着,右手捂住了小腹手术的伤口。那种内脏撕扯的痛,和肌肉的痛是完全两种层次的痛。他甚至都直不起腰来。

    藏獒和野豹,是刚才和自己亲密的时候,察觉到自己身受重伤,流血不止,才愤怒的想去撕裂荧荧,沧海现在才明白这个道理。

    他深深吸了口气,慢慢抬腿,打开了围栏,慢慢走向荧荧。

    荧荧淡淡的看着那蹒跚走来的男子,晶莹的脸颊上血丝早已被小倩轻轻擦去,此时只是微微渗出血迹。

    她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隐隐约约间,她感觉,沧海似乎并没有指使刚才的事情。因为如果他不含,她已经被不惧刀枪的藏獒给咬死。

    “你还知道回来么?”荧荧感觉自己嗓音嘶哑的很。

    沧海不说话,走到了距离荧荧还有大约一百米的距离的时候,停住了。

    他身形不出颤抖,似乎有东西要窜出体外的错觉。场上的人都看出了沧海似乎正在抵抗某种痛苦,而且已经慢慢抵挡不住了样子。

    “这位驯兽师,你怎么了?需要我的帮忙么?”

    东郭老头一直看着场上的变化,此时见沧海身体不适,而且似乎是受荧荧胁迫,不由压下自己心底那强烈的疑惑感,不去想这个驯兽师的可疑身份,而是起了拉拢之心。

    这身深不可测的驯兽功夫,可以直接帮助他打倒荧荧的家族。毕竟,她们家族的门面,就是以驯兽撑起来的。如果这个驯兽师肯被降服,荧荧这个女子的价值,就没有,也就剩下”娇**冷漠的美女“这一点而已了。而美女,他和他的儿子,从来都不缺的。

    沧海慢慢抬起头,看了看荧荧,又回头看了看东郭老人,淡淡的说道:“你们都自身难保了,何必还彼此争斗?”

    此话一出,双方都冷下脸来。东郭老人以为沧海不识相,冷哼了声。

    荧荧刚要开口,突然,几个探照灯,突兀的灭了。

    所有的人刚惊骇,知道不妙准备趁黑躲避寻找掩体的时候,整个会场,响起了冲锋枪的子弹,肆无忌惮的打在地面上所碰撞出的声音。

    “都老老实实的不要动。”一个淡漠的,似乎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响在了众人的此时脆弱而敏锐的耳朵里。

    顿时,整间仓库安静了下来。

    荧荧刚从座位弹起的娇躯又复坐下。下意识往沧海的位置看了看。漆黑一片。

    “嘿嘿,算你们识相。”冷冽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朵。随后,探照灯再度亮了起来。

    坐在座位上一动没动的东郭老人老眼精光陡然聚在了前面场地里站在沧海身边的中年男人。

    趁着刚才灯灭的时候,这个中年男子已经出现在场中间,整个仓库,突然多了几十个装备精良的黑衣男子,手持清一色的特种部队枪械,面目冷峻,在仓库二楼楼梯口和沧海他们进来的路口,围成了铁桶。

    “是你!”东郭老人厉声说道。

    他偏头看了看站在旁边的郝先生,满含恨意的说道:“郝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郝先生没说话,只是看向站立在那个蒙面驯兽师身边的黑衣首领。

    那个黑衣人对东郭老人的呵斥没有丝毫反应,只是淡淡的对沧海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沧海慢慢直起腰,看了看眼前这个面貌精奇,目光炯炯的中年人,没有说话,却轻轻离开了些,蹲下身,对被枪声吓跑的藏獒和野豹轻轻招手,两只刚刚还气势如虹现在却蜷起尾巴的动物低低呜咽的跑向沧海,到了跟前就蜷缩在沧海脚边,哆嗦的身体,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嗨,我问你呢,青年?你刚才怎么知道你们有危险了?”中年人似乎对沧海的无视很不在意,只是默默看着沧海抚**两只吓的要死的畜生,慢慢问道。

    “只要你们是活着的,我就能感觉出来。”沧海见野豹和藏獒都没有受伤,又摇晃的站起身,看着眼前的中年人说道。

    “哦?是跟这些动物学的,鼻子很敏锐的么?”中年人微笑着看着沧海,微笑的说道。

    沧海自然不会说他能敏锐的察觉到周围一定范围内的心跳,见中年人这样想,正好也懒得解释,淡淡说道:“你们是谁?来这里干嘛的?”

    中年人却不再理会沧海,慢慢走向荧荧。

    荧荧僵硬的坐在那,面无表情的看向慢慢走来的中年人。

    刚才她和手下的**都已经被缴械,都不会功夫的她们,早已经成了瓮中之鳖。荧荧知道,即使大家都有沧海的功夫,在几十挺冲锋枪的注目下,也没有丝毫作用。

    想到这里,她反而淡然了许多,慢慢站起来,对走来的中年人娇笑说道:“这位大叔,你不会是来特意对付我们的吧。”

    中年人微微一笑,看了看身后的十几个俊俏女子,对荧荧说道:“早就听说,出现了一个极为难缠的女子,带着清一色的娘子军,前几天来到了青岛,想不到这么快就碰面了啊。呵呵。”中年人下巴:“这样吧,今天,本来是看望东郭先生的,恰巧你也在这里,这不,正好,也免得我以后浪费时间。”

    荧荧见中年人谈笑风生间决定生死,不由芳心一乱,淡笑道:“大叔,听您的口气,本来是想请我们吃饭的呢?”

    中年人上下打量着荧荧,拍手笑道:“好个绝色,越看越漂亮。这样吧,本来今天的任务就不包括你们,我也好做个好人。”

    荧荧玉容上浮现一些冷意,娇笑道:“听大叔的口气,是准备放我们走了?”她感觉到,这个中年人眼神里**出了一丝邪意。这丝邪意,是她常见的男人看见她时的眼神。

    果然,中年人看了看荧荧身后的那群女子,对荧荧笑道:“这样吧,你们这里还有十几个下属,我看呢,都长的水灵漂亮的,我的那些下属呢,还有几个不结婚的,这样吧,他们呢,都跟着我回去,你呢,陪我一晚上,我就放你回去。”

    荧荧面色一变,身后的众女子**变色,小倩站出来,对着中年人喊道:“你这个色猴子,长的跟猴子似的。我家小姐也是你想的。告诉你,快点把我们家小姐给给放了,想让人陪,老娘陪你。”

    中年人面色一冷,身形一闪,一刹那就窜到小倩身边,右手擒住小倩纤细的脖子,直举过头,淡淡说道:“就你,还不配。”说完手上加力,咔咔的声音从小倩的脖子上不断传出。

    小倩**丽的脸庞上登时显现出一丝痛苦之色,随着呼吸慢慢急促,脸色也青肿起来,小倩却喘气说道:“这位大哥,我家小姐还没碰过男子,什么也不懂的,我来吧,我功夫好的,肯定让你的——啊。”

    “哼,我就喜欢什么都不懂的雏。你这个**,**。”中年人不为所动,满脸的鄙夷,厌嫌的说道,手上却又再加了力度。

    “等等。”荧荧扑过来,握住中年人的胳膊:“你放了他们,我陪你。”

    中年人一愣,嘿嘿笑了:“放了她们?也好,也好,不过,那你就不是陪我一晚了。我一向对我的兄弟们很好,你,就当我们大家的老婆,不,**吧,如何?保准你后悔以前没**人。”

    “小姐,不要啊,咱们一起死吧。”后面的一群下属见荧荧突然开口,而中年人又如此强迫,都开始哀求荧荧,千万别答应。

    荧荧沉默了一会,又抬起头,坚定的说道:“只要你放了她们。”

    中年人看着荧荧,突然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好!有意思。我就成全你。”他语音一顿,把举在半空中的小倩放下,靠近荧荧粉白怯弱的脸:“来,先当面亲我一下。以示诚意。”

    荧荧却不理会他,低头俯身,看着小倩:“你没事吧。”

    小倩**着自己的脖子,哭着对荧荧说:“小姐,你不用的,我们死了就是,你千万别答应他啊。”

    中年人冷冷的说道:“现在不亲我,一会我生气了,让你当面做的,可就不是亲我一下这么简单了。”

    小倩这才深情了看了小倩一眼,慢慢站起来,中年人说道:“别害羞,我把眼睛闭上,第一次么,我能理解的,哈哈。”

    说罢本手闭眼,站在那:“来吧,别害臊,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荧荧的脸上流出两行清泪,却眼神笃定的靠向中年人的脸。

    “小姐,我求你了,不要啊。”小倩坐在那抱住了荧荧向前的腿,苦苦哀求,已经泣不成声。

    荧荧看了看自己腿边的小倩,又看了看身后自己那群被控制的手下,轻轻一笑,然后猛地闭眼,把嘴凑向了中年人的脸。

    亲了个结实。

    荧荧感觉自己的嘴唇贴在了人的皮肤上。冰凉的感觉。

    她睁开了眼睛,泪痕未干。

    “你的嘴唇真软。”

    沧海苍白的脸出现在她面前,对她微笑。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