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此起彼伏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老人稍微打量了下蒙住头的沧海,心想是哪位高人,但也不放在心上。今晚的斗兽,只要没有你俩个老家伙在旁边**控,他就稳稳赢定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算什么了。

    虽然儿子很不争气,但这次,为了把荧荧娶进家门,他亲自出手,虽然觉得面子上过不去,但他知道荧荧在她的家族里的地位。虽然表面上他唾弃自己儿子的好色,但心里也是想促成这这门亲事。

    本来是不可能的事情,对面的荧丫头却因为没有时间理会自己拿死缠八大的儿子无间隙的*扰,又不愿正面得罪他,才想到了这种解决方式。用斗兽来解决。

    刚开始老人还在兀自生气,但从一个朋友那得来的异兽却让他喜上眉梢。也就答应了。

    但,对面的家族从未建国前就有驯养野兽的传统,自己为了一保完全,还特意请了个高手,见时候不对,就暗自出手。

    而今晚,那俩令人皱眉的老家伙不在,只有这些丫头片子,即使能简单的驭兽,但真的拼咬起来,那些技巧就没用了。毕竟,野兽在面临生死战斗的时候,是很难听主人号令的。着也是真正的驯兽师的宝贵。

    想到这里,老人偏头看了看身边早已迫不及待的样子,随即打了个哈哈:“那么,咱们就快些来吧,我等着你做我儿媳妇呢。”

    沧海暗自冷笑着,突然阵剧痛,却是荧荧见老人嚷着“儿媳妇”,却把火发到了他身上。

    “这次不是碎,是快断了。”沧海淡淡说道。

    “沧海哥哥,不要那么小气么,本来就不长,断不断无所谓的。”荧荧狠狠的看了他一眼,又小声娇笑道。

    沧海皱了皱,微微挣扎了下,没挣开:“你放心,对着你,小东西是不会有反应的,也不会变长的,让你失望了。”

    荧荧咯咯笑了,声音里满是肃杀之气。手上却是加大了力度。沧海索**闭目养神。

    身后的几个女子,包括小倩,都惊讶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以往别说是握住男人的要害了,就是让男人碰碰衣服,自己的女主人都会立马嫌弃的把衣服扔掉,想都别想被别人碰下,而今。。。。

    老人自然不知道这边的玄虚,探照灯集中的照在前面空旷的作为斗兽场的地方,双方的人反而都在**影里。见时间差不多,双方的人都已经把关有野兽的笼子推到了场中有围栏的场子里,垂首肃立,老人清清嗓子:“那么,荧丫头,我就先介绍了。”

    他挥挥手,场中的六个男子打开了笼子后,立马退出场子的围栏外。

    一只变异的藏獒慢慢从笼子里踱步出来。

    一阵腥臭味道瞬间传遍全场。低沉的吼叫声响在每个人的耳际,心生忌惮。

    沧海看不见那出来的藏獒,却感觉到握住自己要害还没放的芊芊细手猛的一收缩,知道肯定出现的是只大家伙。

    荧荧收缩了瞳孔,吩咐自己的人打开野豹的笼子。

    场面顿时紧张起来,见自己的人也从围场里跑出来,荧荧对老人笑道:“老爷子,你的藏獒不赖么。”

    沧海听那边老人明明沾沾自喜又假装无所谓的应付,脑海里却想到了红光老人的三只藏獒。下一刻,他瞬间把站在身后的一个女子拉到自己眼前,挡住了对面看过来的视线。

    那女子轻轻惊呼一声,荧荧不由看过去,沧海拉下帽子,皱眉侧头看了下对面,对荧荧说道:“把帽子摘下来给我。”

    荧荧一愣,沧海解释道:“我蒙着脸怎么上去?别发呆了?快点,你那可爱的帽子不是可以拉下来挡住脸只露眼的么?”

    荧荧也不再坚持,慢慢拿下来,递给沧海,满脸的不情愿。

    沧海笑着接过来:“恩,什么洗发水?真香。”又对挡在他身前的女子说道:“麻烦你了,体型不错呀。”

    那女子浑身一颤,脸红的站在那,见沧海带上帽子,又拉下来挡住脸,露出了眼睛,才在荧荧点头同意下,退到了后面。

    “那个,你可以把网?我要进场了,人家的驯兽师都进去了。”

    沧海突然对荧荧说道,露出的双眼里满是戏谑。

    荧荧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从刚才紧紧握住东西的状态还在持续,俏脸一下子红成了成熟的番茄,只感觉自己的手**无力,触电般收回来,又略带羞怯狠狠一推,想把沧海推开座位上场。不料沧海身子一踉跄,应声倒地。

    荧荧没来由的身心一紧,刚要喊出口“小心”,背后的小倩已经过去扶起了沧海。

    沧海咳嗽了下,气喘吁吁。稍微对小倩摆摆手,感激的笑了笑,这才对荧荧耸耸肩:“一会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我可帮补了你,我浑身没一点力气。”

    荧荧又恢复了正常,娇哼道:“还能有什么事情?”

    沧海回头看了看对面,见那些人都看向这里,淡淡说道:“那个黑衣人,是个高手,别怪我没提醒,而且,杀人不眨眼。”

    说完不顾荧荧浑身一颤,慢慢走入场中。

    对方的驯兽师是个年级约在四十岁的壮硕中年人,带着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此时正看着沧海蹒跚的走过来。

    从刚才,东郭老人和他儿子都对荧荧身边的这个神秘人很是好奇,虽看不见其面貌,看体型,应该是男子无疑。后来又见荧荧一推手就把他推倒,而且现在走过来的脚步来回晃悠,才腹诽,看样子是俩驯兽老人不在这里,荧荧仓促间找到的人,很有可能还不是很情愿。

    而那个沧海认识的黑衣人,似乎也对沧海很感兴趣,不过此时见沧海歪歪斜斜的走来,才不屑的撅撅嘴,转而看向场内正对峙的野豹和藏獒。

    不过他很清楚那只藏獒的实力,一般的刀枪根本就伤不了。而且身上还披着和毛色一样的特质防衣,但凡攻击,是很难奏效的。

    他低头看了看坐在他脸前的东郭父子,却见后者俩却都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不由微微一愣,淡淡说道:“东郭先生似乎很不看好这场比赛。”

    东郭微微一笑:“郝先生不知道这里面的窍门,自然没有看出来。本来,我从老友那里借来的这只藏獒,本身就值将近一千万的价值,因为万无一失,老友才放心借给我。本来我虽然没那么肯定咱么能赢,不过我见那猎豹和藏獒见面的时候,发现猎豹非常惧怕藏獒,我才心里有了谱。”

    黑衣人更加惊讶的说道:“照你这么说,应该高兴才对,为何现在的表情又诡异起来?”

    东郭先生似乎很忌惮黑衣人,不厌其烦的继续说道:“呵呵,郝先生不知有没有看出一些变化,自从那个蒙面驯兽师出现在场中后。”

    黑衣人抬头看了看正在和野豹沟通的沧海,低头说道:“还请见教了。”

    “郝先生客气了。自从那个似乎病怏怏的蒙面驯兽师到了场中,那猎豹畏惧藏獒的气势就完全不见了,现在我你我那个感到的只有猎豹浑身散发的战斗**,就好像,好像——”

    东郭老人在拿捏着词语的时候,三少突然淡淡说道:“炫耀。那野豹似乎是为了在情人面前显摆自己一样,突然间气势狂暴起来。似乎把对面的藏獒,看成了它老家草原的土狗一样。”

    郝姓黑衣人有些意外的看了看三少,自己一直以为这个纵欲过度的纨绔子弟只是个废物而已,而如今,明明知道了同样的情况,这个三少,倒是比他老头冷静的多。而对于这场比赛的胜利,明明是他比谁都紧张。

    “这个人,隐藏的很深。”黑衣人拉了拉自己长长的黑风衣,似乎这样能挡住他稍微有些意外的情绪。

    “这个驯兽师,不简单啊。”东郭欣慰了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向场中的沧海,淡淡说道。

    黑衣人冷哼一声,看了过去。

    东郭的眼角里露出一丝笑意。

    沧海正在逗着野豹玩耍,边小心翼翼的感应着腹部的伤口四溢流血。刚刚措不及防被荧荧推了一下,伤口一下子破裂,痛的他想喊出来。那种撕心裂肺的痛。

    但他同时知道,如果这这里不好好表现,那自己的命运可就惨了。不仅如此,医生还有可能见自己如此,真情流露,暴露身份。那样的话,自己就真的美办法和荧荧这位天使恶魔周旋了。

    他不喜欢投鼠忌器的感觉。

    在和野豹玩耍的时候,沧海已经想好了对策。

    此时,东郭老人慢慢说道:“荧丫头,不如咱们开始了吧。时间太晚了。”他在暗暗着急,眼看着在那个蒙面驯兽师的沟通下,野豹的气质开始节节攀升,而藏獒的情况也很奇怪,虽然那个中年驯兽师也在不断进行“战前培训”,但藏獒似乎在埋怨什么,一点精神也没有。

    他知道,自己的战术全靠藏獒本身的本事还有那鄙视一切的气势,而此时的气势都没有了还打什么?只能提前开始了。

    荧荧在自然也看出了蹊跷,对沧海的信心也大了些。而且她也怀疑这只藏獒是沧海刚打败的三只藏獒的其中一只。如果那样的话,今天是无论如何胜了。刚开始她也在信心摇动。自己的猎豹只是完全保留了野**而已,能够到现在都战无不胜,是因为驯兽师和野兽间建立的默契,以及能在战斗中不断指挥野兽作战,并不胜在野兽本身的强大。

    见藏獒气势已消耗殆尽,荧荧娇笑道:“好啊,就听老爷子的。”

    东郭老人眼里寒星一闪,朗声说道:“那么,开始吧。”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