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方阵大乱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荧荧却是一副面色大缓的样子:“好了,好姐姐,别跟沧海哥哥一般见识了,他第一次这样,不知道的。”她又搂着医生的胳膊:“好姐姐,今晚留在这里吧,就当帮我哥忙啦。”

    看着荧荧仪态万千耍小孩脾气的样子,医生噗嗤笑了:“好吧,不过我可不想照顾他,咱俩好好聊聊吧。”

    说完,拉着荧荧走了出去,留下沧海一个人在后面喊着:“我现在需要营养液,谢谢。”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沧海微微探起身,又躺下,皱着眉头喃喃自语:“晓旭,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女医生,自然是段玉旭。

    她在地下室的时候发现是沧海,吃了一大惊。自从离开地下基地,她就一直在自己的地方住着。听着沧海在青岛搅风搅雨,却突然在这里出现,而且,受了重伤。

    手术的时候,沧海表面上虽然在手术时纹丝不动,但肌肉里侧的颤动,段玉旭自然能感觉的到。那时她就知道叫“荧荧”的女子根本没有给沧海注**麻醉剂。在给沧海手术的时候,她的心在滴血,那一刀刀,似乎都划在了自己的身上。

    但她没办法,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表现出来,那个一直在旁边监视的女子,时刻有可能看出点什么。

    而刚才荧荧带她去看沧海的时候,很明显是在试探沧海i,准备诈他认识她,幸亏沧海机灵的很,完全没有承认。还摆出了一副对她不信任的样子,让荧荧暂时相信了。毕竟在刚开始看见沧海的时候,自己芳心一颤,确实表现了出来。荧荧在心中虽然不是很确定,但还是心有芥蒂,也才邀请她住一晚探探虚实。

    毕竟,她认识不认识沧海,这很关键。一旦被别人知道了沧海在这里,那么,荧荧的日子也不会多么的好过。而她又不能直接留下医生,毕竟,那个任叔叔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而且,她也不是胡乱支配别人,控制别人的人。只能一步步试探了。

    就这样,段玉旭和荧荧,各怀鬼胎的在客厅面对面坐下,相互之间,满是笑容。

    荧荧正掂量着怎么试探对面的医生,段玉旭倒是先开口了:“妹妹——你不介意我这样叫吧?那个男的是什么人啊?看样子和你不是很熟呢。”

    荧荧美目连闪:“是啊,我也不是很清楚,一个朋友让我帮忙的,不过那个男子巧舌如簧,胡话连篇,如果她和你说什么的时候,千万不要相信他就是,还有可能对你出轻薄之言。妹妹我就是深受其苦。”她言语殷切,神情些许落寞,似乎真的曾被沧海样。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看着医生的反应。

    段玉旭惊讶的看着她,溺爱的看着荧荧:“嗨,妹子,不是我说,只要是个正常点的男子,总会想对着你说点什么讨个嘴上便宜的,谁让你长的那么好看呢。不过,我看那男子倒是有些熟悉的感觉,却数不出来,或许是我认错了吧。”

    言罢,还摇摇头,一副惋惜的样子。

    荧荧也笑盈盈的咯咯笑,嘴里直嚷着姐姐就知道欺负人家,却一直打量着医生的反应。心里却也暗暗吃惊。她从任叔那听了有个美女医生,住在他的宾馆里,整日不出门,只看电视,医术倒是不错,曾经给任叔叔家的小孩简单的开刀过,而且手段干净利落,比很多医生强多了。任叔叔生出拉拢之心,刻意结交后才知道,她以前是战地记者,由于自己的男友在国外被误杀,才意志消沉回国,前些日子在医院工作,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不干了,只是这样呆着。恰逢荧荧正好需要这样一个医生,任叔见还能拉拢医生,就介绍了。而段玉旭心里事情正多,又闲的不能回避那些事情,才答应过来。

    虽然觉得给的钱太多,可能事有蹊跷,但她敢在国外枪林弹雨里报道,自然胆子极大。也就来了。

    荧荧此时又趁机问了很多国外的事情。医生显然也想和她聊,于是两大美女各逞机锋,唇枪舌战,倒也不时的掩嘴偷笑。后来,医生也不得不叹服这个叫“荧荧”的女子,简直是泼水不漏,而且说话圆滑至极,根本没有破绽。

    俩人都无功而返,反倒心中都有了敬佩的意思。

    段玉旭是货真价实的女中豪杰,可能算得上是国家里年纪最小的战地记者。大风大浪见过,而且长相颇为俊美,谈吐文雅(除了对沧海),举止优雅,对荧荧这个一直独身主持大局的女子来说,医生那些海外奇遇,远远不如此时和她姐妹般谈话的温馨来的有价值。

    她需要的,就是这个。一个敢和自己开玩笑,而且没有利益关系的好姐妹。说说心里话那种程度上还不可能,但至少有了那种感觉。

    荧荧很开心,发自内心的笑的很开心。但此时,却有人来触霉头了。

    小倩敲门进来,躬身说道:“那位先生精神见好,想让人去。。。。”

    荧荧**着脸:“去干什么?”

    “去侍寝。。。”小倩俏脸一红,低低说道。

    荧荧一愣,脸色**沉起来。

    段玉旭也是微微一愣,马上会意。心里却奇怪起来,怎么这里面除了沧海一个男的也没有,而且都是文绉绉的,连“侍寝”都说出来了。

    荧荧苦笑的对段玉旭说道:“姐姐,你看看,男人,唉。”

    段玉旭抿嘴一笑:“那人**格倒也有意思,明明身体不能动,还是这么胡闹。”

    荧荧不屑的说道:“姐姐啊,男人还不都是这样的。小倩,你去扇那小子几巴掌,明天不给他打营养液。”

    见小倩领命转身,段玉旭不漏痕迹的说道:“妹子,虽然我也很讨厌那男子,不过毕竟是我的病人,我还是想看看,至于明天的事情,我就不管了。”

    荧荧眨眨眼:“好吧,就照姐姐你的意思办。”

    旁边的小倩却奇怪的看了自己主子一眼,觉得这个医生似乎和主子颇投机。自己的主人一向眼高于顶,别说是外人了,就是在自己的家族中也是颇不和人交际,此时却似乎非常容忍这个漂亮医生。沧海在这里,是她们好不容易花费了好多人力物力才得到的结果。虽然她们后台家族很硬,但也不敢明着和青岛明面上的组织对抗。自然是越少的人知道沧海在这里越好。

    她却也知道这里没自己说话的份,按下心里的疑惑,举步在前。

    黑凤凰焦急的在客厅走着。沧海自从和她分开到现在已经半天了。外面已经漆黑如墨,商业区都已经全部歇业。春节的余味也已经完全告别。连遍地的皑皑白雪也开始大部分被交通局派车铲除了。高速公路也已经开通。但自己最重视的沧海却似乎刚刚入眠般,在最关键的时刻,刚有了消息就没了。

    李薇薇在旁边坐着,光滑的脸庞满是沉思,她从黑凤凰那知道了沧海要来的消息,自是欣喜若狂,早早就期待着沧海的到来。

    毕竟,她怀有身孕,估计就快临盆了,虽然黑凤凰把她伺候的如同古代太子妃临产,但晴天不在身边,一个熟悉的人都没有,心里空落的很。她知道这样忧愁感伤对胎儿和自己很不好,但总忍不住伤感。

    自己从小和晴天青梅竹马,一起玩到大。沧海她也经常见。知道和晴天是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的关系。她后来跟着晴天,背叛了家里,和晴天类似私奔的**质,到了外面,然后见到**,紧接着,就是颠沛流离。她从不觉得苦,她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孩子,从没后悔过。

    但此时,她将面对女子一生中重要的一刻,生子,心情在没有亲人在身边的时候显得异常孤单。

    “沧海,你怎么还没来?”李薇薇在心里默默喊道。

    沧海如果来了,黑凤凰肯定会和晴天联系,这样晴天和沧海一商议,凭借二人的本事,还有什么能阻止他俩?那样的话,自己也能在一种安静祥和的地方待产,那是她和晴天的结晶,是他们爱情的见证。

    另一方面,她也开始忧愁起来,沧海如果知道晴天来了青岛,而且待产的她孤身在黑凤凰这里,一定会来来陪她的。她知道沧海的**格,从小就会设身处地替别人着想的人。而现在都半天了,不仅没来,连个电话都没打来。那边肯定是出事了。

    黑凤凰说了,沧海身边还存留一定时**,别人安置在他身边的棋子,准备探听“流星尘埃”的消息,但如果沧海一下子没硬下心,跟那个女孩子说了的话,那就不是棋子了。而。李薇薇知道,沧海是个从小就对女孩子很心疼的男子,从不会对女孩子做出暴力的事情。黑凤凰说,这就是他的弱点。正是因为如此,那些人,才使出好几次美人计来对付沧海。而每次问题都出在哪美人身上,被沧海打动。那淳朴,深沉的男子。

    “算了,我还是不放心,先破例一次提前和晴天联系吧。”黑凤凰猛的站起来,做了决定。

    晴天投靠慕容复的时候,自然早和黑凤凰约好了暗中的联系方式。但那个太冒险,不到特殊情况是绝对不能用的。而现在,就是特殊情况。

    黑凤凰舒了口气,做出决定后心里舒服了不少。她看了看满含期待看着她的李薇薇,不由微微一笑:“放心吧,沧海不会有事的,就他那深功夫,一般人撂倒不了他,而且凭借他的床上功夫,身边的小妞一般狠不下心动不了手的。”

    她说笑着,心底却也苦笑。不管自己怎么说,沧海还是应该出事了。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