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意外收获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沧海又被冻起。窗户上都被冻出了冰凌。

    他起身,看了看身边正在深睡的雪儿,悄悄退出被子,出门在隔壁房间把晓黎的被子拿了回去,却在门口碰见正在打扫的老板娘。

    老板娘一直很纳闷,因为沧海已经从假装女孩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所以有点陌生。此时见沧海抱着被子要进身边的房间,她才想起这个男子的身份,是那晚三个女孩子中最丑的那个。

    “你们要退房吗?”

    她喊住了沧海。沧海身形一定,转身看向老板娘,笑道:“不是,我一个朋友不住了,所以先把被子拿过来用,晚上我再――”

    老板娘说道:“正好,你那个房间就不住了是吧?我正好在租出去。”

    沧海本来想说晚上还得去住,不过想想自己身上的钱,又不好意思开口向雪儿要,而雪儿的伤势,如果组织不派人接的话,估计还得呆着一段时间。还有自己的身体,离完好无伤的状态差远了。

    随即也没说什么,开门进去,雪儿,也睁开了眼睛。

    沧海笑笑,雪儿见沧海把晓黎的被子都拿来了,惊讶说道:“怎么了?”

    沧海眼神一暗淡:“她走了。”

    雪儿愣住。她自然知道晓黎对沧海的感情,而从前晚香格里拉酒店的事情来看,肯定是各大组织准备把沧海还有身边那些用不到的人给消灭掉,也就是说沧海现在是笼中之鸟,什么时候被发现了,也就是沧海被**的那天。晓黎叛出山口组,本就没有地方可去,却也离开了沧海。她想干嘛?

    沧海见雪儿出神,知道在想晓黎的事情,也不打扰,只是把被子铺到雪儿身上,自己又下楼买了东西回来吃。

    出去的时候,才看见整个世界被白色覆盖。没有**暗的纯白。

    旁边一家庄户饭店正开业红火。沧海用身上最后的钱买了些猪肝红枣羹,乌骨鸡。又要了几个盒饭,就花的只剩下坐公交的钱了。

    这时一个出租车司机突然跑过来,对那个庄户酒店老板说道:“哥,咱妈妈让你回家吃午饭。”

    老板正在给沧海炖鸡,见自己的弟弟跑来:“怎么了?又有什么事?”

    “还不是昨天的事?咱家附近又出现了那么多人在那转悠,一个个的不像好人。咱妈害怕,让你给你那个警察朋友打电话去看看情况。”

    “没事,估计是找人的吧。万一是警察的便衣呢?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额开你的出租,你嫂子在那看着咱妈就够了。没事。”

    弟弟一愣,见哥哥丝毫听不进去,不由压低声音:“你不知道啊,我这两天倒是拉了不少人,一个个面色**沉,脸上横肉满布的。其中一次我还看见人家身上带着枪呢。还是小心点好。”

    哥哥很明显是个乐天派:“切,那不更是警察?别疑神疑鬼的,啊。没事。你那样生意不是更好么?”

    “好是好,不过每次那样的人上车我就感觉冷的慌,开空调都感觉不到热。”

    沧海知道,那是杀气。不是温度能取决的。

    “还有啊,其中一个年轻(手  机xso人啊还问了我一句,说有没有看见一个男的,两个女的,身上应该还有血。我一听吓坏了。别管他们是不是警察,即使是了,那他们要找的人如果在郊区,咱们那不是很危险?那里可就咱家标新立异有了别墅啊。”

    老板轻哼一声:“老鼠的身体――多大的肾啊。怕什么。现在来我这里吃饭的人都在议论,说前天香格里拉酒店发生的血案,警察**手,到现在还没谱呢。你说的那点破事,值得别人紧张的么?再说了,即使是同一件事,都过了两天了,人家早跑了,躲在郊区冻死啊?”

    弟弟似乎也有些认同了:“那算了吧,就那回事了。”

    沧海接过老板递来的饭菜,犹豫了片刻:“老板,我也听说了,那晚到底怎么回事啊?”

    老板给沧海找钱,见顾客发问,笑道:“那个咱们小市民怎么知道?只听说***的事,还不是争抢什么地盘啊买家什么的,与咱们远了去了。”

    一个刚吃完的中年妇女走出过,听老板那样说,反对道:“那可不一定,或许是安抚民心呢?我听我一个侄女说,她在做侍应生,她说当时进去一群人,把她们赶走,然后进去就扫啊,那可是真家伙啊,机关枪啊。不过里面好像有个练武术的人,可厉害了,最后带着俩小蜜跑了,剩下的人接受警察询问的时候,说叫什么沧海的。一看也知道是化名。听说是义卖古董的,不过那些古董到没什么损失,都好好的呢。”

    老板见这个妇女说话挺冲,不由冷笑:“张大姐,你一个娘们知道那么多?还侄女,估计听别人的吧?我那个兄弟可是警察局的,人家说了,那个叫沧海的也不干净。他带走的俩女的其中一个就和他见了几次面,是人家什么公司的秘书呢。不过也奇怪了,那家公司也不在意,就跟不要那女孩子似的。不过人家比i好看多了,我听那朋友说,那照片上的女孩子可漂亮着呢,估计被那个沧海带走了,不知道干什么的呢现在。”

    沧海苦笑,心想果然在这些市井之地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准备离开时,那个中年妇女突然诧异的说道:“这个人,我怎么觉得眼熟啊?”

    沧海心头一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老板也笑着说:“我刚才也觉得眼熟呢,不过没好意思说。”

    沧海微微一笑,转身就走。那妇女在后面说道:“哦,我记起来了,是香格里拉酒店的老板。呀,真像啊。”

    沧海愣住了,回头问道:“哦?很像么?”

    老板看了看沧海:“像,真得很像。我刚开始认为你就是的呢,不过后来寻思一个五星级酒店老板来我这里买东西,又不大可能。”

    看着憨笑的老板,沧海心头急转,却又抓不到什么东西。那妇女肯定道:“我那个侄女在那里上班,可崇拜她们老板了,还藏着老板的照片呢,别说,真的很像。”

    沧海笑道:“是么?我要是那老板,那真得这辈子就什么都不愁了。”

    那妇女却像想到什么似的:“对了,我听我侄女说,那天啊,就是出事那天,她们被遣散回家,不过后来她走的晚,看见老板站在大厅门口,嘴里嘀咕着什么‘天蝎大队长’也不是什么的。说那时候的老板,一身忧郁,极为迷人呢,唉,你说――咦,人呢?”

    那个饭庄老板笑道:“走了,走了。人家哪听得进你说的废话?他买了好多补血的菜,估计他女友来事了,可不得回去好好伺候着?”说完自己也去张罗别的客人了。

    那妇女看着沧海离去的背影,嘴角,掀起了一丝微笑。

    手机问:访问: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