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介入、离别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飞机上。

    晴天正贴在李薇薇的肚皮上,灵动的眼睛眨了眨:“薇薇,你说是个儿子的话,叫上什么名字才显得厉害?”

    李薇薇看着面前那张似乎永远都不会看腻的脸,美目滚动:“不然,叫小晴天吧,很好听的吧?”

    晴天笑道:“那如果是女孩呢?”

    李薇薇偏头微微思索,露出好看的颈部曲线:“你都问了好几次了不是么?还是那句话,叫小薇薇。”

    晴天坐好,看着窗外白云缭绕:“也好,什么都好。只要你喜欢。实在不行,等那边的事情完了,咱们带着木头走

    ,咱俩整天负责生孩子。”

    李薇薇粉目哼了他一下:“一脑子精虫,就不知道别的。”

    晴天嘿嘿笑道:“食色吗,咋了?不丢人,说明我们热衷运动。”

    李薇薇呸了声,撇开美目,看向机窗外的浮云:“也不知道木头怎样了。”

    晴天慨然道:“是啊,我也很害怕啊。你说我当表哥的自称情圣,老婆才大肚子。那小子木头一个,万一有了一个

    半个孩子,那我不得丢死人啊?”

    李薇薇红脸说道:“你以为人家木头和你一样?人家现在在被人追杀,你倒好,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他从组织里出

    来,就没好好过日子,哪里有女友?”

    晴天摇摇头:“这个,你就不懂了,所谓人生,总是伴随着淡淡的意外的。木头属于闷骚型——”

    李薇薇掐着晴天 的腰:“你就是外骚了呗?”

    晴天叫痛,伸出左手,微微拉开李薇薇的手,紧紧攥住。李薇薇看着晴天那残缺的左手,眼睛微微一红。晴天见

    李薇薇如此,自嘲的看着自己左手剩下的三指:“我的大拇指最好看,还在,食指最灵活,还在,中指还得用来鄙

    视木头,还在,无名指和小拇指没什么用处,不要了。这样,我才是最美的,不是么?”

    李薇薇红着眼睛,突然扑哧一笑:“一会见到人家美女,可别露出来,免得吓着人家。”

    晴天撅撅嘴:“切,再说吧,待我看看那个黑凤凰到底如何,说不得还约咱们共进晚餐呢。”

    这时机厢里传来广播,要降落了。

    流亭机场。

    黑凤凰静静站立。身边两个面目俏丽 的女子如影子般站立在后。三人举目看着陆陆续续走出来的人流。

    李姐抿抿嘴:“小姐,那个人还真是狂妄呢,竟然让小姐亲自来接。”

    黑凤凰笑了:“我本来也准备亲自来一趟的呢,再说,这倒是符合她的性格。”说完,她星目眨眨:“哦?好像到了

    。”

    俩女子随着黑凤凰的眼睛看过去,见一个俊美男子和一个挺着肚子的美妇慢慢走来。男子脸上淡淡的微笑,眼神

    里戏谑一片。女子有点皱眉的表情。

    黑凤凰走上去,娇笑道:“不容易呢,晴天大少爷,想不到是这么帅的小伙。”

    晴天微微打量了面前风情万种的女子,眼睛一眯:“哦?呵呵,我可是穷鬼,帅有什么用?不能挣钱?我媳妇都是

    跟我裸婚了,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

    黑凤凰掩嘴轻笑,却又把李薇薇看了个遍,然后越过晴天,轻轻握住她的手:“妹子,走,咱们先去休息。”说罢

    就牵着李薇薇的手走在前面。晴天微微笑着,身无长物的跟在后面。李姐和身边的女子相互一瞪眼,都从对方眼

    中看到了惊讶。还没见过自己的老板这样态度良好的对过某个人。

    这一男一女,是什么身份?

    宾馆里。

    雪儿没有睡着。胸前的伤口似乎是阵阵麻痒,非常的舒服。

    或许,这个就是沧海给予她的吧。

    那个男子还安静的躺在后面。面相沉稳,微微打着呼。

    雪儿似乎都能感到那暖热的鼻息喷到自己的左胸口。粗重有力。

    想到什么般,雪儿,脸红了。

    不一会,晓黎提留着热腾腾的晚饭回来了。见雪儿发呆,不由轻声问道:“怎么了?有心事?”

    雪儿轻轻说道:“我在想,为何公司还没给我打电话。”

    晓黎柔声说道:“或许,他们知道你对沧海有点意思,所以就故意让你坐到我们的位置上的吧。而且后来那些杀手

    刚刚进去,你就中弹了,似乎是有意那样的呢。”说完,她盯着雪儿。

    雪儿皱眉,忽然笑道:“黎祈小姐,我咋觉得你似乎很想让我留下来,你不觉得那样很耽误你和沧海的二人世界么

    ?你别说你不在乎。”

    晓黎拿出冒着热气的米饭,又撑开另外三个菜:“多吃这个,补血。说不在乎不可能,不过——”

    里侧传来翻身的声音,沧海慢慢睁开迷糊的眼睛:“好香。”

    晓黎扑哧一笑:“起来吃饭吧。吃完再睡。估计明天就都能走动了。”

    沧海点点头,察觉到肩膀的伤口被重新包扎,感激了看了晓黎一眼,慢慢起身,凑到床边,拿起饭碗就吃。很快

    风卷残云的吃了一盒饭米饭。

    晓黎嗔道:“慢点,没人和你抢。”

    沧海应声,脸却红了。

    雪儿笑道:“想不到沧海是这么害羞的人。”心里肯定了晓黎关于“沧海”在女孩面前类似白痴的说*。

    沧海见雪儿不吃,惊讶说道:“雪儿,你不饿么?”

    晓黎白了她一眼:“人家胸口痛的直不起身,吃个屁。你吃饱了没?吃饱了你喂人家。”

    沧海奇怪的看了晓黎一眼,后者大声说道:“咋了,人家可以说是为了你受伤的,你不应该还是怎么的?”

    沧海扒拉完第二碗,对晓黎说道:“我还没吃饱,你再下去买点去,真小气,就买这么点。”

    雪儿笑道:“那不还有么?”

    沧海笑道:“那是你的。”

    晓黎舔了下嘴角:“好吧,我回来的时候你要把这个盒饭塞也塞到雪儿嘴里去,听到没?”说完看了雪儿一眼,起

    身出去。

    沧海用纸巾擦擦嘴角,拿起盒饭,劈开一双新木筷子。雪儿脸红红的看着沧海举着盒饭,用筷子夹米粒给她。她

    犹豫了下,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张开樱桃小嘴接过,米饭却从筷子中间掉了下去。

    沧海急忙放下盒饭,用纸巾擦拭着掉在雪儿被子上的米粒:“都怪我,不好意思。”

    雪儿窘道:“没事的。你不要——”

    她不说话了。沧海也同时停止了动作。因为房间时地热供暖,所以被子不厚。那米粒掉在雪儿两腿之间上的被子

    上。沧海刚才用力拍打着被子,正好拍在雪儿的大腿内侧。

    屋里安静了会。好久,雪儿红着脸,说道:“那边有汤匙。”没有说下去,雪儿也不知道,心里很是喜欢,沧海为

    了她慌忙的样子。

    沧海拍拍脑门:“你看我,笨蛋。”说着,他把没开封的菜打开,热气迎面。他用汤匙舀着,伸到雪儿嘴边,雪儿

    没有了开始的羞涩,张开嘴,刚碰汤匙里的汤,忍不住收回去。沧海才发觉烫的很,就收回去自己吹吹,这才送

    到雪儿嘴边,笑道:“不烫了。”

    雪儿美目流盼,张口。一股暖流,顺着咽喉,流进雪儿心里。她静静的看着沧海有些紧张的给自己舀汤,吹吹,

    送到自己嘴里。

    后来沧海把汤倒在米饭里,搅拌了下,送到雪儿嘴里。

    气氛,无形中暧昧起来。

    晓黎回来的时候雪儿已经吃完。沧海刚给她擦拭了嘴角。晓黎递给沧海俩盒饭。沧海接过一个,命令晓黎:“你吃

    这个,你刚才吃了一半,都凉了,直接吃这个。”

    晓黎看了沧海一眼,没拒绝,默默的拿起来吃。雪儿觉得有些困倦,说道:“你们慢慢吃,我睡一会。”

    晓黎笑道:“看样子是吃饱了。饱暖思睡欲了。”

    雪儿脸一红,向床里侧微微靠了靠,睡着了。

    一会沧海吃完,看着晓黎。晓黎假装没看见。

    “为何让我喂她?你怎么不喂?”

    晓黎看着他:“你乐意喂!再说人家确实因为你受的伤。”

    沧海说道:“我知道,不过我——”

    晓黎慢慢打断。起身,收拾东西。

    沧海给雪儿掖掖被子,晓黎转身笑道:“这不是很会关心人吗?”说完又问道:“你身体怎样了?”

    沧海说道:“没事了,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晓黎点点头。招呼沧海回自己房间。

    沧海走在前面,回到隔壁房间,却听后面的晓黎把门反锁。开了灯。

    沧海微微一愣:“不用开灯了,睡觉吧。”

    晓黎突然眼睛有些许红,摇摇头,却缓缓脱掉羊毛衫,露出勾勒的惟妙惟肖的曲线。沧海下意识看了眼,又轻轻

    撇开目光。走向床边。

    晓黎在后面抱住了他。

    沧海一愣,转身,晓黎放开他,却开始脱沧海的衣服。

    沧海有些**:“晓黎,你。。。”

    晓黎推沧海上床:“别说话,好么?”

    一会,沧海赤条条。晓黎美目如水,站在沧海面前,褪掉身上的上下内衣,慢慢伏到沧海身上,吐气如兰:“身体

    受的了么?”

    沧海还在发懵:为何,晓黎如何正面反应?

    晓黎却不再说话,轻轻引导,就轻轻咬住下嘴唇,紧紧抱住了沧海。沧海婆娑着晓黎光滑的脊背,感受着胸前美

    妙的挤压,享受那你异样的结合快感,心底,却疑虑重重。

    晓黎,你怎么了?

    套房里。

    晴天轻轻翻看着手里的照片,抬头看了看面前的黑凤凰:“这人,就是慕容?这次事件 的幕后黑手?”

    黑凤凰点点头,看了看身边的李薇薇:“这里,也没外人,就咱们三,我也没必要说太多,你们也都清楚。这个慕

    容,不知道怎么,那天突然来找我,说是有个改变我们企业的机会,问我们要不要尝试下。包括我在内,在青岛

    有些势力的机会都被慕容约过。而且,一些在青岛没势力的人似乎也听到风声,都纷纷前来。结果,你可爱的表

    弟就这样的被监控了长达近三个月,与前几天开始被围剿了。”她笑吟吟的看着晴天。

    晴天微微沉吟:“你还说,有一个组织似乎和木头合伙了?那为何木头又突然出现了?”

    黑凤凰已经习惯晴天喊沧海“木头”,遂娇笑道:“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是正常的。山口组派遣了一个特工陪伴沧海

    身边,沧海就是为了她回去的。”

    晴天突然对李薇薇笑道:“小薇,如何?我说木头闷骚型的吧你还不信?看吧,痴情种子。”

    李薇薇一直在打量房间,此时骂道:“你们兄弟都一个德行。”

    黑凤凰笑道:“哦?我看你家表弟可不止一个红颜知己,还不少呢。”

    晴天一副吃瘪的样子:“这小子,长进的很呢,看样子,我得倒过来向他学习呢。”

    李薇薇淡淡说道:“好好学习下,吊个大美人,包你吃住。”

    黑凤凰看着俩人贫嘴,微笑,没插嘴。

    晴天好不容易又把话题转过去:“对了,美女姐姐,咱们今晚吃宵夜吧?”

    黑凤凰娇笑道:“好啊,所谓秀色可餐,你早就饿了吧。”

    晴天眨眨眼:“是 ,看见美女姐姐你,怎么能不饿呢?”他又看向那几张照片:“他估计也饿了,叫上他吧。”

    晴天眼神微微一眯,凛冽的杀气弥漫了会客厅。

    黑凤凰瞳孔一收缩,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宾馆里。淡淡的呻吟回荡在春色盎然的房间。晓黎长发披散着,显得异常****。全身因为战栗而粉红。她无

    意识的撕扯着沧海的头发。嘴里压抑的说道:“沧海,咬我。”

    她却首先在沧海胸前狠狠咬上一口,似乎有鲜血的声音。沧海埋在晓黎胸前,同样狠狠的咬了一口。使得晓黎死

    命盘柱沧海的腰。

    渐渐的,粗重的喘息成了平稳的呼吸。

    沧海溺爱的抚摸着晓黎的曼妙躯体,时而亲吻下。

    晓黎缱绻在沧海雄伟的怀里。犹如打闹完疲劳的小猫。

    “沧海,你能记住我了么?”

    沧海看着晓黎那粉红的俏脸:“傻瓜,我怎么会忘记?你是我的第一次。”

    晓黎咬着沧海的肩膀:“医生呢?没有么?”

    沧海叹了口气:“没有。”

    晓黎摸着沧海的胸膛:“别想那么多了。”

    此时的她伏在沧海身上,长发倾斜在沧海的前胸:“会记住我的,是么?”

    沧海点点头,双手停留在那温软嫩滑的粉臀上:“傻瓜,别说些奇怪的话了。”

    “那就好,那就好。”晓黎 声音突然哽咽起来:“沧海,我爱你,我一辈子都会记住你的。”

    沧海心头微微一惊,晓黎却已经并指如刀,横切在他喉结上:“永别了,沧海。”

    沧海直接没有躲闪的时间。就觉得身边空气被抽空了般,什么也听不见了。

    晓黎,你,要,离开我了么?小说网(bsp;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