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赴约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吃饭的时候外面漆黑的像是没有明天一样。萧衍很是高兴,几乎是没命的吃,情绪已经好转的晓黎则是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冷冰冰的吃着,不置一啄,或许她已经习惯了我的手艺。或许,她还在生我的气。

    我正在感觉着我对食物的感觉,不过正如萧衍所说,我对食物的排斥已经潜移默化成为新的习惯,而我如果不是萧衍提醒,还一直在梦里。

    放下筷子,看看外面的漆黑,心里有点奇怪,虽然已经觉得不去理会雪儿那边的事情了,不过对于他们现在还没给我电话很是纳闷。

    “大叔,想什么呢?”萧衍抬起头,寻味的看着我,晓黎也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这个女人从出来到现在就没看过我一眼,这是第一眼。

    “没有,只是觉得外面竟然那么黑。”

    “外面本来就是黑的,因为明天会是白天。”萧衍白了我一眼。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疲倦。

    吃完的时候我去刷碗,有点事情做可以排挤下我的盲目。

    我的身体,真的已经开始慢慢衰老了么?

    晓黎在旁边擦着桌子,神思恍惚的表情。

    “想什么呢?”我打破了安静。

    “要你管。”她白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切。

    萧衍接了个电话,一直嗯嗯的,没说一句话。

    “我们该走了吧?”她看着我,我看了看晓黎:“你去么?”

    她没说话。只是拿起了放在靠背椅上的羽绒服,对着萧衍笑着说:“走吧,美女,对于我来说,宁愿参加宴会,也不想看着某人的丑恶嘴脸。”说完带头出去。

    萧衍看了看某人,一脸无辜。

    我点上烟,锁了门。右手下意识的一缩,摸摸手腕处的卐兵,心里才稍微安静了些,总觉得晚上或许会用的着.慢慢的跟着两个女人后面,心里越来越大的危机感。

    没有来由的,确实我能在组织那么多危险的任务中活到现在,绝对不是侥幸得来,有时候靠的就是模糊的感觉,这次,感觉强烈的我都不想冒险。但翻来覆去想的却是没有瑕疵的安全。

    “某人,你能快点么,外面很冷哎。”晓黎站在前面的雪地里,一脸寒冰。

    “知道了,嫌慢你自己先跑着,还暖和呢。”

    萧衍拉着瞪眼的晓黎:“好了啦,别闹了,咱们打的去吧。”

    我走到前面:“先说好了啊,我身上不多了,一会谁付账。”

    晓黎看了看我,鄙视了我一眼。萧衍笑道:“没事的,我也懒得付,到酒店的时候让接的人付。”说完笑嘻嘻的拉着我的手:“大叔,你做饭倒是有一手哎,怎么练得?以后谁嫁给你谁有福了?”

    “你想练么?当你身边的人做饭一个比一个难吃的时候就那样了。至于我媳妇,她倒是很知足我的手艺,大大咧咧的女人都那样。”

    萧衍停住:“大叔,你怎么能那样呢?人家只不过是你女朋友嘛,以后可以换的啊。万一你哪天喜欢我了呢。”

    我不再这个话题上乱转:“恩,也许吧,不过咱还是先打车,外面冷。”

    小区外有很多等着拉客的车,我上去讨教了下价钱,挥手,俩女人就小弟般的过来,不过她俩的美貌还是让司机在发车的过程中一直透过后视镜看来看去。

    萧衍坐在后座中间,我和晓黎分两边,副驾驶没人,我坐车从来不喜欢副驾驶的位置,有种把自己空门大放的感觉 ,特别是在今晚本来就让我郁闷的时候。

    萧衍靠近我怀里:“大叔,司机正在看晓黎的胸。”

    我一愣,扫了司机透过后视镜的眼神,又扫了下晓黎,后者不自觉的缩了下身子。我轻轻的说:“红颜皆祸水,没错的。”

    晓黎已经瞪了下我,又看了看趴在我怀里的萧衍,哼了声,撇过头去。

    霓虹灯在释放着黑暗中的脆弱明媚,顽强抵抗般的照亮路边的点滴街景。

    “好漂亮呢,是不,大叔?”萧衍轻声吟道。

    “恩。”随意的答道,心里却是想着一会可能发生的事情。

    路边的街景飞速倒退,像是没有衔接的一幅幅**的画面被快速的拉扯。

    很快到了市区,夜生活繁忙的青岛走势会给人眼前一亮的错觉,再仔细看来,还是那么让人疲倦。香格里拉高高耸立着,灯火恢宏间微微宣泄着野性的嘶吼。

    已经有人再等待。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眼睛闭合间精光四射。

    “好久不见了,慕容叔叔,萧衍来看你了。”萧衍叫喳喳的喊道,姿势夸张的像刚刚知道如何讨好大人获得喜欢的东西的女娃娃。

    而面前的这个男人精光陡然消失,剩下的只有异样的温柔。迎客侍卫做了副防止我们碰头的姿势,我们三个人轮流出来。我是从面对香格里拉饭店的一面出来的,但那么所谓的慕容确实没有看我一下。直到萧衍从里面蹦出来,他才哈哈大笑,上去一把把萧衍搂住:“我的乖侄女,想死你叔叔了。”

    萧衍稍微推开他:“叔叔,你胡子扎的人家脸痛。”

    慕容稍微愣了愣,萧衍却又一把搂住他:“叔叔,萧衍也想你。”

    我和后来出来的晓黎两人像风干的腊肠站在后面,被遗弃的感觉。

    好一会晓黎才恍然想起来,大喊了声:“哎呀,忘记了了。”

    她闪身到了我身边,指着我:“叔叔,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这位美女也是。”

    慕容的眼睛没有丝毫的波澜,像个平常的叔叔看着侄女刚介绍心朋友的时候没有两样:“呵呵,新朋友么?我听你哥哥说了,说你要带朋友过来。很好嘛,把快乐和朋友分享。一会进去好好玩玩。小伙子好福气,女朋友挺漂亮么。呵呵。”说完拉着萧衍就转身进去。

    最后那句话使得我们三人都一愣,萧衍还是随着慕容在前面走,刚刚慕容看过来的时候,本来晓黎是稍微靠近一下我,挺到那句话面色一红,然后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不去细想她心里想的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庞大的场面好像少了些什么。随着进入专用电梯,看着身边那紧张而严谨的氛围,还有贴着古董义善拍卖的大条横幅,心中的诧异感越来越大,缺的,到底是什么呢?

    晓黎从进入电梯后就闪到我后面,身为特工的她也一直打量着这里,此时缺轻轻吟道:“真是奇怪,怎么这么大的宣传场面,怎么会没有记者呢。”

    对,是记者。就是zheli感觉缺点东西。

    从刚才门口那热闹喧哗的场面,到大厅里铺天盖地的宣传。确实一个记者的影子也没有。

    轻轻看了身后的萧衍,又看了看前面的慕容,不由陷入沉思。

    一会晓黎突然拉着我的腰带后背,我一动不动,只是身子稍微后倾了些,晓黎咬着我的耳朵说道:“你那个气质美女好像约的地方也是这里。”

    恍然一惊,确实是。但为何后来就没有确切的时间告诉我呢?是因为知道我要来参加慕容的宴会?怎么可能?

    思索间,电梯停在了20层,还好,和雪儿和我约定的层数不一样,看样子是没什么关系,而我已经准备了今晚不再赴约,还是连碰面都不要碰面来的彻底。

    宾客满棚。从电梯出来后我们直接进入了一个大的大厅,红地毯富丽堂皇,里面坐满了各种各样的人。一个个西装干爽,面目慈祥,爽朗的小声从他们嘴里传出,身边的女子在这么冷的冬天高开领旗袍穿着,有的滚圆欲裂,有的秀气逼人。年轻的脸上多了些沧桑和风尘。

    晓黎轻声咳嗽了下,我才发现慕容正笑呵呵的看着我们。

    我一副被场面震惊的表情:“叔叔,这里真是太牛了,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在这里做次主人呢。”

    慕容哈哈大笑,只是说道:“没什么的,小场面都是,以后还不是你们年轻人的?我们都老了?你不也看见了么?那些个中老家伙都唯恐自己老的忘记了年龄,才每人在身边带着个千娇百媚的秘书么。你们先随便坐坐。萧衍,叔叔知道你怕被别人烦,就不介绍你给他们了,一会拍卖结束了,庆功的时候,人少了再说。”说完溺爱的摸摸萧衍的长发,对我和晓黎笑了笑,径自走开。

    “你装的那么受宠若惊给谁看呢,真恶心。”晓黎轻轻说道。我摇摇头:“小心点好,总觉得有事。”

    “死去,什么感觉?我就想好好的过一晚上。”晓黎轻轻踢了我一脚。

    我冷冷看着她:“怎么?明天呢?”

    “明天?杀了你。”她无所谓的说道。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是么?然后呢?”

    她想了一会,看着我:“自杀。”

    我拍了拍她肩膀:“自杀?好,很好。”

    萧衍此时已经回来:“走吧,咱们最好找个有好吃的的角落,这里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

    拉起晓黎,对我招了招手。我看了看晓黎,此时有一个迎宾小姐见我们三个还站着找位置,就过来把我们引到一边。

    慢慢巡视了下周围的人,幸好我今天穿着萧衍不知道从哪鼓捣出来的红色羽绒服,远处的人估计都把我当作女人看了。不然不说这里有没有知道我的秘密的其他组织的人,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跟着这么两个长相“凑合”的年出生,也会使得那些抱着下一代的有钱人心生别样的情绪。

    两排软背沙围着一个棕色长条茶几。这里灯光稍微昏暗了些,必须仔细才能看见发萧衍一屁股做下去,非常没有淑女的双腿一叠,陷入沙发的软皮中。晓黎坐到我的旁边,有些心事的样子。我没有理会她俩开始的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也往沙发中一陷,在那些灯光照射下的觥筹交错的人们。其中三个最是惹眼。

    一个是大腹便便的六十岁左右的男人,右手一直没有离开过身边一个火辣女人的水蛇腰,另外一只手偶尔挥舞在空中,偶尔和别人举杯,大部分时间却是在抚摸嘴上稍微泛白的胡须。看着身边女人妖娆的红唇和老人有些下垂的肥胖肚子,不由自主想起了一些画面,一阵阵恶心。

    另外一个是个着装严肃的中年妇女,一身浅褐色风衣,黑框眼镜,一股成熟女人的风韵,眼睛一直笑眯眯的像是放电的机器,腰间却是在风衣的左侧出有着一个明显的黑色凤凰,由于具体太远,看不清是后来绘上的还是本来带的。就是这个黑色凤凰,使得这个女人让人有着冰火两重天的感觉。她身边有两个和她类似服饰的女子,冷冰冰的就跟我身边的晓黎一个德性。长相却是千里挑一,估计是那黑凤凰也已挑选的。

    最后一个是个年纪三十左右的而立男人,冷峻的表情,黑色的风衣,彪悍的身体,此时的他却是笑颜如花,跟今晚的主人萧衍的叔叔慕容很是热切的交谈着。不过可以想象这个男人一旦发火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慕容一副聆听的样子,偶尔笑笑,偶尔深思。却是没有打断那个男人的说话,而且脸上的笑容即使深思的时候也是异样的完美。

    整个大厅,类似老板的人物不下好几十,这三人身边却是围着相当的人。足见三人的影响力。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