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进程——恍惚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切都需要个开始,从一个个,从一个个脚印。

    龙飞说过:回忆会使人胆怯。而我们还应该英姿勃发,所以还是不要回忆。

    回忆的开头,是种莫名其妙的悲伤。脚印淡而浅显,足迹凌乱无章。

    人生如此寂寞。谁,如是说。

    睁开眼睛的时候,满目的阳光。对于刚从黑暗行走回来的人来说是那么的不适应。

    “醒了么?”萧衍的声音随着我的起身而响起。

    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我看着正在窗帘边上的萧衍:“嗯,你早起了?今天天气着实不错呢。”

    “都10点了,拜托,快起来吧,早餐都快成午餐了。”萧衍走过来,拉我的胳膊。

    我笑着开始穿衣服。床那边的晓黎还是静静的在那,像是从来没有醒来的沉睡精灵。长长的吊瓶挂着。她脸色现在好看了些,不再是惨白。

    “别看你的漂亮犯人了,你抓紧时间起来洗漱,先吃点东西吧。”

    我应声,想了想今天该做的事情,一时间感到很累。就利索的穿衣服,起身下床。

    “你的哥哥她们呢?”我边走出屋子边问。

    “人家得为工作忙,不像咱们,那么闲。我还没起就都没影了。我给你下楼买了豆脑。”我去浴室,洗了洗脸,略微有些沧桑的脸。总感觉我的状态在不知不觉的下降。以前从来不会这么的容易疲倦。

    喝豆脑的时候萧衍就趴在我旁边,像是研究白老鼠饮食的教授,我满身不自在:“干嘛你?没事干了?”

    “大叔,其实你细细看来,还是上的了台面的。”她托起麦白的腮,由于微笑,挤小的眼睛显得分外黑白分明。

    “谢谢你的‘夸奖’。你不用去兽医店了么?哪里不是很忙的么?”

    她嘟起了嘴:“哼,我是来玩的好不好?上次给辟邪治病,我是唯一一次去的,正好碰上你了,幸亏那天叔叔去济南了,嘿嘿。”

    有点感觉萧衍与往常不大一样,却又说不出来。就不再理她。擦擦嘴,把塑料袋往垃圾桶里一丢:“我去看看那女的。”

    萧衍跟着我进来,晓黎还是安静的躺着。眼睛紧闭着,睫毛一闪不闪,似是睡的很死。

    我偏头对萧衍说:“丫头,没给人家美女买吃的么?”

    萧衍瞪了我一眼:“是你的犯人,又不是我的?我能不给买么?放在那保温呢。瞪她醒了再吃吧。”

    “大叔,她怎么了?是不是你们让她出台什么的她不同意啊?”

    我意外的看着她:“你那么聪明?这都被你猜对了?你真有才。”

    萧衍知道我在胡说,不过也没在意:“还别说呢,长的跟李孝利那么像。”

    我不想再说没用的:“那什么,家里有烟么?”

    “我们才没有吸烟的呢。”

    “下去帮我买盒去。”我催促她。

    她似乎很高兴,应声就出去了。

    我奇怪了一阵子,本来想还得墨迹一会。也不再想,出去从保温箱里拿出萧衍买的早餐,到了床边:“睁开眼睛吧。别装睡了。”

    女人随之睁开了眼,我把早餐递过去,看着她准备打翻的冲动眼神,淡淡的说:“又不是我买的,你不用那么在意。”

    晓黎还是没拒绝,就坐起来接过:“你远点。”

    “我有事问你。”

    “等姑奶奶吃完饭。”她粉目含煞,一副吃人的样子。

    我耸耸肩,靠着床边坐了下来,掏出烟点上:“你...到底和我有没有...”

    她吃油条的手停住,抬头看着我:“你做梦吧。”

    我不知道心里是放下块石头还是怅然若失:“很好,很好。”

    “你是山口组的?”我紧盯着她的眼睛。

    “知道还问?你有病么?”

    “你能不能对我态度好点?”我都不知道怎么会说这个。

    她似乎也稍微一愣:“凭什么?你说下,凭什么?”

    我扔掉烟蒂:“你现在在我手里!”

    “那又怎样?你还能把我吃了。量你没那胆子。”

    我有些阴沉的看着穿着睡衣埋头大吃的女人:“哦?为什么我没那胆子?”

    “有本事你试试?”她头也没抬。

    我气的直摇头,一把抓住她的胸口:“别惹我生气,我只想知道你们组织怎么会知道‘流星尘埃’的,说完了什么事没有,你乐意去哪就去哪。”

    她看着我,好一会打开我抓住她睡衣的手:“你有病吧?我不知道,还有,本姑娘乐意在哪就在哪。”

    我知道我应该折断她的手臂或者是哪的,用疼痛来堵住她倔强的嘴。不过我还是没有做。冷冷的看了看她:“吃完了你滚蛋吧。别在我眼前出现。”

    她眼中好像闪过什么,慢慢把把剩下的吃的放在一边的床柜上,慢慢抬起头:“咱们可以做个生意。”

    我不喜欢她说话的口气:“你立马消失。”

    她脸上怒气一闪即逝:“你听不听?不要以为你现在很好。”

    “谢谢你的警告,我听了好多遍了。”

    “哼,我们日本人就是比你们中国人更拿得起放得下,这次事情这么不顺利,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不由火大了:“你还好意思说。”不由得想起当时自己傻乎乎的认为伤害了她而去自首,去受那么多巴掌,还以为自己对不起她。

    “你似乎在回忆我们美好的过去?”她似乎看出来我的表情,讥笑道。

    我哼了声:“我真想好好揍你一顿。”

    她无所谓的晃晃肩,我刚要开口,她突然跃起,手已经伸到我脖子动脉,我头一偏,手横切她的气海穴。

    她跌回去,喘着粗气,我冷冷说道:“我不想在和你墨迹了,我只问你,你们山口组在中国的势力本来就没有多少了,为何会知道中国大多数组织都不知道的内幕?对于你们这个一直潜伏不敢出头的组织来说,为何会为了暂时没多大用的‘流星尘埃’有兴趣?甚至暴露你们的势力分布?还有”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打断我的话:“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你个畜生。”

    我终于动了真火,伸手给了她一巴掌。

    她显然愣住了。屋里甚至还回响着那清脆的声音。用上了巧劲,她不会痛,却是可以羞辱人。

    我不想看她眼角渗出的眼泪,我觉得我已经够好了,没有像她那样,趁着那子无须有的事情,没少打我,如果以前的羞辱是因为所谓的事出有因,现在我是不会对可能威胁到我的一切手软。如果你理亏,我不管你是神仙还是恶魔。

    她又扑上来,我没有躲,任她把我扑倒在床上。也没有阻挡她掐上我脖子的手,只是伸进她的睡衣,双手拇指掐住她的腋下神经,另外八指扣住她的肩胛,稍微一用力,她浑身无力的松弛下来,又微微用力,边听着她肩胛处传来的劈啪声,边冷冷的说道:“这样,你可会清醒?”

    此时的她眼泪如注,使本来还想再把她双肩弄折的我不得不放下她:“别装可怜。”

    我站起来,不顾蜷成一团的她,慢慢走出屋子:“想清楚就说,实在不行就立马滚蛋,别在这惹人烦。”

    萧衍还没有回来,这个笨蛋还真的去买的,我只不过想暂时支开她而已。

    不过刚才晓黎的话提醒了我,我昨天晚上好像还错过了约会。就又返回屋里,把昨晚冲的电池拿过来,安在手机上,开机。

    女人已经慢慢好转,躺在那,略微失神的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从通话记录里找个那个笨蛋组织,不过上次和我接触的那个雪儿倒是个人才。

    “是公子么?”传来的是雪儿的声音。

    “你好美女,昨晚突然有点事,没有在家,真是不好意思,而且”不对,昨晚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家里等着晓黎的,我在那,而是他们没到。这是里面传来雪儿微带歉意的说道:“公子看样子很生气了,真是不好意思,是因为我们老董事长突然来了,使得董事长一时没办法抽山,而且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和您联系,后来联系的时候您的手机已经关机了,所以董事长命令我一直等着您的电话,希望您不要介意。”

    我淡淡的说:“恩,也没什么,那么,咱们还又谈下去的必要么?”

    “有”,她语气有些急迫:“当然有了,公子,我们老董事长这次来的原因就是因为改变了初衷,原本是很排斥进如这次计划的,来了后听说已经和您有了模糊的合作,却突然想见见您。希望您能与他老人家见上一面。”

    我管那董事长老还是不老,充其量不还是为了‘流星尘埃’。就答应了:“那还是晚上吧,地点你们定,给我个信就可以。”

    雪儿似乎稍微停了下:“好,那一会在麻烦公子接电话了。对了,公子,我个人突然对你产生浓厚的兴趣了。”

    还有些发蒙,对面已经挂了机。兴趣?什么意思?老一套么?美人计?

    “你很聪明嘛,已经开始自救了。”晓黎在身后冷眼说道。

    “关你屁事,识相的闭嘴。”我不理他,准备给医生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还不通。

    “人家都对你有浓厚的‘性’趣了。”她还兀自的讽刺。

    没信号,我关掉手机:“吃醋了?”

    她把枕头扔过来,我接住,又扔回去:“你已经知道的太多了,看样子我是不能让你安安稳稳的离开了。”

    我站起身,故意散布着杀气。背后骨骼劈啪作响,衣服微微颤动。

    她明显害怕起来,不过瞬间又安静了。

    “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我倒是不想干嘛,不过我总是得考虑下自己的处境,你说是不是?我这一旦放你走了,那我和其他组织合作的事还不是被你们这些日本人给知道了?别说我怎么样了,估计连萧衍她家都会有事。那么一系列的事情就都有了,恩,杀了你?不好,萧衍都知道了,不杀你吧,还是不行,你会说出去,我该怎么办呢?”

    笑吟吟的看着她,我语气加重了:“不如这样吧,我给你拍几张照片留作纪念,万一有什么事情了,我也好有个念想,你说好不好?不过这睡衣不是很好看,还是脱了的好。”

    见我靠近她,她这才真正的惊慌:“你别过来,变态。”身子已经贴到了墙角。

    我又示意性的抓了几次,被她啊啊大叫喊的头疼,觉得吓唬的可以了,才转身出来。

    扒光她衣服我是吓唬她,不过放与不放,我真的很恍惚的慌。怎么办呢?看她那样子,我总有种她不想回去的错觉。

    “想什么呢,大叔。”萧衍开门进来。手里拿着一条烟。

    我心里很不是个滋味:“谁让你给我买烟的?”

    “你不是抽么?我觉得一包包买抬费劲。不贵的,才100.”

    我接过一支笔,心里漾起一股温柔。

    “大叔,你可别那样看我,我会害羞的。”萧衍红了下脸。我连忙扯开话题:“对了,你的哥哥嫂子侄子什么的什么时候回来?”

    “中午都不回来了,我爸爸的一个生意上的伙伴晚上有个宴会,他们中午从兽医点直接去。”

    我坐下:“那你不去了么?”

    “去也行不去也行的。”

    看着她略微失望的眼神,我笑着说:“不然咱们也去看看?”

    萧衍眼神一下子亮了:“好啊,好啊,不过”她看了看自己房间的方向。意思是指晓黎。

    我也很头疼,真不知道是让她走还是怎么的。

    “到时候再说吧,大叔,刚才婉丽给我打电话了。”萧衍拉着我的手,我感觉到她手心的温度。

    感觉名字既熟悉又陌生的样子就狐疑的看着她,她说:“是谁啊,你忘记了么,就是上次咱们在迪厅那次。”

    我恍然大悟:“是她啊,怎么了?她还乐意回来么?”

    “恩,她打电话谢谢我,还说要当面谢谢你呢。”

    “那就好,我有什么好谢的?无非说了句话。不过我建议i还是好好和她说说,这种曲线的劫富济贫还是不要做了比较好。”

    “知道了,大叔,美女起来了么?”

    “恩,早饭都吃了。”我不禁又想起怎么处置她,还有地下城堡那边的动静,还答应那边晚上回去,又答应了雪儿晚上见面,刚才又答应了萧衍去那个什么父亲伙伴的party。一时间觉得愁的慌。

    萧衍进去了,听见说话的声音,希望晓黎不会说些什么,也不要说组织,也不要说任何萧衍知道后会有危险的东西。

    医生现在会在干嘛?也不知道辟邪好不好。

    晓黎突然走到我身前,满脸笑容:“老板,我答应你,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不禁一愣,看了看她身后的萧衍,又看看面前晓黎眼中的幸灾乐祸,头大如斗。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