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黑暗都市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早晨醒来时天气很好,浑身很舒服。抬腕一看,靠,九点多了。

    正月初二呢。起身,穿内裤,套衣服,伸懒腰。突然间觉得有点不大对劲。自己今天早晨起来步骤有点多。习惯不能坏,一坏,会出事。我重新躺下,又从新做了遍,才发现今早竟然穿了内裤。记得我晚上很少裸睡,才想起昨晚医生来折腾来。不会趁我睡觉的时候又虐我吧?想起她的脾气我忍不住一阵内寒。感觉了下,没什么不适的。不再想。

    打开电脑,搜了蜜雪薇琪的《**》,开到最大音,随着节奏打了套拳,靠,跟不上节奏了。这是高中时候最喜欢的歌曲。

    缓缓的感应了下身体,慢慢憋气,开了门,呼吸。世界,如此美妙。

    去厕所时看见正在刷牙的寒霜,打了个招呼才看见我:“奥哈要古达一码斯。”她奇怪的说:“都跟晓黎姐学会日语了?”

    那女人,见鬼去吧。我稍微推开寒霜,自己抢着位子洗了把脸。寒霜又把我挤开:“你不会再楼上啊,专门和人家抢。”

    我抹了下脸:“靠,谁这么凉,这不是下来上厕所么,顺便的事。哎,昨晚你们睡的很晚么?看样子也才起。”

    “我们本来睡的好好的,后来段玉旭把我们吵醒了。”

    我小心的问道:“是么?那孩子就一变态对了,她怎么把你们吵醒了?你家晓黎姐睡的浅你也是睡的很浅么?”

    寒霜扬起脂白的脖颈漱漱口,擦了擦嘴:“不知道她怎么了,深更半夜的,突然使劲的用毛巾擦手,手里还变态变态的喊。后来是晓黎姐把我晃醒的,后来我们又聊了会才睡...哎对了,昨晚你回来了么?我们等了你一会没见你回来才吃的。”

    我感觉自己嘴角在抽动不知,下身还凉飕飕的:“我和朋友吃了个饭——那丫头没说为何擦手么?深更半夜的。”

    寒霜奇怪的看着我:“我说蝎子哥,你可别是对段玉旭又什么想法吧?”

    我心里一阵反胃:“哪有,你想哪里去了,对了,她们呢?不会还在睡吧?”

    寒霜又看了看我,似乎想把我的反应在心底鉴定几遍的样子:“旭姐大清早接了电话去了医院,晓黎姐刚才上楼拿牙具了,估计在上面刷了吧。”

    我随意的应声,突然想起昨晚的dv,刚准备上楼,寒霜又叫住我一脸神秘的叫住我,小声说:”蝎子哥,不是我说,你可别对不起我晓黎姐。我可没看见她对哪个男生笑过,现在你们你们都住在一起了,你..你可别始乱终弃什么的。”

    看着她真挚的眼神,我实在是无语。心里不知为何突然对这个话题相当的反感。苦笑了下,上楼。

    女人果然在上面洗漱。头发简单的扎了个马尾。别说,就我的爱好来说,她扎马尾是我见过最好看的。靠,管她。

    那个“淫领世界”的视频短片加剪接一共一个多小时,靠,真他娘的变态,现在的非主流,真不知道爹娘生出来干嘛。后来的东西估计是她们在家里派对完回家的路上拍的,画面不是很好,又黑又花。不过我倒是对后面很干兴趣,看见自己黑乎乎的出现在类似电视的东西上显得非常兴奋。不过那俩女的显然没有把我当做主角,只是在边上闪烁着我走路的样子还有嘴上红红的烟火。我后面的黑暗街道,两旁夜色中的招牌闪烁着蓝色红色。还有一个在黑色中稳稳不动的身影。

    等等,黑影?当时我在那呆了不下半小时,好像没看见什么人呆在那。我连忙后退,确实,在从拍我到路灯下的这段时间那个身影都在。而且,和我的距离是固定的。

    突然有些毛骨悚然,又快进了下,接着是有些怪异的画面,我想了会才明白,肯定是dv掉在地上的时候还开着,而且还是对着我的方向。黑影不适很明显了,不过还是在。后来就是些晃悠的场景,是我拿在手里走路的原因。

    后面的我就不看了。缓缓放下dv,眉头已经不知不觉的皱成一团。

    会是谁呢?巧合么?最好是。我安慰自己,但同时更加深刻的是心理的恐惧和不解。如果真的有热键跟踪,那会是谁?是上次惊鸿一现的富二代?除此以外我想不到还有谁,只跟踪不动手又是什么意思?那就不是砍我的那个,是他昨晚我早就废了,也不用还和医生闹了一晚上。那又会是谁呢?退一步,如果真是富二代,那他为何跟踪我?上次的答谢又是因为什么?抑或是和那尸体有关?幕后的人知道我是第一个见到尸体的人而且还主动藏起来的了?那也说不通。

    脑子乱哄哄,没有思路。**!忍不住骂了句英文,使劲把枕头摔到地上。正恰女人进来,见我摔得是她的枕头,上来就对我又踢又打的。

    还有这个女人,她又会是干嘛的?我可不觉得只是那么简单的原因就让她如此折磨纠缠,我甚至昨晚无意的问了小小,开玩笑的说如果我把她非礼了她以后还会对我那么好,酒醉的她倒是很痛快,她说肯定找人灭了我,还好?不阉了就不错了。对呀,这才是真正的也是正常的反应。我换个角度想我也肯定会。日本女人为了让同学知道自己没有被强奸非礼什么的,可以说是她男朋友来了去看她两人久别胜新婚什么的,打完一炮男的就走了,这个也很正常。我见到这种情况不下十次了。陈旭那小子就那样,人家小姑娘千里迢迢来找他就为了被他捅几次,然后大中午才起床歪着身子走道。日本女人也不用非得把我揪出来来个真人版的,更何况,她就不怕我在她男朋友面前说出些让她难堪的现实。而且我醉酒她也不管。更重要的是通过寒霜她们无意说的,日本女人本来是个很清高很冷的女人。估计别说对男人,就是对寝室的人也是不怎么样,不然第一次来的时候酒窝那些丫头也不用那么的和日本女人格格不入。估计一来是看看到底什么样的男人征服了她,二来是忽然一个清高的人想在她们面前证明下本来就不用解释的事情,勾起了她们的好奇心,不然也不会在刚开始见到我时候各逞机锋了。而且,那个女人那天太亲热的态度,反而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有点奇怪自己怎么开始这样想了。女人累了,不闹腾了,捡起枕头,放在床上径自走开。

    见她出去,我脱裤子上床,关了音乐,玩游戏。那脑子里却始终萦绕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自己都觉得被最近发生的东西弄的有些崩溃了。

    晌午了,我看了看游戏里自己站的地方,还和刚开始玩一样,一动不动。浪费一上午点卡呢。暗叹了下,下机。感觉有点冷。下床添了些炭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可能。

    可能,一切都是一场戏,一场专门为我做的戏。包括女人,包括富二代,包括乞丐,包括红光,甚至包括小小,包括黄毛,包括,我自己。

    假设一下,事情从我来开始,然后我遇到了女人,这是个转折。在校园看见过她,踩过她。对了,门口还有一男的问我是不是在青岛上大学。之后就又了所谓的我和女人的关系。然而那天晚上其实什么也没发生,因为我彻底昏迷。而不知道为何,又了那斑斑血迹,不知道为何女人突然就赖上我了,又不知道为何,她带着朋友来了,又不知道为何,我在路上被人砍,对方的本地势力还比较雄厚。又不知道为何富二代出现了,打了个招呼,帮了我个小忙(抹掉了我和寒霜的脚印),然后就消失,现在还没出现,又不知道为何,在我出现的地方出了个神乎其神的乞丐,和我的脾气一模一样,还有,小小那出现的和他们关系暧昧的红光满面的老人。如果这一切,都是有链接的话那我就处在风口浪尖上了。但,我这个人,其貌不扬,在这里又没有什么势力,和他们也扯不上什么利益关系,再退一步,即使我貌似潘安,实权在握,身怀重宝,那只需要逮住我严刑拷打或者利诱下九结束,何必弄这么大的周章?

    或许,是我脑子想得多了吧。或许仅仅就是我无意非礼了女人,她脑子瘫痪,反而就赖上我,觉得我床上功夫厉害?靠,我个子一般,长相下流,五大三粗的,而且本钱也就一般,不是什么7寸八寸的,凭什么去让人家倒贴?这天底下就没那么多好事。还有,恰巧就有人跟我寻仇要砍我,起码现在我记得了,大学时候我们兄弟四个杀了个人,那么上次大学门口摆摊的人问我这件事勉强可以说的过去,以至于后来有人砍我。又恰巧我无意间做了个什么事,被富二代的身后势力知道了,甚至有可能是教训了黄毛,使得他们觉得我肃清了当地小恶势力?当然,如果黄毛算势力的话。前提是还得他们什么富一代富二代脑子有病。这些假如都说的过去,那么红光老人真的是碰巧在网吧遇到我,因为乜风无意间帮了他的忙,他去道谢,二因为他的地位使得乜风紧张也说的过去。

    好吧,如果这样说的话,都有可能,那么,倒是是哪个呢。

    我是个活在平凡中却自己找自己麻烦的人?还是不知不觉被别人推到风口浪尖而不知呢?

    滚他妈的吧。

    外面阳光确实还可以,我却觉得自己的世界确实那么黑,一个黑暗都市,一个从来不配拥有阳光的地方。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