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尴尬进行中

文 / 刺心为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让我猜猜是什么地方流血了。”琳琳夸张的托着腮,表情严肃。

    我可没那么好的觉悟等她审判。尝试着动了下,还可以,针线缝的还算结实,只是扯动的厉害了些才使得流血。还有晓黎的扭掐,我刚才的马步,使得我受伤惨重。

    我慢慢下床,嘴角微微抽动,真疼。那里本来就是淋巴和神经密集的地方。很是敏感。她们几个人都面带异样,奇怪的看我。我一脸的郁闷。想脱衣服看看伤口。这里肯定不行,说就这样走吧也不好意思,而且伟大的晓黎同志没发话,我可是只能站在那傻笑。文莹小心的问道:“你不脱下来看看么?”

    我吓了一跳,看她的样子不像开玩笑。我勉强的笑了笑,看了看正看向别处的晓黎:“没事,习惯了。”发现我有些急不择言。什么叫习惯了。正当我准备转移话题的时候,琳琳突然大叫起来:“哈哈,我知道了。”

    大家都奇怪的看她。我没理会,静静地坐回板凳,看着她们。司徒寒霜慢慢坐起来:“还别说,真的很舒服呢,谢谢你了蝎子同志。”大家都围着她问三问四,琳琳更是一撇刚才的话题:“嗨寒霜美女,刚才人家蝎子摸你的时候你心里怎么想的?是不是很冲动啊?”我靠,无语,真不知道她们平时都聊些什么。

    她们叽叽喳喳的闹着,晓黎却面色古怪的看着我,我一脸茫然和无辜,还有一丝无奈。

    “看看,人家小两口眉目传情了呢,看样子我们晓黎大美女是吃醋了呢。唉,也没办法,谁让人家蝎子先生连血都喷出来了呢。”琳琳这个丫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晓黎轻啐了声,猛的靠近我,面色焦急:“你的伤口又崩裂了么?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看着她示意的眼神,我哪里敢说真的疼,只能说没事。她显然不打算这样饶过我,魔爪轻轻放在我伤口上,然后使劲一掐:“是这里么?真的没事么?你可不要吓我!”

    我现在何止是疼,直接是冷汗直流,龇牙咧嘴,当然这些表情我很“凑巧”的掩饰在她的耳后,不顾鼻子里满是她头发的香味,恶狠狠地说:“你想今晚睡在你旁边的是个死人的话你就继续掐。女人!”

    她显然不受威胁,又使劲拍了拍。我实在忍无可忍,一下子抓住她手,拿在手里,温柔的对她说:“没事的,小伤,有你在,我什么疼都不放在眼里。”这句话我是大声说的,另外几个丫头花痴的笑道:“我靠,你俩不会准备现场直播吧?”我才靠了,真服了他们。

    不准备在这里墨迹了,我说都中午了,做饭给你们吃。这可不是小气,我可是高手的。

    几个女人实在是对我产生兴趣了,当然大声叫好。我心中痛苦,为了避免晓黎的魔爪,已经真的急不择言了,出去吃饭多好,免得尴尬。在这里我总觉得浑身难受,而且让我和几个女士吃饭,还是刚认识的,我靠,无语。没办法,说出去的话嫁出去的女人,我豁出去了,不就一起吃饭吗!,同时也暗暗咬牙在怎么受折磨再也不轻易说话了。

    我拿出蔬菜,和昨天买的豆腐,开门到外面洗洗泡泡。开开水龙头。我靠,谁真的好凉。冰到骨髓。

    一会晓黎也被驱逐出来帮我。一看见她出来,我暗自呻吟一声:完了。

    她像个公主一样站在我面前,我蹲在那洗菜,抬头看看她,笑声咬牙道:“你够狠。”她似乎没听见一样,就那样冷冷的看着我,我用手捂了下伤口,揉一揉,又低头洗菜,懒得理她。她骂了声“变态”就不再理我,那样站着,看着远方。我边在心里咒骂边狠狠地洗菜,吧手里的菜当做她,使劲攥来攥去。突然看见她穿着袜子,提拉着拖鞋准备进去。我眉头一皱。假装泼水,端起盆子就泼到她双脚,她“啊”的一声,我暗自偷笑,还假惺惺的道歉:“哎呀,真不好意思,没看见你。”

    她羞红了脸,几句“变态”骂完后就跑屋里去了。哼哼,我可高兴起来了。小样,让你惹我。

    拿着洗好的菜进屋时她刚脱下袜子,我一扫眼她晶莹剔透的脚,月牙足弓一闪一没。我转过头,懒得去想,开始张罗做菜。

    途中琳琳那丫头又鼓动我给晓黎穿袜子,我以手湿漉漉为理由不理,一会我做好了三个菜。雪婷上了个厕所,回来时候打了个喷嚏:“味道闻起来还可以么!不知道吃起来如何。”我笑着让她回床上等着,看这个菜是不是中看不中用。她吐了吐舌头,加入了床上打牌的队伍。

    趁着他们都打牌,我悄悄地在门帘这边拉开拉链,把手伸进去,粘糊糊的,上帝啊,还让不让我活啊,我伤口大出血,还得再给他们做饭,想想我都想哭。一切都拜那女人所赐。牙痒痒的同时我似乎听见拖鞋的声音,我立马抽出手,回头就在菜盆里洗手,然后掀开锅盖看看菜如何。

    “想不到医生还是大厨呢。都快赶上五好男人了。”司徒寒霜的声音。

    我没回头:“五好男人?那算什么?我可是极品绝世六好男人呢。”寒霜呵呵笑了起来:“你还是真不谦虚呢!挺自信的感觉呢!”

    我尝了尝麻婆豆腐,吐了吐稍微烫到的舌头:“谦虚有什么意思?还是对自己欣赏点比较好。你现在胃寒稍微好点了吧?”

    司徒寒霜“恩”了声:“谢谢你了,大医生,以后又机会再给我扎几针呗。”我说没问题,为美女效劳不胜荣幸呢。她呵呵呵笑了。然后我就觉得旁边肩膀处多了个温软的感觉,司徒寒霜下巴稍微依这我得左肩:“看不出来呢,你很精通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呢。”我稍微看了看她不施粉黛的俏丽的脸:“听你这个意思,我在你眼中的第一印象不咋地呢!”

    “也不能说不咋地吧,反正就是一般吧,恩,虽然长得像孙红雷,呵呵。”她轻锤了下我,呵呵笑了:“继续努力啊,一会尝尝你的手艺。”说完就我就听见她走远的脚步声。

    这个丫头,有点意思呢。

    我刚刚准备再看看伤口,又听见人进来了,不禁无奈。心想你们就不能老实的打牌等着吃饭,让老子也顺便看看伤口。我直接头也没回,掀锅盖。

    “嗨帅哥。”是琳琳的声音。

    我没好气的说:“行了,保准让你们满意的,乖乖的去床上等着,乖,去吧!”也没理会她,开始做最后一个菜。

    琳琳一把推开我:“得了吧,第一次来就让你一个人做那可不是本小姐的作风。这个我来吧。你休息会。”

    我有些奇怪,不过也想离开一会,下楼去厕所看看我的伤口,不过还是顺口说道:“你行不行啊。”

    琳琳一听,插起腰来:“喂,你们男人是不是很讨厌别人说你不行啊,我告诉你,女人也一样。你行不行啊蝎子。”靠,我直接不理会她。转身向外走去。身后传来她得意的笑声。

    门帘外她们六个在那打够级。我慌忙跑出去,下楼,跑进厕所,插上门。伤口已经有些外裂,估计都快发脓了,幸亏是冬天。不然估计都有虫子了。我晕。好不容易又把裤子穿上。已经痛得面无人色。我想再撑一会,一会等他们吃完饭我就找机会去医院,再这样拖下去我可不肯定伤口会不会蔓延到敏感地方。靠。

    狠狠关上厕所的门。一看表,1点了。快点结束吧,几位祖宗,在心里咒骂了句,上楼梯。

    “嗨!上楼的。”

    我转身低头,是那个不怕冷的牛人。“你叫我?”我露出满脸笑容:“怎么又怕冷了?穿的这么结实?”她现在已经换上羊毛衫,浅绿色的图案,显得异常有活力。

    她平静的看着我:“方才谢谢提醒了。”我摆出《无间道》里梁朝伟经典的微笑,稍微摆摆手,上楼。

    琳琳已经做好饭。看见我进来,眼角上扬:“哼,看看谁做的好吃。”我一副认输的表情,看着她做的那道菜,肚子里咕噜直叫。上午和那些小混混吃饭,直接是没心情。现在真的是饿了,估计流着血又精神高度紧张的原因,以我这样的体魄都感到一阵阵的虚弱。

    “哼,看到本姑娘的作品忍不住食欲大动了吧?哼。”琳琳嚣张的看着我。我正发愣间,一只手猛的拍在我肩膀上,我就觉得浑身一震颤抖,然后晓黎的声音想在我后面:“诺....你做好饭了么?人家饿了。”看着她那故意挑衅的眼神,我巴不得狠狠咬她一口。

    “熟了,咱们吃饭吧!”我笑着说。亲密的拉着她一起,看着她眼中的冰冷,心中得意不已。

    七个人,一张我平时吃饭的小桌子,是在是吃不下。自然而然的我和晓黎那恶魔被遣到床上吃,她们五个在那张桌子上凑合。身为唯一的男士,老子自然分到最少的菜,就是米饭多了点。不过老子现在只能使劲吃,吃玩了我先逃走为妙。所以也没计较。她们五个边吃边夸赞我的厨艺,这个勉强弥补了下我心中的郁闷,哼哼,老子在那里呆了那么长时间,除了交了几个兄弟和现在的臭脾气就是练就一身厨艺了,唉,便宜了他们几个丫头了,想不到我决定从此忘记那些记忆,却因为针灸和做饭再次刺激我的神经。

    那个日本女人边吃饭边盯着我。我心中气恼不已,故意吃的吧唧不止,神态糟蹋,气恼的她连翻白眼,我心中那个高兴劲可别说了。不是让我配合你嘛,哼。我夹起一块豆腐:“来,乖,吃豆腐。”

    晓黎一脸崩溃,看着下面五个人的眼神,无奈的张嘴。

    琳琳哈哈大笑:“吃了我们晓黎那么多豆腐,也应该反回来让我们家晓黎吃吃你的豆腐了,哈哈!”

    我靠,这个让人无语的丫头。

    我实在不好在这样下去,使劲扒拉几口饭。准备下床找个借口出去。队,就以去医院看看,这个借口相当恰当啊,我可是真受伤了。

    正当我顶着被噎死的可能把米饭全部搞定的准备开口走人时,我们伟大的琳琳通知突然口出惊人:“对了,亲爱的蝎子同志,平安夜的时候你可是赚了好大的便宜,那晚上可给我们家晓黎买了苹果?”

    此话一出,我满口的米饭喷薄而出。 ( 流星尘埃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119/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