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 第五十六章 运输大队长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一阵大笑后,叶雪峰道:“马队长,我给你们区小队一个艰巨的任务,不知道你有沒有信心完成。”

    马春花立刻挺起胸脯:“请首长下命令吧,我们一定坚决完成。”

    叶雪峰道:“你带领区小队把北泰增援的一个连队拦在原地,不许他们前进半步,有困难么。”

    马春花眼睛瞪大,不可置信,北泰交警那可是国民党精锐王牌,一个连的火力顶得上解放军一个营,还是全机械化,十轮卡,区小队就几头骡子,几十杆老掉牙的老套筒汉阳造,怎么和人家拼,不过既然首长下了命令,她也只能紧咬嘴唇,毅然答道:“保证完成任务,就算是死也把敌人拖住。”

    叶雪峰再次大笑:“谁让你们牺牲了,只要把敌人拦住就行,你们区小队火力不强,这样吧,我支援你们一挺老黄牛,三千发子弹。”

    “真的,太好了。”马春花喜出望外,老黄牛是战士们对边区生产的仿马克沁重机枪的昵称,这可是营级的重武器,配上这么多子弹,区小队战斗力暴涨啊。

    叶雪峰道:“我还能骗你不成,不过有一件事要记牢,不许打死一个敌人,打伤也不行。”

    马春花糊涂了:“叶政委,这我就不懂了,不让俺们打死敌人,那怎么阻击,司令员,您给评评理,政委他欺负人。”

    武长青笑道:“按照政委的意见办就是。”

    马春花是个聪慧的女子,很快明白了政委的意思:“我懂了,就是吓唬吓唬他们,不让他们往前走。”

    武长青道“雪峰啊,春花同志的素质很高啊,我看等战斗结束,可以调她到正规军來挑起更重的担子。”

    叶雪峰道:“要得。”

    马春花乐开了花,当即带着重机枪和子弹,连夜赶回去,带领区小队五十多名战士,挖掘战壕,构筑阵地,摆出打阻击战的架势來,狗蛋不停发牢骚:“也不知道上级领导怎么想的,让咱们区小队打阻击,那不是寻死么。”

    “狗蛋,首长难道水平不如你,执行命令,再废话我把你嘴撕了。”马春花立刻严厉批评了他这种不正确的思想。

    与此同时,附近执行阻击任务的**团悄悄撤防,赶往南泰战场增援,这支生力军的到來使得战场形势急剧扭转,武长青下令发起总攻,黎明时分,解放军阵地上万炮齐发,数百道火蛇落入敌阵,炸的他们人仰马翻。

    一个年轻的战士跃出战壕,举着军号吹响了冲锋号,担任主攻的**团战士们如同万千只下山猛虎般冲了出去,排山倒海一样的土黄色浪潮在白雪皑皑的大地上推进,脚步声如同雷鸣,冲在最前面的是尖刀连,一水的三八大盖,刺刀雪亮,白刃见红。

    265师土崩瓦解,只剩下最后的残敌龟缩在村落里负隅顽抗,师长满脸硝烟,拿着无线电大喊大叫:“梁老兄,你们在哪里,你们在哪里。”

    听筒里是激烈的枪声,那边梁茂才也高喊:“王师长,我们遭遇共军阻击,伤亡惨重,寸步难行,请你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两小时。”

    王师长丢下话筒,一屁股坐在弹药箱上,颓然道:“沒指望了。”交警总队是來不了了,他换了一个频道向区广武求援:“军座,你们在哪里,兄弟们实在支撑不住了。”

    听筒里炮声隆隆,区广武正在炮艇上指挥作战,他声嘶力竭的吼道:“老王,你再支撑五分钟,最后五分钟。”一颗炮弹落在江水中,浪头把区广武打个精湿,但他只是抹了一把脸,继续指挥战斗。

    267师的援兵通过浮桥向北岸进发,共军在北岸构筑阻击战地,战斗激烈,地上堆了一层层的尸体,江水都被染红了,依然沒有前进半步。

    五十里外,区小队的老黄牛重机枪正在扫射,枪口并沒有对准來自北泰的敌人,而是向着天空,子弹嗖嗖从敌人头顶掠过,敌人也假模假式的开枪还击,两边打的热闹,其实一个人都沒伤。

    梁茂才对着电台一通咋呼,丢下话筒抽支烟,休息了半个钟头,又拿起话筒:“王师长,我军浴血奋战,终于向前推进了五百米,你们再坚持坚持。”

    那边传來一个陌生的声音:“狗日的,265师已经完蛋了。”

    梁茂才心中一喜:“你他娘的是哪个。”

    “老子是解放军江纵**团。”

    “妈逼的,还挺冲。”梁茂才撩了话筒,拍拍屁股:“265师完蛋了,弟兄们收工。”

    几十里外的南泰战场,村庄一片焦土,王师长横死当场,手里拿着左轮枪,太阳穴一个枪眼,解放军战士站在高处,脚下一队队无精打采的国民党俘虏高举双手走过,这一仗打得惨烈,江北纵队牺牲很大,但战果也很辉煌,全歼国民党军265师,重创267师,缴获武器弹药不计其数,还有几辆完好无损的吉普车被送到指挥部,叶雪峰笑道:“咱们也实现机械化了。”

    负责打阻击的区小队胜利归來的时候,战场还沒打扫完,地上陈列数百具战士遗体,都用白布蒙着,触目惊心,马春花和狗蛋他们不由得默默摘下帽子,向烈士致敬。

    接下來的场面让他们的心情又好了起來,各种缴获武器堆成了小山,光重机枪和迫击炮就上百架,崭新的卡宾枪、冲锋枪满地都是,沒开箱的炮弹子弹也很多,狗蛋道:“国民党真怂,这么多好枪好炮都打不赢。”

    马春花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蒋介石就是咱们的运输大队长。”

    众民兵哈哈大笑起來。

    來到指挥部,叶雪峰大大表扬了马春花,道:“春花同志,你为纵队的最后胜利立了一大功,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狗蛋悄悄说:“春花姐,要几支卡宾枪。”

    马春花一掠额角的头发,道:“俺啥也不要,俺记得司令员说过,等打完这一仗,把俺调到正规军來。”

    叶雪峰道:“也好,那你就到纵队直属妇女工作队去吧。”

    马春花道:“俺才不去,俺要打仗,当侦察兵。”

    叶雪峰道:“好吧,我批准了。”

    狗蛋急了:“春花姐,俺么也要跟你当侦察兵。”

    ……

    淮江南岸,区广武望江兴叹,一个主力师打光了,另一个师也消耗掉了大半,杀红眼的时候,他甚至下令整团白刃冲锋,可是解放军一点也不含糊,硬是白刃对白刃,双方展开肉搏血战,交换比基本上一比一,两边都沒有孬种。

    大势已去,区广武只得带领残兵撤退,等待他的将是军法严惩,即便国防部不办他,沒了部队的军长还有什么资本。

    果不其然,回到省城,国防部的电令就來了,将区广武撤职查办,军部警卫营长交军事法庭处理,以此安抚空军。

    空军终于占了上风,这才心满意足的结束“罢工”,派出战斗机去江北绕了一圈,不过已经沒什么活儿干了。

    省城东部一处民宅内,杨树根向江东省委的领导王泽如同志做了关于开展学生运动的汇报,王部长满意的点着头:“小杨同志干的不错,要再接再厉,发动群众,把学生运动搞下去,游行示威要形成常态,给反动当局施加连续性的压力。”

    得到赞赏,杨树根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道:“王部长,我还有一个情况要向组织汇报,陈子锟的长子陈北,当年和我有过一段友谊,我觉得这条线可以派上用场。”

    王泽如思索了一下,道:“很对,国民党高层家属的统战工作,历來是地下工作的一条重要支线,你要利用这个机会,打入敌人内部,建立牢固的关系,不但要获取情报,还可以在必要的时候进行策反。”

    杨树根道:“陈北在美国生活了许多年,现在又当了飞行员,就是个花花公子,但他的本性善良,为人正直,我想是可以策反他的。”

    王泽如笑道:“小杨同志,策反陈北不是最终目的,我们要策反的是陈子锟本人。”

    “陈子锟这个老牌国民党反动派。”杨树根露出疑惑的眼神。

    王泽如解释道:“陈子锟虽然是国民党,但属于比较进步的左派,还是可以争取的,他手下有三万精锐军队,如果与人民为敌的话,我军将要付出重大牺牲,你明白了么。”

    杨树根郑重的点头:“我一定不辜负组织的期望。”

    忽然在外面放哨的战友进來报告道:“特务來了。”

    王泽如起身道:“这里暴露了,大家撤退,我掩护。”

    大家迅速从后门撤离,可是很快又退了回來,杨树根表情紧张:“后门也有特务。”

    王泽如想了想,卷起地毯掀开暗门,下面是旋转楼梯,阴暗幽深。

    “同志们快下去。”王泽如道。

    虽然情况危急,大家还是有序的进入暗道,杨树根道:“王部长你怎么不下去。”

    王泽如道:“别管我,你先下,这是命令。”

    大敌当前,杨树根只能服从,深深看了王泽如一眼,进入地道,王泽如盖上暗门,铺上地毯,大门已经被敲的山响,他飞身上楼,从二楼阳台跳到隔壁屋顶上,一脚踩滑摔下地來,脚脖子扭了,疼得冷汗直流,一瘸一拐走到路边,蹲下來看两个老头下棋。

    一群特务破门而入,在党的秘密联络点里翻箱倒柜,还有几个戴鸭舌帽的小特务手插在裤兜里到处溜达,一个家伙瞅见了王泽如,当即喝道:“你,干什么的。”

    王泽如不慌不忙:“我是江大的教员,就住在附近,怎么了。”

    “怎么了,我看你像**。”特务走过來,不怀好意的盯着王泽如。

    从联络点里走出一个穿风衣戴礼帽的家伙,看样子是特务头子,他冲这边一摆手:“阿四,不得无礼,王老师是江大的教授,我的老朋友。”

    “是,徐老大。”小特务点头哈腰,向王泽如鞠躬赔罪,颠颠的跑了。

    被称为徐老大的中统特务站长徐庭戈意味深长的看了王泽如一眼,带领手下撤了,还沒走出胡同口,迎面又是一群鸭舌帽黑风衣的汉子走过來,为首的正是保密局江东站长沈开。

    两伙人立刻剑拔弩张,沈开冷笑道:“徐站长,哪阵风把你吹來了。”

    徐庭戈道:“我來抓**特务,你來做什么。”

    沈开道:“巧了,我也來抓**,看你这样子好像沒抓到人啊,是不是被你放跑了。”

    “你说话小心点。”一个中统特务狗仗人势的喝道。

    沈开身旁的人当即拔枪,徐庭戈的手下也不示弱,纷纷举起手枪,互相指着对骂。

    不过中统这边有省主席区广延撑腰,人多势众,保密局落了下风,沈开冷冷道:“徐站长,侬想哪能。”

    徐庭戈从风衣里掏出金质烟盒,叼了一支烟在嘴上,旁边立刻有小弟打着火机给他点燃,吸了一口烟,傲慢道:“侬要哪能。”

    ...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