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 第四十八章 大起义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现在大家才明白,原来那不是新年的鞭炮声,而是游击队攻城的枪声,夏景琦再也压不住局面,宾客们潮水一般涌向大门,几个特务螳臂当车,当场被乱脚踩死,大伙儿跑出去一看,一队皇协军气势汹汹杀来,胳膊上都缠着白毛巾,顿时明白了,原来不是游击队进城,是皇协军造反了。

    守卫市政厅的日本兵趴在门口石狮子后面开枪顽抗,皇协军们四处寻找掩体还击,子弹乱飞,宾客们有不少误中流弹,惨死当场,一辆失控的汽车冲向大门,轰然爆炸,皇协军们一拥而上,将炸昏的日本兵拖出来,乱刃分尸。

    与此同时,江北大地上,处处上演着同样的景象,日军的囚笼政策以炮楼和公路为主,每座炮楼驻扎大约一个排的伪军,每一个连的伪军就有一个分队的日本兵监视,平日里伪军们受尽了欺辱,敢怒不敢言,今天全部爆发,都住在一个炮楼里,简直防不胜防,日本兵尽数被屠戮,苦心经营的封锁线,一天之内尽毁。

    北泰兵营,留守日军拼死抵抗,造反皇协军干脆拖来大炮,直接将营房炸塌,冲进去刺刀见红,所有人统统杀光。

    最倒霉的还是宪兵队,昔日北泰百姓心中魔窟,被起义军队攻破,宪兵们有的战死,有的自杀,小野大尉和几个部下被活捉,捆成粽子一样丢在街心,浇上汽油付之一炬,惨叫声不绝于耳。

    前往南泰的日军大队半路遭到阻击,伏兵足有千人之多,他们急忙撤向附近炮楼,却遭到机枪火力猛烈扫射,如同丧家之犬般到处逃窜,昔日围困游击队的囚笼此时成了他们脖子上的绞索。

    转瞬间,大厅内杯盘狼藉,空荡荡一片,只剩下陈子锟、御竜王和清水枫中佐三个人。

    御竜王伸手摸向腰间。

    陈子锟道:“御桑,你想见识一下我出枪的速度么。”

    御竜王的手慢慢缩了回来。

    清水枫道:“到底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御竜王有气无力道:“这个人就是陈子锟,重庆方面的将军,北泰驻军全部叛变了。”

    陈子锟点点头:“我就是第三战区副总司令,江北游击区司令陈子锟,你们可以向我投降,我保证善待俘虏。”

    正说着,一队士兵押着亲王进来了,矮小的亲王脸上都是血,眼镜也碎了,王三柳将一柄军刀抛过来,陈子锟一把接住,抽出半截刀刃一看,寒光闪闪,冷冽逼人,刀身上有字“備前國政光”,估计是一把起码有三百年历史的宝刀。

    陈子锟拖了把椅子,亲自审问亲王。

    “你叫什么名字。”

    亲王对他怒目而视。

    “御桑,你来翻译。”陈子锟道。

    御竜王忍怒道:“阁下不是擅长日语的么。”

    陈子锟道:“我当然擅长,但这种场合,就得说中国话。”

    御竜王只得充当翻译,但亲王依然一言不发。

    “脾气挺大啊。”陈子锟笑笑,起身走了两步,忽然反手抽了亲王一个耳光,脆响。

    “混蛋,你是俘虏,就要有俘虏的觉悟。”

    清水枫忍不住道:“将军,您说过善待俘虏的。”

    陈子锟道:“不杀,就是善待。”

    亲王被他凶狠慑服,低声咕哝了一句。

    “说什么,我没听见。”陈子锟道。

    “殿下说,名字是丰仁。”御竜王急忙翻译。

    陈子锟又随便问了几个问题,亲王都乖乖回答,不过这位王爷并不参与决策,不清楚军事秘密,也没啥好问的,正好盖龙泉进来报告,陈子锟便让人把亲王押了下去,吩咐好生看押,不许出纰漏。

    盖龙泉亲热的和御竜王打了招呼后,对陈子锟道:“守备师属下十五个管区都打来电话,进展顺利,日本人已经被肃清,现在只剩下一些厂矿的日本留守人员还在顽抗。”

    忽然清水枫道:“将军,我有一事相求。”

    陈子锟斜了他一眼:“说。”

    “请阁下不要屠杀日本侨民,百姓是无辜的,拜托了。”中佐摘了帽子,一躬到底。

    陈子锟道:“你们占领南京的时候,可没管什么平民百姓。”

    清水枫一时语塞,支吾道:“南京事件是特殊情况,之后很少发生了。”

    陈子锟哼了一声:“发生的可不少,不过规模稍微小些罢了。”不再搭理他,问盖龙泉和王三柳:“北泰的日侨多不多。”

    王三柳道:“有不少,大多是厂矿的日本技术员,还有医院的一些医生和他们的家属,商人也有一些。”

    陈子锟道:“传令下去,放下武器的不要杀,妇孺不许杀。”

    “是。”两人一起敬礼。

    “阁下,多谢了。”清水枫大声道。

    陈子锟回头道:“战乱期间,伤亡在所难免,如果事后日军报复的话,就等着给亲王殿下收尸吧。”

    说罢步出市政大厅,建筑顶端的青天白日旗被扯掉了黄色的尾巴,迎风猎猎飘扬,四处零星枪声还在继续,北泰,又重回怀抱。

    江北全境伪军起义,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各地蛰伏许久的抗日武装纷纷出击,破坏公路,拔掉电线杆,拆除铁轨,炮楼和铁丝网更是被恨之入骨的老百姓用锄头铁锨拆成平地,连一块砖头都不剩下。

    北泰市,起义军忙着拆卸军工厂的设备运往山区,伪银行金库被炸开,储存的金条银元纸币一扫而空,许多商铺也遭到劫掠,最倒霉的还是那些日本侨民家庭,尽管上面有令不许滥杀无辜,但还是有很多侨民被乱兵杀死。

    汉奸们也倒了大霉,几个平时出尽风头的家伙被拖出来活活打死,家里财产抢了个精光,房子也被烧了,遗憾的是,伪市长夏景琦再一次神奇的逃脱了。

    江北火车站,爆炸声此起彼伏,机车被炸毁,铁轨被拆除,信号灯被砸烂,长达几十公里的铁轨被拆成一段段的。

    淮江码头,运煤铁的日本货船被凿沉,日籍水手被逼着大冬天跳进江里活活冻死。

    北泰机场,数十吨航空燃油被点燃,浓烟直冲天际几百米,一架飞机却冒着枪林弹雨升空,向南飞去。

    事发数小时后,省城的驻军才得到消息,此时江北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调遣军队一时半会来不及,军方派出侦察机,带着一名参谋在江北上空盘旋,到处浓烟滚滚,触目惊心,皇军经营了两年的江北,一朝尽丧。

    最让人揪心的是,清水宫亲王殿下很可能在敌人手里,殿下可是天皇的御弟啊,代表着帝国的脸面,若是有个闪失,不知道多少人要切腹谢罪。

    南京,中国派遣军司令部,司令官西尾寿造大将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商量对策,参谋长板桓征四郎中将一拳砸在桌子上:“八嘎,派兵,剿灭,统统的杀掉。”

    “板桓君,冷静,帝国在这个区域没有可调之兵啊。”西尾大将提醒道,他年龄大,头脑也冷静一些,考虑事情相对全面。

    “有,可以调驻汉口的第十一军,冈村宁次是个好的指挥官,他麾下第六师团曾经在江北作战,熟悉地形,从汉口乘船顺流而下,直达北泰。”板桓征四郎在地图上划着,振振有词。

    “第六师团承担一线作战任务,匆忙调回,前线有失怎么办,谁来负责。”西尾大将皱起眉头道。

    皇军兵力虽多,但架不住中国疆土太辽阔,部队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调的兵力少了还不够江北那帮游击队塞牙缝,调的多了,势必影响作战,真是两难。

    从后方调兵也很困难,就算是上海这样相对稳定的占领区,除了城区,浦东就是游击队的天下,哪有富余兵力可用。

    “司令官有什么妙计。”板桓咄咄逼人道。

    “报告。”一个副官拿着电报进来,西尾寿造看了看,道:“是北泰发来的明码电报,说亲王殿下在他们那儿做客。”

    担心的事情终于落实了,将军们一阵窃窃私语。

    西尾寿造道:“诸君。”

    会议室顿时肃静下来。

    “我宣布,成立江北对策本部,由参谋长全权负责解救亲王殿下事宜,我先走了,要去向天皇陛下报告此事,真是头疼啊,板桓君,这里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哈伊。”板垣征四郎一低头,心中暗骂,老狐狸把皮球踢给我了。

    根据现有的情报表明,是江北和平建**守备师叛乱导致皇军失利,这证明中国人是极度靠不住的,正好南京城外刚成立了两个师的和平军,师长都是汪精卫亲自委任的,整天在校场上走步子,练得不亦乐乎,板垣征四郎先拿他们撒气,派出一个大队的日军,将和平军包围在操场上,收缴枪械后,用机关枪全突突了。

    此事发生后,汪精卫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自然是毫无结果。

    ……

    1941年的春节是在忙碌中渡过,南泰县万人空巷,老百姓全体出动,在八路军的号召下将几百年的城墙给拆除了。

    武长青和叶雪峰站在城楼上,看着热火朝天的景象,相视大笑。

    忽见远处烟尘滚滚,通信员奔上来报告:“北方发现敌情。”

    “准备战斗。”武长青抽出了盒子炮,“雪峰,你带大部队先撤,我掩护。”

    叶雪峰问道:“是哪部分的敌人。”

    “是国民党顽军。”通信员道,

    ...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