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 第一章 投奔怒海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dc-3驾驶舱内,只有陈子锟一个飞行员,前路漫漫,黑漆漆一片,完全靠罗盘和星辰指引方向,飞机保持无线电静默,因为这是一架沒有身份沒有呼号的黑飞机。

    儿子一家和大女儿沒能赶上飞机,等待他们的将是何种惩罚,陈子锟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他不但是一家之主,还掌握着全飞机几十口子人的命运,如果飞机被拦下,牺牲的就不止自己的儿女孙子了。

    机舱内是拖家带口一大群人,阎晓松已经被绑起來嘴里塞了破布,飞机升空之后大家就放下心來有说有笑,仿佛已经到了香港,岂不知更多的麻烦在等着他们。

    从江东升空后,还有起码两千公里的国内航程,只要被雷达发现,战斗机升空拦截,那就是一个死字,dc-3又不是台湾的黑蝙蝠侦察机中队,可以在战斗机的拦截高度以上飞行,这只是一架三十多年机龄的报废老爷机,不管面对战斗机还是防空导弹、高射炮,连跑的机会都沒有。

    长途飞行,还是夜航,需要地面引导,但陈子锟连副驾驶都沒有,只能一个人面对所有问題,他已经快七十岁了,身体早不如当年驾机轰炸日本的时候,他飞的很吃力,很艰苦。

    为防雷达,飞机低空飞行,得亏陈子锟当航委主任的时候飞过不少线路,地地标很熟,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被发现了。

    无线电里传來空军雷达站的质问:“航线255上的客机,请表明身份。”

    陈子锟保持沉默。

    不大工夫,无线电里传來空军塔台调度战斗机的声音。

    “读**的书,听**的话,按**的指示办事,0173检查好请求开车。”

    “做**的好战士,0173可以开车,场面风45度,三到五米,由南向北起飞。”

    “不打无把握之仗,0173请求滑出。”

    “沿着**指引的方向前进,0173进入二号跑道,允许起飞。”

    至少一架战斗机升空进行拦截,执行夜间战备任务的应该是新型的歼六,装备三十毫米机炮,火力强大,喷气式战斗机的速度远远超过dc3这种老式螺旋桨运输机,如果被战斗机盯上,必死无疑。

    陈子锟急忙压低机头,进入雷达盲区,果然,失去塔台指引的战斗机如同沒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根本找不到目标。

    有惊无险,终于过去,回头看去,客舱里的人还在有说有笑,完全不知道和死神擦肩而过。

    牛师傅从客舱过來,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低声道:“右侧引擎在漏油。”

    陈子锟回头看看,月光下右侧引擎后方有一道淡淡的痕迹,液压油漏了,不算太严重,他索性关了右侧引擎,踩右脚满蹬,方向舵向右极限位置,以一百四十节的巡航速度向南飞行。

    下面应该是江西吧,老牛问道。

    “是江西。”陈子锟这话说的并沒有底气,因为沒有什么参照物,他只知道向南飞,不能确定脚下是什么方位。

    夜幕下的中国大地,一片漆黑。

    人老了,精力不济,强撑着飞了七个小时,终于看见远远的海岸线了,客舱里的旅客都沉沉睡去,一人偶然醒來,看到大海不禁惊喜叫起來,大家被吵醒,也都跟着欢呼起來,既然看到海了,那就距离目标不远了。

    陈子锟却在犯愁,罗盘也失灵了,燃油几乎耗尽,却完全不晓得脚下什么经纬度,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这下面绝不是香港。

    开弓沒有回头箭,现在只能向前飞,飞到哪国是哪国了。

    又飞了半小时,太阳已经升起,根据太阳的方位可以判断偏离航线不少,现在应该在香港的西部方位,下面是茫茫大海,毫无参照物,只能根据方向向西,争取飞到南越去。

    左侧引擎开始冒出黑烟,燃油指针也指向尽头。

    “告诉大家,准备迫降。”陈子锟道,目光盯着前方,牢牢把握住操纵杆。

    老牛來到客舱告诉大家,飞机沒油了,要在海面迫降,顿时一片哭号,阎肃将孙子身上的绳子解开,阎晓松早吓得说出话,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也有些人很镇定,夏小青淡淡道:“大家能死在一起,未尝不是好事。”

    有人开始背诵**语录:“排除万难,不怕牺牲……**保佑啊。”

    也有人开始念佛,有人在胸口划十字,总之都是临时抱佛脚。

    飞机明显开始下降,剧烈的震动着,引起惊叫声一片,最终还是降落在海面上,开始慢慢下沉。

    陈子锟从驾驶舱走过來,打开舱门,命令大家下飞机。

    外面是无风三尺浪的大海,沒有救生圈,沒有船,跳出去就是一个死,但待在机舱里更是只能沉入大海,好在飞机上有些救生衣,慌忙套上跳下舱门,奋力游开。

    茫茫海面上,一群亡命之人漂浮着,远处飞机渐渐沉入大海,四下张望,沒有岛屿海岸,沒有船只路过,甚至连东南西北都不知道的,只能慢慢的等待死亡。

    七月的南海,阳光肆虐,晒得人两眼发花,事到如今也沒人抱怨什么了,只是随波逐流。

    阎肃把救生衣让给孙女穿着,自己踩着水,任凭浪头一**打來。

    “爷爷,我渴。”阎晓松哭道。

    海水苦咸不能喝,行李早就随飞机沉入大海,哪有清水可喝。

    救生衣不多,只能让年老体弱者穿着,其余人等抱着空箱子、空油桶踩水,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等筋疲力竭后还是要丧身海底。

    正当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海天相接的地方出现了一道烟柱,有船。

    ……

    晨光机械厂军代表张连长和厂纠察队十二名造反派在追捕马春花、陈北的途中遭遇不测,全部牺牲,卡车也被引爆燃烧,犯罪分子也在爆炸中死亡,沒有留下任何物证。

    因为事发是在省道上,最近的村庄也有一公里,路上沒有任何车辆路过,所以沒有目击证人,唯一在场的人是陈北和马春花的儿子陈光,但他已经傻了,话都说不出,根本无法复原当时的情景。

    一股脑死了十几个人,这案子若在平时肯定是要惊动中央的特级大案,可放在武斗成风的1967年,还真算不上什么大事,港务局的武斗动用了机枪大炮,死了三十多口子,红钢厂的武斗连土造装甲车都开出來了,保皇派和造反派之间打了三天三夜,曳光弹彻夜可见,连解放军工作队出面调解都沒用,据说死了起码上百人。

    这种情况下,谁还有闲心管晨光厂这点破事。

    陈光被送到厂医院,依然不说话,目光呆滞,半瓶子醋厂医检查后说这孩子是被吓到了,说科学点,就是神经病了,治不好。

    这孩子爹娘都不在了,北泰也沒啥亲戚,厂里忙着造反闹革命,谁也沒兴趣管他,就这样丢在医务室里。

    卡车里的焦尸被清理出來,大多数已经被手榴弹炸的不成形了,草草归置一下,拿骨灰盒装了,各家领走,陈光家这份搁在一个盒子里,放在工会沒人要。

    刘媖默默來取走了骨灰盒,來到医务室牵住陈光:“孩子,回家了。”

    陈光看看她,乖乖跟着走了。

    回到家里,大哥刘骁勇夫妻也在,正商量妹夫案子的事情,见小妹领了个孩子回來,大嫂责备道:“陈家又不是沒人,用得着你出面,现在可是非常时期。”

    刘媖道:“沒啥非常不非常的,咱家都成这样了,我也无所谓了。”

    刘骁勇也道:“这话怎么说的,咱们怎么也是亲戚,孩子沒了爹娘,咱就不能暂时照顾一下,明天我拍个电报给省城,老年丧子,人生一大悲啊。”

    大嫂道:“算我多嘴了,对了,广吟明天押送盐湖农场之前,家属还能见一面,哥嫂陪你一起去。”

    刘媖道:“好。”

    ……

    一架莫名其妙的不在编飞机逃离省城,机上载着一帮反革命以及家属,这也是一桩奇案了。

    省厅缺乏办案人员,重新启用了徐庭戈,由他牵头组织了一批被打倒的刑侦专家,组成717专案组,会同空军保卫部门侦破此案。

    省第一人民医院脑内科病房,陈嫣正在查房,特护病房内的马云卿已经苏醒,手术很成功,不但保住了他的姓名,愈后也很好,马夫人对陈医生的绝伦医术是赞不绝口。

    “注意休息,有什么情况及时喊护士。”陈嫣交代一番后离开,刚出病房就被两名公安民警拦住,给她戴上手铐押走了。

    陈嫣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很自然的用白大褂遮住手铐,跟着民警下了楼梯。

    这一幕被马夫人看见,赶紧汇报马云卿。

    “你的病还沒好透,把陈医生抓走咋个办。”马夫人道。

    马云卿沉吟片刻道:“给我接政法委。”

    马省长是未被打倒的当权派,他的话还是管用的,但这件案子实在太大,他说话也不好使了,陈嫣被关在公安局里熬夜询问,却只字不吐。

    “兴许是飞北京了吧。”专案组也有人这样分析。

    全国都乱糟糟的,各种信息无法汇总,只能慢慢等各方面的消息,足足过了五天,才渐渐有了眉目,陈子锟沒去北京,717夜江西雷达站发现不明身份的客机,曾派战斗机进行拦截,沒有发现目标。

    陈子锟儿子、儿媳,在逃离学习班的路上,与工作组发生冲突导致爆炸,当场死亡。

    省城一帮陈系老部下,包括他的亲戚右派分子林文龙,全部失踪。

    一切迹象表明,陈子锟确实叛逃了。

    ...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