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 第六章 九龙城寨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二十分钟后,一群古惑仔杀到丽晶大宾馆楼下,从汗衫下拿出西瓜刀、链子锁,蜂拥上楼,踩得楼梯砰砰响,直掉灰,四个打麻将的老家伙彼此对视,都幸灾乐祸的笑了。

    预料中的哭天喊地惨叫连连并沒有出现,而是忽忽的刀风,利刃入肉的噗噗声,然后是栏杆被撞断,玻璃被打碎,人都楼上摔下來的声音。

    三十多个古惑仔,被砍的丢盔卸甲,血流成河,抱头鼠窜,几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双手持着卷刃的西瓜刀从楼上下來,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血从楼梯上淌下來,踩着都打滑,丽晶大宾馆内弥漫着血腥气,留下打牌的四个老头都是见惯腥风血雨的黑道人士了,但从沒见过如此凌厉短促的搏杀,不过几分钟而已,就结束了战斗,今天來的是过江龙啊。

    陈子锟等人并未追杀出去,收刀回了房间,旅社内空间狭窄,适合近身肉搏,虽然多年沒练过这个了,但宝刀不老,对付一帮古惑仔不成问題。

    不过这帮老家伙激斗一场也累得不轻,年龄不饶人,砍杀的时候肾上腺素急剧分泌不觉得累和疼,一放松下來,浑身酸疼,一个个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互相包扎着伤口。

    丧彪都看傻了,大陆客都是武林高手啊,而且出手很有分寸,看的是肉多的地方,或者用刀背砸脑袋,别看血流了一地,基本上不会出人命,老江湖啊。

    香港地产的西瓜刀质量不佳,砍得卷刃,陈子锟丢下砍刀坐下休息,问丧彪:“大好彩有多少人马。”

    “刚才全來了。”丧彪道。

    “就这几个。”陈子锟有些失望。

    阎肃低声道:“对方还会來报复,要不要家眷先躲一躲。”

    陈子锟道:“不用,这里人生地不熟,到处是他们的眼线,躲出去反而容易被抓,要死大家也死在一块,不过也沒这个危险了,我相信本地帮会也是讲道理的。”

    果然,过了十分钟,一辆汽车來到楼下,下來一个光头老者,四五十岁年纪,中式拷绸裤褂,身边从人服装整洁,戴着墨镜,层次比低级古惑仔高了许多。

    光头一进丽晶大宾馆,那几位打麻将的赶紧站起來招呼:“成哥。”

    成哥点点头,踩着血迹上楼,來到陈子锟门前拱手道:“新义安大好彩坐馆大头成前來拜访。”

    陈寿上前一抱拳:“请。”

    大头成走进來,陈子锟一摆手:“看座。”

    大头成坐下,也不废话,从马仔手中接过一个信封递过來:“一万港币,请笑纳。”

    陈子锟道:“不用了,只是想请成哥來坐坐,打听一些事情。”

    大头成也不客气,收回钞票道:“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陈子锟道:“我姓田,田锟。”

    古时候陈田同音,陈子锟不想暴露真实身份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就信口编了个化名。

    阎肃在一旁道:“田爷是上海滩青帮通字辈老头子,三枪会长老。”

    大头成站了起來,再次抱拳:“失敬,锟叔,原來是道上的前辈。”

    香港这边的黑道以三合会居多,三合会就是以前的洪门,而上海滩的黑道则是青帮,道不同,但都是混江湖的,大头成身为坐馆,江湖上的各种历史轶事人物还是晓得的,青帮通字辈身份极为尊崇,基本上和已经去世的杜月笙一个级别,而三枪会也是当年上海滩响当当的一号组织,对方果然很有來头。

    陈子锟道:“初來乍到,打伤了你的弟兄,不好意思了。”

    大头成道:“锟叔手下留情,是他们的运气。”

    客气一番后,陈子锟道:“我们刚从大陆过來,无意抢成哥你的生意,只因寻亲不到才投宿此处。”

    大头成松了一口气,道:“锟叔的亲戚叫什么名字,或许我可以帮着寻找一下。”

    陈子锟把地址报了出來,大头成皱起眉头:“那个房子,现在是旺角华探长韩森的别业,住着他的一个妾室,以前住的什么人倒是沒印象,不过我可以打听一下,给我一天时间就好。”

    大头成做事雷厉风行,话讲完就告辞,丧彪自然由他带回,陈子锟很有礼数的送他下楼,握手而别,打麻将的四个老头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陈子锟回头看看他们,过來拉了张板凳坐下,拿出一包被海水泡过又晒干的江北产红旗牌卷烟,弹出几支请他们抽。

    “随便聊聊。”陈子锟道。

    “好,好。”四人忙不迭的点头。

    聊了两个钟头,陈子锟差不多对香港的形势有所了解,黑道主要有十四k,新义安,潮州帮等,前两个都有国民党背景,不过论起香港最大的黑社会组织,非警察莫属。

    香港警察和黑社会沆瀣一气,贪污腐化,赌博卖淫毒品都在警察的保护伞下运行,最著名的是四大华探长,个个都是只手遮天的狠角色,当然鬼佬警官也不是省油的灯,收起贿赂來比中国人还黑。

    ……

    一天后,大头成果然派丧彪送來消息,原住户是两个老妪,一个六十多岁,一个九十岁,将房屋卖给韩森后迁居九龙城寨。

    提到九龙城寨四个字,丧彪竟然有些忌惮,陈子锟询问起來,才知道这地方地处九龙,原属清朝飞地,现在依然是中国不管、港英不管的黑色地带,住在里面的人都是沒身份的难民、黑道成员、逃犯之流,连警察都不敢涉足此处,实乃九龙繁华之地上生长的一颗毒瘤,犯罪分子的天堂福地。

    姚依蕾和岳母竟然搬到这样恶劣的住处,陈子锟不由心急如焚,让丧彪带自己去找,丧彪一口答应,但也提出一个条件:“锟叔,我想拜您为师,跟您学功夫。”

    若在以往,陈子锟肯定不会收这种下三滥的徒弟,但今非昔比,正是用人之际,便道:“阿彪,那就看你怎么表现了。”

    丧彪心领神会,立刻招呼了三五个马仔,领着陈子锟等人前往九龙城寨,途径繁华大街,香港左派力量依然在和警察大战,左派投掷燃烧瓶,镪水瓶袭击公交车、警车,警察已催泪瓦斯还击,双方打得热闹,一行人避开战场,直奔九龙城寨。

    來到城寨附近,所有人都叹为观止,远远看去,是一座庞大而杂乱无章的建筑群,密密麻麻伸出许多晾衣杆,电线如同乱麻,建筑材料也是五花八门,石棉瓦,塑料布,木板砖石,胡搭乱建,建筑物之间密不可分,难以想象城寨中间是什么模样。

    城寨无人管理,谁都可以进入,门口坐着一群闲散老头,穿着污渍斑斑的老头衫,听着收音机里的粤剧,抬头睁开昏花的眼睛看着这帮生面孔进入,悄悄晃了晃身旁的细绳。

    陈子锟等人在城寨里慢慢走着,身旁穿梭的寨民麻木的看着他们,空气中弥漫着各种奇怪的味道,屎尿臭气和饭菜气味混合在一起,还有鸦片烟独特的香味,小孩哭声,女人惨叫,以及奇怪的呻吟声不绝于耳,人们淡定如常的继续着自己的事情。

    忽然几个穿背心露出纹身的年轻人冒了出來,拦住去路道:“大好彩点到呢度嚟了,你哋捞过界了。”

    丧彪摆出一副很牛逼的样子,但是抱起來的膀子也表示他很惧怕这些人。

    “我哋系嚟揾人嘅,唔系嚟惹事嘅。”

    一番交涉后,对方愿意领他们去找人,在迷宫一般的城寨里转了许多弯子,陈子锟留意到对方嘴角的冷笑,暗暗戒备起來。

    來到一扇门前,对方道:“就系呢度,进去吧。”

    丧彪似乎也察觉到危险,迟疑着不敢进去。

    陈子锟推门进去,里面漆黑一团,就听到耳畔啪嗒一声,是左轮枪击锤掰开的声音,黑洞洞的枪管就在身侧。

    陈子锟手一抬就捏住了手枪,虎口正掐在击锤位置,即便开枪子弹也打不出來,顺手一带,左轮枪拽了过來,在手指上转了一圈,抖开弹巢,将六发子弹倒了出來。

    电灯亮了,屋里站着四个年轻人,手举利刃,杀气弥漫。

    丧彪等人虽然害怕,但为了面子还是冲了上去,色厉内荏的指着对方叫骂。

    陈子锟道:“劫财你们找错人了,要钱沒有,要命就有。”

    对方喝道:“呢度你要揾嘅人,走啊。”

    陈子锟觉得有些蹊跷,竟然有人阻止自己寻找妻子下落,难不成姚依蕾已经遭遇毒手不成。

    千辛万苦來到香港寻亲,九十九步都过來了,岂能在最后一步停顿,九龙城寨虽然乌烟瘴气,蛇虫混杂,但对陈子锟來说只不过是个超级贫民窟而已,惹得爷爷怒了,掀你个底朝天也不是不可能。

    他怒喝一声:“把人给我交出來。”

    对方沒料到他如此强横,愣了一下挥刀砍來。

    丧彪等人急忙退后,等着看陈子锟再次施展绝世武功。

    但他们期待的一幕并沒有出现,陈子锟从后腰上抽出两把手枪,机头大张对准前方,古惑仔们急刹车停下,不敢乱來。

    香港不比当年上海滩,港英当局严格控制黑枪,黑道上能持枪的都是坐馆、红棍级别的人,而这位陌生人拿的是两把大威力曲尺手枪,看來绝非等闲。

    布帘子后面转出一个形容猥琐的中年人來,道:“这位先生从何处來。”

    陈子锟道:“从江东來。”

    “贵姓可是陈。”

    陈子锟不置可否。

    中年人道:“请跟我來。”

    陈子锟收起枪,毫无惧色跟着那人往前走,又转了几个弯子,苏州评弹的曲调传來,珠帘后面的床榻上躺着一人,鸦片灯的火苗飘忽不定。

    中年人掀开帘子道:“大佬,人來了。”

    床榻上的人坐了起來,一嘴地道的京片子:“大锟子,我等你十八年了。”

    ...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