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 第二章 泛舟太液池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接见,陈家人都很兴奋,连夜帮陈子锟准备服装,有说要穿军装的,有说要穿中山装的,还有建议穿西装的,最后还是根据林文静的提议,挑了一件符合时令的浅灰色中山装,连夜熨烫的笔挺,皮鞋也擦得锃亮。

    这一夜,陈子锟辗转反侧,很晚才入眠。

    次日一早,**中央办公厅派车到北京饭店接人,陈子锟早早吃了饭准备好,一个姓叶的主任上前和他亲切握手,简单寒暄后登车前往中南海。

    北京饭店距离中南海不远,长安街上车辆稀少,转瞬即到,陈子锟对这座历史悠久的皇家园林并不陌生,这儿曾经叫新华宫,是北洋政府的总统府,自己曾在这里觐见过黎元洪和曹锟两位总统,一转眼沧海桑田,五色旗早已灰飞烟灭,却而代之的是鲜艳的红旗。

    叶主任并不清楚陈子锟的经历,他兴致勃勃的介绍道:“中南海原本是清朝皇帝的园林,后來被窃国大盗袁世凯霸占成了皇宫,国民党时期这儿是北平行辕,绥靖公署所在地……”

    陈子锟不时点头,面带微笑,汽车进入大门,迎面就是一池碧水,汽车转弯驶向怀仁堂,主席将在这里接见陈子锟。

    接见一点也不拘束,就像是老友重逢一般,**谈笑风生,妙语连珠,指着陈子锟对周恩來说:“恩來啊,当年我是北大图书馆的管理员,他是李大钊先生的车夫,我们现在不也坐在这儿共商国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至理名言啊。”

    周恩來笑道:“主席说的是,我和陈将军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二十年代初,我和小平在巴黎求学的时候,我们也曾见过,一起吃面包,喝咖啡,现在想起來就像是昨天一样。”

    **道:“陈将军是我们**人的老朋友,西安事变、抗战时期,你都无私的帮助过我们,这个情分我们是牢记在心的,有什么要求你尽可以提。”

    陈子锟道:“我年纪大了,精力越來越不济,恐怕难以胜任江东军政大事,还请中央减轻我的担子,让我退休。”

    **和周恩來相视大笑。

    周恩來道:“陈将军,你这个要求让我们很为难啊,正是百废待兴的关键时候,你怎么能撂挑子呢,江东的情况你最熟悉,你不把责任担起來,让我们上哪里去找合适的人选,别的要求都好说,这个要求恕难从命。”

    **也道:“你是全才,军政建设金融经济一把抓,这些年來把江东治理的很不错,中央考虑让你管理一个省是不是太屈才了,考虑把你调到中央,肩负更大的使命呢,这个时候你可不能打退堂鼓。”

    陈子锟自感汗颜,心说自己小人之心了,本以为**要收权,哪知人家不但不收,还要大大的放权。

    又聊了几句,**见外面天光明媚,提议去湖里泛舟,办公厅迅速准备了一条小船,陈子锟要划桨,却被周恩來抢过,**坐在另一头拿了桨,陈子锟只能徒手坐在小船中间。

    中南海就是以前的太液池,在太液池中泛舟,划船的是相当于以前皇帝和宰相的人物,饶是陈子锟这种心高气傲的人物也不禁被**人的胸襟所折服。

    天上阳光灿烂,岸边绿树浓荫,湖面波光粼粼,空气清新无比,心情也跟着大好,陈子锟忽然想起一件事,随口问道:“不知道建国的时期定了沒有。”

    周恩來道:“还沒完全确定,外界传说不少,有人说双十合适,有人说明年元旦合适,下半个世纪的开端嘛。”

    **道:“我看沒那个必要,不需要拘于常理,只要天气好,哪天都可以,我们**人打天下的时候,可从不看黄历。”

    周恩來道:“所以中央暂定十月一日,陈将军有什么意见。”

    陈子锟道:“好,这个日子很好。”

    周恩來道:“就看当天的气候情况了,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題,国民党特务在北平遗留很多,活动猖獗,定下日子一定瞒不过台湾的老朋友,到时候老蒋送些铁疙瘩來庆祝,可就不好了。”

    陈子锟道:“这是个大问題,国民党空军有这个实力千里奔袭北平,凌晨从台湾起飞,不走大陆空域,走黄海上空,可以在上午抵达北平,轰炸完毕飞回台湾,一点都不耽误,有了,如何庆典改在下午举行,国民党的飞机就來不及了。”

    “哦,怎么讲。”

    “国民党毕竟沒有b29轰炸机,只有一些轻型轰炸机,飞行员的素质也不高,夜航很成问題,如果下午轰炸,他们就很难飞回去,我想以蒋某人的气魄,以损失一个中队的轰炸机为代价破坏我们的开国大典,怕是做不到。”

    **凝神沉思片刻,道:“国民党有沒有可能使用南部朝鲜的美军机场。”

    周恩來道:“这是个问題,陈将军你和美国人打交道甚多,可以帮我们分析一下。”

    陈子锟略一沉吟,道:“以美国人的性格來看,是愿赌服输的,他们输了中国大陆,下一步考虑的是如何拉拢我们,而不是在开国大典上玩阴招,搞不入流的把戏,所以美国人同意借南朝鲜基地的可能性不大,但也不是沒有可能性。”

    **道:“这个要尽快做出部署,陈将军你是当过民国航空委主任的,对他们这一套很熟悉,不如你來主持开国大典的防空事务吧,我们解放军的空军正在筹备之中,中央打算让刘亚楼当司令员,回头我让刘亚楼找你商量,多听听你的意见和看法。”

    陈子锟道:“义不容辞。”

    中午,**设宴款待陈子锟,说是宴,其实就是家常便饭,红烧肉红辣椒,青菜白饭,家常小酒。

    ……

    吃过了午饭,办公厅直接派车将陈子锟送到了空军筹备处,刘亚楼将军是苏联伏龙芝军事学院出身,皮鞋锃亮,军装笔挺,带着一股俄**人的洋气,他向陈子锟介绍了目前空军的情况,缺人,缺技术,缺飞机。

    “我们连战备执勤的飞机都要参加开国大典,战斗机太少了,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更少,说句实话,如果敌人那天來空袭,我真沒招。”刘亚楼是爽快人,沒啥遮掩,把困难全说了。

    陈子锟道:“老实说,我也沒什么好办法,不过个人的力量还是有的,我虽然老了,但驾驶技术不亚于那些年轻人,如果刘司令放心的话,给我一架加满子弹的战斗机,我來保卫开国大典的空中安全。”

    刘亚楼道:“陈将军是王牌飞行员我们都知道,可是……算了,我相信你,咱们这就去机场,你挑一架飞机吧。”

    一行人雷厉风行,直奔南苑机场,一排战斗机、教练机、侦察机停在跑道上,飞行员们见首长來了,一股脑围上來,他们中有东北航校日本教官教出來的解放军飞行员,也有国民党空军起义人员,大都听说过陈子锟的名头。

    刘亚楼安排了一架性能最好,状态最佳的美国造p51野马战斗机,让陈子锟练练手,同时安排两位飞行员陪他飞一下。

    陈子锟摸着野马战斗机,百感交集,儿子就飞这种战斗机,自己也曾驾驶过多次,或许在开国大典当天,国民党空军來袭的队列中,就有自己的儿子。

    “陈将军,试试吧。”刘亚楼亲自递上皮质飞行帽。

    陈子锟当仁不让,戴上飞行帽,穿着中山装就爬进了座舱,挑起拇指做了可以起飞的手势,地勤扳动螺旋桨,一阵青烟后,战机飞上了天空。

    刘亚楼对另两个飞行员道:“你们试试他的本事,锁定他。”

    两架战斗机紧跟着起飞,从背后扑向了陈子锟的座机。

    陈子锟自然知道所谓“陪着飞一下”是什么意思,立刻打起百倍精神來应对,对于飞行员來说,最重要的就是飞行时数,这些年轻飞行员论起來就是陈子锟的孙子辈,连他的零头都不够,自然难以招架,手忙脚乱。

    半小时后,三架飞机陆续降落,两个年轻人灰头土脸,悄悄告诉刘亚楼,陈子锟的技术应该是国内最好的,沒有之一,若是真打,他俩刚才在天上早死十八回了。

    刘亚楼拍板:“到时候就让老陈给咱们压阵,任谁來也不怕了。”

    晚饭在机场吃的飞行员餐,大伙欢聚一堂,不亦乐乎,刘亚楼借着酒劲要聘请陈子锟当空军总顾问,陈子锟爽快答应下來。

    从南苑机场回來的时候已经傍晚七点半了,陈子锟进了房间,姚依蕾道:“真不巧,你朋友刚走,等了你整整一天。”

    “哪个朋友。”

    “李俊卿啊,我都快认不出他了,人老了,脸不老,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梅兰芳的同行呢。”

    陈子锟哦了一声,沒再问什么。

    姚依蕾又道:“明天小青姐要回乡祭祖探亲,你去不去。”

    陈子锟道:“政协要开会,我就不去了,你们几个陪小青回沧州老家看看吧。”

    ...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