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 第一章 故友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陈子锟一家被安排住进北京饭店,因为政治协商会议要到九月二十一日才正式召开,此前这段时间比较宽松,可以走亲访友看望故交。

    当晚周恩來在北京饭店举行晚宴为陈子锟以及同期抵达的政协委员、民主人士接风洗尘,席间见到许多熟悉的国民党元老,宋庆龄、李济深、程潜等,大家欢聚一堂,畅谈未來,无不充满希望。

    早在去年初,国民党左派在香港成立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陈子锟也是国民党早期党员,元老级别人士,经宋庆龄推荐,在北京饭店一个房间内举行仪式加入民革,并经党内推举,担任民革中央委员。

    听他们说,这次参加政协会议的不但有民革成员,还有民盟、民建、农工党、致公党、九三学社以及部分无党派人士,新政府将是真正的联合民主政府。

    “中国将迎來开天辟地的新纪元,我们都是时代的见证者。”湖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程潜这样说。

    跟在程潜身边的一位身着解放军制服的英挺男子,也颇为赞同的点着头:“**人的胸襟令人高山仰止,当年我在四平与民主联军血战,结下深仇,可他们却既往不咎,反而委以重任,任命我为二十一兵团的司令员,与之相比,蒋某人简直就是小肚鸡肠。”

    陈子锟道:“阁下莫不是陈明仁将军,久闻大名,素未谋面,沒想到竟然在政协会议上遇见,将军毅然起义,使湖南百姓免遭兵灾战祸,令人佩服的很呢。”

    陈明仁道:“陈主席折煞我了,我们也是受了您的感召才起义的,您是我们的榜样和路标。”

    陈子锟道:“咱们就别互相吹捧了,还是**英明伟大,要不咱们也走不到一起來。”

    大家开怀大笑。

    次日,陈子锟带着家人上街游玩,陈姣已经是高小毕业的年纪,渐渐懂事了,两只大眼睛四下看了看,问道:“爸爸,你说以前拉过洋车,洋车在哪儿。”

    北平街头已经鲜见洋车踪迹,取而代之的人力三轮车,陈子锟招手拦了三辆三轮车,带着一家人重走自己当年路。

    先去宣武门外柳树胡同大杂院,此处已经物是人非,大杂院被夷为平地,再也找不到当年的痕迹,一群工人在原址上砌砖,过去一问,说是要在这盖一所学校。

    再去宣武门内石驸马大街,那里是林文静的北京住所,陈子锟初恋的所在,时隔多年,善良又话痨的张伯早已不在人世,院子里住了好几户人家,狐疑的看着这群衣着光鲜的客人。

    “您找谁。”有人问陈子锟。

    “不找谁,就看看。”陈子锟看这些居民的打扮就知道是附近的贫民,解放前世道乱,空房子谁抢了就是谁的,他能理解。

    自家房子被占了,大家心情略受影响,姚依蕾道:“我想起來了,我家西长安街上还有座小楼呢,快去看看是不是也被人占了。”

    來到姚家以前的公馆一看,果不其然,门前挂了北平军管会某办公室的牌子,还有哨兵站岗,进不去了。

    “走,去你薛大叔家。”陈子锟沒发牢骚,直接带着家人來到头发胡同紫光车厂,沿街墙头和屋檐上的杂草被都拔光,看起來面貌一新,车厂大门刷了新油漆,门上有革命军属的光荣牌。

    陈子锟上前敲门,一个穿列宁装的女孩子开了门,看看他们:“是陈大叔一家吧。”

    “你怎么知道。”陈子锟有些纳闷。

    女孩子道:“我娘说了,这几天你们兴许得來,真沒错,快进來。”

    一进门,杏儿就迎上來了,喜笑颜开:“大锟子,刚才还说你呢,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这是我闺女四宝,现在部队文工团工作。”

    陈子锟笑道:“行啊,年纪轻轻都参军了,对了,宝庆呢。”

    “他呀,大忙人一个,去区里开会了,人家可是区上的红人,运输公司的积极分子,听说还要当人民代表哩。”杏儿笑逐颜开,招呼大家进屋落座,让四宝倒茶,开始东拉西扯起來。

    以前陈子锟每次进京,都是他在大谈自己如何如何,天下大势如何如何,如今反过來了,杏儿高谈阔论,嘴就沒闲着,满口的新名词,什么工农联盟,政治协商,社会主义,民主专政。

    陈子锟笑呵呵插嘴:“杏儿,你现在可进步的很呢。”

    四宝道:“那是,娘是街道积极分子哩。”

    正聊着,宝庆回來了,他穿一身蓝色帆布工作服,拎着饭盒,头剃得锃亮,走起路來腰杆挺直,早沒了当年的颓唐气。

    “哟,大锟子來了,早盼着你來。”宝庆声若洪钟,透着精神。

    “宝庆,咱哥俩又见面了,你可一点不显老。”陈子锟上前和老朋友拥抱,两人相视大笑。

    宝庆后撤一步,看着两鬓斑白的陈子锟,感慨道:“兄弟,你可真见老了。”

    陈子锟道:“沒办法,江东三千万父老我都得操心着,头发不白才怪。”

    杏儿道:“别操心那些了,现如今老蒋跑了,帝国主义也打跑了,以后咱一门心思搞建设,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全国上下一条心,不用你劳心费力。”

    陈子锟道:“杏儿姐说的在理,国家统一了,内耗就少了,就能专心建设了。”

    宝庆道:“饿了,咱吃饭,家里沒准备,下馆子去,东來顺我请。”

    陈子锟道:“哟,宝庆发达了啊。”

    宝庆道:“可不,解放军來了,我的好日子也來了,现在咱家是革命军属,我又是区里的劳动模范,组织上打算成立一个新的运输公司,要聘我当副经理哩。”

    陈子锟道:“那敢情好,大儿子参军了,在哪个部队。”

    四宝抢着说:“大哥是第四野战军的战斗英雄,现在武汉跟王副军长当通讯员。”

    杏儿道:“对了,家里还有奖状呢,四宝快拿出來给你陈叔看。”

    宝庆道:“说起來也巧,大栓在武汉受伤住院,遇到一个老熟人,你猜是谁,王栋梁,王副军长。”

    陈子锟奇道:“他都当副军长了,不错不错,我记得冯玉祥中原战败之后,部队被张学良收编了一部分,王栋梁就是那时候转过去的,大概是西安事变后投共……投向光明的,他这一步算是走对了,有机会我得见见他。”

    宝庆笑眯眯道:“好办,让大栓安排。”

    忽然陈子锟想起在车站似乎见过赵家勇,便打听起其他的老朋友來。

    宝庆叹口气说:“赵家勇一直跟李俊卿混,和咱们不太來往的,似乎是又当了站警,解放后被新政府留用了。”

    “李俊卿呢。”

    “人家现在可又风光了,是民主人士呢。”杏儿轻飘飘说道,似乎对李俊卿很不待见。

    “哦,有空见见。”陈子锟就沒继续这个话題,天色已晚,大家出去吃饭,杏儿说你们去就成,我带孩子在家吃,宝庆一板脸:“团圆的日子,少一个也不行,都去。”

    两大家人浩浩荡荡來到东來顺饭庄,要了楼上的雅座,纯铜打造的火锅,切的薄如蝉翼的羊肉片摆在盘子里,能看见盘子上的蓝花,真如艺术品一般。

    宝庆端起酒杯:“第一杯,咱祝**万岁,朱总司令万岁。”

    陈子锟道:“好,这个提议好。”

    饮了第一杯,宝庆又斟了第二杯道:“第二杯,敬大海哥,他沒福气,不能和咱们一起喝酒了。”

    陈子锟有些黯然,将这杯酒洒在地上,道:“这杯酒,不但要敬大海哥,还要敬子铭。”

    宝庆道:“对,敬他们爷俩,赵家一门忠烈,是咱大杂院出的英雄。”

    第三杯,宝庆说:“这一杯,祝咱们兄弟越过越好。”

    这顿火锅吃的真是酣畅淋漓,宝庆要了二斤白干,和陈子锟对饮,喝完了还不够,又要了二斤,直喝到舌头大了,说话也不利索了。

    “大,大锟子,这些年我活的苦啊,偌大一个车厂糟践在我手里,日本人刮,国民党刮,到最后连一辆车也沒剩下,我那个小儿子死的惨啊,兜里但凡有俩钱也不能疼死他啊……说一千道一万,感谢**,感谢**他老人家,沒有咱解放军,咱穷人的苦日子就熬不到头。”

    说着说着,宝庆眼泪下來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再苦再累他也沒流过泪,如今过上好日子了,却流泪了。

    喝完了酒,宝庆已经酩酊大醉,杏儿很不好意思,向陈子锟道歉:“宝庆真是的,床头的夜壶不是盛酒的家伙,让你们看笑话了。”

    陈子锟道:“宝庆是高兴的,他憋了太久了,我理解。”

    两家人各自回去,杏儿和二宝架着宝庆往家走,一路不停数落他。

    宝庆道:“我沒醉,我清醒着呢,我五十岁的人,这辈子除了结婚那天,就沒这么痛快过,扬眉吐气啊。”

    杏儿道:“你个拉车的苦力,还拽词,你知道啥叫扬眉吐气。”

    宝庆道:“我咋不知道,我什么都明白,这些年來,老兄弟们一个个混的都比我强,大锟子当大官,小顺子是上海滩大亨,李俊卿更不要说了,甭管是国民党日本人**,他都挨得上边,就数我最沒出息,杏儿,你跟了我,真是委屈了你,当初你要是嫁给大锟子,也不能跟我受这么多罪。”

    杏儿道:“呸,你胡扯什么,大锟子老婆那么多,我跟了他,那才是真倒霉。”

    宝庆自顾自道:“现如今也轮到我发达了,区里领导说了,批准我当预备党员,考察一段时间就能转正了,以后人民代表大会,我也得代表运输公司出席,慢慢的也要脱产了。”

    杏儿道:“啥叫脱产。”

    宝庆咕哝了几句,脚下一虚,歪着头竟然睡着了。

    ……陈子锟回到北京饭店的时候已经八点半了,工作人员焦灼万分,见他回來便迎上去道:“陈将军您可回來了,接上级通知,明天**将在中南海接见您。”

    ...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