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 第五十九章 天上掉下来的媳妇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陈北拉住了杨树根,将他按在椅子上:“哪也别去,这儿最安全,特务不敢乱來。”

    杨树根道:“不行,我一定要走。”

    陈北执意不肯,问他:“杨树根,你究竟是不是**。”

    杨树根平静的回答:“对,我就是**,保密局沒有搞错,把我交出去你会得到悬赏。”

    陈北沉默了片刻,道:“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是我的老朋友,我绝对不容许他们伤害你。”

    他走到窗口,撩起窗帘看了看,路灯下站着几个特务在抽烟,看样子是打算守株待兔了。

    ……

    次日早晨,守在官邸门口的特务已经不见了踪影,大门打开,一辆黑色雪弗兰小卧车疾驰而出,开到枫林路口的时候,两辆汽车从斜刺里冲出拦在前面,跳下一群特务要求检查车辆。

    坐在副驾驶位子的是陈北,他镇定自若亮出派司:“空军的车你们也要拦么。”

    沈开走过來,不阴不阳道:“对不住大公子,所有车辆都要临检,这是保密局的规矩,请把后备箱打开。”

    陈北冷笑道:“好大的威风,你查我的车,让我的面子往哪里搁。”

    沈开道:“大公子,我也是奉命行事,來人啊,把毛人凤毛局长的电令拿给大公子看。”

    一个小特务将电令出示,陈北看也不看直接推开,道:“我不管什么毛人凤,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要是查不出人來,怎么办。”

    沈开道:“查不出人,我自然会给大公子一个交代。”

    陈北下了车,亲自掀开后备箱盖子,里面除了备胎,空空如也,特务们顿时傻眼,沈开知道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以眼神示意手下赶紧去追捕,自己堆起笑脸道:“误会,误会。”

    “说吧,怎么交代。”陈北点起一支骆驼香烟,优哉游哉。

    沈开正在尴尬,忽然车队驶來,原來是陈子锟结束北泰视察返回省城,看到这一幕便让司机停车,下來询问,沈开一五一十做了汇报,陈子锟哈哈大笑:“误会而已,小沈也是尽职嘛,算了,你先回去吧。”

    沈开如蒙大赦,灰溜溜跑了,陈北却意犹未尽,狠狠将烟蒂弹开。

    陈子锟冷眼看着儿子,喝道:“上车。”

    陈北上了父亲的汽车,陈子锟说道:“人还藏在家里,对吧。”

    “是的。”陈北不敢在父亲面前耍花枪。

    “你知道我这个时间回來,所以演了这么一出戏对付沈开,对吧。”

    “是的。”陈北的头更低了。

    陈子锟冷哼一声,闭目养神,陈北惶然不语。

    來到家里,陈子锟径直上了二楼书房,陈北紧随其后,房门关闭,家里的气氛不由得紧张起來,大公子窝藏**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但夫人们都不插手,只等陈子锟回來教训这个儿子。

    陈子锟坐在写字台后面,开始阅读公文,足足过了半小时,才抬头问道:“你想好了么,怎么处置杨树根。”

    陈北道:“父亲,杨树根小时候在咱们家做过园丁,是我的好朋友,虽然他是**,是反对政府的,但他却是不折不扣的爱国者,我希望您能放他一马。”

    陈子锟道:“就是这个杨树根,煽动学生参加政治运动,你弟弟若不是被他骗去游行,也不会伤成那样。”

    陈北忍不住据理力争:“青年学生参与政治运动有什么不可以,如果学生都不上街,那这个国家还能指望谁,这话好像是父亲您说的吧,小南受伤这笔帐算在杨树根头上不合适,应该算在89军头上。”

    陈子锟一拍桌子:“你这是造反么。”

    外面客厅里,大家心都跟着一抖,这爷俩针锋相对怕是要干起來,姚依蕾想进去劝,却被夏小青拦住:“这爷俩都是人來疯,别管。”

    陈北毫无惧色,坦然面对父亲的凝视。

    陈子锟背转身去:“如果你觉得自己是正确的,那就去做吧。”

    陈北道:“谢谢父亲。”转身出去,下楼來到地下室,给杨树根一套军装换上,混在一个排的警卫中开出官邸,换乘汽车來到机场,空军每天都有去北泰运送人员物资的运输机,安排个把旅客轻而易举。

    c47的螺旋桨已经开始旋转,陈北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美国巧克力递给杨树根:“还记得小时候么。”

    杨树根也从贴身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整齐的巧克力糖纸,道:“当年你给我的最后一块巧克力,我一直沒舍得吃。”

    陈北道:“那怎么只剩糖纸了。”

    杨树根笑道:“晒化了。”

    两人哈哈大笑,忽然陈北止住笑容,用力捶打着杨树根的胸膛:“老朋友,到了北泰來封信。”

    杨树根点点头,伸出手來,两个童年伙伴的手握在一起久久沒有分开。

    杨树根撤离省城來到北泰,这座新兴工业城市是陈子锟的基本盘,中统军统的特务都无法插足,相对安全一些,他很快就和组织取得了联系,省委指示他,潜入工厂执行新的任务。

    根据上级安排,他化名杨浩,到江北联合机械公司应聘,经过笔试面试,师范学院毕业的杨树根顺利考入机械公司担任文员,厂里很看重这个有文化的年轻人,分配给他一间单人宿舍。

    就这样上了几天班,杨树根正在办公室里制作考勤表,忽然同事敲敲他的桌子:“小杨,你老婆來找你了,在厂门口呢。”

    杨树根一惊,自己沒有娶亲啊,哪里來的老婆,不过多年地下工作使他养成了处变不惊的习惯,他只是淡淡一笑,道:“谢谢。”

    來到厂门口,只见一个穿红花棉袄的村姑正挎着包袱站着,脸蛋两陀绯红,老棉裤臃肿不堪,活脱脱一个乡下土包子。

    杨树根深吸一口气,走了过去,村姑看见他顿时咧嘴笑了,隔着栏杆招手:“树根,树根,我在这儿。”

    “你來了,啥时候到的。”杨树根冲门卫打了个招呼,在会客单上签了字,将村姑领了进來,两人走在厂区道路上,四下无人,村姑低声道:“我奉特委命令配合你的工作,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妻子,记住,我叫马春花,大青山马坡村人,十九岁,和你是从小定的娃娃亲……”

    杨树根不住点着头,也把自己的情况介绍了一下,带马春花到宿舍门口,拿钥匙开了门:“你先坐一会,我下班再过來。”

    马春花把包袱放下,点点头:“你忙你的,别管我。”

    杨树根回到办公室,干完手里的活儿,和同事们闲聊了一阵,熬到下班,快步回宿舍,刚进门就闻到一股浓烈的煤气味儿,再看马春花正摆弄煤气灶呢,手里还拿着火柴准备擦,他赶紧制止,打开门窗散气,懊恼道:“你不懂就别瞎弄。”

    马春花道:“别因为俺啥都不懂,这是煤气灶,來之前组织上都教过。”

    杨树根沒好气道:“那组织有沒有告诉你,这个东西会爆炸,砰的一声,房子都炸沒了。”

    马春花撇撇嘴,不屑道:“爆炸咋了,俺啥沒见过,**包手榴弹玩得多了,实话告诉你,俺以前是民兵区小队的队长,受过武司令和叶政委的接见呢。”

    杨树根皱起眉头,组织怎么派了这么一个人來配合自己的工作,他不禁有些情绪,道:“春花同志,我暂时不需要你來配合,你还是先回去吧。”

    一听这话,马春花不乐意了:“你以为俺高兴來给你装媳妇么,俺可是一线部队的战斗员,要不是组织找俺谈话做工作,俺死也不來,组织上说,机械公司的敌情比较复杂,单身男子容易招致怀疑,所以要给你配一个老婆作为掩护,同时俺还能保护你。”

    杨树根沒好气道:“算了,就这样吧,走,我带你吃饭去。”

    马春花跟着杨树根來到工厂食堂,琳琅满目的食物让她眼花缭乱,最后点了一个大份汤面,四个馒头,杨树根只点了一碗炒饭,两人坐下开吃,不到十秒钟杨树根就开始后悔。

    这位大姐的吃相实在难看,呼噜噜的喝汤,吃馒头吧唧嘴,跟猪一样,饭量还奇大无比,一大碗汤面瞬间下肚,馒头三两口就干掉一个,食堂的面汤和小咸菜是免费的,她又去盛了满满一碟子,继续大嚼。

    不少工人师傅为之侧目,杨树根觉得脸上发烧,低声劝道:“慢点,沒人跟你抢。”

    马春花道:“俺是习惯了,打……农忙的时候时间紧,吃的快了点,这面汤真好喝,俺再去盛一碗,对了,有大蒜么。”

    杨树根无奈的摇摇头:“蒜瓣在五号窗口,也是免费的。”

    其实他也是农村贫苦人出身,很小的时候父亲就病死了,和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在北泰西区贫民窟,但是后來进了江湾别墅做园丁,又被陈子锟资助上了学,早就摆脱泥腿子形象了,举手投足都带着知识分子味道,和马春花这样的同志怎么可能过到一块儿去。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两人往回走,马春花一路打着饱嗝,杨树根面红耳赤抬不起头,进了宿舍就说:“春花同志,你住这儿,我出去。”

    马春花瞪起眼睛:“那怎么行,新媳妇來看你,你出去睡,让敌人发现咋办。”

    望着这个粗眉大眼大大咧咧的村姑,杨树根真想一头撞死算了,

    ...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