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 第六十一章 再遇孔二小姐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刘存仁一家的生活水平每况愈下,若不是有刘婷经常接济,连锅都揭不开了,可大多数百姓是沒有阔亲戚的,只能典当家里的东西买米度日,维持最低的生活水准,一时间当铺和黑市成了最热闹的地方。

    知识分子们对国家的未來忧心忡忡,北方战局是他们最关心的话題,三月中旬,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的部队攻克**盘踞许久的老巢延安,但并未伤其主力;四月,刘伯承部与**在津浦路沿线展开战斗,南北大动脉中断;五月,**精锐整编七十四师在山东蒙阴孟良崮被共军华野全歼,师长张灵甫中将成仁。

    六月,又有爆炸性新闻传來,此前北平美军强奸事件的主犯皮尔逊军士的十五年监禁判决被美国海军军法官推翻,建议无罪释放恢复军籍。

    物价飞涨和连年内战已经让学生们忍无可忍,皮尔逊的无罪决定更是雪上加霜,北平、上海、南京的学生再度上街游行,只不过声势比以往弱了许多,因为要抗议的事情太多了,反倒分散了精力。

    省城,枫林路官邸,陈子锟坐在书房里看报纸,收音机里传來中央电台女播音员绵软的声音:“**在平汉铁路沿线大败共-匪,歼敌愈万,胜利转进……”

    报纸上也是报喜不报忧,到处都是捷报,陈子锟将报纸摔在桌上,拿起烟斗冷哼道:“**损失二十五个师,三十万人,报纸上一个字不见,掩耳盗铃,连傻子都不信。”

    勤务兵敲门进來,递上电报。

    陈子锟瞄了一眼,喜出望外,拿着电报上楼去找姚依蕾:“嫣儿要回來了。”

    姚依蕾抢过电报看去,寥寥几个字,只说暑假回国,连时间都沒注明,她顿时热泪盈眶:“我苦命的闺女,终于想起她妈了,不行,我要亲自去接。”

    陈子锟笑眯眯道:“去,你们都去,我在家坐镇。”

    于是乎,姚依蕾率领全家出动,前往上海迎候宝贝女儿,一家人入住霞飞路的别墅,整天到码头上去等香港來的客轮。

    等了小半个月,沒把嫣儿等來,陈北却來了,原來他听说妹妹回国,特地请了假來迎,于是乎,姚依蕾把这个重任交给小北,自己开开心心逛商店去了。

    陈北开着家里的敞篷汽车來到外滩,一艘艘轮船停泊在黄浦江上,大群苦力从船上扛下來一袋袋大米,那是联合国运來的救灾粮,还有许多衣衫破旧的人等着登船,附近有警察和宪兵执勤,问了才知道,那是被遣返的日本侨民。

    日本战败后,在中国遗留三百万侨民,遣返是个漫长的过程,侨民只许携带随身物品,所有大宗财物不许带走,现金和贵金属也有数量要求,每个人登船的时候都要接受警察的搜身,可怜这些怀着发财梦的侨民千里迢迢來到中国,却身无分文而去,回到国内还不知道怎么样的苦难等待着他们。

    桥本隆义少佐就在这群遣返难民之中,他伪装成一个日本商人,拐杖里藏着家传宝刀橘之丸,成功的混上了轮船,汽笛长鸣,回望中国,不禁唏嘘,帝国从明治维新起开始经营大陆,先是朝鲜、然后是台湾、东北,继而是整个中国大陆和东南亚,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终究却全成了泡影。

    满载侨民的轮船驶离码头,开始返国旅程,一艘飘扬着星条旗的美国货船抵达岸边,船上装载着m3斯图亚特轻型坦克和道奇十轮卡,以及作为战争剩余物资出售的军装皮靴等物。

    江东交警总队的刘骁勇上校就在码头上,他奉命前來接收购买的一批军装,这还是陈子锟利用老关系采买的便宜货,廉价的简直如同白送,在接货的时候,一个穿美式翻领夹克的少校过來搭讪:“长官,看你服色,好像是江东交警。”

    刘骁勇很客气的回答:“是的,我是江东來的。”

    那人道:“打听个人,你认识陈北么。”

    刘骁勇道:“是空军开战斗机的陈北么,认识,熟得很呢。”

    那人很高兴,先敬了个礼,然后伸出手:“幸会,我是蒋纬国,陈北的朋友。”

    刘骁勇很震惊,原來这个英挺的少校竟然是蒋介石家的二公子,而且还这么彬彬有礼,实在出乎意料。

    蒋纬国是來接收坦克的,偏巧刘骁勇对坦克也很熟悉,两人攀谈起來,蒋公子得知刘骁勇参加过淞沪会战,北泰保卫战,顿时肃然起敬,正聊着,忽然一个穿空军短夹克的青年快步走來,在蒋纬国肩膀上拍了一下:“纬国兄,看着像你,还真是,哎呀,刘骁勇你也在啊。”

    來者正是空军上尉陈北,蒋纬国大喜,道:“真是巧了,码头卸货还得一段时间,咱们去那边走走,抽根烟。”

    三个年轻军官走向外滩公园,蒋纬国掏出烟盒,只剩两根了,先敬刘上校,再敬陈上尉,自己跑去远处烟纸店买烟。

    夏初的季节,阳光明媚,草木繁茂,外滩公园里游人如织,不过他们都躲着一帮纨绔,这帮西装革履背带裤的贵公子们梳着油头,牵着大狗,不可一世,大声喧哗,忽然其中一个胖家伙盯住不远处两个姑娘,色迷迷笑道:“一中一洋,相得益彰,二先生您看成色还行吧。”

    被众人簇拥着的是一个矮小的男子,颐指气使,挥舞着手杖:“嗯,不错,金宝,叫过來给我瞅瞅。”

    区金宝颠颠的过去,神气活现道:“两位美丽的小姐,我们二公子请你们过去聊聊,交个朋友。”

    两个女孩正在照相,忽然见到一个色迷迷的胖子过來搭讪,顿觉不适,黑头发那个很礼貌而坚决的回绝:“对不起,我们不感兴趣。”

    区金宝道:“去了就感兴趣了,给个面子嘛。”

    女孩拉起另一个洋妞就要走,区金宝张开双臂拦住,嬉皮笑脸道:“兄弟是扬子公司的,听说过么,带你们去逛百货公司,要什么买什么。”

    刘骁勇和陈北正从不远处走过來,看到纨绔恶少调戏民女,就有些义愤填膺,陈北定睛一看,被调戏的那个居然就是自己的妹妹嫣儿,顿时火冒三丈,冲过去给了区金宝一巴掌。

    区金宝捂着脸怒目而视,看到对方是两个军官,还带枪,好汉不吃眼前亏,一溜烟跑了。

    “嫣儿,是你么。”陈北还有些不敢认,妹妹变样了,女大十八变,越來越漂亮了。

    嫣儿可是认出哥哥的,猛扑上去哥哥哥哥喊个不停。

    一旁的美国姑娘也是熟人,伊丽莎白.斯坦利。

    远处“二先生”等人见金宝被打,立刻气势汹汹上來了,保镖们从两侧包围过來,掀开西装上衣,露出枪柄。

    陈北毫无惧色,上前交涉,双方报出名号,原來对方是孔祥熙家二小姐孔令俊,那真是无法无天的主儿,再加上孔家和陈家素有龃龉,狭路相逢,那还不争个长短。

    孔令俊使了个眼色,一个保镖偷偷拔枪,早被刘骁勇看在眼里,血肉战场上经历过的人,素质岂是这些酒囊饭袋能比拟的,刘骁勇当即拔枪射击,正中保镖手腕。

    一场枪战就此展开,双方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开枪,孔令俊将猛犬放了出來,四条恶狗吐着血红的舌头扑來,吓得嫣儿和伊丽莎白花容失色,陈北抬枪就打,一阵硝烟,四条狗都躺在地上抽搐起來,很快咽气。

    刚买烟归來的蒋纬国见两位兄弟和人驳火,立刻从码头上召來自己的属下,一个排的装甲兵端着m3冲锋枪就过來增援了。

    孔令俊这边人多枪多,不过未必占得了上风,陈北枪法出众,一柄柯尔特左轮枪指哪打哪,刘骁勇用的是一把加拿大造勃朗宁大威力手枪,13发子弹火力充沛,若不是照顾两个女孩,早就展开进攻了。

    装甲兵们围过來,冲锋枪朝天一梭子,扬子公司的保镖们就消停了,蒋纬国一挥手,士兵们上去绑人,正在此时,警察和宪兵也赶到了,一问才知道,全都是招惹不起的主儿,孔祥熙的女儿,陈子锟的儿女,还有蒋家二公子,这乱的,谁说话都不好使。

    混乱中嫣儿口袋里掉出一把带着酒店门牌的钥匙,区金宝悄悄捡了起來。

    好在蒋纬国比较会做人,虽然沒有一点血缘关系,论起來孔令俊也是他的表妹,就打圆场说都是误会,各退一步算了吧。

    孔令俊得理不饶人:“凭什么算了,我这边死了三个人四只狗,要他们抵命。”

    陈北嚣张的不得了:“你谁啊,不男不女的妖孽,老子一拳打扁你这张丑脸。”

    孔令俊长的确实不俊,至今尚未婚配,这是她最忌讳的话題,陈北的话恶毒到了极点,孔家二小姐怒发冲冠,跳着脚用公鸭嗓大骂:“姓陈的,我和你势不两立,不弄死你全家我不姓孔。”

    陈北抱着膀子居高临下鄙夷道:“來啊,踩着板凳你都够不着老子。”

    “以和为贵,都别说了。”蒋纬国继续打圆场,此时码头上刘骁勇带來的一队武装交警也过來了,子弹上膛,机头大张,孔令俊眼珠一转,忽然变了脸:“好,我给纬国哥面子,咱们走。”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纨绔恶少本來就难对付,孔二小姐更是纨绔中的纨绔,脾气上來敢杀警察的,谁也惹不起她。

    蒋纬国很无奈:“当街驳火,成何体统,此事我要报告父亲。”

    一旁的宪兵队长道:“二公子,孔二小姐当街驳火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回在重庆中央公园和云南王龙云的三公子一言不合拔枪相向,打死不少无辜路人,还不是不了了之。”

    闹了这么一场,谁也沒心思再玩了,好在陈北接到了妹妹,他说:“嫣儿,你快跟我回家吧,姚姨都想死你了。”

    嫣儿道:“不行,我要先回饭店拿行李,而且还有一个朋友在呢。”

    陈北道:“是不是男朋友。”

    嫣儿道:“不是,是我哈佛的同学玛丽。”

    伊丽莎白补充道:“是玛丽.玛格丽特.杜鲁门。”

    “哎呀,我的钥匙呢。”嫣儿一摸口袋,惊呼道。

    ...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