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英雄救美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在上海乃至全国的地面上,扬子公司的人都能横着走,二小姐的保镖们更是眼高于顶,谁都不鸟,也难怪,就连云南王龙云的三公子都照打不误,全国还能有谁与二先生匹敌。

    要知道,孔令俊的后台是孔祥熙宋霭龄宋美龄,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她背后就站着三家,宋美龄最溺爱这个外甥女,认了她当干闺女,所以说蒋介石就是她干爹,她就是当朝的公主,什么封疆大吏,党国干将,在二先生眼里,都是吊毛一般的存在。

    所以,只要二先生一句话,保镖们绝对原汁原味的照办,让杀谁就杀谁,毫不含糊,漫说杀几个小警察,就是把大上海给拆了,那都不是事儿。

    保镖们的战斗力來自于主子高贵的身份,而不是自身的素质,以往对手都投鼠忌器忌惮他们,这次可不大一样,打主力的是江东交警和装甲兵,陈子锟的嫡系部队和蒋纬国的亲兵卫队,人家才不尿你这一壶,该打就打,一点情面也不留。

    双方动用了机关枪和手榴弹,打得这叫一个热火朝天,大铁门被打出几百个窟窿,阳光穿过,在地上撒下万千光斑,硝烟散尽,门卫室里两个保镖都被打死,大兵们正要进入,又是一群保镖端着冲锋枪冲过來,二先生拿美钞金条悬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就是怂人也能变好汉。

    战局一时僵持,陈北眼珠一转,开车绕向后墙,刘骁勇怕一个人势单力薄,驾车跟在后面,嫣儿和伊丽莎白也尾随而去。

    围墙又高又厚,上面架着电网,就算是野猫也爬不过去,不过这难不倒燕子门的后人,陈北打小就跟娘练过轻功,虽然荒废了不少,比起娘和舅舅來逊色许多,但爬个墙头还是小菜一碟。

    只见他抬手一枪,将电线杆上的瓷壶击碎,电线耷拉下來,别墅供电中断,电网自然也就沒电了,然后退后两步,气沉丹田,嗖嗖箭步上前,踩着围墙就上去了,动作迅猛矫健,帅到沒边。

    “啪”快门闪处,伊丽莎白用相机将这一幕定格,嫣儿看自己的闺蜜眼神都不对劲了,分明是犯了花痴。

    陈北单手扒住墙头,拔刀割断电线,一跃而上,俯身下來伸出手,刘骁勇助跑跃起,抓住他的手也上了墙,虽然也挺利落,但还是少了一分潇洒。

    两人落地,各持双枪向别墅走去。

    嫣儿和伊丽莎白在墙外干着急,眼瞅大戏开幕却不能目睹,百爪挠心啊。

    ……

    南京,孔大少爷正在换晚礼服,准备出席今晚欢迎魏德迈将军的宴会,忽然佣人捧着电话机來了,他顿时皱起眉头:“说过了,不接任何人的电话。”

    “大少爷,是蒋夫人打來的电话。”佣人道。

    孔令侃立刻拿起话筒,换上笑脸:“姨妈,您好。”

    说着说着他脸上笑容便僵硬起來:“绝对沒有,我一直在南京,沒听说这件事,我敢保证,绝对绝对不可能。”

    放下电话,孔令侃來回踱了几步,忽然停住:“备车,去找老太太。”

    他口中的老太太是母亲宋霭龄,其实以他的精明早已猜出这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是自己那个无恶不作的小妹妹干的,捅了篓子,得赶紧找人摆平才是,让孔祥熙宋霭龄出马,比自己说话有份量的多。

    总统府,宋美龄信誓旦旦的向司徒雷登保证:“这里面一定有误会,绝对不是扬子公司的人干的,我猜测,或许是**的地下特工所为,企图破坏中美关系也未可知。”

    一帮幕僚高参们纷纷点头,深以为然,陈布雷道:“**红队早年专干暗杀绑票,现在重新捡起來这一套,也是极有可能的。”

    魏德迈脸色铁青,司徒雷登挂着玩味的冷笑,不置可否。

    忽然一个侍从拿着电话走來,低声道:“夫人,上海长途,是二小姐打來的。”

    宋美龄拿起电话,那端传來孔令俊的哭腔:“妈咪,快救命啊,我要死了。”

    “你在哪里,怎么了,镇定点,慢慢说。”宋美龄心中一沉,这个外甥女古灵精怪,最讨自己欢心,若是出事,怎么向大姐和大姐夫交代,就是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今天真是邪门,什么事儿都赶到一起去了,要说不是**捣乱,她死也不信。

    孔令俊说:“机动大队的警察,还有一帮当兵的來杀我,我就在沪西扬子公司二号院,就快顶不住了,妈咪快救救我啊。”

    电话背景音里是激烈的枪声,宋美龄从沒听过孔令俊如此惊慌失措,可以断定绝对不是恶作剧,她忙道:“别害怕,妈咪马上叫人救你,别挂电话……”

    听筒里传來忙音,电话中断了。

    外甥女的性命可比什么杜鲁门小姐重要多了,宋美龄急火火拿起长途电话:“给我接上海吴国桢。”

    吴国桢一直守在电话机旁,接了夫人的电话也纳闷,说此前机动大队奉命前去扬子公司市区办事处解救人质,怎么跑到沪西去了,自己也搞不清楚。

    宋美龄是个聪慧的女子,她对自己这个外甥女的性子相当了解,略加分析就得出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结论,杜鲁门小姐是被孔令俊绑架的。

    她反倒镇定下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事情就不会恶化,孔令俊虽然刁蛮任性,但继承宋家人的优秀基因,大是大非分得清楚,寻常权贵可以欺负,甚至打死都沒关系,但美国人可是万万杀不得的,这点分寸令俊绝对有。

    想到这儿,她对吴国桢说:“吴市长,请你立刻亲自到沪西扬子公司仓库去,所有问題都会在那里得到解决。”

    吴国桢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哲学博士,逻辑判断能力相当强,他也隐隐推断出绑架案和孔二小姐有关,顿时心中一亮,命人备车,立刻出发。

    ……

    沪西,扬子公司二号大院,保镖们都在大门附近与军警枪战,别墅里只有四个保镖,他们都是孔家大少爷高价聘请的职业杀手,前汪伪七十六号特工,枪法精准,胆略过人,杀人不眨眼。

    但陈北和刘骁勇也不是善男信女,他俩一个艺高人胆大,一个是尸山血海里爬出來的百战老兵,各持双枪,交叉掩护,快速跃进,接近别墅小楼。

    二楼阳台,保镖不断开枪,子弹在陈北脚下溅起一团团泥土,就是沾不到他的人,刘骁勇看准目标,稳稳举起手枪,一枪打去,保镖一个倒栽葱从二楼摔下。

    院外大树上,伊丽莎白举着相机啪啪的按着快门,嘴里不停念叨着:“哦,MyGod,哦,MyGod。”

    两人攻到别墅门口,只见这别墅真不简单,所有的窗口都用钢条焊死,大门是厚厚的橡木板,用脚是肯定踹不开的,刘骁勇二话不说往墙边一站,陈北默契无比,踩着他的肩膀就抓住了二楼阳台,一个珍珠倒卷帘上了阳台,从二楼杀了进去。

    此时孔令俊正给宋美龄打电话,看见神兵天降急忙撂了电话,拔出一把左轮手枪将绑在椅子上的玛丽杜鲁门拉到跟前,枪口顶着太阳穴恶狠狠道:“别过來,不然打爆她的脑袋。”

    玛丽杜鲁门是个二十出头的美国姑娘,一脸雀斑生的不太好看,吓得花容失色,眼泪鼻涕直留:“求求你不要杀我。”

    “不许动。”走廊里冲进一个保镖,手枪指着陈北的脑袋。

    陈北慢慢抬起左手,手里握着一枚手榴弹。

    “你也别乱动,不然大家一块儿完蛋。”陈北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

    保镖迟疑的一霎那,陈北竟然将手榴弹抛了过來,这是一枚美式卵形手榴弹,保险销已经拔下,弹簧握片崩开,保镖吓得肝胆俱裂,下意识的躲避,陈北掉转枪口一枪打在他脑袋上,顿时血花糊了满墙,同时他脚尖一勾,手榴弹从窗口飞出,外面轰然爆炸。

    孔令俊虽然肆无忌惮惯了,但这种场面还是第一次,惊得张大了嘴,陈北手指一弹,一枚暗器正中孔令俊脑门,疼得她怪叫一声,捂住了脸。

    陈北上前踢开手枪,拔出匕首割断绳索,以英语问道:“玛丽,你沒伤到吧。”

    杜鲁门小姐猛然扑在陈北身上,哇哇大哭起來。

    楼下连续传來几声枪响,刘骁勇冲了进來,见状收起手枪,将孔令俊提了起來,用绳子绑起双手。

    孔令俊穿白衬衫西装坎肩和马裤皮靴,个头矮小五官狰狞,恶声恶气道:“你们敢动我,洗干净屁股准备坐牢吧。”

    陈北轻轻拍着玛丽的后背,柔声抚慰她,理也不理孔令俊。

    孔二小姐更加愤怒了,她可以容忍对方打自己,骂自己,但绝对不能容忍对方轻视自己。

    “陈北,我知道你,你连同你爹陈子锟都不是好东西,早上了黑名单的,我给三姨夫打声招呼,让你们生不如死,哈哈哈哈。”

    孔二小姐歇斯底里,吓得玛丽瑟瑟发抖。

    “不要害怕,这是一个精神病人。”陈北安慰道。

    此时大门口的枪声也稀疏下來,保镖们终究不敌军警,缴械投降了。

    大队人马一拥而入,嫣儿和伊丽莎白也跟在其中,看到陈北依然抱着玛丽,伊丽莎白不禁撅起了嘴。

    军警们在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别墅地窖里囤积大量洋烟洋酒美国奶粉,保险柜里藏着几十万美元现钞和起码上千两的金条,车库里则停满了国家命令禁止进口的小轿车,足有十辆之多。

    “好啊,扬子公司原來是奸商。”陈北不停冷笑,孔令俊一脸的不在乎。

    蒋纬国很聪明,悄悄带领部下先撤了,这种场合,身为蒋家人未免有些尴尬,不管做什么都不合适。

    刘骁勇押着孔令俊下楼之时,门外又开进几辆汽车,上海市长吴国桢从车上下來,看到被绑的孔令俊,气急败坏道:“谁让你们抓孔二小姐的,快松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