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委座亲自指挥办案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來的不仅是一辆坦克,后面还跟着三辆吉普车,一辆道奇十轮卡,车身上涂着白星,分明是美国陆军的徽标,车上坐着一帮大兵,一水的美国钢盔船型帽,卡其制服大皮靴,幸好不是美国兵,而是美式装备的中国兵,不过这也够吓人的,全套美装,那是党国精锐啊。

    其实仔细看的话,能发觉这些大兵是两路人马,一路是陆军装甲兵,一路是交通警察,装甲兵属于特种兵,交警也是战斗警察,都不是好惹的主儿。

    警察们心说这回碰上硬茬子了,现场总指挥,机动大队大队长赶紧上前交涉,此时从坦克里爬出另一位主儿,把大队长吓得一个激灵,妈呀,蒋二公子亲自开的坦克啊。

    驾驶这辆坦克的正是蒋纬国,他平素行事低调,沒多少人认识,偏偏机动大队是驻扎无锡的一个战车团改编而成的警察,大队长在装甲兵学校的时候就认识二公子,赶紧立正敬礼:“长官,您怎么也來了。”

    蒋纬国道:“这里面有误会,让你的弟兄先把枪收了。”

    大队长一招手:“把家伙收了。”又忙不迭的掏烟,被蒋纬国挡回去:“先办正事。”

    他和刘骁勇走到扬子公司办事处门口,大喊道:“陈北,出來吧。”

    陈北看这两位來了,呵呵一笑,正要出门,从后门迂回的警察冒了出來,举枪瞄准他的背后就要扣动扳机,陈北好似背后长了眼睛一般,猛地一个转身,冲锋枪瓢泼一般洒出弹雨,警察们又蹦又跳,如同风中枯叶,陈北哈哈大笑扛着冒烟的枪走了出去,警察们摸摸身上,摸摸下面,零件都在,这才松了一口气,原來子弹都打在他们脚底下。

    “劫持人质”事件和平解决,不过另一起案件还悬而未决,机动大队的警察们得知扬子公司的人绑了“二公子的美国朋友”之后,顿时义愤填膺,纷纷表示要大力协助,大队长愤愤道:“一定是下面的宵小背着孔总经理办的好事,你们放心,我來审问。”

    机动大队的人审案就是有一套,大队长带了几个警察走进公司,不到五分钟就把事情解决了,说是本公司的襄理区金宝确实带了一个麻袋过來,麻袋乱扭似乎里面装了大活人,不过他们已经换乘箱式卡车去沪西乡下的仓库了。

    大家就很纳闷,怎么机动大队办案这么利索,蒋纬国一句话就解释了大家的疑惑,飞行堡垒那是专办共谍案子的,沒两把刷子怎么能行,大家恍然大悟,铁嘴钢牙的共谍嘴巴都能撬开,区区几个扬子公司职员,估计沒动手段就招了。

    陈北道:“别罗嗦了,赶紧去沪西救人。”

    众人纷纷响应。

    忽然围观人群中灯光一闪,寻踪看去,原來是嫣儿和伊丽莎白,后者手里拿着一架照相机。

    “你们怎么來了?”陈北责备道。

    嫣然换了猎装,背着一杆虎头牌猎枪,估计是她娘姚依蕾的传家宝,振振有词道:“我要去救人,伊丽莎白是新闻系的学生,难得这么好的机会自然要跟踪采访。”

    “那好,你们也跟着來吧,不过不许往前凑。”陈北摆出大哥的威风來,手提冲锋枪跳上了吉普车,嫣儿拉着伊丽莎白也上了车。

    “你哥哥真帅。”伊丽莎白小声说。

    “那是,我的哥哥嘛。”嫣儿非常自豪。

    从这儿到沪西都是市区道路,坦克车是不能开了,蒋纬国和刘骁勇也上了吉普车,率领本部人马与机动大队一起浩浩荡荡杀往沪西。

    ……

    南京,国民政府,蒋委员长正在会见美国总统特别代表魏德迈将军,商讨援助事宜,国府希望美国能提供十五亿美元的借款,用于重建民生,恢复国内秩序,委座对这次会谈寄予厚望,规格相当之高,蒋夫人美龄女士亲自担任翻译,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在座。

    侍从室,电话铃猛然响起,一名侍从彬彬有礼的接了电话,听到对方说英语之后,也换成娴熟的英语:“先生,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这里是美国大使馆,我是一等外交秘书劳伦斯,我有紧急的事情找大使先生。”电话那端的声音很急切。

    “对不起先生,大使正在开会,请您等一段时间再打过來。”侍从都是眼里有水的,知道这次会晤相当重要,冒然打断影响了委座的思绪,吃不了兜着走。

    可是劳伦斯先生很坚持,他以强硬的口吻道:“你的名字,先生,你必须最好准备,对中美外交关系的破裂负责。”

    说到后面这句话,几乎是在咆哮了。

    侍从额头渗出一层冷汗,兹事体大,他不敢做主,但也不敢去闯会议室,只好去请示秘书长陈布雷。

    陈布雷是革命老前辈了,曾任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副秘书长、蒋介石侍从室第二处主任、中央宣部副部长、国民党中央委员,现在是代理中央委员会秘书长,位高权重,深得委座信赖,他的份量在这儿摆着,能做决断,就算擅闯会议室也无妨。

    很快陈布雷就來接听电话,老陈是浙江高等学堂毕业,正儿八经的才子,英文水平那是沒得说,当初孙中山先生代表临时政府用英文起草的《对外宣言》,就是由年轻的陈布雷翻译成中文最先在《天铎报》上发表的。

    他拿起电话说了两句,脸色就变了,将话筒放在桌子上,快步走向会议室,侍从看的都傻了眼,小声对同事说:“陈先生脸都绿了。”

    陈布雷來到会议室门口,两名穿黑色中山装的贴身侍卫很礼貌的挡住他:“陈先生有事么。”

    “闪开。”一向彬彬有礼的陈布雷一膀子将侍卫撞开,两手一推,会议室大门洞开,里面正在进行亲切友好的会谈,被他这种突如其來的举动打断,所有人都惊呆了。

    陈布雷顾不得那些,快步走到蒋介石身旁,低头附耳轻声道:“委座,杜鲁门总统的女儿在上海被人绑架。”

    蒋介石到底是经历过大风波的领袖级人物,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表面上依旧笑容可掬,内心早已惊涛骇浪,现在国民政府有求于美国,怎么上杆子巴结都不为过,要是有个女儿都恨不得和亲,这个节骨眼上,杜鲁门总统的女儿在华被绑,将会使国民政府陷入极其尴尬的境地,搞不好直接影响大借款事宜,沒有美元借款,怎么戡乱,怎么剿-共,不剿-共的话,大好江山被要毁于一旦。

    电光火石之间,蒋介石心里就考虑了很多事情,他低声问:“消息可靠么。”

    陈布雷给委员长当了多年秘书,他的心思岂能不领会,委座肯定是打算采取瞒天过海的手段了,他苦笑道:“可靠,是大使馆打电话通知的。”

    此时司徒雷登和魏德迈相视一笑,轻松到道:“阁下,如果您有要事,我们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再谈。”

    蒋介石道:“大使先生不必回避,这件事和贵国有关,刚才大使馆打电话來,说杜鲁门总统的女儿在上海被绑架了。”

    司徒雷登笑道:“一定是恶作剧,玛丽在哈佛上学,怎么可能出现在上海。”

    魏德迈将军脸色有些难看:“约翰,玛丽是跟我到中国來的,她确实在上海。”

    司徒雷登的笑容僵在脸上,扭头问蒋介石:“委员长阁下,我以私人名义请您立刻解救玛丽,否则我和魏德迈很难向她的父亲交代。”

    蒋介石心说我比你们还急,美国总统的女儿那就是美国的公主,在中国出了事我这个委员长难辞其咎,心里虽然焦躁,但表面上却保持了镇定和风范,他当即表示,一定在最短的时间内救出杜鲁门小姐。

    国民政府内有最先进的通讯设施,长途电话,无线电台都有,可以打越洋电话,可以调遣全国的空军,精锐陆军和警察部队,蒋介石当即坐镇指挥,电令上海市长吴国桢,京沪杭警备司令部,不惜一切代价,动员一切力量,解救玛丽杜鲁门小姐,并且务必保密。

    吴国桢接到委员长亲自打來的电话,觉得脑子有些乱,一时间整理不过來,今天怎么这么多大案子,先是空军劫持扬子公司,后是美国总统女儿被绑架,怎么都挨一块了,他赶紧打电话给警察局长,让他速速破案。

    警察局长头也大了,沒有任何线索,怎么破案。

    于是警察局又打电话给吴国桢,询问破案线索,比如是谁报的案,在哪儿被绑的,吴国桢一听是啊,沒线索怎么破案,又打电话给南京,侍从室一听也醒悟过來,案子是大使馆电话报的,他们一定有线索。

    就这样來來回回的折腾,所有人方寸大乱,连最基本的事情都忘了问,最终还是得到了有效线索,玛丽杜鲁门小姐是在上海国际饭店的房间里被不明身份的人绑架的,此前玛丽小姐的同伴曾在外滩与自称扬子公司的人发生口角并遗失钥匙,有理由认为,绑架和扬子公司有关。

    ……

    上海,沪西别墅区,扬子公司的所谓仓库就设在这里,这儿原來是伪政府的一个大官置办的别业,占地数十亩,后來被孔家“接收”,变成扬子公司的产业,外面一圈全围上高墙,拉上电网,院子里养了十几条猛犬,更豢养了大批保镖,装备美式冲锋枪,防卫森严,寻常人根本进不去。

    陈北一行人杀气腾腾來到此处,大铁门紧闭,一个警察上前敲门,门卫打开一扇小窗,警惕问道:“侬找哪个。”

    警察道:“警察办案,快开门。”

    门卫喝道:“这里是扬子公司的仓库,侬不晓得。”

    门岗里保镖一个电话打到里面,孔二小姐听说警察上门,不屑一顾:“敢闯我的地盘,给我开枪打,天塌下來二先生给你们顶着。”

    保镖们有恃无恐,悍然开枪射击,敲门的警察猝不及防被当场打死。

    一场枪战开始了,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