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省府大楼前的旗帜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三架空军C47运输机飞抵省城机场上空,陈子锟俯视脚下省城,心中感慨万千,八年了,抗战终于胜利,自己终于回來了。

    日军已经接到第三战区司令部通知,不许向**武装投降,原地待命,等候**前來接收,所以当空中出现青天白日运输机后,机场人员立刻清空跑道,列队迎接。

    飞机鱼贯降落,从机舱里走出一百余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一水美式打扮,为首的十几个士兵,更是正儿八经的美军,部队当即接管机场,缴了机场守军的枪械。

    陈子锟下了飞机,举目四望,机场早已变了模样,当年这儿只是一块平地,是自己一点一滴将其建设为现代化的机场,经历日本人八年占据,机场扩建的更大了,还修了机库和更高的塔台,旗杆光秃秃的,膏药旗早被降下。

    留下一个班看守机场,陈子锟带着其余士兵挺进省城,乘坐的是征用日军卡车,车队开到中央大街上,陈子锟下令停车,全体下车,整理军容,一个大个子士兵举起国旗走在最前面,后面是三十人组成的军乐队,一边演奏《三民主义歌》一边向前挺进,再往后是陈子锟率领的小部队,排成双列纵队,徒步开进省城。

    正午的街头,一支打着青天白日旗的小部队突然出现在省城,立刻引起老百姓的关注,日本投降的消息早已传开,但是亲眼看到中**队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种震动还是无与伦比的,人们忘乎所以的欢呼起來,很多人自发的跟在队伍后面,浩浩荡荡向城市中心进发。

    中央大街,道路两侧门窗全开,市民挂出了国旗,点燃了鞭炮,街头喧闹无比,军乐声都被欢呼声掩盖了,虽然只有一支小部队,但在人民心中,却等于千军万马,抗战终于胜利,人们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部队行进到省府大楼前,伪省主席柳优晋率领公务员和警察列队迎接,陈子锟上前和我握手:“老柳,你受苦了。”

    柳优晋止不住老泪纵横,敌营八年,忍辱负重,等的就是这一刻。

    “总司令,请进。”柳优晋一侧身道。

    “等等,还有一个仪式。”陈子锟一伸手,勤务兵递过一个布包,里面是仔细叠好的旗帜,这面旗,曾在江东省府大楼前飘扬,曾在北泰保卫战时给将士们无尽的勇气,它经历过血与火的考验,旗上遍布弹孔,边缘被战火烧的焦黑,它不仅是一面国旗,更加是一面战旗。

    青天白日旗在省府前冉冉升起,国歌声响起,军队持枪肃立,陈子锟缓缓抬手敬礼,霎那间,整个中央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全都安静下來,几万双眼睛行注目礼,看着国旗升到旗杆顶端,忽然天公作美,一阵风吹來,国旗迎风招展,拨云见日,阳光慢洒,照在旗上红光一片,所有人都觉得眼睛湿润,喉头哽咽。

    ……

    省府大楼,陈子锟面前站了七八个和平军的高级军官,日本都投降了,伪政府自然树倒猢狲散,个人顾个人,省城左近的伪军大头目惶惶不可终日,早盼着和中央搭上关系了,刚才柳优晋打电话给他们,说盟军将领前來接收,命他们速來报告,这帮货立刻颠颠跑來,见到來人正是陈子锟,更是涕泪横流,抽自己嘴巴子,巴拉巴拉什么身在曹营心在汉、曲线救国的一番屁话。

    陈子锟不以为意,制止他们的表演,道:“日本投降了,你们也不必当汉奸了,都给我把部队约束住,不许出乱子,不许扰民,不许向别人投降,懂了么。”

    当汉奸的角儿都是八面玲珑,从陈子锟话里听出了意思,不许向别人投降,难不成还有别人來接收,不过他们都不敢动别的心思,陈子锟可是江东老主,谁也争不过他啊。

    收服了一帮伪军降将,陈子锟带着小队伍赶往日本驻军营地,省城驻扎了一个混成旅团,旅团长是荒木彦少将,已经接到第三战区的电令,将部下全都收拢到营房里,武器上交,只留下宪兵把守大门。

    十余辆汽车驶來,在营门口戛然停下,车上跳下四个大兵,喝令日军宪兵离岗,接管大门,然后车队长驱直入,在旅团部小楼前停下,荒木少将和一帮参谋早已等候多时了。

    车门打开,头顶钢盔,一身戎装的陈子锟下了车,打量着这帮罗圈腿的小矮子,日军的军装经过多年改进,已经模样大变,荒木少将和他的部下穿着夏季翻领军装,里面白衬衣的大领子翻出來,看起來不伦不类,参谋们肩上挂着绪饰,脸色晦暗,垂头丧气。

    荒木少将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样子,点头哈腰态度谦恭,询问陈子锟的部别与军衔,得知对方是抗日救**后,不禁迟疑:“阁下,对不起,我部奉命将第三战区顾祝同将军的部队投降,您看……”

    陈子锟道:“你必须向我投降,这是沒有商量余地的。”

    荒木少将道:“可是,我们接到命令是向中国正规军投降。”

    陈子锟道:“我是中国陆军一级上将,盟军高级联络官,我最后重复一次,你必须向我投降。”

    荒木少将看他的打扮,再看他身后那队金发碧眼的美国兵,心里有了计较,这位爷的來头肯定比顾祝同要大,反正都是投降,对自己來说差别也不大。

    “哈伊,我向阁下投降。”荒木少将解下军刀捧了上來。

    陈子锟一摆手,护兵过來接了军刀,军官们开始清点日军名册,仓库物资,进行接收前的盘点。

    留下一个排的士兵看管日军,陈子锟返回省府坐镇,手底下可用的人手太少,他准备先把伪警察用起來,警察局的底子还是抗战前的那些旧人,在敌伪时期维持秩序,坏事干的不多,不像有些为虎作伥的汉奸,枪毙一百回都不为过。

    此时区广延的车队才刚进入省城,他带了一个营的卫队,打扮的也很体面,维持秩序的伪警察不敢阻拦,放他们來到省府大楼前,却被两个守门的士兵拦住。

    区广延正要下车,部下來报:“把门的不让俺们进去。”

    “翻天了么,这帮狗汉奸,老子枪毙他们。”区金宝大怒,跳下车來,提一提武装带,按着手枪套,威风凛凛走过去,打算教训教训这帮不开眼的家伙。

    來到门口,他先傻眼了,省府大门前已经换了岗哨,是两个正宗美国大兵,背着卡宾枪,歪戴船型帽,不可一世的很。

    区金宝从小嚣张跋扈惯了的,但也不是不知道轻重的蠢货,一般人可以招惹,洋大人那是连自己爹都惹不起的狠角色,何况自己这个从沒上过战场的中央军少校。

    一营军队在省府前驻步不前,生生被两个美国兵挡住,区广延焦急万分,不能接收省城,白來一趟不说,损失巨大啊,他亲自上前交涉,美国大兵勒令他站在门口,通报之后才允许进入。

    陈子锟见到來的是区广延,心中并不惊奇,重庆最高当局的心思谁都能猜到,趁着抗战胜利的机会重新洗牌,区广延当过江东省党部主任,和陈子锟有旧恨,他兄弟又是89军的军长,由他出任接收大员是很合适的。

    区广延吃了一惊,陈子锟不但资历够老,最近风头正健,自己可斗不过他。

    “原來是故人,欢迎欢迎,区主任來不知所为何事。”陈子锟揣着明白装糊涂。

    区广延堆起笑脸道:“奉顾长官,前來江东接收,还请陈司令给个方便。”

    陈子锟道:“接收什么,江东已经有人接收了。”

    区广延道:“敢问陈司令奉的是谁的命令。”

    陈子锟道:“江东是我家,我回家需要奉谁的命令么。”

    区广延道:“既如此,烦请陈司令撤出省府,由兄弟履行职责。”

    正好柳优晋进來想谈些事情,陈子锟便不耐烦和区广延纠缠,打发他道:“我还有事情,你请回吧。”

    区广延道:“陈将军,你这是公然违抗命令,我要去顾长官那告你。”

    陈子锟道:“请便,有事让顾祝同和我谈,你还不够资格,送客。”

    区广延怒气冲冲出了省府大门,带着他的一营人马灰溜溜的去了,直奔百里外的89军驻地。

    89军依然在和抗日救**对峙,双方隔着防线破口大骂,眼瞅就要打起來了,区广武见大哥急匆匆前來,纳闷道:“大哥,怎么不在省城接收。”

    区广延道:“别提了,被陈子锟抢先一步,他是坐飞机去的。”

    区广武大怒:“这不是抗命么,我马上发电报给顾总司令。”

    区广延道:“且慢,这点小事还要顾长官出面,岂不显得我们窝囊,我看陈子锟带的兵不多,不如你派一个团给我,我去把省城抢來。”

    区广武道:“也好,不过一个团镇不住场面,我亲自去,带一个师的人马。”

    89军调动人马之际,省城机场忙碌无比,运输机起起落落,每隔二十分钟就有一架飞机降落,机上下來的都是从江北抢运來的抗日救**精锐,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