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军阀 第二十四章 自己写的委任状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二十四章 自己写的委任状

    陈子锟心中一动,江东省地处中原,乃鱼米之乡,如果能占据一块地盘,可比在第三师当个团长旅长的要爽的多,不过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可能是无主之地。

    “那么,这里归谁管辖。”陈子锟问道。

    阎肃道:“江东省是皖系地盘,江东督军孙开勤是段祺瑞的门生,卢永祥的老部下,但淮江以北却不是他管辖的范围,我说的这块地方正是江北的南泰县,此地原来是辫帅张勋的地盘,张勋下野之后,这里就成了无主之地。”

    陈子锟道:“所以你想让我当这个江北护军使。”

    阎肃点点头道:“正是,此事陆军部早在筹划之中,只是没找到合适的人选而一再推迟,现在这个合适的护军使人选终于找到了,就是你。”

    陈子锟道:“打住,你刚才说煤铁资源丰富,水运交通便利,那不是明摆着一块风水宝地么,怎么没人愿意上任?这可不对头啊。”

    阎肃道:“张勋复辟失败之后,他麾下的武卫前军哗变,江北匪患严重,孙开勤曾经派兵围剿数次都无功而返,反而损兵折将,名义上来说,江北依然是江东省的辖地,可是实际上孙开勤已经失去了对此地的有效控制,所以陆军部一直有这个打算,想在淮江以北设置一个护军使署,以便和孙督军分庭抗礼,可惜陆军部无兵可派,曹锟又一直忙于政治斗争,一来二去便耽搁了。”

    陈子锟总算是明白了,这个江北护军使可是个烫手的山芋啊,不过越是火中取栗的事情,对他来说吸引力就越大。

    “这么好的事情,为何阎兄不亲自出马?”陈子锟狐疑道,他可不想被人当枪使。

    阎肃笑笑:“我倒是想,可是没这个实力,若不是遇上你,兴许这件事我就忘了。”

    陈子锟道:“难道我就这么适合当这个护军使?”

    阎肃正色道:“何止是适合,简直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差使,你是吴大帅的嫡系,背景够深,不怕有人捣鬼;你是交通银行副总裁的女婿,筹措资金不成问题;你是留美出身,和洋人关系匪浅,这年头,洋人才是最硬的靠山;更重要的是你胆子够大,连陆军次长的耳光都敢打,还有什么能难倒你。”

    陈子锟道:“可是我没有兵啊。”

    阎肃哈哈大笑道:“这一条最简单,南泰遍地都是兵,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招募他们了。”

    陈子锟也嘿嘿笑了起来,阎肃这话说的不假,自己本身就是马贼出身,属于业内资深人士,无论是剿是抚,都不在话下。

    “怎么样,愿意干么?”阎肃的声音充满了蛊惑。

    “只是大帅那边不好交代。”陈子锟嘴里还在犹豫,心里其实已经答应了。

    阎肃道:“你不是屈居人下之辈,与其在第三师做吴佩孚的内战马前卒,不如到广阔天地中一刀一枪杀出个锦绣前程来,再说了,江北乃是直皖对峙前沿,你经营好了,对于直系来说,也是大功一件。”

    陈子锟笑笑,端起了酒盅:“行,就这么说定了,走一个。”

    阎肃大喜:“走一个!”

    两只酒盅在空中相碰,酒香四溢。

    “老板,再炒一个腰花!”阎肃高声叫道。

    和阎肃商定了行动计划之后,陈子锟便到六国饭店找鉴冰去了,虽然李耀廷并没有告诉他要在六国饭店下榻,但是既然来北京了,哪有锦衣夜行的道理,当年的西崽,今天的上海大亨,肯定要住在六国饭店的。

    果不其然,鉴冰确实下榻在东交民巷六国饭店,见陈子锟来寻自己,鉴冰神态自如,完全没有刚闹过脾气的样子,反而问姚小姐哄好了没有。

    陈子锟不由感慨万千,鉴冰自幼就被老鸨买来调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对于男人的心理更是把握的极其精准,倒不是说她刻意为之,而是从骨子里就有这个觉悟,将来进了一家门,姚依蕾可万万斗不过她。

    再问李耀廷在哪里,却被告知回老家去了,于是陈子锟便带着鉴冰一起回到宣武门外柳树胡同大杂院,李耀廷西装革履的坐在院子里正和大伙聊天呢,整条胡同的闲汉们都聚拢了来,女人们也抱着孩子围在旁边,野狗更是在脚下钻来拱去,激动的不得了。

    时隔四年,当初前门火车站外捡烟头为生的小顺子,现在已经成为腰缠万贯的富豪,可李耀廷在父老们面前一点架子也不摆,客客气气的依然还是当年的小顺子,拿出整条的三炮台香烟拆开来,一盒盒的丢给大伙儿,出手那叫一个阔绰。

    见陈子锟带着鉴冰来了,李耀廷四下拱手:“老少爷们,明儿东来顺,我请!今儿都到这里吧。”

    大伙儿就都散了,大杂院里恢复了安静,李耀廷望着满地的烟蒂自嘲地笑道:“要搁以往,这么多的烟头,还不把我高兴坏了。”

    陈子锟道:“啥时候去你妈坟上拜祭?”

    李耀廷道:“和宝庆说好了,赶明儿一起去扫墓,我今儿先到大杂院来一趟,就是给我娘把面子挣回来,当年邻居们都看不起她,没个给她好脸色的,你猜刚才他们怎么说,都说我娘是好人,这么多年么和邻居红过脸,唉,娘活着该多好啊,看看她儿子多有出息……”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此刻,李耀廷哽咽了,鉴冰眼中也含了泪水,她听陈子锟讲过李耀廷的故事,知道他娘是半掩门的暗娼,联想到自己也不过是女校书出身,不过是个高级娼妓而已,到了北京还要受姚小姐的欺负,这眼泪,一半倒是为自己流的。

    各自伤怀了一阵,三人同回了紫光车厂,宝庆杏儿两口子见陈子锟又带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媳妇回来,眼睛都瞪圆了,心说大锟子真是艳福不浅,姚小姐还没过门,妾室就预备好了。

    这几天北京城里世道乱,车厂可赚了不少,宝庆脸上笑纹都绽开了,忙不迭的安排饭菜,私底下对杏儿说:“大锟子的媳妇,一个赛一个的俊啊。”

    杏儿伸手猛掐他:“是不是眼馋了,也想纳妾来着?”

    宝庆夸张的咝咝吸着凉气:“我连正房媳妇都没娶着呢,哪能想纳妾的事儿。”说着就伸手就摸杏儿的小手,他俩虽然早就订了婚,但是因为薛巡长过世之后有个三年的服丧期,一直没有正式完婚,杏儿又是恪守妇道的本分人,至今宝庆还没尝到滋味呢。

    在车厂用罢了晚饭,李耀廷就住在这儿,陈子锟携鉴冰回六国饭店安歇不提。

    次日一早,陈子锟先把鉴冰送到车厂,让李耀廷带着她在北京各处名胜游逛一番,自己依着约定来到了铁狮子胡同陆军部。

    自从昨日金次长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陆军部人心惶惶,很多人根本就没来上班,就连门口的哨兵都撤了岗。

    陈子锟一身笔挺的军装,马靴锃亮,旁若无人的进了陆军部,院子里空荡荡的,很多办公室的门都紧紧锁着,来到军法科门口,轻轻叩门,阎肃开了门,也不搭话,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奔着总务厅就去了。

    总务厅没人,屋门紧锁,阎肃拿出一把钥匙来直接开门,登堂入室,陈子锟在后面虚掩上门,小声问道:“你哪来的钥匙?”

    “我在总务厅工作过一段时间,钥匙是自己配的。”阎肃也不瞒他,径直坐到厅长办公桌后面,掏出一根钢丝来,轻而易举的将抽屉上的挂锁投开,从里面端出一个锦盒来。

    “这是陆军总长的官印,张绍曾兼任陆军总长,大印都是交给总务厅保管的。”阎肃介绍道,用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砚台、墨块、两支毛笔,还有三张空白的委任状,道:“磨墨。”

    陈子锟不敢怠慢,亲自兼任了书童的角色,在砚台里加了水,仔细研磨着半块曹素功,不大工夫,墨化开了,阎肃拿狼毫蘸了墨汁,略略思忖一番,下笔在委任状上写了起来,他书**底极好,一手工工整整的隶书,正是陆军部行文的标准字体。

    写完三张委任状,阎肃又拿了另一支毛笔,深吸一口气,在委任状下方空白处写下龙飞凤舞三个字:张绍曾。

    这三个字写的和前面的文字截然不同,倒是和陈子锟在公文上见到过的张绍曾签字如出一辙。

    “我擅长模仿别人的字迹,不过这挺花时间的。”阎肃淡淡笑笑,收了毛笔,打开锦盒,小心翼翼捧出大印来,陈子锟赶忙打开印泥盒子伺候着,阎肃将大印蘸足了印泥,先在一张宣纸上擦掉多余的红油,然后才仔仔细细盖在委任状下方。

    一边盖印一边解释,“委任状一式三份,一份你自己拿着去上任,一份陆军部档案科留存,一份呈交总统府,反正陆军部没人,咱们就自个儿把这些程序走了。”

    盖完了大印,在上面吹了几下,又从抽屉里翻出一个长条小印来,加盖在大印后面,“这是监印官的私章,没有这个,委任状就不完美。”

    终于大功告成,阎肃将委任状递过来,陈子锟接了仔细欣赏,这张委任状并非用普通纸张印刷,而是采用和钞票一样厚实挺括的纸张,四边还印有花纹,正上方是嘉禾包围的五色星徽,右侧下方有委字第xxx号的档案编码。

    正文是这样写的:陆军部委任状,委任陈子锟为江东省江北护军使,此状,陆军总长 张绍曾。后面是硕大的总长大印和监印官的长条名章,然后是中华民国十二年六月十三日。

    “这就成了?”陈子锟问道。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