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军阀 第四章 五张花票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四章 五张花票

    片刻之后,鉴冰被带了上来,她一眼就认出了陈子锟,但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恐惧或者惊喜的样子,而是白了他一眼道:“哟,你咋才来啊。”

    陈子锟心念一动,顿时明白过来,鉴冰可不是寻常良家妇女,人家是上海滩见过大场面的头牌,又出洋数年,什么世面没见过,岂能被几个小土匪吓得乱了阵脚。

    “我这不是来了么,怎么样,没饿着冻着吧。”陈子锟说着,上下打量鉴冰,只见她外罩风衣,里面隐约露出丝绸睡衣的边角,脚下是一双拖鞋,看来劫案发生之时,土匪的动作挺快,连给旅客们穿上衣服的时间都没留。

    “兄弟们都挺客气的,吃的喝的一点没亏待我们。”鉴冰说道,一副道上大姐头的气派。

    看鉴冰的精神状态,似乎也不像是受过虐待的样子,陈子锟便松了一口气,转而向孙美瑶道:“大当家,咱谈正事吧。”

    孙美瑶一愣:“什么事?”

    陈子锟道:“我是来领票的,当然谈水头,大当家的尽管叫票,我都接着。”

    孙美瑶伸出大拇指赞道:“陈老大,实在人!好,我也不瞒你,嫂夫人这样的花票,我们山寨一般叫票一万现洋。”

    陈子锟沉吟片刻道:“兄弟们做一票大生意不容易,这样吧,我再加一半,给你们一万五,现在军队封锁的严,这么多银洋运不进来,还是金条方便,十五根大黄鱼,随后送到。”

    孙美瑶眼睛里闪耀起金色的光芒,兴奋道:“老大,你太敞亮了,我服你!”众土匪也都交口称赞。

    忽然孙美瑶身后的那个老土匪干咳一声,附耳上来嘀咕了几句,孙美瑶做恍然大悟状,道:“你老大这么讲究,我姓孙的也不能不仗义,这样吧,嫂夫人你带走,我分文不取。”

    陈子锟道:“这怎么能行,你不要钱,兄弟们还得吃饭呢,咱不能坏了这行的规矩。”

    孙美瑶比他还坚决:“不行,我姓孙的吐口唾沫砸个坑,说不要钱就不要钱,老大你再这样我翻脸了!”

    鉴冰见状劝道:“都别争了,不如这样,我这张票就承了大当家的心意,咱们再领几张肉票走,赎金照付,不就行了。”

    孙美瑶一拍大腿:“中!就照嫂子说的办!不过现在山寨不缺金银,缺的是子弹。”

    陈子锟道:“好说,除了金条,我再带几箱子子弹来。”

    孙美瑶大喜:“好!陈老大果然义气。”

    那老土匪欲言又止,眼中隐隐可见忧虑之色。

    接下来的问题是领哪几个肉票,孙美瑶非常爽快的邀请陈子锟前去挑选,肉票就押在百丈开外的一个山洞里,门口埋伏着暗哨,洞口用树枝巧妙的遮住,若不是有人领路,根本不可能找到。

    山洞里光线很暗,适应一会儿才看清楚里面的情形,洞内有五丈见方的平地,洞深处极其低矮,石壁湿漉漉的往下滴水,地上或蹲或坐着几十个狼狈不堪的洋人,衣衫不整,缺鞋少袜,蓬头垢面,看起来吃了不少苦头,不过气色尚好,而且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说明土匪对他们还是比较客气的。

    陈子锟迅速点了一下人数,有三十五个人,其中花票(女人质)有十余个,这个数字和官方统计的数据明显出入较大,说明土匪不止这一个藏人的地方。

    “老大,你随便挑,挑中谁,那是谁的造化。”孙美瑶指着这些可怜巴巴的人质,对一个矮个子土匪道:“把老子的话翻译过去,让他们把脸抬起来,让陈老大慢慢挑。”

    那矮个子土匪立刻用蹩脚的英语把这段话说了出去,人质们顿时骚动起来,争先恐后的仰起头来,眼巴巴的看着陈子锟,他们不清楚来的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此时任何希望都是救命的稻草。

    陈子锟没想到土匪中竟然还有会说英语的人物,他原本想用英语安抚一下众人的打算只好搁置,不过还是操着一口流利的纽约口音道:“女士们,先生们,承蒙大当家的恩准,我可以带走一些人质,我希望由你们自己来做出这个选择,请注意,年老和有疾病的优先,女士优先。”

    人质们再次骚动起来,身陷绝境之中能听到如此标准纯正的英语,本身就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更何况这个人承诺可以解决四到五个人,这如何不让他们激动,他们立刻讨论起来,到底该让谁优先获救。

    孙美瑶低头问他的翻译:“陈老大说的啥?”

    那矮子便一五一十的将陈子锟的话翻成汉语说出来,孙美瑶听了点头道:“老大说话果然有派头。”

    陈子锟在旁听了他和矮子的对话,心中却泛起了疑云,这个矮子说的不是山东话,而是一口关东口音!

    山东人闯关东的多,但是在鲁南苏北这种地方,关东人可稀罕的很,再联想到他的英语口音里,r和l不分,陈子锟猛然意识到,这人可能是个日本人!

    悄悄打量那个矮子,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日本人,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乡下农民,举手投足之间都充满了土气,这反而更让陈子锟怀疑了,因为一个能熟练掌握英语对话的人,即使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也肯定跟外国人当过仆役之类的,在洋人的熏陶下,难免不带点洋味,决不可能如此土得掉渣。

    陈子锟不经意的问道:“这位兄弟的洋话是在哪里学的?”

    孙美瑶一拍矮子的肩膀,道:“这是我们山寨的翻译官二宝,欧洲大战的时候出过洋。”

    “哦,原来如此。”陈子锟嘴上这样说,心里疑惑更深,欧战是征用了不少中国劳工,可那都是跟法国人干活的,怎么这位二宝反而学了一口英语呢。

    不过现在不是深究这种事情的时候,关键的是先营救一部分人质再说,肉票们哭哭啼啼的乱成一团,陈子锟的目光在他们中间来回搜索着,忽然注意到一双闪亮而睿智的眼睛,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留络腮胡子的男子,大约四十岁年纪。

    四目相接,陈子锟从他的目光中似乎感觉到一些什么,不过此时此地,任何形式的交流都是不现实的。

    人质们选出十三个老弱病残女来,让他们先走,孙美瑶当时就怒了:“我日,这可不行,都放走了,官兵打过来咋办,最多四个!”

    陈子锟还想再争取一下,多放几个人走,可孙美瑶咬死口就只能先放四个,见他说的坚决,陈子锟也不好多说。

    四个名额,相对于三十多名人质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平时谈吐优雅、彬彬有礼的洋人们也乱了方寸,纷纷大吵大嚷要求先放自己,陈子锟瞥见孙美瑶面露不悦,怕他一怒之下连四个人都不愿意放了,急中生智,索性走进人群直接点了四个女人:“你,你,你,还有你,你们四个先跟我走。”

    出乎意料的是,一个被陈子锟选中的女孩却镇定无比的答道:“谢谢,我留下。”

    陈子锟看了他一眼,这个长着一头亚麻色秀发的女孩大约二十来岁,穿着男式的衬衣和猎装,赤着一双大脚,看起来就像个大大咧咧的美国姑娘。

    “嗨,可以帮我捎个话么?”那个亚麻色头发的姑娘说道,她的口音带着浓厚的纽约味。

    “愿意效劳。”陈子锟道。

    “我叫凯瑟琳.斯坦利,纽约人曼哈顿人,时代周刊记者,请转告我的父亲和母亲,我爱他们。”

    “可是你为什么要选择留下?”陈子锟对这个女孩的无畏感到既佩服又难以理解。

    “因为我是一个记者,我不会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凯瑟琳很坚决的说道。

    “哦,不,拜托,这里还有我。”那位有着睿智眼神的中年人站了出来,道:“斯坦利小姐,请恕我直言,您的职责是在铺着地毯的宫殿里采访那些总统和部长们,而不是在山野里为一个土匪头子做个人专题,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我来做比较好。”

    说着很自然的向陈子锟伸出手:“幸会,约翰.本杰明.鲍威尔,米勒士评论报记者,也是美国人。”

    “很高兴见到您,尽管不是在合适的地点。”陈子锟和他握了握手,感到手心里被塞了一张纸,立即隐蔽的将纸卷藏进了袖筒里。

    此时远处隐隐传来枪声,官兵发起进攻了,孙美瑶脸色大变,催促道:“你们这些洋人怎么如此不爽利,再不走人,就都别走!”

    他这样一吓唬,谁也不敢再多说话了,陈子锟带着四个女人质走出了山洞,孙美瑶跟着出来,道:“老大,对不住,得按规矩来。”

    陈子锟道:“那是自然,请吧。”

    孙美瑶一摆手,手下过来给陈子锟和其他人质眼睛上蒙了黑布,沿着原路回去了,跌跌撞撞走了半个时辰后,土匪叫停,解开他们脸上的黑布道:“从这儿往南一直走,就能到临城。”

    “谢了,兄弟。”陈子锟拱手答谢,那帮土匪也抱拳回礼,转身去了。

    再看花票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的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恢复了自由。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