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戎机 第四十四章 麦克阿瑟

文 / 骁骑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四十四章 麦克阿瑟

    西点军校生的生活对于大多数高中毕业生来说,未免过于严酷和刻板,但对于在北洋第三师当过二等炊事兵的陈子锟来说,简直再逍遥不过了。

    当初在驻天津的美国陆军第十五团营地参观的时候,史迪威上尉就曾经说过,美国本土的军营比十五团的驻地要完善和舒适多了,现在看来,史迪威并没有撒谎,虽然西点的校舍都是年代久远的建筑,但冬暖夏凉,生活设施齐备,自来水、暖气、电灯、淋浴设备、包括洗衣房和烘干机,学员们根本不用为生活琐事操心,他们只需要循规蹈矩的做好自己便是。

    西点军校与普通大学的区别在于,在普通课程之外,增加了大量的体育课以及军事专业课,包括内燃机原理、弹道学、国际关系、海外作战等。陈子锟自然是体育课上的健将,但文化课未免就拖了后腿。

    幸亏有室友比尔的帮助,比尔.钱德斯是加利福尼亚人,他的父亲老钱德斯是一家锯木厂的厂主,家里还有一大堆兄弟姐妹,父亲很希望儿子能成为高人一等的骑士,所以比尔就承载着父亲的梦想来到了西点,虽然他的理想只是当一个工程师。

    而306寝室的室长乔治.霍华德则出自军人世家,他的祖先参加过**战争,曾祖父参加过美墨战争,祖父参加过南北战争,父亲刚参加过欧战,满门都是军人,而乔治也认定自己将来是要做将军的,在学校里总是一副颐指气使的军官派头,还偏偏有人拍马屁,他身边总少不了一帮跟屁虫。

    乔治总想找陈子锟的毛病,但每次他都失望透顶,这个中国佬简直就是个天生的军人,一举一动甚至睡觉的姿势都挑不出毛病,甚至有几次乔治想趁黑夜搞点恶作剧,比如往陈子锟被子上浇水,可当他们走到陈子锟床边的时候,却发现他的眼睛是睁着的,于是一帮人立刻偃旗息鼓。

    他们自然不知道,陈子锟虽然只当了两年马贼,但却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考验,零下几十度在深山老林里裹着一层老羊皮睡觉还要时刻防备着官兵围剿的经历可不是每个人都能熬得过来的,没这点警惕性早就死在老林子里了。

    但是乔治的机会还是出现了。

    西点军校是封闭式教学,学员不能随便出校,和外界联系基本以邮件书信为主,这天比尔收到家乡寄来的一封信,看过之后脸色变得极差,一言不发的将信藏了起来。

    恰巧今天轮到306寝室负责打扫本楼层的洗漱间,学长们自然是不会亲自动手的,这种活儿通常都是交给一年级新生来做。

    陈子锟和比尔拿着拖把清扫着洗漱间的地面,见比尔一副神不守舍的样子,陈子锟打趣道:“是不是被女朋友甩了?”

    被说中了心事的比尔沉痛的点点头,拿出一张照片说:“杰西卡不爱我了,她写了分手信给我。”

    “多大事啊,回头我给你介绍一个中国女孩,绝对温良恭俭让,百依百顺。”陈子锟宽慰他道。

    比尔勉强一笑,失恋的泥沼可不是一两句话就能爬出来的,两人继续刷地,只是气氛稍微轻快了一些。

    傍晚时分,学员们正在宿舍里闲扯,忽然乔治怒气冲冲的进来,宣布全体集合,再次清扫洗漱间,原来今天的卫生检查没有过关,按照规矩,全寝室的人都要受罚。

    全寝室的人都穿着背心和短裤趴在洗漱间的地上,用牙刷仔细擦着每一个缝隙,忽然一群刚在操场上打完橄榄球的学员们说说笑笑冲进来,刚清扫完的对面又被弄脏了。

    大伙儿恶狠狠的盯着陈子锟和比尔,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好不容易打扫完毕,回到寝室后,乔治发话了:“陈,钱德斯,你们两个必须为今晚的事情负责。”

    说着从床底下拿出一把1903式春田步枪上的刺刀来,在手里把玩着。

    大家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这是西点军校,同样也是美国陆军的保留节目,让犯了错误的人坐刺刀,屁股正坐在刀尖上,不能让刺刀倒下,也不能伤到自己,保持这种姿势要耗费极大的精力,一个不小心就会伤到屁股。

    “陈,你有什么话要说么?”乔治盯着陈子锟问道。

    “没有任何借口,长官!”陈子锟说道,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这是我的疏忽,和比尔无关。”

    比尔嗫嚅着想说些什么,但没有勇气说出来,因为不合格的地域正是由他负责的,因为失恋带来的精神恍惚让他忘记刷马桶水箱的上盖。

    “那就由你来承担责任吧。”乔治将刺刀丢在陈子锟脚旁。

    陈子锟捡起刺刀,来到走廊里摆了一个骑马蹲裆式,稳稳的坐在刀尖上,纹丝不动。

    乔治等人抱着膀子站在门口,等着看陈子锟的洋相,通常这种姿势保持不了很久,寻常人几分钟就撑不住了,就算毅力和体力都超强的家伙,也维持不了十分钟,且看这个中国佬能撑多久。

    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半小时过去了,走廊里渐渐围满了看热闹的各年级学员,大家都对陈子锟过人的体力叹为观止,乔治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忽然一阵楼梯口一阵嘈杂声,有人高喊:“立正!”所有学员立刻条件反射一般站直了身躯,然后就看到一位肩上戴将星的中年人出现在走廊尽头,在他的正对面,是依然坐在刺刀上的陈子锟。

    来者正是西点校长,陆军准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

    这位校长是学员们心中不可替代的神,他的每一步走的都那么辉煌灿烂,出身军人世家,父亲是得过国会荣誉勋章的将军,十九岁进入西点,四年后以建校百年来最优秀成绩毕业,被破格授予上尉军衔,此后曾担任过罗斯福总统的侍从武官、陆军部长的副官,欧战期间出任第八十四旅准将旅长,第四十二师代理师长,战争结束后就任西点校长,也是西点历史上最年轻的校长。

    军中盛行体罚,而麦克阿瑟最反对体罚,他就任校长以来,明令禁止一切私斗以及体罚行为,违者一概开除。

    乔治.霍华德冷汗直冒,身为学员中士,体罚自己下属的新生而被校长亲自抓到,铁证如山,连辩解的余地都没有,等待自己的只有开除一条路了。

    其实他的家世并没有自己炫耀的那么威风,所谓军人世家也分三六九等,像麦克阿瑟这种才是货真价实的世家,每一代都是天之骄子,军衔最起码也是个上校,而乔治家里三代虽然从军,但都是最普通的大头兵,最高军衔不过是中士而已,而士兵和军官之间的差距就像是平民和贵族那样落差极大,直到乔治这一代,才勉强考进了西点,有希望成为军官。

    而这个承载了三代人梦想的愿望,随着乔治的一个愚蠢决定而付之东流了,现在只要陈子锟一句话,乔治就要脱下他深爱的灰色制服离开西点了。

    走廊里静悄悄的,所有的学兵都挺直了身躯,两手紧贴着裤缝,目不斜视,麦克阿瑟将军冷冷的扫视着每一个人,他今年四十一岁了,这些二十岁的学生在他面前就如同孩童一般,所做的任何事情都瞒不过这位西点老学长敏锐的眼睛。

    毫无疑问,这里正在进行一场体罚,至于体罚的原因他不想知道,高年级学生总会想到无数的理由来折磨新生,他关注的仅仅是,这些孩子为什么不服从命令,在校长明令禁止一切体罚行为之后还顶风作案。

    坐刺刀的把戏很老套了,打麦克阿瑟小时候就在军营里见过,可是眼前这个新生的表情似乎并不难受,反而像是请轻松的样子,霎那间麦克阿瑟想起,这张面孔自己曾经在哪里见过。

    对了,在校长室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这个学生似乎是外国政府推荐的留学生,因为文书方面的问题被拒之门外,当时他还狠狠地撂下一句话,“我会回来的。”

    没想到他真的回来了。

    “孩子,你在做什么?”麦克阿瑟走到陈子锟面前,双手叉腰,居高临下问道。

    “报告长官,我在锻炼。”陈子锟依然保持着扎马步的架势,别说蹲一两个小时了,对于在宝芝林练过扎实基本功的他来说,就是蹲一天的马步都是小菜一碟。

    “和长官说话,要立正!”麦克阿瑟身后一名副官喝道。

    陈子锟立刻站了起来,双腿丝毫没有蹲了许久后的麻木,“长官,我在扎马步,这是一种中国式的体育锻炼,有利于下盘稳定。”

    麦克阿瑟阴沉着脸盯着陈子锟,这个学员在说谎,他分明是在受到体罚,可是既然受害者都不愿承认,即便是校长也无法进行处理了。

    乔治悄悄松了一口气,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完全被汗塌湿了。

    “你,跟我到校长室来一下。”麦克阿瑟指了指陈子锟,转身离去。 ( 国士无双 http://www.junshixiaoshuo.org/3/305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军事小说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junshixiaoshuo.org